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战研究名家论抗战专家论坛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余戈:中国远征军、驻印军会师时遭偷袭,师长卫士中弹身亡(一)

添加时间:2017-10-07 10:37:40 来源:余戈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编者按:9月3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纪念日。铭记历史,才能守护和平。中国军网微信推出“胜利日专家谈”,邀请军内知名专家撰文,从历史和现实的纬度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

  “胜利日”专家谈③

  胜利先声

  ——中国远征军和中国驻印军会师记

  ■余戈

  1942年春,中国组建“中国远征军第一路”首次入缅,与英军协防缅甸(保卫滇缅公路)。然而作战不幸失利,分别退入印度东部和中国滇西的中国军队,先后改编为中国驻印军和中国远征军,经过一段时间的改装和整训,分别于1943年10月和1944年5月,在缅北、滇西两线发起战略反攻,于1945年1月打通中印公路而会师。

  此期间,缅北滇西反攻作战的主要战场,是缅北方面的胡康、孟拱河谷和密支那、八莫、南坎,及滇西方面的松山、腾冲、龙陵、畹町。反攻作战前后持续17个月,中国驻印军与中国远征军在缅北、滇西两线挺进 2400公里,收复缅甸市镇50多座,解放缅甸国土18万平方公里,收复我国滇西失地8万多平方公里,歼灭日军4.7万多人,中国军队伤亡6万多人。在这个意义上说,滇缅战场不仅为中国抗日战争战略反攻之滥觞,也开启了攻坚拔城、歼灭日军的特殊“胜利模式”。

  正如仗要一个个打,胜利的到来也经历了潮水般奔涌的过程。随着战场上取得节节胜利,远征军与驻印军先后举行了不同规模的数次会师,直到将胜利进行曲共同推向光辉的华彩乐章。

  滇缅公路。资料图

  猛卯(今瑞丽)小会师

  早在1944年9月上旬,驻印军攻占密支那后不久,即派出一支小部队向西搜索前进。此时,远征军方面亦自腾冲方向派出一个连队,向东迎接驻印军部队,两队于9月6日在滇缅边境高良工(滇西境内的高黎贡山和今缅甸境内的高良工山,在景颇族语言里是称呼相同的两座山。“高黎”和“高良”都是景颇语汉字音译。)山口会师。这是驻印军和远征军分别组建以来第一次见面。

  当时,实现“小会师”的两支队伍,在弥漫的云雾中立在国界的两边,驻印军向远征军欢呼:“欢迎你们到缅甸来!”远征军向驻印军欢呼“欢迎你们回祖国来!”之后两支队伍绕着界牌交换了彼此站立的位置,表示远征军到了缅甸,驻印军回到了祖国。临别大家都互相深深祝福,期待着有一天,驻印军真正打回祖国,远征军真正打出国外。

  终于,1945年的新年带来了胜利的曙光。此时,远征军即将攻占畹町,驻印军正在进攻南坎;且远征军第53军一部已渡过龙川江进入缅境,驻印军新1军新38师一部已渡过南宛河进入祖国,两军再次实现“小会师”的机会来了。于是,驻印军方面决定派一位参谋和新38师步兵一连前来猛卯城(瑞丽),与占领此地的远征军第53军第130师会师。

  战地记者严绍瑞奉命跟随驻印军小队采访,记述了这一激动人心的过程:

  国界线上

  1月11日上午,我和顾建华参谋从李鸿将军(新38师师长)的指挥所乘着一辆吉普车驶过狭窄而多弯的八南(八莫至南坎)公路,沿着南宛河右岸前进。因为原来的一座铁桥被飞机炸毁,我们便下车开始步行。

  南宛河在架着铁桥的这一段恰好是祖国和缅甸的国界线,河边有许多弟兄在欢快洗澡。我们下了车子,一个弟兄指着河对岸说:“过河就是中国地界了。”

  当夜,我们住宿在拉雄村李克己营长(新38师第112团第1营营长)的指挥所。见到了负责率领这次联络队伍的孟化新县长,另外有从猛卯来的远征军第130师的两位谍报员,明天早晨他们也和我们一起去。

  12日清晨,雾很大,我们从拉雄往着东北方向出发。拉雄到猛卯的路程是60华里。

  我们的队伍总共135人。弟兄们的给养和行李都由自己分开携带。八匹驮马有七匹全驮弹药。八匹驮马里有七匹美国种马,一匹中国马。我们走过洒着露水的浅草小径,那匹中国马老是打着响鼻,加快脚步赶到前头,似乎是引导着它的同伴走向祖国,似乎也是因为走向祖国而觉得无限愉快。

  10点钟我们到达邓洪坎,这里村庄较大,村民会说“中国话”的也较多。我们在这里遇见一位游击司令部的同志,他说这一带的村庄里都住的有游击队员,都是当地民众自动参加,他们有枪的就拿出自己的枪,子弹也是自己拿钱出来购买。前两天,这村庄附近发现敌人散兵,游击队员们就勇敢地去搜索。他们说现在这一带已经没有敌人的踪影了。

上一篇:刘统:日本在侵略中国之前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功课!
下一篇:余戈:中国远征军、驻印军会师时遭偷袭,师长卫士中弹身亡(二)

责任编辑:李一菲
最后更新:2017-10-07 10:40:40

专家论坛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