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公益之家志愿者在行动广东志愿者在行动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人生实苦,但请你足够相信——记陈来合抗战老兵

添加时间:2017-11-14 09:03:51 来源:抗战史迹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人生实苦,但请你足够相信

  ——人间还有大爱

  人生对于陈来合老人实在是苦,十四岁就参加国军保安团抗日,后来成为国民革命军预备六师杨一鸣营长的勤务兵。揭阳地都桑浦山麓,杨一鸣营长遭日寇伏击,在营长身边的他同样受伤。营长伤重不治,而他由于这袍泽之情此后连续几十年不间断看望照顾老营长的家人,跨过民国、新中国。而他自己本人其实不容易,居住潮州沙溪镇沙二村,务农,由于身份问题,曾倍受打压,与老伴没有生育,30多年前老伴走后他便孤苦伶仃,独自住一间有百多年历史的老屋中,漏雨破败,作为村里五保户,卑微地活着。谁想到他曾是一位抗日英雄,谁想到这样重情义的他,数十年如一日照顾牺牲长官的遗孀和遗腹子,人生对于他确实是苦!

  但请你足够相信,这世界还有人记得!于是老屋修缮有人出钱出力;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基金给他发“工资”;有几个志愿者私底下凑钱每月给老人补助;知道他爱喝酒,总有人偷偷给他送酒去;崇善乐公益基金每月固定给予资助……这冷漠的世界还有很多人深情地活着,记着这位英雄——他是潮州沙溪镇的孤寡抗战老兵陈来合。人生实苦,但请你足够相信!

  (以上文字来自@曾健鹏)

  姓名:陈来合

  籍贯:潮州人

  出生年月:1923年10月20日

  番号:国民革命军预备6师18团一营通讯员

  陈来合老兵与志愿者在一起

  老兵自述:

  我14岁就在广东保安团做马头军,其实就是负责牵马。但是只干了几个月,后来部队要离开潮州,我不愿意离开家乡,就没有跟着去。那时候的部队跟现在不一样,如果不想留在部队,是可以辞职的。我离了保安团后,就加入了预备六师18团第一营做勤务兵。虽然是勤务兵,但是包括传达在内的其它事情我也干。我们营长杨一鸣是北洋村人,因为我做事勤快,所以他很赏识我,对我很好。我跟着他有3年多,营长中枪的时候,我就在身旁。

  当时我们接到命令,日军准备发起进攻,让我们做好战斗准备。为迎击敌人,营长便带着我和另外一位勤务兵,从钱岗出发,准备前往神山宫(即现在的吉祥寺)。我们部队4个连驻扎在那里,而且当时的通讯不像现在这么方便,打电话还得接电话线,神山宫最靠近前线,在那里搭电话线距离近,信号好,便于通话。


杨营长的警卫员陈来合老兵与杨营长的儿子会面

  未出发前的晚餐时,营长还跟我们喝了两口酒才出发,走到路上的时候口渴,还顺手折了路旁的一根甘蔗吃。我记得我们是凌晨3点多出发的,天蒙蒙亮的时候就走到了神山宫所在的山脚下,翻过山就到部队营地了。哪知刚到山边,就遭遇事先埋伏在树林里的日军。后来才知道,原来日军绕过我们的驻地埋伏到我们部队的后方,准备打个前后夹击。

  因为这里还是我们的阵地,进山时我们没有过多地掩护,一进山日军就发现我们,接着就是一阵机枪扫射。我们虽然立刻回击,可是身上带的只有驳壳枪,且三个人势单力薄,难敌日军的猛烈射击。

  就在这枪林弹雨中,营长身中多枪,更致命的是颈部中枪被射穿。我的右手也被子弹打穿,营长的妻舅也是勤务兵,跟我们一同走的,他则被打中后背。我们只得赶紧撤退。可那时营长已经身负重伤,行动迟缓,我们先躲藏在树林里,喂他喝水,水从口里倒进去,又从颈部被射穿的子弹孔流出来。可即使这样,营长首先想到的还是战事安全。他用手示意我要把藏在他腰间的军事地图撕毁,以免我们都死后地图落入敌军手中。

  我们后方枪声一响,神山宫那边的驻军也知道我们中了埋伏,准备过来支援。可是,那时天已微亮,日军后方的部队也能依靠枪声判断我们驻军的位置,开始用大炮攻击,待天更亮一点,日军就接着派出飞机前来轰炸,因此,部队也无法前来援救我们。

  我和营长妻舅两人轮流背着营长往揭阳真理医院,后来还好地保前来帮忙,找来了一把高椅,让营长坐在上头,我们抬着走。走到石头渡口的时候,船只不肯靠岸,因为当时兵荒马乱,船只不敢随意载人,怕遭打劫。营长这时候示意我鸣枪让船过来。可是我右手受伤没法给枪上膛,就只好用双脚夹紧枪支,左手上膛后,才能开枪。我朝天打了一枪,向着船员喊:“我们不是要打劫,我们是打日本仔的,是要你们帮忙送营长去医院。”船员这才把船开过来。


 杨营长的女儿

  我们虽然把营长送到了真理医院,可他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第二天就牺牲了。我当时也在医院,因手臂中枪也在接受医治。得知营长牺牲了,想过去看他最后一面,可是护士不让过去,说让我顾好自己的身子。

  营长受伤送医后,营长夫人也前去医院看望。之后,她还来病房里看我,并且拿钱给我,告诉我安心去后方医院医治,病好后去北洋村找她。第二天,师部就派人来接我去兴宁的后方医院接受医治。

  一年后,我伤好又重新回到部队。后来部队要离开揭阳,我又再次离开预备6师,加入了揭阳自卫队,一直到抗战胜利。

  我在部队那么多年,跟着杨营长的时间有3年多,他的一言一行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是我很尊敬的一位长官,可是那么年轻就牺牲了,才34岁。

  以上文字内容摘自《汕头都市报》

  作者:林琳、周晓云

 

上一篇:【壹周一陪伴】第五十周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11-14 09:19:29

广东志愿者在行动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