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公益之家义工风采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听河南三乐叙述这些年寻找抗战老兵的经历(下篇)

添加时间:2017-12-06 14:41:37 来源:河南老玉米文化传媒微信公众号 作者: 依风逍遥/整理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嘉宾介绍

  王卫青,网名河南三乐,1964年出生,现任河南红山石助老服务中心理事长。2010年起热心于寻找救助1931~1945年间对日作战的军事人员,也就是民间称之为抗战老兵的这个群体。7年来,他的团队寻访到的抗战老兵合计达千余人。

  那么我们河南这时候寻找抗战老兵就开始爆发,因为是主动信息核实率比较高,他们也相信我们的,省了很多的口舌嘛,你像去年开始,我们开始尝试通过民政部门或者是其他某种渠道信息获取大名单,少的三五十,多的数百人。这时候就是说我们通过民政部门,比如平顶山市首先开始从舞钢市和郏县,这些县市民政部门相信我们能把这些老兵照顾好,这样的话我们就开始大规模的寻找,这是一个集团化的运作,就是几天之内我们分成若干个组,然后拉网式的分成几个区域把这些老兵找到,这样我们在平顶山找到了60多个老兵。后我们把这个经验的就是让这个驻马店开始走,这个驻马店的非常特殊,他就是在这个河南老兵最多的地方,现在已经可以确认。我们和民政部门拿到这个名单之前,我要着重说一下从匈奴开始,包括我们河南很多志愿者,都是拿到这些信息后都是点对点走访,都是抽自己的时间,自己负成本去把自己手里的信息核实下来。这样当时在驻马店地区当时已经找到了有200左右。那么这次我们通过民政部门呢就是发现,有很多家属给民政部门留下了信息,就要求在2015年的认定这个抗战老兵的信息。这个信息呢我们看到后觉得很难的,因为成本非常高。然后就开始运作,并起了一个名字叫“洼地冬天”,洼地就是老兵比较多嘛,冬天,就是老兵在寒风中,我们要尽快行动,那么国内的几个平台支持我们。从去年2016年的11月,我们开始从遂平找,

  驻马店有九个县一个区,截止到今年的8月份,我们还有两个县没有走完,因为信息收集不到,处理的信息应该在700多条。出动的人数应该是在一百以上,人次应该是在200多,因为很多人是重复的在做这件事情。找到的抗战老兵是220位,这220位给大家介绍一下,就是在现在国内所有的其他的省加起来,都不到这个数字,因为这些大省湖南、云南、四川、安徽,他们全部的这个老兵的总数是在下降,只有河南老兵的人数在上升,就是说我们今年比去年高,明年肯定比今年还要高。

  这是这个冬天,老兵的核实率不是的很少,多数的都是去世了,另外一个就是电话打不通,找不到。洼地冬天我们尝试调动全省全国的力量,一百多个志愿者中,有来自浙江的,广东的,上海的,还有这个,安徽的,很多志愿者他们都来支援我们,在很多节假日他们都不休息,因为大家都要凑节假日,一块来突击。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去年的冬至,我们在吃饺子,是在这个驻马店的上蔡,上蔡县,大家可以回忆一下,那时候全国各地都是雾霾,雾霾的天气。我们分成了几个组,跑出去后下着雨,我非常后悔的是,没有给各个小组的成员买一些口罩,连口罩都没有提供,就是雾霾天,下着雨的天。上蔡的路可能应该是驻马店路况最差的,我们的普通的那个车基本都是跑不动的,就是说天好的时候跑着就很难,最后我们也都是小心翼翼的把这次上蔡的行动完成了,大概是70多个名单,核实了30多位。其中我们在这个西平,西平当时提供的名单是280位,这280位是交给个西平民政局核实一个申请的名单,非常感谢视频的民政局的同志们,他们把这个信息留的很完整。我们在这个280位里边有一百多位是我们已经找到建档能照顾好的老兵,慢慢带走了100以外还有180位,是我们需要找的。我们当时分成了15组,就是十台车,每个组里面有3个以上的成员,大概用了四天的时间,把这些老兵全部访完,核实的老兵应该是80位。

  需要说明的是,我们寻找的这些老兵不局限在国军或者是那个序列。只要是符合我们对抗战老兵的定义,生活困难的我们都援助,这里面有八路军和新四军,因为他们的生活不像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好。我非常感谢我的伙伴,所以说呢第一次我后悔的是没有买口罩,觉得很后悔,然后在准备的最近的一次聚会活动准备中我委托一个志愿者,把所有参加这个活动,寻找老兵的志愿者名单全部列了出来,就让他在这个聚会上专门发言、感谢。但是这个聚会呢可能有人知道,我们没能搞成,今天我就借着这个机会我也着重感谢一下这一百多位为驻马店老兵付出的来自全国的、河南省各地的志愿者,还有我们驻马店的志愿者,因为,如果我们再晚一点,可能就不是200多位,可能就剩下一百多,如再晚一点,可能就剩下几十位了。因为大家看看老兵走的速度是相当快的,他并不以我们的意愿,我们希望的节奏来走,我给大家讲一个吧。

  其中有一个老兵叫黄领。这个老兵住在医院里。等到我们三天西平的活动已经结束以后,我的小组是收尾的,我就到医院去访问他,这个老兵声音特别非常洪亮,精神也非常好,但是他耳朵几乎听不到,因为这个40军我非常熟悉,我把手机里的东西给他看,40军、庞柄勋、长官、战场等相关的信息反复的启发,大概有十几分钟,他是在西平县医院那个大病房,有七八个病床的那种大病房的地方,人很多我们也不能大声说话,就是,就是声音适中的,提醒他,他突然愣了一下,哦,问我从军的事,打过老日。我们河南把日本兵称作老日。然后他就开始自言自语开始谈,我的军长是谁,师长是谁,我哪年去的,团长是谁,怎么团,什么部队,就自言自语,就把这个从军经历全部说的非常完整,我们录了视频,然后我们拿有慰问金的嘛。又是在医院,我们给老人留下了一千块钱,在我们告别的时候看到他一个有趣的现象,这个老爷子呢,偷偷的数了钱以后,以为我们看不到,就给他们家的另外一个人比划了一下,表示有一千块。我们感到特别有趣,就出来以后都在想什么,这个老爷子这么有趣。遗憾的是十天以后黄领就去世了。

  还有一个人是我们在2012年的时候,报纸上给了我们一些信息,这些信息大概有30多位,其中一位大家也是说,他的耳朵也是重听听不到。我们找到这个老兵的时候也是大声喊,大声的问你是哪个部队,其中有一个耳朵要好一些,我大声的问你是哪个部队。他就知道:啊,我是93军。又问军长是谁,刘堪。师长是谁,陈牧农。93军第10师28团,营长是谁,团长是谁,副班长是谁,说的非常清楚。当时我就问他,因为他是孤寡,符合我们送敬老院的条件,我就问他愿不愿意去。老人说怎么不愿意去呢。这时候他有一个侄孙就过来说不去,我们决定不去。为了这个老人的事情呢没办法,因为把钱交给他的话这钱他是花不到的。这个老兵在2013年的7月份,孙勉带着邓超先生,还有一个庞大的媒体团队,看了以后呢这个老兵也成了明星,很多人给他寄东西,寄衣服寄吃的。我们也给老人申请了费用,但是我们给老兵申请的300块钱是我们征得基金会的同意,是每个月我们只能按经常去看望他,每个星期一百块钱零钱呀,几十块钱的零钱换成别的塞在他兜里,因为他会买些药买些零食吃。给他买的衣服,有的寄来的床上用品很快就会没有找不到,然后还有冲锋衣呀什么的,肯定也不是太适合老人穿吧,也都没有用的上,床上用品也是经常的换。

  这时候大概我们用了有一两年的时间,通过区里边,通过乡村干部等,反复的和他的家人协商这个老兵养老的事情,但是呢效果都很差,最后协调到我们和他家里签订一个协议,当时那个我们那个省里的宇通给了每个老兵两万块钱,我们决定不发给他手里,我们和他协商,你们要和老兵一块住,那时候身体已经差了。第二,衣服洗干净。第三,你在屋子里要生火。第四你们要给他做饭吃。这四条达到的情况下,由村干部监督,我们会每个月,应该是一千多块钱,应该是一千四吧,把他这两万块钱分批的发给他侄子,侄子家。这个协议签订的时候是2014年的最后一天,应该是31号。那么在这个签订完,隔一天应该是,2015年一月一号晚上应该是2号的凌晨,这个老兵就去世了。这个老兵的腿上有一个特别大坑。当时2013年孙勉领着邓超来的时候,去他家他已经睡觉了,谁也进不去,反复敲也敲不开这个门,后来就有一个记者身体比较棒就翻墙进去把门打开了,很多灯光照着老人。孙勉先生让我问他老人还需要什么,我就大声的说这是北京来的领导,你需要什么告诉他。他说我什么都不要,当时感动了很多人,也是因为这个视频嘛,全国各地好多的爱心人士都很关注他。

  在老兵去世之后我才了解到,这个梁守迅老兵是1947年或者48年从战场上退下来回到了家乡。他是1938年当的兵,等于当了十年的兵,打了十年的仗,回来的时候还领回来一个双目失明的一个战友,据说是外地的,不是我们河南的,他从来打仗我们也不知道呢,他听不到,我们交流非常困难。他陪着这个老兵大概是九几年,九十年代末,两千年前去世。去世以后,老人就孤独的一个人也是有十几年,我觉得我们和老人的沟通呢是不够的,就是我们从来就没有走入过老人的心里,老人说这个我什么都不要,也可能是说你们给不了,也许是说你们就不知道我要什么。就是这个老兵,他叫梁守迅,第93军第10师28团的一个步兵。嗯,这个老兵呢让我那个也感受到了,因为老兵多了以后,我们的陪伴就特别重要。

  我刚才讲的陪伴就是从今年开始,因为我们团队的人数也够了,我们要求定时,一年几次。定点,定人,也就是你这几个人针对性的看望这几位老兵。然后呢这样的话,感情会更深一些,最后他们非常愿意的积极的为老人送行。另外也是要发动老兵的家属,这样呢陪老兵聊天也能聊出来很多事情。

  在去年的11月底的时候我们去了河南遂平的一个村子里,当时2015年的信息呢,是说,显示有两家人申请,就是同一个村子里有两个1914出生的老兵,当时我心里就是快到这个村子的时候,心里就是打鼓一样的忐忑,为什么呢?因为两年的时间,老兵在不在?老兵是不是还有一个,是不是两个老兵都没有了,因为去世率非常的高,而且他们都是高龄老人了,一百岁了嘛。走到村子里两个老兵都在,都健在,而且都是12军的。叙述的也非常好,其中一个老兵后来他的儿子跟我说,因为我们熟了嘛,这老兵也给他祝了寿,发了红包。后来,也就是聚会的时候,焦全中,1914年出生的这个老兵,他的儿子告诉我,他在1942年43年回到家里,还没有打完抗战,回去以后是在国民兵团,就像地方武装一样的,是属于县政府的,在1945年的春天,当时有一个国军就是我们国军空军的中国飞行员,战斗中掉下来以后呢,是他们营救了,他和他的那个副中队长,两个人带了几个当地的不是他们部队的几个也能打枪,打得好的几个人,一块把这个飞行员送到了南阳,住在什么大中华旅社,叫什么名字我的短信里也有,就是他信任我们以后,通过陪伴能了解很多这样的历史。

  大概的情况就是这样,准备的不足、紧张,所以说的我自己都不满意,然后呢,非常感谢群主的邀请和信任,非常感谢主持人,管理员、转播员的辛勤付出。也借这个机会提前祝大家中秋节快乐,谢谢大家。

  (下面时间)如果大家有什么样的问题,给我提出来的话,可能,有时间的话,我愿意和大家交流沟通。

  第一个介绍河南老兵的数量,河南老兵现在就是建档数量在全国应该是第一个,因为我前一段和他们交流过。最多的我们当时说的是湖南应该是在一千零几,他们的负责人告诉我不到一千一了,四川呢大概不到一千了。别的地区可能就是根本上不了一千,这是一个情况。第二个情况的介绍一下匈奴;那次呢我没有介绍清楚,这是我俩第一次走访是2010年的最后两天,他给我的感觉呢就是,像一个行者,背一个破包,然后他穿了一双这个户外的登山鞋登山鞋吧。我俩在30号的晚上呢是住在灵宝的宾馆里吧,当时他想住特别便宜的,我说我出钱吧,住好一点也就是个快捷吧。住下来以后,因为他已经走了一个礼拜了嘛,老大的味道让我特受不了,我几乎是不停的抽烟,然后拿被子蒙着我鼻子睡个觉,就是匈奴这个,因为老兵这个的事把工作也丢掉了,以前是在洛阳的春都集团,也不上班了,然后呢,做的比较早嘛,所以说这个实际上我们几个国内的组建团队,浙江的,广西的,最早的一批,他不光光是照顾河南的老兵,也照顾了全国的老兵。这是他的一个奉献,而且他是一直在做,现在有没有成家。他是很享受找老兵的快乐的,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全国的老兵数量以前是湖南最多的,湖南当时应该是最高的时候应该有1400多吧,刚才也介绍一下,就是除了河南以外都是往下降,河南的老兵现在往上升的。我们在这个2015年的时候宇通发的这个每个老兵是两万块钱,今天的统计表应该是第一批1080个。之后,还有100多位吧,也就一千二,这一千二也还是有陆续去世的。那么我们还在不停的找,应该在1200以上,这是河南,往后呢是湖南。除此以外河南省政府对老兵还没有其他的照顾,同样有个比较嘛,陕西省,湖南,云南,我们可以确认是,包括浙江,江苏,对老兵都有一部分的生活费照顾。

  政府层面是有的,2015年的时候首先有一个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国务院颁发了一个纪念章,这个纪念章对老兵来说意义重大,同时还有5000块钱,甚至更多一点,因为每个地方不一样。但是有的地方与地方的认证标准不一样,比如说这个洛阳平顶山和许昌地区的几乎都认定了,最少的地区可能,一二百个老兵。

  台湾的情况我们只是了解了一部分,因为我们老兵的里面也有回来定居的,他们有一个荣军奉,他们可能是以从军年限来确认的,可能不是主要以军阶来界定,可能有些士官当兵的时间长一些可能更多一点,大概了解的是有20万新台币左右,他们每年都要去台湾把它领回来,这是我们了解到的情况。

  结语

  一粒微尘的力量不能改变什么,但是无数粒的微尘聚在一起,就能汇集出巨大能量,就一定能改变和温暖这个世界。

  聚沙成塔非一日,聚水成渊终有来。

上一篇:听河南三乐叙述这些年寻找抗战老兵的经历(上篇)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杨晴
最后更新:2017-12-06 14:54:28

义工风采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