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时中国辽宁抗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用一场公理正义的大审判永久纪念

添加时间:2017-10-12 14:16:43 来源:辽宁日报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用一场公理正义的大审判永久纪念

  在抚顺结束采访的第二天,记者来到沈阳审判日本战犯特别军事法庭旧址陈列馆。站在当年的审判席前,看到头顶大屏幕上播放着的当年审判时的影像资料片,顿时有一种时空穿梭之感。

  沈阳审判日本战犯特别军事法庭旧址陈列馆于今年5月18日开馆,经过重新修缮的陈列馆掀去了它“北陵电影院”的外衣,恢复了本来身份,一时间引来不少群众前来参观。

  36名日本战犯在沈阳审判

  在陈列馆的墙壁上,写着这样一段话:“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于1956年6月9日至7月20日,分别在沈阳、太原两地对45名在押的日本战犯进行了审判,其中在沈阳审判的有36名。”

  “开放军事法庭陈列馆的目的一是教育国人,勿忘国耻、牢记历史;二是公开史实,警惕日本军国主义复活。”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馆长井晓光说。

  为了审判日本战犯,1954年1月,中央从检察、公安、中联部等系统抽调了350多人,组成侦讯队伍开展侦讯工作。周恩来对战犯审判专门指示:“对日本战犯的处理,不判处一个死刑,也不判处一个无期徒刑,判有期徒刑的也要极少数。起诉书要把基本罪行搞清楚,罪行确凿后才能起诉。”最终只对45人进行了起诉,所有被告人均配备律师。

  1956年6月9日,沈阳特别军事法庭开庭,第一个受审的是藤田茂,26人出庭作证。他后来在回忆录中写道:“审判长问我:被告对于证人的指控怎么想?我觉得无懈可击,便说:完全属实,我的确做了对不起中国人民的事。”

  出人意料的是,藤田茂只判了18年,折去在苏联、中国关押的11年,刑期只剩7年。全部45名战犯中,刑期最低的8年,最高的20年。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宽大再一次触动了这些战犯的灵魂。罪行累累的铃木启久获刑20年,他在最后陈述时痛哭:“我表示衷心谢罪……我将牢牢记住中国人民对我的宽大待遇。我坚决保证要彻底改正自己过去的错误,重新做人。”

  有学者评论道:在此前的东京审判上,28名日本甲级战犯百般抵赖,企图逃脱法律的严惩。中国法庭上则出现罕见的情景,所有战犯无一否认罪行,无一要求赦免,相反都是痛哭流涕,鞠躬或下跪向中国人民请求严惩。战犯和所有人异口同声地揭露日本帝国主义的暴行,这在国际审判史上绝无先例。

  事实就是事实,公理就是公理。这场发生在沈阳的国家审判,是新中国政府依照国际法,彰显国家主权,在不受外来因素干扰下,所进行的真正体现中国人民意志和愿望的正义审判,它的结果也将永载史册。

  一些难以忘却的纪念

  审判之后,被判刑的战犯被集中到抚顺战犯管理所服刑改造,这里从此改称抚顺战犯监狱。到1964年3月,最后3名战犯被提前释放,他们在辽宁关押改造的时间总共有14年,与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时间一致。

  从对日侨的遣返,到对战犯的接收、教育改造、审判并服刑。在辽宁这片土地上,上演了一出出充满人道主义关怀和事关公理正义的历史大戏,辽宁人用自己的隐忍与付出将中国抗日战争引向了它应该走向的真正终点。很多归国的日侨和战犯都把辽宁当成自己的“再生之地”。

  日本战犯在归国后马上成立了“中国归还者联络会”,在沈阳特别军事法庭认罪的藤田茂当选为“中归联”会长,余生为中日友好事业奔走,去世时仍穿着当年周恩来送他的那件中山装。

  张恺新告诉记者,“近年来归国日侨与葫芦岛之间互访不断,2006年在大遣返60周年之际,我们还举行了隆重的纪念活动,让这座人道主义丰碑在葫芦岛、在辽宁一代代继承发扬下去。” 所有这一切努力的目的,就像习近平主席所说,坚决捍卫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坚决维护战后国际秩序,决不允许否认和歪曲侵略历史,决不允许军国主义卷土重来,决不允许历史悲剧重演。

  9月11日,在采访间歇,记者来到葫芦岛龙湾公园,在一处小河边见到了静静矗立在那里的一块石碑,上面只刻有一个大大的“恩”字,经风雨洗刷略显斑驳。午后的阳光透过旁边4株银杏树叶子打在石碑上,树影婆娑,仿佛在述说一段尘封的故事,故事里饱含了日侨佐佐木宗春两次寻访救命恩人而不得的敬意与感伤。不远处,一场群众广场歌舞正在上演,歌声缥缈直上云霄。

上一篇:灰色历史:东北为啥会有发动918事变的关东军
下一篇:用一段充满奇迹的归乡路洗涤灵魂

责任编辑:李少通
最后更新:2017-10-12 14:27:10

辽宁抗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