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专题栏目新闻热点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一带一路”与世界治理的中国方案(四)

添加时间:2017-10-10 11:39:10 来源:张文木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帝国主义就是战争。美国经济金融化,由它带给世界的价值观的进步性也逐渐消失,它曾经追求的民主也异化为少数富豪的“民主”。美国为什么会发生“占领华尔街”运动?金融化导致两极分化现象从南方世界逆推至美国国内。一方是“朱门酒肉臭”,另一方是“路有冻死骨”,最后发展到极端,就爆发了“9·11”事件和“占领华尔街”运动。这说明美国金融资本已经无法再继续维持它的帝国统治了。如果没有另一个“苏联”——比如中国或欧洲——的垮台来挽救,那么作为帝国的美国的衰落是不可避免的。曾经的中国清王朝和印度的莫卧儿王朝的衰落挽救了处在危机中的英国和欧洲大陆资本主义国家,曾经的苏联衰落也挽救了处于危机中的美国。美国小布什总统上台时,美元指数已跌至低点,美国发动了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近20年的时间使美国陷进泥潭里不能自拔。由此,美国进入衰落。

  二战结束迄今,美国发展依靠两种资本。在尼克松之前依靠的是军工资本。两次世界大战都是军工资本获利,军工资本也因此不断坐大并反客为主。之后,为了保持自己的利润,它诱逼着美国必须继续打仗,先后发动了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表面上看是为了所谓的“遏制共产主义”,实则是为了满足美国军工资本的利润。美国垄断资产阶级——在今天就是华尔街财团——需要美国不断扩张,扩张可以带来军火贸易,而军火贸易的增长又反过来增加了它们影响政府的权力。

  1960年美国国家安全各部门雇用的人员达370万人。有关国家安全的各项主要开支共457亿美元,约占政府预算的58%,占国民生产总值的9%。1950年至1959年,美国全国企业扩大了76.5%,而国防部开支则增加了246.2%。美国最大的50家公司获得了全部主要军事合同的65%。1960年6月8日,毛泽东在看到这份材料后批示:“此件印发各同志,值得研究。美国为什么不愿意裁军呢?答案就在这里。这是资产阶级,特别是垄断资产阶级,需要一个庞大的军力和一个庞大的武器库。”[13]1973年6月5日,毛泽东告诉越南劳动党第一书记黎笋说,越南战争“花了1200亿美元,打了11年。一个不能讲越南话的美国兵,离开美国多少公里,跑到越南送死,那个能持久啊?其所以能打11年,就是军火商人拼命消耗那些B-52之类”[14]。

  当年美国总统罗斯福决定参与欧洲战争,他就是这么告诉美国军工资本家的。1939年1月31日,罗斯福在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协商会议上向下面在座的军工资本家及其代理人交底说:

  慕尼黑会议后,9月28日(原文如此,慕尼黑会议举行于9月29日——译者注)那天,英国人大为烦恼,他们受了惊吓,惊惶失措,派人来这里,确实定购了飞机。我不知道他们在此购买了多少飞机,然而我想是300-400架。

  法国人的政府制度是每天早晨早餐前更换内阁。法国人开始讨论,这时的想法是,只有上帝才知道他们将要购买多少飞机。这是一个极好的想法。我们说:“越多越好!来,快来!使我们的工厂能进行批量生产,好!”[15]

  越南战争拉动了美国的军工利润,但战争的负担却超出了美国的国力,让美国人民不堪重负。而结束战争的前提是不能让军工资本家亏损并以此换得垄断资本家的支持。为此,尼克松把军工美元移换石油美元。就这样,石油美元把金融资本拉了起来,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经济对美元的巨额需求使美国金融资本获得超额利润、迅速坐大并反客为主,成了美国的主宰。伊拉克战争失败后,石油美元从而金融资本一家独大的局面维持不下去了。可南方世界已被榨干,现在华尔街金融资本只有回吸自己所依赖的母体——美国——的血了。这样就出现了“占领华尔街”运动。为什么美国人要占领华尔街而不是白宫?因为华尔街的少数人掌握着金融资本,决定着美国的大小事务。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向华尔街金融资本开火,又把军工资本请了回来。但军工的市场主要是战场,这样美国的历史又回到20世纪50年代的逻辑,要打仗,不然就消化不了庞大的军工借款和投资。美国没有自己的国家银行[16]和企业,借来的钱如不见利润,资本家不干,这样,特朗普就要下台。目前只有世界性大战才能提供特朗普需要返还的利润,而美国又没有发动如此规模战争的能力,其他国家也不愿卷入战争。这样,特朗普任内最大的敌人并不是中国或俄国,而是和平。在当今世界,谁要与和平为敌,那几乎就是与人类为敌;与人类为敌的国家,在这个世界上就失去了道统。

  为什么中国的金融没有走上美国式的道路?这是因为中国有重实体轻流通即“重农轻商”的传统,更重要的是,我们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有党指挥枪的铁打原则和高效的民主集中的政治体制。美国衰落的教训告诉我们,以国有企业为主体的实体经济和以国家银行为主体的金融体制不能丢。一个国家没有自己的银行和企业,犹如一个人没有肾和血,仅靠体外输液,身体是支撑不了多久的。有国有企业向国家纳税,政府就有独立的税源。反之,依赖“纳税大户”,政府就依靠谁,没有自己独立的税源,政府就没有力量。印度、美国都吃了这方面的亏。另外,有税源,就有银行,这样银行也得掌握在政府手里。如果没有自己的企业即国有企业,就不会有独立的税源,再没有银行,那政府就得借钱,就得看资本家的眼色行事。美国就是这种情况,所以,它只能向华尔街借钱,其政策推行首先得征得华尔街的同意。与以往不同,这次特朗普借债的对象从以往金融资本家转向军工资本家。军工资本可以给美国带来就业,但保持就业的前提是军火销量,而只有大规模的战争才能拉动军火销量。现在美国军工资本家已迫不及待地需要战争,而且还是大规模的战争。可进入21世纪的美国人民已经打不动了,这就是今天美国的问题所在。美国在2000年的时候还是一个可以独步天下的国家,才十几年的时间,今天的美国已豪情不再。

  鉴于这样的历史教训,2017年4月19日,习近平在广西壮族自治区考察时强调:“一个国家一定要有一个正确的战略选择,中国这么一个大国,必须发展实业,做实体经济,不能够脱实向虚,我们还要继续推进工业现代化。”[17]经济上的脱实向虚是今天美国衰落的主因,以至生活方式严重金融化的美国已成为世界和平的对立物。千夫所指,无疾而死。历史已进入需要大变革的时期。

上一篇:“一带一路”与世界治理的中国方案(三)
下一篇:中共党员的100条禁令来了:条条绝杀,务必牢记

责任编辑:李一菲
最后更新:2017-10-10 11:40:27

新闻热点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