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战记忆抗战老兵回忆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与鬼子拼刺刀的经历 口述/王玉礼

添加时间:2017-12-07 15:15:26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山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image001_11111111----.jpg

  王玉礼,男,1920年9月1日生,山东省东阿县单庄乡沙窝村人。1937年2月入伍,在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三旅九团二营四连当通讯员、副班长,1947年任营长,后参加平津战役。1952年8月到地方工作,先后担任临清市新华书店经理、临清百货总公司经理、临清国棉厂筹建办公室主任、临清城关区卫生管理所所长、临清防疫站站长等职务。1981年11月离休。

  2015年4月1日,我们到临清采访了老红军王玉礼。

  贫困的家庭

  1920年9月1日,出生于山东省东阿县单庄乡沙窝村。我的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我兄弟四个,上边有一个哥哥,下边有两个弟弟。我记事的时候,我们东阿县很贫穷,没有工业、没有矿产、农业很落后,农村家庭吃盐,多数靠鸡蛋换;农村的孩子,因没钱读书,都是文盲;国民政府横征暴敛,国民党军队强取豪夺;周边土匪遍地,无恶不作,老百姓的生活非常艰辛。看着我们兄弟四个长得越来越快,吃得越来越多,父母既高兴又犯愁。

  红军到我村

  1937年2月,陈光从井冈山带来的红军部队(冀鲁豫地区都叫这支部队为“陈支队”),到我的家乡征兵。他们到我们村后,不管是他们当官的,还是当兵的,对我们老百姓都很好,他们没有任务的时候,经常帮助老百姓打扫院子、挑水、干些农活,还向老百姓宣传抗日和建立民主政府等主张。他们的言行和军纪,与国民党军队有着很大的差别,深得民心。为了混口饭吃,经父母同意后,我就到“陈支队”那儿当了兵。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全国性抗日战争开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原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我所在的“陈支队”改编为八路军第一一五师三四三旅。我就在三四三旅九团二营四连当通讯员。

  参加梁山战斗

  我们三四三旅二营,以打仗勇敢,敢打硬仗而威名远扬,因营长姓胡,冀鲁豫一带的军民都称呼我们为“虎二营”。有什么突击任务,旅长陈光(一一五师代师长)都爱让我们营去完成。

  1939年7月底,八路军第一一五师侦知:日军第三十二师团1个大队(约400人)及伪军一部,将于8月1日,护送炮兵野尻小队(该小队携带三八野炮2门,九二步兵炮1门),从汶上县城出发,西渡运河,取道梁山,到鲁西地区配合当地日军进行扫荡。

  旅长陈光决定,以我们团为主力,师直部分连队配合,在梁山一带设连环伏击圈,歼灭该部日伪军,以减轻鲁西地区的抗战压力。

  8月份的梁山地区,到处都是一人高的玉米和高粱,非常适合打伏击。2日上午,日伪军刚到达梁山南麓前集村附近,遭到了在那里早就埋伏好的师直部的突然袭击,鬼子被打死几十个,伪军全部逃散;日军稍作调整后,继续向西北方向搜索前进,又遭我们部队的袭击;下午,大部日军被迫退守到梁山西南麓的独山庄及独山高地。那天晚上,我们向日军发起了攻击,攻占独山高地和独山庄。日军退守在独山南坡的10 余座石灰窑及一车马店院内,继续顽抗;我们“虎二营” 正好设伏在独山石灰窑那一带,随即对日军发起猛攻,战斗十分激烈,日军连续受到伏击后,又见我们营作战勇敢,他们不敢恋战,遂逃往田野;日军万万没想到, 后面还有我们师直骑兵连,在那边正等着他们呢,紧接着骑兵开始追杀日军。战斗一直打到3 日黎明才结束。那次战斗,由于战斗一打响,伪军就跑了,我们打死的伪军很少,再说了,在抗战期间,只要伪军不和我们拼命,我们部队一般是不打他们的,毕竟他们也是中国人;来的日军近400 人,基本上都被我们消灭了; 我们还缴获了三八野炮2 门,九二步兵炮1 门,轻重机枪20 余挺,长短枪200 余支, 军马20 余匹,俘日军20 余人(当时,我是三班班长,我们班俘虏日军8 人)。

  日军的三八野炮威力很大,据说那个野炮射程在十多里地,由于当时我们部队没有会操作三八野炮的人,再加上野炮本身很笨重,一门炮接近2000 斤,日军是用五六匹军马拉着野炮的,我们很难弄走,这么好的武器没办法为我们所用, 真是可惜。部队首长就命令我们,把野炮毁掉、掩埋。

  我们把野炮拆开,螺丝、零件之类的都扔了,又用手榴弹把炮筒子炸了之后, 把野炮挖坑埋了。我们大部队撤走后,由于汉奸告密,野炮又被增援的日军挖走了。

  那次战斗,我在清理战场时,缴获了一块非常精美的怀表。那时候,怀表是很稀罕的物件,我虽然非常喜欢,但我是一名老兵,知道部队严格的纪律,还是把那块怀表上交给连首长了。怀表在连首长手里,在以后的战斗中,更能发挥作用。

  攻打斑鸠店据点

  1940 年冬,盘踞在东阿县(现平阴县东阿镇)斑鸠店据点里的日伪军,经常到附近村子“扫荡”,严密封锁交通要道,对周边的老百姓的生命财产以及抗日队伍的发展构成了极大威胁。

  一一五师指挥部决定拔掉这颗“钉子”,遂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们团。团首长又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们这个善打硬仗的“虎二营”。

  那天,我们营从早晨开始围攻斑鸠店据点,据点内的伪军很快就被我们解决了,击毙了十多个伪军,因我们装备落后,加上日伪军龟缩在炮楼里不出来,我们伤亡很大。团指挥部决定,由我们连组织突击队,坚决拿下这个炮楼。

  连队把突击任务交给了我们班。作为班长的我,让战士去老百姓家,借来了一辆四轮大车和两张八仙桌子以及两个梯子。我让班里的战士把自己的被子用水湿透,用棍子和被子在大车上支了个帐篷,又用被子蒙在八仙桌子上边。突击队分为三组,其中两组(每组4人)各用一张八仙桌子作为掩体,各拿一个梯子用来爬炮楼,另外一组(2人)推大车,这样我们就把“土坦克”做好了。

  日军发现了我们的“土坦克”后,疯狂地朝着我们射击,子弹“嗖嗖”地打在我们周围,也有不少子弹打在我们的“坦克”上,由于浸水的被子很坚韧加上是冬天,这层被子表面也结了冰,基本上就成装甲了,日军奈何不了我们。“土坦克”顺利地推到了据点跟前,两个突击小组把梯子架好后,顶着八仙桌子,爬上了炮楼射击孔处,我们朝炮楼里边扔进了几个手榴弹,里边的鬼子被炸得“嗷嗷”叫,我们喊“缴枪不杀”……里边的日军还在继续顽抗,我们又扔进了几个手榴弹,剩下几个没死的鬼子,终于投降了。

  这场战斗,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戳破了日军宁死不降的神话,同时极大地增强了抗战胜利的信心。

  与鬼子拼刺刀

  1943年冬天,我们团正在巨野县行军,突然被上万名日军包围。当时,我们团有2000人左右。发现被敌人包围后,我们团各连自行组织突击。连长让我们马上扔掉背包等物品,轻装战斗并突围。我用刺刀刚把背包带割断,正在这时,我就感觉到屁股火辣辣的疼,我心里明白,这是鬼子用刺刀刺我呢。随即,我端起枪,在转身的同时,按照我胸口的水平位置,猛转身,使尽了全身的力量,向身后刺去,一枪刺到了鬼子的面门上,那个鬼子的脑袋,差点被我戳穿,当场毙命。我顾不得包扎伤口,就向周围的鬼子开了枪,打死了几个鬼子之后,我带领我们班跳出了鬼子的包围圈。

  出了鬼子的包围圈之后,战友为我包扎了伤口。在战友和老乡们的帮助下, 我撤到了一个老百姓家里养伤。

  鬼子枪挑房东大爷

  老乡把我安排在他家地窖里养伤,房东大娘每天给我做三顿饭,偶尔还让我吃个鸡蛋。

  他们村离鬼子的据点很近,鬼子和伪军经常到村里烧杀抢掠,奸淫妇女,无恶不作。

  鬼子不来的时候,我每天从地窖里出来两三次,透透气并活动一下。平时是房东大爷给我送饭,在他们的照顾下,我的伤恢复很快。

  后来,我的伤也快好了,我发现,房东大爷好几天没来了。我就问房东大娘, 大娘含泪告诉我……

  三天前,鬼子到村里抢粮,有几个鬼子就到了他们家。鬼子来了之后,把房东家唯一的一只老母鸡抓住了。有个鬼子抱着老母鸡,他指了指老母鸡,又拍了拍自己的屁股,意思是要鸡蛋,因为没有伪军以及翻译跟着他们,房东大爷误以为是他要去厕所,就把他领到了院子里的茅房,鬼子跟着房东大爷到了茅房,没看到鸡蛋,他以为是房东大爷要谋害他,端起刺刀就把房东大爷给挑了……

  看到老百姓的悲惨遭遇,以及他们对我们做的一切,更加坚定了我杀鬼子的决心。

  后来,我参加了打击伪顽军石友三部队、保卫延安等战斗。1945 年我当了连长之后,又随杨得志司令员在解放战争中,转战全国各地。1952 年,我转业到了地方工作。

  (采访 撰稿:张光会)

上一篇:一位跟随商震将军的士兵回忆抗战往事 口述/张凤扬
下一篇:我的抗战经历 口述/刘 琏

责任编辑:杨晴
最后更新:2017-12-07 15:15:58

抗战老兵回忆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