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战记忆抗战老兵回忆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我的抗战经历 口述/刘 琏

添加时间:2017-12-07 15:16:37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山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刘琏,男,1920年11月20日生,辽宁省锦西县 (现葫芦岛市)塔山村人。1939年6月参加八路军,同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期间参加大小战斗数十次,解放战争期间参加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渡江战役、广西战役,1952年入朝参战。先后担任连指导员,营教导员,团政治处主任、团政委,一三三师政治部主任、政委,四十六军副政委、政委,山东省军区政委。1987年离休。曾获我国颁发的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朝鲜颁发的二级红旗勋章。

  2015年3月17日,我们来到刘琏政委家中,这是老首长首次接受采访。6月12日,省政府办公厅党组成员、省史志办主任刘爱军专门看望老首长,听他讲述他的抗战经历。

省政府办公厅党组成员、省史志办主任刘爱军看望刘琏政委及其家人

  少年壮志 立志报国

  我参加抗日战争不是偶然的,1931 年“九一八”事变,我在沈阳读小学,目睹了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北毁我家园的暴行,第二天我们全家逃往北平。还有就是受家庭的影响,从我祖父刘振西起就参加清军援朝抗日,同日军作战,失败后退回国内, 在辽宁(奉天)岫岩戍边。我伯父参加过长城抗战,父亲在延安参加革命,先是在抗大任教,后到晋察冀三分区司令部作训科任参谋。

  1936 年在北京读书期间,我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一二• 九”运动。1937 年七七事变,再次亲感日本帝国主义亡我民族之野心,为报国仇家恨、抗日救国, 1939 年6 月,我毅然离开北平,到平西易县参加了八路军。

  出生入死 屡立战功

  我参军后在晋察冀军区一分区五支队任教育干事,1939 年10 月经申亚光同志介绍入党,后入抗日军政大学二分校学习,毕业后分配到军区政治部任干事。1943 年, 为支援冀东的对敌斗争抽出大批干部到冀东,我被分配到十一团任宣传干事。在宣传报道工作中,抗日前线将士的英勇事迹每天都在感染鼓舞着我,经我再三要求到抗战第一线工作,组织派我到一连任政治指导员。历经大小战斗数十次,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有下面几次战斗。

  一次是1943 年在河北省遵化县发生的大小山王庄战斗。当时我们是两个连,日军是100 多人,另有伪军200 多人。他们的主要目的是下乡抢粮,日伪军各有各的小算盘,到了村子以后敌人留下很少部队控制村外两个小山头,多数部队就分散到各家各户抓鸡抓猪,形不成整体战斗力。我们采取突袭的办法,出其不意,各个击破,把他们全部消灭。

  另一次是荆子峪战斗,荆子峪距离遵化县有40 里路。当时我们有团机关及四个连队的兵力,冀东军区司令员李运昌也和我们在一起。我在一连,是团的主力连,有轻重机枪,负责保卫军区、团机关,四连在外围。天刚拂晓,敌人就冲上来了,四连寡不敌众,没能阻挡住敌人,我们连接着顶上。我们把重机枪摆好,给敌人猛烈打击,把他们打回去了。我们一排排长带人去收缴敌人的机枪和迫击炮等武器,这时日军组织的“讨伐队”又冲上来了。这个“讨伐队”是曾与东北抗日联军作战的部队,熟悉我们的打法,但这些人打仗之前有很多抽大烟、抽白面的,好像是不怕死,实际是晕头转向,逞一时之勇。“讨伐队”上来了,连长钱仁普说:“指导员,敌人很多,你先带一个排保护军区、团机关撤退,我掩护!”这次战斗打得异常惨烈,我们消灭日本鬼子50多人,“讨伐队”三四百人,我们也牺牲了80多名同志,这次战斗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终生难忘。叙述至此,老首长双眼微闭,面部表情略带悲伤,似乎又回到当年那战火纷飞的战场,想到战场上牺牲的战友们。

  1944年春节,十一团带一连、警卫连在迁安县的三屯营想过个好年,于是部队一到驻地就同地方干部联系军民怎样搞好传统的过年活动。这是一个大镇,有人、有服装,所以就组织了秧歌、旱船、高跷等联欢活动。过年那天正玩得热火朝天,突然接到侦察员的报告,撒河桥的伪满军一个营已经到了距三屯营约五里路的地方,正在继续前进,敌人想在年关出来,向根据地的人民抢食物。我们立即停止联欢活动,奔向土城墙头埋伏起来,待敌人进到城墙根时,团长一声令下,锣鼓枪炮齐鸣,部队如同猛虎下山般地从城上猛冲向城下,打得敌人措手不及,狼狈逃窜。我军一路猛追,直追出十余里外才停止。这一仗消灭敌人200多人,缴获不少武器。为什么打得这么漂亮?虽然敌人有三个连的兵力,而我军只有两个连,能以少胜多?主要是我军将士有英勇杀敌、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而敌人这个奴才兵贪生怕死、不敢应战,一战即溃,加上我军在土城墙上,居高临下,占了地势之利。

  还有一次,我们部队驻扎在清东陵附近,这个地方有伪军的炮楼,驻着一个排。一天夜里,我们哨兵抓住一个便衣,一问是据点的伪军,哨兵把他带到我的住处,我问他是干什么的,他说他是炮楼上的一个班长,老家是河北冀中的,不想当伪军,想回家。我问他,你们排长怎么就放你出来了?他说他们都很同情我,他们也不想干了。我说,你能不能回去说服他们,我们八路军把你们都遣送回家,给你们路费、安家费。他说,好。他就又返回了据点。经过他回去宣传发动,全排都同意,并且约定好双方互相向对方乱放一阵枪,然后他们把武器全部缴给我们。这样不用大动干戈,我们就把一个排给瓦解了。

  1944年10月,我们乔装打扮,打入伪军内部,一举端掉伪军三个炮楼。当时,山里的水果都下来了,柿子也下市了,每年这个季节都有大量的车拉着山货向天津去卖,途中必经宝坻县辛集镇(现天津市宝坻区),这个地方是解放区与敌占区的交界处, 所以这里驻扎着100 多个伪军。每当有卖水果的车经过,伪军就让他们把水果给送到炮楼上。我发现了这个情况,跟部队领导报告后,领导决定利用送水果的契机,搞一次袭击。我和战友们都化装成卖水果的,带着手枪,坐着运山货的胶皮大车就出发了。到了炮楼底下,伪军让我们把十几筐水果给送上炮楼,我们到了炮楼就把枪掏出来了, 敌人毫无防备,结果两个炮楼都让我们解决了。我们跟他们说,第三个炮楼的伪军必须放下武器投降,我们可以对他们优待。他们说可以,但双方要先互相向空中打枪, 最后我们就把这100 多个伪军全部解决了。

  1945 年日本宣布投降前,我十一团主力开赴唐山附近,准备打马家沟时,接到日本投降的消息,部队奉命立即转移到遵化县城附近,准备打遵化,这时又接到命令, 让我十一团立即出关和苏联红军会师,受降伪满军第十九旅。在出关路上的宽城驻防伪满军一个团,我受命前去劝其缴械投降。我对他们说,日本已经投降了,你们把武器缴给我们,我们是中国军队,抗日部队。伪军团长说,不行,他们已奉命向苏军缴械, 我是军人,得执行命令。我说,你们向苏军投降,他们把你们当俘虏对待,向我们八路军投降,我们把你们遣送回家,还给路费,反正都是缴枪投降,你说哪个合适。他说不行,我得服从命令。我说你这个人受封建思想影响很严重。回到部队我跟团长说明情况。我说团长,您如果征求我的意见,我们就不和他们打,一打起来就是阵地战, 他们有重武器,我们不见得能百分百打赢他,还可能会有伤亡。反正即使他把武器缴给苏军,最后还是要给我们,就让他们去苏军那里缴吧。团长说好。我们就向平泉县城开进,与苏军共驻平泉。不久,伪军团长也带着队伍来到平泉,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帐篷就扎在大河滩上,把武器沿河滩摆好。我说这个伪军团长受封建思想影响太重, 让他的部队从军官到士兵都跟着受罪。由于苏军不让我军接管县城,我们住了几天后就撤到城外,宣传组织群众,建立政权,收缴城外伪军武器。不久又奉命向朝阳、北票开进,这时我连已扩编为营,我任教导员,钱仁普任营长。乘苏军运坦克的火车去北票,当时团政委带少数部队已到北票,我带一连驻冠山,钱仁普带两个连驻朝阳。不久,苏军撤走。伪蒙军一部分由小王子钦布道尔基率领向北票进攻,当时北票还有一部分我军其他部队驻守,伪满军占领了北票市区的中心部分,把我军隔离,我当时驻在南山,钱仁普闻讯也从朝阳乘汽车支援北票,这样在我们的夹击下,将敌击退。

  在北票驻防期间,我营吸收了大批煤矿工人和当地农民入伍,经上级批准扩编成团。此时其他部队也相继扩大为团,并正式扩编为旅,受冀热辽军区领导,成立独立二旅,下辖一○一、一○二、一○三3个团,还有一个骑兵营,我营为一○一团,钱仁普任副团长,我任政治处主任。9月间,我团奉命攻打黑城子(王爷府),距北票以北70多公里。经过一昼夜的战斗,我团攻克其外围,将王爷府包围,夜间小王子率少数部队逃跑。10月我团调到平泉,不久奉命向平泉北喀喇沁旗一带剿匪。同年,12月国民党十八军向平泉进攻,我团在凌源以西2公里处宋仗子阻击敌人,经一天激战,我团主动撤离待命。当时的战略是让开大路,占领两厢,分散敌人兵力,我则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

  过了新年,我旅参加桲椤树川博罗树围歼国民党一个师的战斗,将敌大部歼灭。1947年,在杨家仗子、辽西,将敌人王铁汉一个军全歼,我三九八团后勤处长一人就将溃敌一个营缴械。

  铁面无私 爱憎分明

  1943年,丰润县高麗铺战斗歼灭日军宪兵队大部,我带领少数部队打扫战场,发现一日军伤兵,伤势很严重,我组织当地群众用担架将伤兵送丰润县城救治。

  北票金岑寺有日本矿业职工家属几百人,住在一个大楼里,当地伪政权的人,故意把我的一连安排在一楼住下。这些日本职工,有的女人很随便,我立即向全连动员,任何人不能登上二楼,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军,必须严守纪律,并组织党员站岗,结果秋毫无犯,受到当地群众的赞扬和日本职工的感谢。有的群众主动拿出钱物,我们都拒绝了。

  我军长期在农村活动,1945年进驻北票市(大煤矿区),曾发生过一位排长到妓院嫖娼的事,我知道后当即把他关了禁闭。他对此很不满意,曾说:“我不信就你正派?!”

  我团打了黑城子王爷府缴获了一些物资,分给我一点毛线,但是无人会织毛衣。我住地矿区的一个日本中层职员得知后,带他女儿大山美子来,说帮我打个毛衣,我同意后把毛线给他了,结果毛线洗后晒晾时被盗,他又带女儿来向我道歉并要赔偿,我婉言谢绝。他非常感动,当晚大山美子又来我处再次道歉,并带来她的相册。我们语言不通就用中文写字对话。后来她表示喜欢我,说如果我同意可以结婚,我当即拒绝。我说,我们是两个国家的人,又是仇深似海的敌国,日本侵略我国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虽然你家没有直接参战,但你们夺取北票资源支援战争,更何况日本虐待中国工人死亡很多(后来才知道北票就有万人坑),也是双手沾满中国人鲜血的刽子手, 我怎么能跟你结婚呢,请你赶快离开。

  第二天那位被我处分的排长来跟我说,刘主任我真服你了,送上门的漂亮女人硬是被你赶走了,我昨晚一直在窗外偷看,直到那个女人离开。

  (采访 撰稿: 刘延秋 孙春丽 李天程 魏振华)

上一篇:与鬼子拼刺刀的经历 口述/王玉礼
下一篇:泰西抗战回忆 口述/魏 克

责任编辑:杨晴
最后更新:2017-12-07 15:17:08

抗战老兵回忆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