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战研究名家论抗战专家论坛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他才最该得诺贝尔和平奖!北大硕士27年分文不取,却让日本战犯赔了7亿!

添加时间:2017-10-27 10:12:36 来源:戴旭微信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奖颁奖季又到了

  要说物理、化学这种奖项

  代表了人类科技的最前沿

  那下面这个

  诺贝尔和平奖

  却经常令我们摸不着头绪

  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

  颁给了非政府组织“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

  我觉得还算有点道理
 

  但是,以前的诺贝尔和平奖

  经常走魔幻风格

  比如1989年,竟然颁奖给

  分裂中国的“达赖喇嘛”

  这事大家都知道,真是没啥可说的
 

  再比如2001年,竟然颁给

  当时缅甸的反对党领袖昂山素季

  结果她才上台不久就对恐怖组织

  实施了过度打击

  被西方媒体称为人道灾难
 

  今年的诺贝尔奖的提名是

  著名的主战美国总统“特朗普”

  竟然赫赫在列

  这位仁兄不久前才宣称

  “已经准备好对朝鲜实施毁灭性打击”

 

  要是知道诺贝尔和平奖是颁给

  为促进民族团结友好

  取消或裁减常备军队

  以及为和平会议的组织和宣传

  尽到最大努力或作出最大贡献的人

  不知道川普总统究竟符合上面哪一条了
 

  相比之下

  今年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的人中

  有那么一组人若是得奖

  那才是我心里的实至名归

  那就是

  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

  会长童增

  和日本“中国人战争受害赔偿诉讼

  日本律师辩护团”

  干事长小野寺利孝
 

  这也是中日首次被联合提名

  诺贝尔和平奖

  他们的获奖原因是:

  凭借民间的力量,坚持20多年维护和伸张二战中国受害者的合法权益,推动和促进日本政府与加害企业解决二战遗留问题,与众多有识之士一道,采取法律诉讼等有效方式,最终迫使日本三菱综合材料公司向受害劳工谢罪和支付谢罪金,在要求日本政府正视侵华历史的前提下推动中日间的和平友好。

  照片上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人

  就是童增

  今年是他第三次被提名诺奖了
 

  1990年至今

  童增投身中日民间索赔事业27年

  收集上万封中日战争受害者的来信

  先后30多次对日发起诉讼

  唤起了中国社会各界对

  中日民间索赔的关注

  图:受害者来信
 

  而反观他自己

  因此毅然辞掉铁饭碗、

  妻子也离他而去

  不被周围的人们理解
 

  其实,以一人之力对抗日本这种国家

  其中的艰难可想而知

  这让我们更加好奇

  童增为什么要走这条

  如此难走的路呢?

  1956年6月

  童增出生于中国重庆

  他的身世可谓根正苗红

  祖辈中有三人曾参加过武昌起义

  受到家庭的影响

  童增自幼就有一种

  属于“知识分子的责任感”

  这似乎也预示着他未来要走的路

  注定跟先辈们一样
 

  1982年童增毕业于

  四川大学经济学院

  后又考入北京大学攻读法学硕士

  毕业后他成为

  北京化工管理干部学院一名讲师

  教授法学课程

  前途原本一片大好

  可1990年的4月的一个晚上

  一篇名为《东欧各国重提战争赔偿》的文章

  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文章中提及西德首次同意

  对犹太人进行民事赔偿

  这让童增第一次知道

  在国际法中

  国家间的战争赔偿

  和个人的民间赔偿是可以分开的

  而我国在1976年与日本建交时

  放弃的只有国家之间的战争赔偿

  并未提及民间赔偿

  这给中日民间索赔留下了空间
 

  职业的敏感性

  让童增开始着手研究此事

  经过数月的研究他写下

  《中国要求日本受害赔偿刻不容缓》

  的万言书

  对于文章的发表

  童增首先想到了媒体

  可碍于当时中日友好的大前提

  对日索赔几乎成了敏感词

  没有一家媒体愿意刊登童增的文章
 

  童增不甘心

  他又把目光投向了正在召开的“两会”

  没有关系和门路

  他就亲自去全国人大

  那里的工作人员答应他

  一定会把万言书提交上去

  于是童增满心欢喜回酒店等消息

  可等了好几天

  都没看见有关中日赔偿的新闻
 

  看来这条路是走不通了

  童增干脆将自己的万言书印了200份

  直接跑到人大代表下榻的宾馆

  逐一向他们“推销”

  人大代表王录生也在其中

  他被童增的锲而不舍打动

  后来,王录生成了万言书

  提案全国人大的关键人物

  图:时任贵州省人大代表的王录生
 

  于是,童增将万言书重新整理

  写成《关于向日本国索取受害赔偿》

  由王录生提交

  第七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

  形成正式议案
 

  这个提案一石激起千层浪

  通过全国人大的舞台

  童增和对日民间索赔出了名

  全国的中日战争受害者纷纷前来找他

  由于当时这些受害老人

  大多已是老人

  童增为了方便接触他们

  毅然选择去国家老龄委工作
 

  一时间

  前来寻求帮助的战争受害者

  踏破了老龄委和童增的家门

  最多的时候他一天要见五波人

  老龄委的电话几乎成了他的专线

  仅三年,童增就接待了800多位来访者

  收到的信件更是多达10000多封

  这些受害者有些是希望寻求赔偿

  但更多的是想要倾诉

  在当时的大环境下

  他们的声音和故事被历史所压抑

  找到童增只是想

  发泄自己无处倾诉的冤屈

  和日本人犯下的滔天罪行
 

  在他们叙述下

  一段段充满辛酸的历史被揭开

  一位叫赵忠仁的老人回忆
 

  自己被日军抓去做劳工,当时同胞们病了、伤了,就会直接被丢到海边等死。为了一口活气,他们甚至请求在旁边撒尿的工友,把尿撒在自己嘴里。

  部队里一名姓段的副师长写信给童增说

  日本人当着自己的面,在山顶上砍掉父亲的袋,脑袋一直滚啊滚,滚下山脚,掉入河里……
 

  童增被这些故事深深震撼

  他身上那份

  知识分子的责任感

  又重了些

  坚持民间索赔的心日益坚定
 

  但索赔这条路真的很难走

  从1991年到1994年

  童增不知道去日本大使馆抗议过多少次

  也记不清求助过多少社会名人与他联名

  却屡屡遭拒
 

  直到1994年,事情终于有了转机

  谁都没想到,一位律师加入了他们

  这不是一位普通的律师

  这是一位日本律师

  他的名字叫小野寺利孝

  图:小野寺利孝

  以小野寺利孝为首的

  中国人战争受害赔偿诉讼日本律师辩护团

  不顾日本右翼势力的威胁

  自掏腰包资助中国二战受害者

  上日本的法庭

  对日本政府及企业发起诉讼
 

  然而,尽管有了日本义士的帮助

  要翻起70年多前的旧案

  向至今仍不肯承认罪行的日本

  索赔战争赔偿

  谈何容易
 

  27年漫漫索赔路

  童增与小野寺利孝

  光是在日本起诉的案子就有20多起

  却无一胜诉

  童增反而因此丢了原本美满的家庭
 

  1992年

  童增刚开始民间索赔的时候

  曾有人给出过如此评价

  “你很幸运,你还年轻”

  当时的童增尚无法理解

  但27年过后

  当一位位战争受害老人离世

  当自己从30出头的小伙子

  熬成年近花甲的老人

  他终于懂了这句话的含义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

  2005年童增把起诉战场搬回国内后

  他们终于迎来了第一场胜利

  中威船案

  图:上海海事法院门口起诉团的合影
 

  这场起诉历经四代人的努力

  终于在2007年获得胜诉

  并于2014年

  由上海海事法院判决强制执行

  最终,被起诉的日本商船三井株式会社

  向中国受害者赔偿了2.4亿元
 

  2016年6月

  日本三菱综合材料公司

  同意向二战中国受害劳工正式谢罪

  支付接受谢罪的劳工或家属

  每人十万元人民币

  并承诺出资为受害者修建纪念碑

  这意味着

  如果3765名受害者全部联系到

  三菱公司总共要赔偿4亿人民币
 

  面对如此成果

  童增只说

  “26年前,我没想过有今天。”

  转身又投入到

  为更多受害者追偿的工作中去

  图:日本三菱综合材料公司谢罪后,中国二战被掳往日本的受害劳工和受害劳工的遗属专程来到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向童增致谢

  27年过去了,对童增来说

  索赔早已不仅仅是钱的问题

  而是要向日本讨回公道

  讨回中国人的尊严

  讨回历史的真相

  让日本为篡改历史教科书

  参拜靖国神社的恶行负起责任

  他曾说过

  “索赔是我们送给日本人最好的礼物

  唯有索赔,日本人才能清醒”
 

  2017年,面对又一次的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童增并不在乎是否真能获奖

  他只是感激

  因为诺奖的缘故

  他的民间索赔被越来越多人知晓

  也为更多中日律师的加入

  而感到欣慰
 

  27年的时间里

  童增从未因索赔拿过一分钱

  反而一次次为受害者们无偿付出

  他以一己之力

  唤起了中日两国社会各界

  对中方二战受害者的关注

  扛起了为中国受害者追偿的大旗

  他是不折不扣的斗士
 

  千秋功过,后人评说

  即使受害者们一个个渐渐离世

  日本人曾经犯下的罪行

  我们不会忘记

  中国不会忘记

  历史不会忘记

  让我们为敢于翻开历史伤疤的

  和平战士加油!
 

  童增:日本政府必须承认侵华罪行 像三菱一样谢罪

  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中国民间对日索赔之路已经走了20多年,20多年的历程,可谓举步维艰。2016年6月,在三菱劳工诉讼案中,日本三菱公司正式向二战中国受害劳工谢罪,这被视作一次“里程碑”式的突破。不过,在被称为“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第一人”的童增看来,日本政府也应像三菱一样谢罪。

  资料图:童增展示“万封信件”。

  万封信铁证侵华日军罪行

  20日下午,由美国新泽西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组织,来自美国、加拿大等社会各界的17名人士来到北京,会见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会长童增,听他讲述20多年的中国民间对日索赔之路。

  1990年,童增撰写了文章《中国要求日本受害赔偿刻不容缓》,一石激起千层浪。从那年开始,他陆续收到上万封支持者的来信,这里面大多数是日本侵华战争的受害者及其家属。也是从那时,“马拉松式”的中国民间对日索赔之路就此开启。

  2014年,美国爱国华侨牵头,童增的对日索赔联合会团队对这些原始信件进行扫描和数字化,美国华侨基金会出资建立了一个公共网站,网站的名称为“一万个正义的呼声——童增书简”。

  牵头人之一、美国新泽西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会长曹赞文今年已经75岁,他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透露,2014年初,他们听说童增有很多中国二战受害者的来信,并一直希望日本政府能承认罪行并道歉。

  “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情况没有好转,所以我们致电给童增,想跟他一同合作,将这些手写的信发布到网上做成一个网站,哪怕他的办公室着火了,或者信被偷了,这些信息仍然可以被全世界看到,不单是中文,还有英语版。”曹赞文说。

  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会长童增。

  “日本政府应像三菱一样谢罪”

  近年来,日本政府在历史问题上屡开倒车,日本政坛的右倾化牵动着国际社会的敏感神经。

  2014年,当童增向媒体公开万封信件后,他曾说,日本政府和政客对待侵略历史的傲慢态度,让二战中的东方受害者遭到二次伤害。

  2016年6月,日本三菱公司正式向中国被掳劳工“谢罪”。据公开报道,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大约有4万中国人被强行抓掳到日本,在矿山、码头、建筑工地从事重体力劳动,受到了非人的待遇和残酷的折磨,其中被三菱奴役的受害者多达三千余人。

  童增对此表示,“日本政府必须承认侵华罪行,向中国受害者谢罪,像三菱一样谢罪,中国人就会伸出友好之手。中日友好是我们所追求的,这有助于世界和平。”

  今年是“七七事变”80周年,也是南京大屠杀惨案80周年,如今,当年的战争受害者逐渐离世,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诉讼逐渐成为一场场“原告越来越少的官司”。

  尽管一些受害者明确表态,希望一代又一代人去追求公正,但童增认为,应该是由他们这一代人去解决问题,不要留给后代。

  爱国华侨曹赞文。

  向世界揭开二战亚洲战场史实

  三菱公司的“谢罪”,以及“童增书简”网站的上线,使全世界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二战对中国乃至亚洲的影响。

  据曹赞文介绍,此番从美国、加拿大来华的17名人士,大概一半是教师,一半是其他职业者,其中有拍摄纪录片的,也有研究历史的学者。近日,他们在中国探访了侵华日军细菌战衢州展览馆、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等,与当地的二战受害者及家属进行了交流。

  “旅居海外的华人不一定了解二战时亚洲发生了什么,美国人也不了解,因为有美国的历史老师说过,虽然他们是教世界史的,但几乎不教学生这些。”曹赞文告诉中新网记者,这样的考察团他们已经开展很多次了,其中有些来访者就是编写当地教材的老师,他们回到美国后,把在中国了解到的史实补充进他们的教材。

  曹赞文说,“亲身经历过的事情,与受害者交谈过的事情,和看书看到的内容总是不一样的。”

  来自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高中教师关湘珠就通过此次探访,与北京一名二战中的被掳劳工交换了家庭住址,期望日后能继续保持联络。

  “他让我想起了我的爷爷。”关湘珠告诉中新网记者。关湘珠的爷爷是韩国人,二战期间,曾被日本侵略者从朝鲜半岛抓到中国来打仗。

  关湘珠感慨说,“我期望每个幸存者的故事都能让全世界知道,真希望我也能听到我的爷爷讲述他们那代人的历史。”
 

上一篇:2015年“抗战胜利70周年专家谈”⑾:从习总书记讲话中读懂和平要义
下一篇:惨烈无比的衡阳保卫战亲历者----抗战老兵卢庆贻回忆录

责任编辑:李一菲
最后更新:2017-10-27 12:00:23

专家论坛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