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时中国辽宁抗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沈阳抗战记忆:爷爷们的故事

添加时间:2017-10-12 16:24:25 来源:华夏经纬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我的老家在辽宁北部,距离县城五十多公里、距离省城一百五十多公里,是一个偏僻、闭塞的小村庄,十六岁时我离开了那里。老家,在我的记忆里,几乎是静止不变的,尤如受到损伤的末梢神经,总是外界变化最后影响到的区域。

  小时候的农村,除过年之外,几乎没有什么休闲娱乐,走街串巷、闲话家常,是大人们打发闲暇的主要方式,而听大人们聊天,就是小孩子们了解成人世界、增加乐趣的主要途径。从大人们零零散散的闲谈中,我知道了爷爷们过去的艰难生活经历。

  祖爷爷家是个典型的贫农家庭,生有四个儿子,我的亲爷爷排行第三,贫穷始终陪伴着这个家庭,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攒彩礼、聘新人、养活新生孩童,是兄弟四人必须面对的大难题。日本占领统治东北期间,他们的生活就更加艰辛,想尽办法谋生存,他们的人生充斥着亡国奴的烙印。

  大爷爷年轻时的一段经历相当传奇。他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娶妻生子后,寻找各种能够赚钱的机会。有自称黑龙江的人来老家招募伐木工人,说有很好的待遇,他就义无反顾地跟随而去了。终于到了目的地大兴安岭,大爷爷才明白,这根本不是什么能赚钱的工作,而是被骗来为日本人做劳工、出苦力的,伐木是为了给日本人修建军事工事。做伐木工的两年多,简直就是恶梦,住漏风的破房子,吃不上饱饭,缺吃少穿的冬天特别难熬,几乎没有什么工资收入,房子四周是带铁丝网的高墙,几条凶恶的大狗跟随管理人员巡视。恶劣的环境,高强度的劳动,死人的事情比较常见,日本人的处理方法很简单,直接把死人扔到高墙外。

  大爷爷不想命丧大兴安岭,寻找机会逃跑。一次意外受伤后,大爷爷实在干不动重活了,加上日本人对老实的他比较放心,就让他跟随管理人员外出采买日常必需品。每次去买粮食时,他都有计划地偷点米存放起来,后来又偷了火柴、一口破锅和一个日本钢锯,还找到了一个可以信赖的、也有逃跑想法的伙伴。在一个寒冷的冬日,他们在一段隐蔽的墙上挖出了洞,深夜逃离。两人在无际的森林里拼命地跑,饿急了用雪水做饭,就怕被抓回去。几天后,他们终于逃出了森林,到了一个火车站,用唯一比较值钱的日本钢锯去贿赂工作人员,爬上了火车,九死一生地回到老家。大爷爷的脚在逃跑时冻坏了,掉了两个脚趾,走起路一瘸一拐,所以他的残脚从不外露。因为丈夫两年多时间的音信皆无,大奶奶的身体状况变得很糟糕,不到四十岁的年纪就早早离世了。经历了种种厄运的大爷爷,再没有离开过老家。

  二爷爷是个能说会道、情商很高的人,为了生活,他去过许多地方,做过许多工作,其中之一就是在日本人的军马场中做饲养员。军马场在通辽,日本人担心有人蓄意破坏,所以对饲养员的挑选、任用、管理都特别严格。饲养员必须按照规章细则喂养、放牧马匹,一旦违背就会遭受责罚,而且在放马之余,饲养员还要割草、晾晒,以备不时之需。二爷爷很会察言观色,善于处理人际关系,在饲养场也没遭什么罪,最后还能够平安回家。在过去的农村,二爷爷算是见多识广的人,这种见识对他的子女们有很好的影响,除了最小的儿子留在了农村生活,其他子女都成了有工作的城里人,他的长子甚至成了村里第一个出去读大学的人。

  我的爷爷是个聪明、倔强、固执的人,他喜欢也享受农村生活,几乎没离开过老家,偶尔出趟门,去过的最远地方也就是邻近县城。爷爷读过三年小学,认识的汉字数量不多,却会说些常见的日语词汇。当时的东北,不光是爷爷那样的孩童必须学日语,成年人也要学一些必要的日常用语,这是为保证与日本人交流沟通的需要。日本人的足迹几乎无处不在,如老家般偏远的地方,也能偶尔看到日本人的身影,每当见到穿和服的日本妇人和儿童时,村里人都能议论好几天,因为当时的农村实在没有什么乐趣可言。

  爷爷曾经给地主家放过牛羊,长大后,拜师学会了木匠手艺,他人聪明、肯吃苦,他的木工活在周边地区很被认可欢迎。爷爷在农活之外,做木匠活计也有了些额外收入,这样,他的小家庭日子还说得过去。

  四爷爷是兄弟中读书最多的一个,是日语水平最高的一个,也是唯一脱离农村生活的一个。

  虽然爷爷体验经历了日本殖民统治的14年,但他只是一个生活在偏远地区的农民,对很多事情并没有深刻的理解,甚至他都没意识到周边有无抗日力量的存在。而我因为学了历史专业,对过去的历史,也就持有着更多的理性分析判断。

  当时的东北地区,不再属于中华民国,而是一个叫“满洲国”的“独立”区域,是个亲日的汉奸傀儡政权。

  政治上,日本人是高高在上的征服者,汉奸特务狐假虎威、横行霸道,老百姓被要求做服从的顺民,见到日本兵要让路甚至鞠躬行礼,“反满抗日”的言论是被禁止的,一旦被发现,那将大祸临头,被当成“思想犯”处罚。

  经济上,日本人虽然投资发展了矿业、运输、机械加工等工业部门,使东北的工业生产能力在中国首屈一指,但这绝不是为发展中国经济,而是在执行“适地适产主义”政策,将东北经济纳入日本的战时经济体系之中,为日本国家利益服务。农民连种地的自由都没有,要按日本人的需求耕种,大部分农产品必须低价上交,辛苦耕作后却所剩无几,不遵守的农民要当作“经济犯”论处。在黑龙江的一些地区,不少中国人的土地被日本人强占,交给开拓团使用所有。

  教育方面的变化最大,缩短中学学制,增加小学学制,中文与日文双语教学,日语被定为国语,中国的语言被定为汉语,开设日满亲善课(相当于政治课),学生要向日本天皇像行礼,唱歌颂中日提携的歌曲。这实质上是一种同化教育,就为麻痹消磨中国人的民族意识、反抗意识,增加对“伪满洲国”的国家认同。

  近代中国因落后、贫弱而饱受欺凌,1945年,中国以牺牲3500万人口的巨大代价,终于迎来了抗战的最终胜利,东北人民也彻底摆脱了亡国奴的恶梦。新中国成立后,像我爷爷一样的淳朴农民们,终于可以昂首挺胸地生活了,尽管日子还不富裕,但心灵解放、心情舒畅。

  爷爷那个时代人们所经历的苦难,已经永远地成为了历史。今天的中国,无论是国家实力影响力,还是民众的生活水平,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把爷爷们的故事说给现在的小孩子们听,他们既无法想象,也很难理解。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我们牢记抗战历史,并不是为了延续仇恨,而是要以史为鉴、面向未来,凝聚传承民族精神和民族气质,勤勉工作,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努力奋斗。

上一篇:东北第一个红色政权——“四平乡政府”
下一篇:从疯狂到灭亡的历史见证——沈阳古城抗战记忆

责任编辑:李少通
最后更新:2017-10-12 16:25:19

辽宁抗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