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战记忆抗战老兵回忆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一位跟随商震将军的士兵回忆抗战往事 口述/张凤扬

添加时间:2017-12-07 15:12:13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山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张凤扬(右)接受采访

  张凤扬,男,1920年6月生,河南省滑县人。少年习武。1937年11月参军至三十二集团军二十三师新兵补充团。1938年5月参加曹州府保卫战,1938年底跟随商震将军至江西上饶,任商震部特务营战士、班长。此后,随部队至芷江。1946年9月,调青岛沧口机场。新中国成立后,在青岛建筑公司工作。1980年退休。

  2015年4月下旬和5月中旬,我们3次采访已95岁高龄的张凤扬老人及其子女、女婿,他向我们讲述了跟随商震将军抗战的往事。

  习武练刀保家乡 奔赴前线守曹州

  张凤扬于1920年6月19日出生在河南省滑县半坡店乡汪庄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其父叫张锡智,母亲张葛氏,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种着几亩薄地,他上面有1个哥哥(因小时得病无钱医治成了哑巴)和2个姐姐,下有1个弟弟和1个妹妹。由于家境贫困,张凤扬只上过两年学,就辍学下地帮助家中干活了。农闲时张凤扬拜本村的一位武术老人为师,进行习武练刀,增强防身本事。他悟性较高,老先生教一点,他便细心揣摩后再认真练习。由于他勤劳种地又注重习武练刀,从而增强了体魄,刚到17 岁时,就长成了1.73 米左右的大个子,而且已经是舞刀弄棒的行家里手了。

  1937 年,七七事变爆发,日寇大举进犯华北,全国掀起全民抗战的浪潮。此时, 一些盗匪乘机打劫,祸害乡里。见此情况,张凤扬等人自发地组织起来,拿起大刀棍棒, 一是保护老百姓的安宁,二是随时准备抗倭杀敌。这一举动,深得父老乡亲们的拥护。11 月5 日,日军侵占了河南安阳,离滑县不到200 里了,形势相当紧张。在此关键时刻, 时任河南省政府主席的商震将军号召省内各阶层“有钱的出钱,无钱的出力”,并发出《征兵令》,积极进行抗战准备。同年11 月中旬,根据省政府的指示,张凤扬等人积极报名参军,来到省政府所在地开封市受训,每天进行队列、刺杀、格斗、射击瞄准等训练。每个星期一,商震将军还亲自给这些受训的新兵讲国际形势,鼓励他们英勇抗战。训练结束后,张凤扬被分到了三十二集团军二十三师新兵补充团,在执法队。

  1937 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商震任第二十集团军总司令兼任河防总司令,辖第三十二军、三十九军、五十三军,指挥部队在冀南、豫北、鲁西等地阻击日军。而这年12 月25 日,日军侵占济南,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不战而退,率部逃到鲁西南。这样,鲁西曹州府(今菏泽市)一带随时就可能被日寇攻占。1938 年5 月,商震命令三十二军第二十三师师长李必蕃率部守卫曹州府。此时正值雨季,11 日这天下起了雨,日寇第十四师团长土肥原贤二(与第五师团长板垣征四郎、第十师团长矶谷廉介被称为“三大中国通”)所部偷袭曹州,李必蕃师长虽沉着指挥,但却遇到了土肥原贤二这股强敌,此时快到下午3 时了,雨越下越大,接着是滂沱大雨,雨雾弥漫, 战壕里和城墙上5 米内都看不清对方人影。土肥原贤二命令今井武夫趁机动用大炮将城墙轰开了一道缺口,但守城部队在师长李必蕃的指挥下,仍英勇还击,此时守城指挥接到转进(即突围之意)的命令,可是城门被堵着了。张凤扬等人虽是刚入伍不久的新兵,却毫不畏惧,将仇恨的子弹射向日本鬼子。俗话说:“新兵怕炮,老兵怕号”, 但张凤扬凭着从小习武练刀的一身硬功夫,也像老兵那样坚守阵地,之后他们服从突围的命令,就从城墙上抛下一根绳索麻利地爬下去。而师长李必蕃因没有守住曹州府,觉得对不起老百姓,在退出20里路后开枪自尽,以身殉国了。这样,曹州府于1938年5月12日沦陷敌手。

  保存实力到上饶 亲见乞降在芷江

  为了保存实力,张凤扬所在的三十二军从兰考乘火车到达江西上饶,在信江河畔驻守。1938年5月19日随着徐州战场的失利,蒋介石接受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部长陈果夫“以水代兵”,阻止日寇占领郑州直下武汉的战略企图,利用黄河来与日军作战的建议。6月1日,蒋介石在武汉召开最高军事会议,决定豫东战略撤退;同时决黄河堤,企图阻日西进,并指定商震二十集团军负责督工实施。这样,商震将军不得不忙于此事。而攻下曹州的土肥原贤二,立即命令所部西犯,5月23日兰考失守;6月6日,河南省会开封(守军为三十二军一四一师,师长唐永良)失陷。因开封失守,商震将军坐立不安,既要组织一四一师残部和已减员近半的一四二师沿陇海线梯次抵抗,还得督促新八师师长蒋在珍组织黄河专家苏冠军等人试验决堤,最终于6月9日在花园口决堤成功。顿时,滚滚河水南下,拦腰截断了陇海铁路,使日军被迫放弃进攻郑州。这一策略对阻敌西进虽起了一定的缓冲作用,但国民政府不顾人民生命财产,以“军事机密”为借口,决堤前竟不通知百姓转移搬迁,造成1250万人受灾,其中83万人被淹死,500万人流离失所。

  1938年6月中旬,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编成武汉会战中国军队作战指挥序列。第九战区司令长官是陈诚,坚守长江南岸;商震将军是第二十集团军总司令,辖第三十二军、第十八军。经4个半月激烈的武汉保卫作战,毙伤日军近4万人,直至10月27日武汉三镇失陷。接着,商震将军奉命率部到了江西上饶,并亲自组建了一个特务营,专职是保卫司令部的指挥部,该营营长叫郭会儒(山东人)。该营辖4个连:执法连、侦察连、警卫连、高射机枪连,战士们既体格强壮又有实战经验。当时,张凤扬因会大刀被选上侦察连,连长叫周飞龙。侦察连共3个排,他被分在三排,排长叫刘贯庭。张凤扬在三排先当士兵,后来任班长,于是就有机会见到商震将军了。张凤扬回忆说,在侦察连每人配备1支手枪和1支步枪,每个排还配备2挺轻机枪,可威风了。对于花园口决堤之事,张凤扬因不在新八师,此时还不清楚,是后来听说的。

  1938 年冬,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陈诚,因到四川省万县、巴东一带检查督促战备工作等,不久移交给薛岳继任。1940 年初,商震将军率部到湖南,任第九战区副司令长官,司令部设在在湖南桃源县水溪镇粮站的一个地下工事掩体内,该地离桃源县还有20 里地。他命特务营专门守卫司令部。那时商震将军还带着该营的指战员们继续挖防空洞、修掩体,没有一点官架子。这年春,张凤扬所在的三排到沅江的上游沅陵侯家湾保护运输粮船队,船队走到青龙潭天已黑了,中了一股企图抢粮土匪的埋伏。排长刘贯庭灵机一动,对土匪吼道:“一连往东,二连朝西,包抄过去!”可是这帮土匪对运粮队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就说:“你们只有一个排的兵力,不用咋呼了!” 双方打起来,土匪人多势众趁机反包围过来,用背篓抢走了船上的粮食……保护运粮队牺牲了一个士兵。

  不到一年的工夫,陈诚又回来了,司令部转移到了衡阳鸡窝山萧家祠堂,在长沙南面。特务营就负责保卫司令部。那时,警卫司令部设外哨专门守卫外围,还设里哨专门守卫防空洞内司令部有关人员。拉防空警报时,商震将军就在防空洞内指挥,有时还对其家属说:“土包子,快去把我的千里眼(即望远镜)拿来……”当时张凤扬等听到了也不敢笑。

  张凤扬还记得商震将军时常查哨,有一次站岗的问他:“是谁?”他却回答说: “是卖瓜的!”卫兵一听是商将军的口音,就不敢往下问了。这时,商将军就和蔼地对卫兵说道:“你应该先问口令,就对了!”他还对军官们说:“这些兵都是农家子弟,是一些苦孩子,都是好兵!”张凤扬等人听了,心里很感动。如果有时间的话, 商震将军平时还和特务营的官兵一块儿打篮球。张凤扬还记得,商震将军每星期一给特务营讲国际形势,如欧战爆发等,激励大家抗战。

  1938 年11 月13 日,长沙警备司令部根据蒋介石密令,实行“焦土抗战”。大火焚烧长沙城时,张凤扬等人只知道此事,但未看到其场面。此时,日军的飞机场在岳阳,不时飞来进行轰炸,中、美空军与日本的飞机时常发生空战。有一次日机扔下炸弹在离张凤扬前面约1 米多的地方响了,他赶紧趴下,不少弟兄都倒在他的身上, 张凤扬说自己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后来,张凤扬等人到了芷江。这里有空军指挥部的飞机场和修理厂,但飞机场还未修好,他们就抓紧时间抢修飞机跑道。先有P-4 飞机,以后又来了P-5 式飞机,是中美混合飞机队。接着,该营就负责守卫芷江飞机场。那时,从昆明起飞的中美轰炸机和从芷江机场起飞的中美战斗机,飞到日本本土进行轰炸,返回时有的飞回江西,有的飞回芷江。

  1940年6月,商震将军调任军事委员会办公厅主任兼外事局局长,从这以后,张凤扬就没有见到商震将军了。张凤扬等人守卫芷江机场直到1945年5月,在这里他们还听说了衡阳保卫战的情况……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21日,张凤扬等人在芷江机场还看到了日本乞降使节今井武夫少将等8人飞到这里的情景。那几个日本鬼子身材不高,有穿军服的,也有穿灰青色西装的,为首穿军便服架黑边眼镜的可能就是今井武夫了……不到3分钟的时间,他们就乘车到了空军总站。此时,张凤扬等人心里是多么激动和高兴啊!因为他们见证了日寇投降使者狼狈来到芷江的情况。

  家乡被淹成泽国 至今怀念商将军

  在1945年8月底至9月份,特务营的一部分人员到了四川万县,张凤扬等调到了汉口空军服务队,就是搞地勤机务工作的。约过了1年的时间,到了青岛沧口机场,他还是搞飞机后勤,就是做供应工作,管理油、汽、电瓶车等,这里有孤山油库专门灌汽油。一直到1949年6月2日青岛解放。国民党当官的都乘飞机飞走了,他们是留守处的人员,由解放军派的接管人员接收,接收人员很和气。有位负责的还问张凤扬:“你是哪里人?”

  他回答说:“河南滑县人,1937年11月出来的……”

  “你想不想家?”那位接收人员又问他。

  张凤扬说:“出来10多年了,回不去呀,怎么不想家呢?”

  接着他告诉张凤扬:“我也是河南的,这样给你1个月的时间,回家看看,再回来。”他还给开了路条和证明。

  这样,张凤扬回老家住了1个月,老父张锡智向他诉说了家里近几年的情况:1942年冬季,日本鬼子为支援太平洋战争,巩固它在华北的兵站基地,就实行“治安强化运动”的总体战,搞灭绝人性的杀光、抢光、烧光的“三光”政策,对咱们的滑县沙区一带制造近百里无人区,当时家乡受到了水灾,颗粒无收,十分凄惨。张凤扬的老母因饿带病去世,老父以及哑巴哥哥、姐姐、妹妹等人只好乞讨度日,好不容易挨到新中国成立后才逐渐好转。

  一个月后,张凤扬再回到沧口飞机场找那位负责同志,有人说是调走了,也有人说是被解雇了。于是他只好重新登记找工作,最后到建筑公司当瓦工,一直到1980 年退休。

  谈到这里,张凤扬很是怀念商震将军。他说,和自己一块出来的伙伴们,有的早已战死在抗日的战场上,而自己因会耍点大刀被商震将军看上了,并一直跟着他,真是万幸啊! 后来张凤扬得知,1949 年3 月,商震将军辞去了驻日军事代表团团长的职务,定居日本。1974 年和1975 年商震将军曾两次回国观光,受到朱德委员长、叶剑英副主席等人的接见和宴请。尤其是1974 年9 月19 日商震将军回到北京时,毛泽东主席还会见了他,并幸福地登上了国庆大典的天安门城楼。1978 年5 月15 日,商震将军病逝东京,享年90 岁。他一生不断追求光明,晚年虽定居日本,身在异国他乡却念念不忘祖国。逝世后,其骨灰被安葬在八宝山革命公墓。

  (采访 撰稿: 李 劼 陈冬梅 陈光荣)

上一篇:翻墙去当兵 攻城负重伤 口述/王毓林
下一篇:与鬼子拼刺刀的经历 口述/王玉礼

责任编辑:杨晴
最后更新:2017-12-07 15:13:11

抗战老兵回忆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