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时中国辽宁抗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大连:40年屈辱的日本殖民地生活

添加时间:2017-10-12 14:21:38 来源:辽宁日报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大连:40年屈辱的日本殖民地生活

  9月12日,在旅顺日俄监狱旧址博物馆,一位不知名的参观者在当年监狱的暗牢外放上了一束菊花。

  大连市旅顺口区,自建港4年,即遭劫难,甲午年沦陷于日军之手。

  1897年,复为沙俄租借;1905年,再度被日本占领,并由沙俄转租给日本。直到1954年,苏军全部撤退,并于1955年,中苏两国海军代表分别在《辽东半岛协议地区海军防务交接证书》上签字,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式接管旅大地区陆海空三军防务,才真正重回中国人民手中。其多灾多难的命运,今日想起,犹自心恸。

  日俄战争期间,1905年1月11日,列宁曾针对日军攻占旅顺发表《旅顺口的陷落》一文。列宁在文中说:“对日本人来说,战争的主要目的已经达到。进步的先进的亚洲给予落后的反动的欧洲以不可挽救的打击。10年以前,以俄国为首的这个反动的欧洲,曾因中国败于年轻的日本而感到不安,并为了从日本手中抢走最好的胜利果实而联合起来。欧洲一直保护着旧世界已经确立的关系和特权,维护着它的优惠的权利,即几世纪以来一直被视为天经地义的剥削亚洲各国人民的权利。日本夺回旅顺口是对整个反动欧洲的一个打击。”

  自欧洲、旧世界、新世界以及日本、新秩序这样的视角,我们可以清晰地观瞻大局,而令人痛苦的是,这样的观瞻,怪异地导致了中国的缺席,在所谓新世界或者旧世界的范围内,人们似乎看不见中国在哪里。原因在于,当列强环伺,古老的中华帝国所拥有的观瞻世界的角度是独特的,其视野并不与列强重叠。当这些不同的视角体现着不同的国家利益时,独我们的国家利益不与其并列,而存在于所有那些利益的枝杈与节点,存在于边缘,存在于阴影中。日俄所争,乃日俄在中国所欲野蛮获得的利益,而非中国自己所应具有的利益;甚至在这之后,若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中国的利益依然是强权所欲巧取豪夺的对象。

  甲午战争之后,三国干涉还辽,俄国是以“还辽功臣”自居而肆无忌惮地攫取其野蛮利益的,而日俄战争之后,日本人再次以这样的“功臣”面貌出现,谋划以此为出发点,长期而有步骤地攫取其野蛮利益。所以,当日本军国主义分子欲借此良机,加速推进对中国东北的占领时,日本政府中的侵华稳健派重臣公开向军方发难。比如时任朝鲜统监的伊藤博文于1906年5月22日召开的“满洲问题协议会”上说:“对中国居领导地位,结彼上下之欢心,使彼等益加依赖我,乃我向来对华基本政策,然战后我违背此项政策,无视《东北三省事宜条约》之规定,使中国上下渐疑我诚意,不仅辜负以巨大牺牲为中国收回满洲之善意,而帝国反成为中国之怨府。”随后,在儿玉源太郎提出将满洲主权委于军方某一强人之手并统一指挥一切时,伊藤博文予以反驳,认为儿玉源太郎对日本在满洲的地位有着根本的误解,满洲绝非日本属地,故绝无实施主权之理,满洲的行政责任宜由中国承担。伊藤博文甚至认为:“现在日本政府所采取的策略,无非是与日俄战争期间同情日本并提供军费给日本的友好国家疏远,这是自杀的政策。”

  稳健派的态度是以逐渐渗透的方式行事,军方强硬派的态度是趁战胜俄国之大好时机,以直接而强硬的方式行事,抛开此后事态的发展导致强硬派不断得势这一节,其行事目的是一致的,不曾有丝毫更改,即日本必须强力推行其“大陆政策”:“惟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惟欲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占领“满蒙”,旅大地区是其坚实的根据地。所以日俄战争之后,日本随即成立了关东总督府,组建了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和关东军,三者一体,有步骤地对中国东北地区实施政治压迫、经济掠夺以及军事威胁。

上一篇:盘点日本侵华战争中所制造的惨案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李少通

辽宁抗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