当前位置首页抗战英雄抗战将领共产党抗战将领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李延禄孤军大战磨刀石

添加时间:2017-12-07 16:27:18 来源:中国龙志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在黑龙江省东南地区牡丹江市郊区有一个叫磨刀石的村镇。在牡丹江市东北廿公里的老爷岭北段群山之中。这是一个老村镇,至少有二百多年的历史。1901年(清末光绪27年)中东铁路通车,在这里设车站,称十站(从俄罗斯滨海边疆区首府符拉迪沃斯托克即海参崴起始)。磨刀石,在古代东北东部女真人语中叫做“勒克阿林”,“阿林”为山,“勒克”为磨石,即“磨石山”,此地山上的青条石确可做磨刀之用。

  76年前的旧历春节前,抗日名将李延禄在他指挥进行的镜泊湖连环战取得大胜之后,又率在镜泊湖大河口、松乙沟等处重创日寇的吉林国民救国军补充一团、二团等部,在磨刀石大战日寇。

  日寇在镜泊湖连环战中遭到重创之后,一则畏惧吉东地区李杜、王德林率领的抗日武装已有五、六万人之众;二则东北各地抗日义勇军风起云涌,日军兵力不足,进犯吉东地区的野心有所收敛。而对吉东三大抗日武装上层则采取收买诱降、挑拨离间等手段,进行分裂、瓦解。王德林的救国军与退到虎饶地区的丁超护路军、退守密山的李杜自卫军之间不断发生摩擦、内讧。1932年夏天,日军伊田旅团在一面坡击溃刘快腿(即刘万奎) 率领的西征抗日武装,抗日武装损失惨重;冬季,又击溃在海林、铁岭河等处阻击的抗日武装,各部军心动摇,丁超要投降日寇,王、李要率部退入苏联,东北的抗日大业岌岌可危。果然,1932年 12月,在挫败马占山、苏炳义等义勇军部队之后,日寇关东军司令部决定大举进犯吉东地区。新任日军关东军司令官的武藤信义下令,以从朝鲜调来的广濑第10师团为主力,出动战车、飞机,“扫荡”吉东地区。这时的吉东地区,中东路以西、以南的城镇已为日寇占领,与铁岭河为邻的磨刀石已成前线。

  在严峻的形势面前,中共绥宁中心县委在穆棱兴源镇召开紧急会议,李延禄、孟泾清、张建东参加了会议。中心县委书记指出:王、李、丁三大抗日武装很快就要瓦解,仅剩的吉东东部几县将要被日寇攻占,抗日的责任将要全部由我们共产党人承担。要求每一个党员坚持留在自己的部队,领导部队继续抗日。会议决定,由李延禄向救国军总部提出带领补充一团、二团上前方作战的要求,以便战后组建一支由党直接领导的抗日武装—抗日游击总队,由李延禄任总队长,孟泾清为政委,张建东为参谋长。会议要求,在国际联盟李敦调查团到吉东之前,对大举进攻的日军给予迎头痛击,在政治上、国际上扩大东北人民抗日的影响。当时,李延禄正率救国军补充一团、二团(以火烧松乙沟的矿工营为主)驻守磨刀石以东的兴源镇。以抗日救国为己任的共产党人李延禄、孟泾清、李延平、史忠恒、杨太和等人,开过秘密党支部会议,决心迎击进犯的日军广濑师团,再次大战日寇。李延禄以部队与前线近在咫尺、理当抗敌为由,主动请缨阻击敌人。王德林十分相信为他打了镜泊湖连环战大胜仗、立了大功的李延禄,同意他率部上前线阻击日军。并且把由在高岭子伏击日寇天野军车的铁道工人游击队(队长、共产党员李延青已遭日本奸细杀害)和亚布力铁路警察队组成的十七团、救国军总部卫队营,也交给李延禄统领。

  1932年12月28日,李延禄、孟泾清、张建东率领一千多名抗日战士抵达磨刀石前线。考虑到救国军、自卫军很快会瓦解,应尽快将补充团改编为党直接领导的抗日武装。而有救国军总部卫队营在,改编行动受影响,便以保护总部为名,将其遣回东宁。

  磨刀石高山夹峙,地势险要。铁路、公路从车站西面的山口进来,西山口是日军进攻的必经之地。这里虽无镜泊湖南湖头大河口北侧的墙缝一带高地,可居高临下打伏击,但也可在山口两侧南北两山头布下伏兵,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李延禄选定山口作阻击阵地,派补充团一团三营营长史忠恒率二百余名战士在南山头设防,大部兵力在北山头西侧布防,对从迎面山口进攻的敌人形成火力封锁网,从正面消灭敌人。李延禄的指挥部设在铁道北山头的东侧,距离伏击阵地较近,便于指挥。布防之后,李延禄、孟泾清作了战斗动员,讲清形势,鼓舞斗志。半年多没和日军交手的战士们斗志高昂,摩拳擦掌,决心第二次和日寇大战一场。官兵们连夜构筑工事。

  12月31日,奉日军第十师团师团长广濑中将之命,驻在珠河、一面坡、宁安的元部第八旅团主力与重炮队、装甲车队、飞行支队,在铁岭河北爱河一线集结。第二天,亲赴前线指挥的元部旅团长命令第39联队与装甲车队、炮兵二千余人,向磨刀石的救国军发起攻击。

  战斗从上午10时开始。日军元部旅团长事先已侦知,对手是在镜泊湖南湖头重创天野旅团的救国军李延禄部队。他不敢先派步兵攻打山口,下令炮轰救国军阵地。一排排炮弹落在救国军阵地上,树木被轰倒,砂石被掀翻,有的工事被破坏。随后,日军出动装甲车掩护,飞机助阵,大队步兵向北山头、南山头救国军阵地发起冲锋。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救国军战士们已等得不耐烦,南山头阵地上的史忠恒跳起来大吼一声:“瞄准东洋鬼子,狠狠地打!”他这个营的战士们个个都是神枪手,第一排子弹就打倒了几十个冲在前面的鬼子兵。北山阵地上的战士们在李延平、杨太和的带领下,也对涌进山口的敌人开火。在两面遭到攻击的情况下,日军分散了兵力,装甲车又冲不上山,救国军战士们则越打越勇,打退了敌人两次进攻。但救国军毕竟没有重武器,弹药也不多,日军又十分顽强,几次冲上山头。史忠恒、杨太和、李凤山等共产党员身先士卒,端起负伤或阵亡战友的步枪,跳出工事,率领战士们冲上去与日军肉搏。日军士兵被他们的大无畏精神震慑,转身退却。到中午时,救国军打退了日军四次冲锋,日军在北山坡、南山坡扔下了许多死伤的日本兵。

  日军指挥官见救国军十分顽强,再打下去伤亡会更大,只好下令停止进攻,退出山口。看到日本兵撤了,又累又饿的战士们抓起地上的雪,啃着干粮,狼吞虎咽一顿。下午,经过休整的战士们恢复了体力,虽然每个人子弹已经不多,但个个精神饱满,准备和鬼子兵再打交手仗。

  可是,一个钟头过去了,又一个钟头过去了,日头偏西了,日军仍然没有动静。李延禄和孟泾清、张建东一边督促战士们加固工事,一边议论,都感到日军按兵不动很奇怪,很不正常。李延禄召集各团、营军官开了小会,强调要和战士们说清楚,千万不能麻痹大意,随时作好战斗准备。

  太阳落山之后,守卫南山的指挥员派人向李延禄报告:东面代马沟方向有装甲列车开了过来。他以为是东宁救国军总部派来的援军或来送弹药。等到装甲列车开到车站东侧的信号旗前停住,有穿黄军大衣的鬼子兵下车,才知道是敌人从东侧来进攻了。后来才清楚:日军在磨刀石发起进攻之前,兵分两路,派出一支部队继续东下,袭击了东边的代马沟车站,守卫代马沟的李杜自卫军21旅1营不战而溃,准备回东宁的总部警卫营全营遭遇不幸,装甲车被缴获。日军上了缴获的装甲列车调头西上,从补充团的背后进行袭击,妄图使李延禄的部队腹背受敌,一举消灭。车站的铁路工人跑到指挥部报警,说日本兵堵你们后路来了,快撤吧!而此时后方兴源镇下城子、绥芬河一点消息都没有了,看来,敌人已截断了沿路的通讯。虽然当时尚不知绥芬河已陷落,王德林、孔宪荣已率部退入苏联,但李延禄他们已经感到凶多吉少,形势紧急,孟泾清建议李延禄以保存实力为上,不能拼消耗。李延禄明白孟泾清的意思,他对参谋长张建东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老张,派人接应守南山的史忠恒他们,撤回道北会合,指挥部人员先向北面山后突围!”

  史忠恒和他的战士们一边打一边撤,日军的三挺机枪封锁了他们的退路。在他们越过铁路时,一些战士受伤,有的当场牺牲。虎将史忠恒向战士们大吼一声:“卧倒!甩手榴弹!”百余颗手榴弹炸得日军血肉横飞。他跳起一挥手,喊道:“拼刺刀!冲上北山!”他们扑进冲过来的敌群,杀开一条血路,冲上北山,接应李延禄、孟泾清一起撤退。这时,天已经黑了,补充团战士们已经进入森林,日军不敢再追。李延禄带领战士们安全地进入穆棱窝集群山中。

  李延禄率部在磨刀石阻击日寇,打死打伤日军四、五百人。战果虽然远不及镜泊湖连环战,但中国共产党人率孤军作战,力挫强敌,表现了东北人民视死不作亡国奴的民族精神。消息通过地下党组织的电台发往国外,由英国路透社转发苏联塔斯社,并在巴黎的《救国时报》上刊发了。向国联派来东北的调查团与世界各国表明:中国的东北人还在战斗,还在反抗日本侵略者。从而,戳穿了日寇宣扬的“满洲人不反对日本皇军”、“日满亲善”、“满洲已是一片乐土”的鬼话。

上一篇:吉林籍抗日名将陈翰章生平事迹考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王广建
最后更新:2017-12-07 16:29:22

共产党抗战将领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