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时中国综合资料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张家口:中国军队在抗战中最早收复的省会城市

添加时间:2017-10-12 09:54:51 来源:趣历史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8月24日,苏军库兹涅佐夫上校驱车从张北来到张家口,向平北军队表示祝贺,段苏权陪同巡视了张家口。张家口是八路军依靠自己的力量从日伪手中解放的第一座省会城市。

  “活北京”、“北京活化石”、中国“申遗第一人”……这些是研究了大半辈子北京历史地理的侯仁之所获的赞誉。他倾毕生精力,研究解决了北京城市起源、城址转移、城市发展等问题,对北京旧城改造、城市规划及建设作出重要贡献。而他与北京城的渊源还不止于此,时光将我们带回七八十年前的那段峥嵘岁月。

  买鸡请客收编土匪

  (一)

  1940年春,在延安马列学院的学习刚结束不久,段苏权又踏上了前往萧克领导的冀热察挺进军参加战斗的征程。在宛平县野三坡的山南村,段苏权向萧克报到,准备率部挺进平北。临行前,萧克拉着他的手说:“你这次是钻到铁扇公主的肚子里,可要闹他个天翻地覆啊!”

  段苏权到达平北后,遵照挺进军制定的“隐蔽发展,不过分刺激敌人”的斗争方针,决定加强统战工作以打开局面。各部队派出大量干部组织地方工作团,联络各地联庄会(平北地主武装力量),收集民间枪支,组织抗日武装。段苏权再三强调,对当地武装的争取不可强逼硬来,必须有步骤进行,要通过耐心细致的政治说服和动员工作。

  当时有支“水字杆”土匪,领头的叫袁水,是丰宁县人,因不堪忍受恶霸地主欺压才上山为匪。这人虽为土匪,但很有正义感和民族气节,在自己的“水字杆”定下三条纪律:一不许奸淫妇女,胡作非为;二不许祸害百姓;三不许绑票,要打日本,打据点,抓汉奸。段苏权从平北10团团长白乙化那里了解到这个情况,决定会一会袁水。

  见面那天,袁水头戴小瓜帽,身穿布褂子,腰里别着驳壳枪,走起路来晃悠悠。段苏权心想:他们在山里随便惯了,有点“油条”习气在所难免。他没有以貌取人,而是迎上前去,把对方让进屋,一阵寒暄,以礼相待。段苏权对袁水详细讲解了共产党和八路军的抗日主张与政策,并真诚邀请袁水与八路军共同抗日,保家卫国。随后,还挽留袁水吃了晚饭,在当时部队艰苦的条件下特意为他买了一只鸡。袁水对此甚为感动,回去后跟自己的弟兄们说:“我乍见到八路军,心里很不踏实。可是这次见到段主任,他身上不带枪,说话也很和气,一点架子也没有,咱们也就放心了。”

  段苏权与袁水的这次会面场景和袁水的话传了出去,在平北产生了很大影响。各地联庄会的头领和土匪头目对段苏权本人、对八路军都产生了好感。延庆的姬永明带着联庄会的7挺轻机枪、100多支步枪和上万发子弹加入抗日队伍,编为龙(关)延(庆)怀(来)联合县游击大队(后又整编为平北游击支队一大队)。此后,延庆县自卫团团长张华,赤城县联庄会头目岳国良、李恩也相继响应八路军的号召,率队加入到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连土匪头子李秉元也带着队伍下山,被整编到平北游击支队七中队。这样一来,平北游击支队短时间内从几百人一下子增加到了一千多人。

  组建骑兵反击“扫荡”

  (二)

  1941年,在百团大战中吃尽苦头的侵华日军,集中兵力对华北各抗日根据地开始了全面大“扫荡”,刚刚开辟的平北抗日根据地首当其冲。

  5月中旬,在取得春季反“扫荡”斗争阶段胜利基础上,段苏权率领平北军分区指挥机关和平北游击队,跳出敌人的“扫荡”圈,越过长城,准备攻打独石口日伪据点。在休息做饭时,他从当地干部口中得知独石口日伪据点防守严密,而崇礼境内的狮子沟伪警察据点防守松懈,便立即决定改变计划,率队奔袭狮子沟。第二天黎明战斗打响,用了两个多小时,击毙日本指挥官渡边,端掉了据点,俘虏了伪警察署长在内的30多人,缴获机枪1挺、步枪30多支、战马40多匹。

  回到中心区后,段苏权用缴获的马匹和枪支,组建起了平北军分区第一支骑兵部队——平北游击支队骑兵队。

  段苏权对骑兵队的成长倾注了极大的关心,部队不断壮大,到年底,成为骑兵大队,是开辟坝上草原根据地的主要武装力量。1942年5月,段苏权到毛东庙去看望骑兵大队时,得知日伪骑兵由3辆装甲车开路,从宝源县城向附近8团驻地炮台营子开去。段苏权亲率骑兵大队立即前去引开敌人的装甲车,减轻8团的压力。骑兵在草原上虽有一定战斗力,但与装甲车比起来却毫无优势可言。骑兵大队为了牵制住敌军,边打边往南边山地撤,一路厮杀了一个多小时,才进到五十多里远的一个坡度较大的山地,摆脱了装甲车的纠缠。天黑了,段苏权担心着8团的安危,不顾一天战斗的疲劳带着骑兵大队连夜寻找,终于在第二天清晨与8团会合。两军会合不久,日伪装甲车和骑兵又来了。段苏权指挥两支部队协同作战,骑兵负责对付装甲车,步兵对付敌人的骑兵。这次战斗从清晨打到黄昏,他们始终没让敌人占据上风。对方见不好对付,便悻悻而退。最终,日伪军在“扫荡”了28天毫无所获后不得不草草收场。

  攻坚克难反攻胜利

  (三)

  日军的反复“扫荡”使平北根据地陷入极端困难中。1943年2月,中共北方分局作出《关于三年来平北工作总结的决定》,将平北划分为两块,成立平西地委领导下的平北地分委和平北支队,由段苏权担任平北地分委书记兼支队政委。段苏权领导军民进行村政权改造、广泛开展政治思想工作,扭转“重军事、轻政治”的倾向,开展“以革命的政治优势对付反革命的政治攻势”斗争,打击和瓦解敌伪,使平北军民在各项斗争中逐步赢得主动权。经过一年的艰苦斗争,平北抗日根据地不但收复了1942年失去的地区,还新开辟了两个地区,恢复与再建政权415个,新开辟村庄273个,完全扭转了斗争的被动局面。

  深秋的夜晚,年仅27岁的段苏权静静坐在办公桌前,认真翻阅着来自前线的喜讯和北方局发来的贺电。经过几年的艰苦历练,他已更加成熟和稳健。这时的他,除了高兴,更多的是冷静的思索:日寇还在疯狂肆虐,战争并未结束。他起身走到军用地图前,又布下了下一步战斗的棋局。很快,猴儿山战斗、南梁战斗、拔除三岔口据点、光复崇礼……一场场胜利接连而来。段苏权和平北干部、军民一起迎接大反攻的到来。

  1945年8月12日,正在指挥部队围攻赤城的段苏权,接到冀察军区转来聂荣臻、萧克、刘澜涛等首长从延安发来的联名电报,说苏蒙联军可能直取张家口,要求平北军分区察蒙骑兵沿库伦大道与苏蒙联军联络,同时做好进攻张家口的准备。这是个激动人心的消息!

  由于起初与苏军接洽不太顺利,8月20日清晨,平北部队单独打响了收复张家口的第一次战斗。10团和40团英勇战斗,很快控制了张家口市区清水河以东地区,占领了榆林机场、火车站。21日,段苏权接到詹大南的电报说苏蒙联军在狼窝沟进攻受阻,要求按原计划行动。第二天,收复张家口的战斗再次打响。由上午激战至下午7时,战斗进入胶着状态,段苏权下达全体撤退命令,大量日军趁机连夜逃离张家口。当晚,段苏权接到10团报告发现大批日军马匹和军用物品,推测是日军可能已全部撤走而遗弃下来的,便命令部队立即向张家口发起第三次攻击。果然,日军已基本全部撤离,张家口的伪军见大势已去,无心再战,举手投降。张家口胜利收复。

  8月24日,苏军库兹涅佐夫上校驱车从张北来到张家口,向平北军队表示祝贺,段苏权陪同巡视了张家口。张家口是八路军依靠自己的力量从日伪手中解放的第一座省会城市。

上一篇:中国抗战最伟大的“大撤退”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张波

综合资料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