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时中国云南抗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邳县阻击战

添加时间:2017-10-12 10:45:17 来源:趣历史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邳县阻击战,滇军27天歼灭万余日军。军长:卢汉。滇军在禹王山作战的滇军将士们(照片现存于云南省昭通市博物馆)。徐州是苏鲁豫皖四省要冲之地,津浦、陇海铁路之枢纽,1937年底,南京、济南沦陷后,

  日军集结24万兵力南北夹击我60万重兵把守的徐州。整场战役历时近半年,史称“徐州会战”,著名的台儿庄大战就发生在徐州会战中。

  日军在经历台儿庄的惨败后,于1938年4月下旬重新调整部署,转而进攻邳县地区。在这里,他们遭到抗日名将卢汉指挥的4万滇军将士的顽强阻击。

  初战不利,4万滇军千里驰援今天的邳州市,就是当年的邳县,它位于徐州主城的东北方向,紧邻山东。1938年4月18日,日军第10集团军兵分三路从山东南下。4月20日,日军第10集团军坂本支队主力已向邳县四户镇、大岗子方向攻击推进。22日,依靠飞机轰炸、火炮掩护、坦克开路的惯用战法,日军突破张庄阵地,进入泥滩地区,中国守军主力退守邳县北郊的东黄石山、艾山、连防山之线。

  再往后退,徐州东北防线就要出现缺口,将不可收拾。军情紧急,滇军第60军4万余将士,从武汉昼夜兼程火速赶赴邳县战场,在邢家楼、蒲汪、东庄地区集结,作为第二线部队待命,准备随时替换前线疲惫守军,立即投入战场。

  滇军第60军下辖3个师,4万余人,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时任第5军军长的杜聿明曾说:“抗日战争时我曾遇到云南部队,觉得‘中央军’同这支‘云南军’比较起来,军容上似有逊色。”军长卢汉到达邳县探得前线真实情况后,心情有些复杂,既担心又坚定。担心的是在日军机械化、立体化战斗模式下,这些年轻后生能否扛得住、顶得住;坚定的是为国而战是他们的信仰。

  惨烈遭遇战,背着兄弟骨灰与日寇白刃

  4月22日,一个短暂宁静的清晨,4万滇军将士急行军向前线集结。在这安静得让人不安的清晨隐伏着巨大杀机。由于前线其他部队继续后撤,本来作为预备队的滇军,面前已经形成真空,随时可能与敌人不期而遇。与此同时,日军第10军团以步兵两个联队约5000人,炮30余门、坦克20余辆从滇军正面冲来。即将发生的遭遇战注定惨烈。

  战斗打响了,滇军第183师与日军遭遇于陈瓦房、邢家楼、五圣堂一带,183师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很多将士还没反应过来,日军的坦克已经冲了过来,狭路相逢勇者胜,滇军没有被吓倒,稳住之后立即与日军展开激烈战斗,反复冲杀,形成犬牙交错的局面。该师1081团2营营长尹国华在陈瓦房率领全营官兵与日军展开白刃搏杀,全营500多人,最后仅生还1人。542旅旅长陈钟书在邢家楼和五圣堂率领全旅冲入敌阵,挥刀砍杀,最后被日军骑兵射中头部,壮烈牺牲。1084团死伤过半,1连连长赵克阵亡后,其堂兄6连连长赵继昌将弟弟骨灰装在布袋里背在身上,继续作战,最后身负重伤。

  与此同时,滇军第182师坚守蒲汪、辛庄,23日,日军开始进攻,炮火猛轰,坦克配合步兵冲锋,并在久攻不下后投掷燃烧弹、毒气弹,日军数度冲锋均被打退,阵地前遗尸累累,生还无几。1079团一个重机枪阵地到傍晚只剩下一个机枪手,团长杨炳麟负伤后,继任团长又英勇殉国。1080团团长龙云阶夜间率队增援,与日军相遇,短兵相接,黑暗中被日军刺死。经过六个昼夜激战,182师歼灭大量日军,全师伤亡过半。

  坚守禹王山,钳制日寇近一个月禹王山位于邳县戴庄境内,是整个邳县地区制高点,并与台儿庄遥相呼应,战略位置十分重要。27日,滇军184师师长张冲率部扼守禹王山阵地。张冲师长把师指挥所设在禹王山西南坡上,表示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日军对禹王山志在必得,飞机轰炸,炮击,坦克、步兵联合进攻,包抄迂回,一股被击败了,另一股又继续进犯。第184师官兵奋力反击,工事随毁随修,不断向山顶投入预备队,补充的新兵连,前后总兵力450人,伤亡310人。184师坚守禹王山阵地直至5月18日。战前的禹王山主峰原来高126米,战斗中被炮火削减到124米。184师就阵亡官兵3568人、伤1152人。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们成功阻击了日军两个甲等机械化师团及伪军共5万多人的进攻,将其紧紧地拴在了禹王山下。

  在整个邳县阻击战中,滇军伤亡13000多人,共歼灭日军12000多人,同时,滇军保存了主力,撤出战斗到运河南休整。

上一篇:滇军抗战纪实:滇军抗战经历和滇军参加的战斗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张波

云南抗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