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线战役敌后战场东北抗联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东北抗联军史】东北抗联纪实(十一)

添加时间:2017-11-13 09:48:19 来源:碣石钓叟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二、抗联各部队转入深山密林,坚持艰苦斗争

  (一)抗联第1路军化整为零,在长白山区艰苦转战

  1939年10月,日本侵略者在对松花江下游抗日游击区进行严重破坏之后,又组成“日满军警宪特东边道联合讨伐司令部”,以日本关东军第2独立守备队队长野副昌德为司令官,纠集7.5万余兵力,重点在东南满地区的通化、间岛、吉林三省实行疯狂的“大讨伐。”这次“讨伐”,敌人不采用以往集中兵力“进剿”的办法,而是派出精锐部队占据东南满大小城镇和山材据点,对抗联第1路军各部队进行长期封锁和分割包围;同时派出“出击队”、“挺进队”、“游击队”、“警防队”、“特搜班”、“工作班”等各种名目的“讨伐队”,到处搜寻抗联部队,一旦发现踪迹,就在飞机支援下穷迫不舍。敌人为了捕杀抗联第1路军总司令杨靖宇,还专门组成“富森工作队”、“程斌挺进队”、“唐振东挺进队”等。敌人采取军事“讨伐”、经济封锁和政治诱降等手段,向抗联第1路军实施全面进攻,使东南满抗日斗争形势日趋恶化,游击区不断缩小,抗联第1路军最后不得不进入通化及东满的密林山区,处于极度艰难困苦的境地。

  在如此险恶的形势下,杨靖宇和魏拯民于1939年10月1日至5日在桦甸具头道溜河召开中共南满省委和第1路军主要领导人会议,商讨对敌斗争策略。会议决定,为保存实力,将队伍化整为零,编成小部队,分散活动,以冲破敌人的“讨伐”。会后,抗联第1路军各部便在长白山区的闬江、抚松、金川、辉南、桦甸、敦化、和尤、临江、辑安等地同敌人周旋转战,坚持艰苦斗争。

  杨靖宇为了钳制敌军,使抗联各部队顺利转移,率领第1方面军部分队伍和总部直属警卫旅400余人,转战于桦甸夹皮沟、闬江瓮圈、金川回头沟等地。入冬后,山林里气温常常在—40℃以下,大雪封山,抗联部队的衣食极度困难,战斗空前激烈,往往甩掉一股敌人,又遇上一股敌人,很难有机会休整。杨靖宇所带领的队伍在恶劣环境和残酷斗争中不断减员和失散,到1940年1月初,还剩200余人,月底就只剩60余人了。由于警卫旅第1团参谋丁守龙被俘叛变,供出杨靖宇的行踪,于是敌人调集多支“讨伐队”进行跟踪追击。在敌我力量过于悬殊的情况下,始终无法摆脱追击之敌,部队大量伤亡。到2月15日杨靖宇身边只有6名战士了,当晚,他命令警卫员黄生发等4名负伤战士转移,他与另外两名战士继续前进。2月18日,两名战士去找食物时,在大东沟屯附近牺牲。杨靖宇只身一人,饥寒疲惫,又患感冒,仍坚持与敌人周旋。2月23日,杨靖宇在闬江县城西南保安村三道崴子陷敌重围,壮烈牺牲。残暴的敌人割下他的头颅,剖开他的腹部,发现他肠胃里尽是枯草、树皮和棉絮,没有一粒粮食。这种不畏困难、威武不屈、战斗到最后一息的英雄气概,使敌人也为之震惊。

  杨靖宇是东北抗日联军的优秀代表,是当之无愧的伟大的抗日民族英雄!为了纪念这位民族英雄的光辉业绩,人民政府于1946年将闬江县改为靖字县。诗人郭沫若也题诗《咏杨靖宇将军》:

  “头颅可断腹可剖,烈忾难消志不磨,碧血青蒿两千古,于今赤旆满山河。”[《东北抗日救亡人物传》,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1年,第394页。]

  杨靖宇牺牲后,抗联第1路军在副总司令魏拯民领导下,继续与敌人进行着顽强的斗争。1940年3月13日至15日,魏拯民在桦甸县头道溜河主持召开南满省委扩大会议,作出了从部队抽调部分干部到地方工作,以恢复党的地方组织,密切同群众联系等项决定。会后,魏拯民抱病出征,亲临第一线指挥战斗。广大指战员紧密团结在魏拯民周围,在长白山区艰苦转战。

  第1路军警卫旅主力在同杨靖宇分开后未能如期与总部会合,后与魏拯民会师,一起坚持斗争。第1方面军主力部队在临江、闬江县境频繁出击,仅3月份内,就连续袭击了珍珠门、大阳岔、三岔子、湾沟、大板石沟等地的伪森林警察队和日军长岛工作班。但这支部队在与敌军的残酷搏斗中,自己也遭到严重损失,严寒与饥饿也造成大量减员。第2方面军主力部队于1940年春在抚松、安图、和龙一带寻找敌人薄弱环节,积极而灵活地攻击敌人。3月25日,又在和龙县红旗河取得了消灭日伪军“前田讨伐队”队长以下140余人的重大胜利。1940年春,第3方面军在敦化牛心顶子山的几处密营遭到破坏后,失去了后方基地,处境更加困难。当他们袭击了敦化县黄泥河车站撤退到牛心顶子山时,遭到跟踪而来的日伪军2000余人的包围。这支抗联部队在激战中伤亡30多人,最后利用夜暗寻隙突出重围,转移到敦化一带,后又经延吉到达汪情,与第5军第2师会合,一起坚持斗争。

  (二)抗联第2路军各部小股部队在乌苏里江左岸等地坚持游击活动

  随着抗联第2路军总指挥部从刁翎地区向宝清转移,敌人即调集重兵对这一地区进行严密封锁,并不断对抗联部队展开进攻,形势极其严重。1939年7月10日,中共吉东省委执行部向各部队党组织发出了《关于东北游击运动目前严重阶段的斗争任务紧急通知》,就加强部队领导,改变活动方式以及对敌斗争策略,作出了具体要求。第2路军所属部队根据《通知》精神,把部队改编成小股部队分散游击,以灵活机动的战术,破坏敌人交通线和军事设施,截夺敌人运输车辆,袭击敌人据点,积极打击敌人。7月上旬,第2路军总部警卫部队在富锦县李金围子西北截获敌人一支运输队。7月28日又袭击了富锦县兴隆镇附近的杨家“集团部落”。第5军第3师一部伏击了桦川县驼腰子日本采金船;8月又袭击了宝清县柳毛河日本采金公司,均取得胜利。在此期间,该师第9团与第7军补充团共同袭击了虎林具黑咀子敌人的秘密军火库工程,解救出300多名劳工,其中100多人参加了抗联部队。

  11月,第5军和第7军联合部队在大碰子东山和七星河地区与大批日伪军激战,毙伤不少敌人。

  1939年冬,敌人以数十倍于抗联部队的兵力集中向依兰、桦川、富锦、宝清各旦山边和森林地带大举进攻,使抗联第5军第3师陷于非常困难的境地,第5军和第7军在冬季反“讨伐”斗争中都受到很大损失。在敌人严密封锁下,部队给养经常发生困难,战士数日吃不到粮食、食盐,有时竟以树皮果腹;为防止暴露目标,往往露营时不能生火取暖,又缺医少药,还要日夜行军打仗,许多战士因饿、冻、病死亡,部队减员很大。1940年1月,第7军缩编为两个团,由王效明任参谋长,全军只有200余人。3月,第2路军总指挥部将第5军第3师仅有的20余人编入总部警卫部队。抗联第10军一直在五常、舒兰、榆树等县山岳地带孤军奋战,他们在与第2路军总指挥部的联系被敌人隔断的情况下,仍依托五常县南部的崇山密林,采取小股部队分散出击的方式,坚持开展游击活动。当时,第10军除从木场工人支援和袭击伪森林警察队解决给养外,经常几天吃下上顿饱饭,伤病员更是缺医少药。

  当年流传这样一首抗日歌谣:

  “抗联医院不简单,条枝软床稀乱颤,松树桦皮当天棚,绿草青苔当地毯。

  伤员们,钢铁汉,没有医药不呻唤,一日三餐吃不饱,伤口没好上前线”。[《东北抗日联军第八——第十一军》,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141~142页。]

  这首歌谣反映了第10军后方医院的真实情况,也表现了抗联战士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和坚强的革命意志。军长汪雅臣的眼睛、右臂、腿部等处,曾先后9处负伤,伤口溃疡化脓,仍坚持工作和战斗。

  (三)抗联第3路军各部在黑嫩平原英勇斗争

  北满抗联各支队实行分区活动,都取得了一定成绩。为适应新的斗争形势的需要,1939年4月12日,中共北满临时省委在通河召开了第二次执委会议。会议郑重讨论了重大组织问题,其中一项是改组北满抗联总司令部,以第3、第6、第9、第11军为基础成立东北抗日联军第3路军及总指挥部。

  5月30日,抗联第3路军在德都县朝阳山后方基地正式成立。张寿篯任总指挥,冯仲云任政治委员。接着成立了三个地区性指挥部:龙北指挥部(指挥许亨植,后为冯治纲),龙南指挥部(指挥李景荫),下江指挥部(指挥徐光海)。各部队在黑龙江省北部十几个县积极开展游击活动,抓注敌人统治薄弱的环节,进攻车站,袭击机场,攻克村镇,解除伪警察署(所)的武装,不断打击日本侵略者,先后开辟朝阳山(德都县境)、阿荣旗(齐齐哈尔西北)、甘南等游击区。在嫩江两岸活动的部队,在1939年下半年内,与敌作战40余次,攻占讷何等城镇,歼敌250余人,缴获500余支枪。9月,第3、第6军联合袭击德都县伪警察署,毙敌100余人,缴获100余支枪。11月,第6军一部在德都凤凰山反击日伪军“讨伐队”,击毙日军上校、中校各1人,少校3人,缴获长短枪100余支、机枪5挺。

  抗联第3路军在黑嫩地区开展游击战争中,逐步形成了一套平原游击战术,即:灵活地大步前进、大步后退、迂回作战,伺机袭扰敌人;在群众未发动起来的地方,采取远距离奔袭,寻找敌人薄弱环节,出其不意地歼灭敌人:在群众已发动起来的地方,采取深入敌人内部,以里应外合的方式打击敌人。

  抗联第3路军各部在总指挥部的统一领导和指挥下,在黑嫩平原与敌人展开英勇顽强的斗争,打破了日伪的所谓“黑(河)、北(安)、龙(江)三省汇攻计划”。同时抗联第3路军也付出了很大代价,约有1/3的指战员在战斗中牺牲。到1940年2月,第3路军各部只剩下500余人。

  在北满抗联主力部队向黑嫩平原远征,开辟新的抗日游击区的同时,北满抗联留守部队在敌人严密封锁、疯狂“讨伐”的极端困难条件下,英勇奋战,艰苦斗争,打击并钳制了敌人的兵力。一年半以来,这支留守部队虽然遭受严重挫折,付出巨大牺牲,但却为坚持松花江下游游击区的斗争,配合北满抗联主力部队的西征作出了贡献。

  三、东北抗日联军各路军缩编为支队,顽强地坚持对日伪军作战

  1940年春,东北抗日联军各军在反对日伪军“大讨伐”的斗争中,遭到严重挫折,受了很大损失,原有的抗日游击根据地和游击区大都被破坏,抗联部队人员从原来的3万余人减到不足2000人,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为了便于对日作战和指挥,1940年1月24日,中共吉东省委代表和北满省委代表周保中、冯仲云、赵尚志在伯力(哈巴罗夫斯克)召开会议,确定了“逐渐收缩,保存实力”的方针,制定了新的游击活动计划,决定第1、第2、第3路军所属的11个军缩编为10个支队:第1路军各军缩编为第1、第4、第7支队;第2路军各军缩编为第2、第5、第8支队;第3路军各军缩编为第3、第6、第9、第12支队。

  伯力会议结束后,中共吉东、北满省委代表返回东北,第1路军各部远在南满地区,被敌隔断,无法听到伯力会议精神的传达,因此,在1940年仍以3个方面军的番号活动。

  1940年4月以后,抗联第1路军警卫旅一部转移到东满一带活动,并于7月在东宁县境与第2路军季青所部会台。随后又向南返,准备接出第1路军副总司令魏拯民率领的队伍。警卫旅另一部在敦化、宁安等地转战,曾在宁安鹿道东北、镜泊湖北湖头等地袭击敌人。后来两支队伍都在对敌战斗中遭受重大损失,只有少数人员重返东宁片底子。第2方面军在安图、敦化、延吉一带多次与日伪军警作战,并袭击了敦化县哈尔巴岭车站等,年末去东宁活动。第3方面军在第5军一部西去联络第10军时,曾于7月下旬攻入五常县冲河镇,后返回镜泊湖周围。

  12月8日,第3方面军指挥陈翰章所部在宁安镜泊湖南湖头小湾湾沟被敌包围,在突围战斗中,陈翰章壮烈牺牲。陈长期战斗在镜泊湖畔,被当地人民誉为“镜泊英雄”。第1路军各部在连续反“讨伐”斗争中,相继遭受重大损失。到1941年初,第2方面军一部约200余人转移到中苏边境休整,中共南满省委书记、抗联第1路军副总司令魏拯民因病无法随军转移,留在桦甸县夹皮沟东部牡丹岭密营休养,终因疾病冻馁于1941年3月8日逝世。

  这是东北抗日游击战争的又一重大损失。当月,第1路军一部改编为第1支队。

  抗联第2路军总指挥周保中和新任副总指挥赵尚志于1940年3月上旬返回下江地区,向崔石泉、王效明等传达伯力会议精神。4月初,召开第7军党代会,决定将第7军改编为第2支队,王汝起任支队长,王效明任政委。

  此后,该支队曾袭击宝清南日军屯垦小队,在大岱河设伏歼灭伪军20余人,袭击富锦县柳大林子伪警察队与自卫团,奇袭宝清县七星河镇,攻打密山县东二道岗日本移民开拓团等。在抗日联军胜利的影响下,驻宝清七星河镇的伪军约300人于9月中旬反正。敌人获悉后,急派飞机多架狂轰滥炸,并以大股兵力尾追,起义人员大部分逃散,只有34人正式加入抗联。活动在宁安地区的抗联第5军因受敌阻隔,未能与第2路军总指挥部取得联络和实行改编。

  1940年冬,第5军一部在军长柴世荣率领下转入边境休整,另一部在新任军政委季青率领下转到珲春、汪清一带活动。奋战在五常山区的第10军,1940年9月袭击拉滨铁路日伪重要城镇据点山河屯及伪警察署,缴获大批粮食和其他物资。

  1941年初,第10军在九十五顶子山露营时遭到敌包围,军长汪雅臣负伤被俘后牺牲,部队突围散失,但仍有少数人员坚持斗争,直到抗战胜利。

  第3路军新任政委冯仲云返回东北战场后,到海伦和绥棱向中共北满省委和第3路军总指挥张寿篯等传达伯力会议精神。经研究决定,将龙北部队编为第3、第9支队,将龙南部队编为第6、第12支队。经改编和整顿的抗联第3路军,加强了部队政治工作和后方群众工作,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

  各支队采用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多次袭击日伪军事据点获胜。1940年8月,第3、第9支队由冯仲云指挥,在中共地方组织的配合下,攻占克山县城重创日军守备队,缴获各种枪100余支。

  10月13日,第3支队突然冲进嫩江城北的霍尤门车站,毙伤日军多人,俘虏伪军警100多人,缴获步枪120余支、弹药2000余发、战马200余匹和大批粮食、衣物等。第12支队于8月开赴肇州、肇东、肇源地区。

  11月8日,第12支队联合当地义勇军及抗日救国会等地方组织一举攻占肇源县城,将伪军全部缴械,并打开监狱,解放了被关押的爱国者和群众。

  是役击毙日籍警务股长以下10余人,俘虏伪警察116名,缴获机枪5挺、长短枪300余支、子弹3万余发及其他军用物资。抗联队伍迅速扩大到140余人,并大部改为骑兵。但12月以后,大批日伪军进行反扑,制造了骇人听闻的“三肇惨案”,抗日群众惨遭镇压。为保存实力以利再战,第12支队向木兰、东兴、铁力转移。第2支队在青冈、明水、拜泉三具地区活动,也取得一些胜利。入冬以后,由于敌人加紧“围剿”,自然条件恶劣,各支队都先后遭受一些挫折和严重损失。

  这样,到1940年末和1941年初,东北抗日游击战争已经进入极端艰难困苦的阶段。许多主要领导干部相继牺牲,抗联部队人员锐减。但是,东北抗日联军的广大指战员,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决心与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除将部队陆续集中到中苏边境地带实行整训以利再战外,仍派留第3路军第3、第6、第12支队和第2路军第2支队一部,在北满地区和饶河一带,坚持艰苦卓绝的斗争。

  东北抗日联军和东北人民所进行的抗日游击战争,其环境之困苦,斗争之残酷,时间之长,在战争史上是少见的。东北抗日军民的英勇斗争,大量消耗和钳制了敌人,对全国抗日战争的坚持和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上一篇:“缅怀之旅”追寻国际独立第88特别旅英雄的足迹
下一篇:【东北抗联军史】东北抗联纪实(十二)

责任编辑:李一菲
最后更新:2017-11-13 10:34:03

东北抗联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