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时中国辽宁抗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中国地

添加时间:2017-10-12 15:14:35 来源:华夏经纬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朝阳县当时属热河省管辖,和周边几个县通称热东地区。当时的朝阳县辖境,包括现朝阳市区、朝阳县、北票市及阜新县的一小部分,被称为热河省首县。

  朝阳历史悠久,有光荣的革命传统,所以有“九反朝阳” 的美誉,被清朝官府、民国军阀政府乃至日伪当局视为“民风刁顽” 之地。这里民国时是匪患重灾区,为护身保家,许多农家都有武器,但大都是火铳、土枪之类,只有少数大户和有钱人家才拥有被称之为快枪的现代枪支。为抵御匪患,一些地方的头面人物出面组织起当地的自卫武装组织,如清乡会、联庄会、自卫团、自卫队、护庄队等等,以保境安民。当时的朝阳,地方武装林立,虽名称各异,但宗旨大体相同。

  正因为有着这种光荣传统和坚实基础,因此当“九一八”事变消息传来,战火虽尚未殃及家门,朝阳地区的各类武装,便纷纷揭竿而起投入到抗日救亡的洪流中,“王老凿” 也当仁不让地举起抗日义旗。

  1932年,日寇已完成对辽吉黑三省主要城镇的占领,正积极谋划侵占热河省。朝阳县的邻县义县和锦西县均驻有许多日伪军,他们经常派小股部队进入朝阳县境内刺探情报和进行骚扰。1932年6月21日,日军又派出以小头目伊滕柯十次为首的31人小部队从锦西县进入朝阳县境内,当行至常在营子附近的二车户沟村时,与王震领导的抗日义勇军遭遇。一场激战击毙伊滕等23名日军官兵,义勇军也付出重大伤亡代价,剩余8名日军向锦西县境逃窜。王文福三弟王文祥闻讯带领几名弟兄,在朝阳县与锦西县交界处的曹杖子村后山伏击了日军,又击毙了2名日军,只剩下6名日军逃回锦西。此役,是“王老凿” 所部展开抗日斗争的开始。

  这一仗日本鬼子吃了大亏,便怀恨在心。因此日军侵占朝阳后,于1933年11月制造了血腥的“二车户沟惨案”, 一次屠杀全村59名青壮年男人,使全村成为名副其实的孤寡村。

  1933年2月,日军发动侵热战役,24日占领北票,25日占领朝阳城。以汤玉麟为首的东北军,虽也貌似抵抗,但一接战便败退下来。各路义勇军虽浴血苦战,但挡不住日军的强大攻势,难以挽回败局。日军长趋直入,3月4日,仅以128名骑兵便侵占了热河省会承德市。

  日军占领朝阳后,部分义勇军随东北军撤退了,但朝阳境内的刘振东、王震、栾天林等义勇军领导人仍率部喋血转战在敌人心脏,创造了气壮山河的英雄业迹。

  “王老凿” 退守石明信沟,采取另类的抗日行动。他闭沟不出,从不主动出击敌人,但坚决拒绝一切形式的日伪统治。为防备日伪军来犯,沟内昼夜设人站岗放哨。日伪当局的一切法律政令,“王老凿” 视之如粪土,这使日伪当局十分恼火。但占领初期日军忙于攻打游动的义勇军队伍,尚无暇顾及石明信沟。从1934年起,日伪当局开始出重拳、下毒手,把清剿石明信沟列为重点。

  从此,日伪军与“王老凿”的队伍,小仗年年打,各有伤亡。“王老凿”的战略是利用山高、林深、沟险的自然优势采取守势。平时青壮年从事农业劳动,都把枪支放在地头上,亦农亦兵随时备战。敌人来犯,兵力不多,便兵戎相见;重兵来犯,便率全沟民众退入深山老林,以避敌锋。敌人撤走,再下山重建家园。就这样,王老凿带领民众与日伪统治者顽强奋战了14年。从1934年至1945年间,日伪当局曾五次调集重兵大规模进剿石明信沟,每次都占领沟内的大部分,大肆抢掠烧杀。但日伪军进深山追剿 ,施展不开,又恐中了埋伏,在此派重兵常驻也得不偿失。因此每次进剿在沟内烧杀几日后,便不得不撤走,始终未能征服“王老凿”,未能征服这块“中国地”。所以,连日本关东军都惊称这片土地为“中国地”。

上一篇:寻张学良旧部、国军高级将领刘桂五殉难地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李少通

辽宁抗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