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战研究抗战损失重庆抗战损失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重庆官方首次披露抗战期间伤亡人数调查

添加时间:2017-11-14 10:33:05 来源:新华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历史之殇:重庆抗战直接伤亡3万余人、财产损失100亿法币

  从1938年2月18日到1944年12月19日,日军飞机持续轰炸重庆达六年零十个月,32829人直接伤亡、6651人间接伤亡,财产损失约100亿元法币,平民居住区、学校、医院、外国使领馆等均遭到轰炸。仅1938年10月到1941年8月期间,就有3585架次日机空袭重庆城区,投弹9877枚。重庆及沦陷区来渝灾民达172786人。

  重庆大轰炸幸存者高原是那段历史的见证者。高家先后三次遭到轰炸,亲人死伤8人。他曾向记者回忆了11岁那天的惨烈一幕:正在午睡的高家被7枚日军炸弹炸垮,9岁的小妹头部中了弹片,脑浆流到地上;母亲、六姐、八弟和五姐受重伤,动弹不得;弹片穿透了年仅5岁的八弟的手,血几乎流光,他耷拉着脑袋,只剩微弱的鼻息。他说:“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

  幸存下来的老人们告诉记者,日军曾经7天7夜连续轰炸,空袭警报9小时长鸣不止。活着变成一件很难的事,即使防空洞也有被炸垮的可能,更发生过上千群众因躲避轰炸,一夜之间窒息而死的大惨案。被炸时,城市是一片火海,大火几天几夜蔓延不止,交织着被挤散的亲人急切的呼喊、跌倒的孩子嚎啕大哭、受伤的人悲惨的叫声……

  当时,中国的大城市几乎全部沦陷,重庆成为抗战时期的首都和大后方,聚集了当时中国的经济、文化命脉,一旦失守不堪设想。然而,这座倔强的城市和同样倔强的人民不但守住了疯狂攻击,还前线输送了96万名官兵,其中有确切牺牲记录的1297人,受伤913401人,最终迎来了日本投降。美国总统罗斯福也曾致电对重庆人民表示敬佩。

  “那是何等的悲壮和惨烈啊。我们不该忘记那段历史,不能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失去那些宝贵的记忆和精神财富,要对历史和世界有一个交代,对重庆这座英雄城市和人民有个交代。”重庆抗战调研课题组负责人、重庆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周勇说。

  呼吁重视:正在消失的见证者、抗战遗址

  时间过去六十六年,很多记忆已经渐渐消磨,亲历者的老人们一个个离世,抗战遗址半数已经不复存在。

  1995年抗战胜利50周年纪念之际,高原将抗议书和索赔书邮寄给日本《读卖新闻》;2000年元旦,高原将抗议书和索赔书送到重庆日本领事馆;2002年,重庆大轰炸联谊会成立;2003年11月,重庆大轰炸诉讼团成立;2004年4月,重庆大轰炸受害者民间对日索赔原告团成立,作为团长,高原第11次向日本政府递交了抗议书和索赔书。目前登记在册的幸存者有400多名。

  记者按曾经采访过的名单一个个给幸存者打电话,得到的是一个个老人已经离世的消息。张孝均老人的女儿王邦俐告诉记者,母亲在2006年91岁时去世,离世时对诉讼愿望未果耿耿于怀。她自己已接替母亲成为重庆大轰炸幸存者诉讼团的团员。“大轰炸时我只有7岁,只记得全家在白市驿郊外躲避空袭,心里对日本人充满恐惧。”王邦俐说,去日本出庭十几次了,老人们一个个去世,可历史的真相却未还原,日方甚至不承认这段历史。时至今日,诉讼团团员仍坚持每周二开会。“几乎每次都发现又少了一个老人,历史的证据正在消失。”

  84的赵广绂老人也已离世。他的女儿告诉记者,父亲收集的重庆大轰炸资料还留在家里,“老人走得不甘心啊!”同为84岁的赵茂蓉老人说,身体不行了,没办法再争了,只希望日本“尊重历史和死去的人”。

  根据调查,重庆抗战遗址有48.5%已经消失,现存395处,也仅有177处保存较好。周勇说,国家和重庆将投资28亿元进行保护,“不能再消失了,这些年眼见着一个个消失了多少啊!”

  时空呼声:还原历史真相、传承宝贵精神

  尽管时间流逝,但人们的诘问从未消失。

  “不止是学术界,我想每个中国人都想知道,抗战期间我们到底伤亡多少同胞,损失了多少财产。这是我们发布这份调查报告的目的和意义。”周勇说。

  从1983年开始,周勇就关注重庆大轰炸及抗战大后方历史。1985年,周勇应邀参加一次中日青年友好交流活动,日本青年对那段历史的一无所知并认为“日本是美军投下原子弹的受害者”深深触动了他。周勇说,当时的国民政府曾做过统计,但并未发布。学术界的研究也较分散,不够权威。加上日方有有意掩饰,只有公布伤亡人数和损失数字,才能科学、客观地反映历史真相。

  2006年上半年,中央党史研究室正式将中国抗战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作为国家课题,组织全国党史系统进行调研,并将结集出版,《重庆市抗战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率先完成。

  六年的时间,重庆市组织了100多人,查阅了40万份档案资料,形成了431页的报告。在此期间,台湾地区和日本学者也参与其中,为还原历史真相作出了贡献。

  上个世纪80年代,周勇结识了日本广岛大学教授小林文男及其博士生桥本学、《朝日新闻》记者菊次一郎。他们不仅提供了很多日本方面的史料和研究成果,还带来了一批批日本大学生,听周勇一遍又一遍地讲述那段历史。2009年,在多次沟通后,现在台湾的国民党党史馆与重庆市签定合作协议,共享相关史料。

  周勇认为,中国抗战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中有着重要地位,但在西方历史学术界主导的舆论中,这一重要性被忽视了。重庆市自2007年开始举办重庆大轰炸国际学术研讨会,又举行了第四次中日战争国际研讨会,系统地开展抗战大后方历史文化研究。重庆市还将对现存的395处抗战遗址进行保护,即将推出100卷四百万字的《中国抗战大后方历史文化丛书》,建设以若干抗战遗址群为基点的抗战博物馆,并制作和拍摄一系列文学艺术作品。

  上周,周勇接到了来自牛津大学的邀请,将与另外3名重庆学者一起参加2012年1月在牛津大学举行的中日战争国际学术研讨会。“我们的研究成果开始被西方历史学术界所重视,这令人欣慰,说明我们的辛苦努力没有白费。”周勇说。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11-14 10:36:39

重庆抗战损失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