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战记忆抗战老兵回忆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人小鬼大 送“鸡毛信”从未失手 口述/王世信

添加时间:2017-12-07 14:38:35 来源:山东省情网 采访 撰稿:马 斌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王世信,男,1927年生,淄博市张店区人。1944年,加入当地的民兵团,多次为八路军传送情报。1945年7月,参加八路军。1948年转业到地方。曾获抗战胜利60周年纪念章。

  2015年1月31日上午,在张店小化纤宿舍区一栋老旧的居民楼里,我们见到了这位88岁的老兵。老人仍住在20世纪70年代的老房子里,但他觉得“国家发展越来越好,子女们孝顺,生活上不愁吃不愁穿,我很满足”。现在的他,每天最关注的就是国内外的时事,而最爱回忆和讲述的,是那段短暂却终生难忘的抗战经历。

wangshixin.jpg

  王世信喜欢每天读书看报

image003.jpg

  王世信获得的纪念章

  送“鸡毛信”有学问 从未被鬼子发现

  1944年,王世信17岁,对鬼子的暴行深恶痛绝。在同学孙日昌的帮助下,他加入了当地的民兵团。因为个头比同龄人矮很多,人又机灵,所以他经常接到送情报的任务。

  王世信说,当时敌人内部有我党的密探,有可能是做饭的厨子,也有可能是在敌人营房门口开小卖部的,如果他们发现敌人有可疑动向,就会及时传出情报。有一次,他接到一个任务,要去邻村送一封很重要的情报。虽然之前也送过情报,但这一次上级说得格外严厉,王世信开始仔细琢磨如何把信藏好。

  那时刚入秋,还不能戴很厚的帽子,把信藏在帽檐里显然不合适。王世信又想,要是藏在鞋垫下面也不安全,万一进水,信上的字迹可就模糊了。最后,王世信偷偷在大腿内侧的裤缝里,缝了一个小口袋,把信藏在了这里。

  为了赶快把情报送到,王世信抄小路一路小跑,好不容易快到邻村了,不料碰上了几个巡逻的敌人。这时,他放慢脚步,尽管很紧张却故作镇定地继续向前走。“站住!”敌人把王世信喊住了,并走到他的身边上下打量着。

  “你是干什么的?”

  “邻村的,上俺姐家去。”面对敌人的盘问,王世信带着哭腔,装作很害怕的样子说道。敌人看他个子小小的,刚问句话就吓哭了,认为他就是个胆小鬼,便把他放走了。

  “当时就抱着一个信念,‘人在信在,人没了信也不能丢’。所以,我自己想了很多办法藏‘鸡毛信’。”王世信说,现在回想起来,仍觉得送情报是个惊险的活儿。

  这样的盘问和怀疑,王世信在送情报的过程中曾多次碰到。有一次是在冬天,王世信在送情报的路上又遇见了鬼子,他把信藏在了帽子夹层里,没想到,鬼子上去就把他的帽子打落在地,好在没有发现信。等鬼子检查完走远了,王世信赶紧从地上捡起帽子。

  到炮楼喊话瓦解敌人 扒铁路差点被包围

  “不要再去卖命了,鬼子末日来了……”1944 年,已经加入民兵团的王世信, 经常与十几个民兵偷偷潜伏到敌人在邹平建了炮楼的地方,先是拿出枪向炮楼方向猛开两枪,随后就向昏昏欲睡的敌人喊话。一听到敌人行动的声音,他们便迅速撤离。

  “那时候,我们得一口气跑出20 里地才敢歇歇,就怕敌人追上。”说起这些往事, 王世信表示,当时他们这些民兵很明白,敌人多、武器强,根本不可能硬碰硬,但能打死一个算一个,打不死影响他们休息,消耗他们的精力,也利于大部队白天跟他们作战。

  电视剧情节里经常出现的扒铁路,王世信说这事他们也想干,但可惜最后没有成功。王世信曾和20 多个民兵,偷偷来到周村以西一个敌人控制的火车站,准备扒铁路搞破坏。刚准备大干一场,却听到东西两边同时传出了敌人密集的枪声,无奈之下便迅速撤退了。

  “我没打过阵地战,一直就是游击战,行就打,不行就走。”提及过去,很多抗战时期的情景,88 岁的王世信说起来就像发生在昨天,他能把时间、地点都说得明明白白。老人的二儿子王久星说,过去的事父亲很多都忘了,只有这段经历他记得最清楚。

  王世信说,那时候民兵们聚集在一起,很少提及自己真实的姓名。多数时候,彼此就知道个姓氏,很多情况下都是用假名字。“有时候一晚上去好几个地方,你会发现同样一个人,在这儿姓王,上那儿就姓张,最后到个地方能姓孟。”王世信说,这样做就是怕万一暴露后,被汉奸出卖,给家人造成更多的伤害。

  家中常住八路军 为早日打跑鬼子参军

  那个时候,王世信家有三四间屋子,在村里算是房子最多的人。八路军或者地方部队经过时,经常到他家借宿。为此,后来他们家被汉奸出卖。

  1945 年正月十五,在这个传统的团圆节日,敌人为了抓住八路军,一早就搜查了王世信家。“当时,我和家人都还在睡觉。敌人一进来,就说让我们交出八路军。我们说没有,他们不信,就把家翻了个底朝天,能用的不管值钱不值钱全都搜刮干净了。”王世信清楚记得,父亲给姐姐和外甥们买回来的几尺布都被抢走了。

  那天,敌人只去了王世信家,并没有到其他村民家搜查,更加印证了此事,确实是被汉奸出卖,并非偶然。因为没有找到八路军,敌人就把王世信当成小八路抓走了,还声称要枪毙。

  这可急坏了王世信的父亲,他立刻把家里的积蓄拿出来,又外借了一些,准备保他出来。“就一个小孩子,管他干啥!”在本村庙里,敌人准备枪毙王世信,因为有人说了这句话,他才死里逃生。回到家中,王世信听母亲说,父亲筹集的钱都给了村里这个汉奸,所以这个人帮他保住了性命。

  被敌人放回来后,王世信不但没有被吓住,反而更加坚定了参加革命的决心,一心想离开家找到部队打鬼子。在这种信念的支撑下,1945年7月,在现张店区房镇附近他找到了八路军的边防站,在邻村大哥马国河的推荐下,加入了八路军。

  此后短短1个月的时间里,王世信和战友们多次冒死掩护群众安全撤离,跟敌人进行一系列经济斗争,如封锁粮食进入敌占区等。很快,王世信和战友们迎来了抗战的胜利。

  转业回到地方 因抗战受妻子青睐

  1948年,王世信转业回到了地方。他和妻子宫翠云能很快结婚,可得益于他抗战这段经历。

  “当时,媒人经常去我家,邻村好几个小青年都给我说过,我就是看不上。后来媒人来家里,提到王世信,说他打过鬼子,一听这个我就同意了。”回想起这段经历,宫翠云笑了。

  当年,宫翠云和王世信家相距不远,对于日本鬼子所犯的罪行相当痛恨。“当时,村里时常有人被鬼子抓去,一抓就是好几个,都没有回来的。我们很多人亲眼见过鬼子活埋人。”宫翠云说,敌人不仅抓普通村民,还抓各种牲口,整天把村子弄得鸡飞狗跳。不管是鸡、羊还是狗,他们抓过来就扔到火里烧,也不知熟不熟,撕下皮来就吃。

  或许有了这样的经历,得知王世信打过鬼子,宫翠云觉得他是英雄,很痛快就答应了这门婚事。

  “每次老父亲回忆抗日的情景时,母亲总是带着崇拜的眼神,说八百遍都听不厌。”王久星说,母亲对父亲有着崇拜之情,父亲的这些经历母亲也能倒背如流。

  交谈中,王久星拿出了多年来父亲珍藏的宝贝,一件件发黄的聘书、荣誉证书, 还有抗战胜利60 周年的纪念章等。“军人以服从为天职,在机关工作后我依然保持着这个信念。不用说别的了,就是迟到我都觉得是件丢脸的事。”虽然今年已经88 岁高龄,耳朵有点背,但王世信说话铿锵有力,精神颇佳,仍喜欢天天读书看报。

  “一眨眼,抗日战争胜利都70 年了,时间过得真快。现在我每天都看新闻,了解国家的发展变化,觉得很自豪,就盼着祖国越来越强大。”王世信说。

  (采访 撰稿:马 斌)

上一篇:十四岁当八路 经历战斗上百次 口述/刘佃秀
下一篇:我记忆中的马石山惨案 口述/于 成

责任编辑:

抗战老兵回忆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