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本站动态通讯员之声通讯员稿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我们寻访抗日老兵在路上的一天

添加时间:2017-10-06 08:59:40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 通讯员 饶伟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2017年9月17日,四川省抗战历史文化研究会、民革泸州市委,根据民政部门提供的信息,我们针对合江县凤鸣镇罗正元抗日老兵进行了首次寻访和关爱。

  70-80公里路程,一个半多小时后,我们到了镇政府大门口,老兵儿媳杨阳(向导)早早就在那里等待了,我们很快到了村水泥公路的尾头,把车停放在燕子岩山脚下农户门口,准备爬5-6里路上老君山。我头天晚上同老兵的老三儿子罗国成(三级残疾)交流了解基本情况,这些天他父亲精神病又发了,估计询问困难。我预计这天工作压力重,邀请江阳区老兵儿子邱国子同行,他积极参加我们行列,也多次成为我们关爱老兵的专职驾驶员,74岁合江县的张全良大叔、64岁李定强大哥都知道,我们这么多年搜寻老兵,看见眼前这么艰难路,心想这将是面临一次意志的考验。

  老兵儿媳杨阳借来大背篼,装北京铁血公益敬送各类大礼包营养品、四川省抗战历史文化研究会敬送横匾、老兵衣服等东西,并告诉我们,没有多远路,山脚爬到山顶就他家了。十点过,我们没有走小路,而是走村上多年前修的块石和泥硬子凹凸的毛公路,一个ZS型坡又一个ZS型、40-50坡度并90度直角转湾,我们爬啊,爬啊,李定强大哥有“心脏病”,走一段路程,他不停的用毛巾反复擦汗水,要停下休息一段时间又继续走。我岀气也越来越困难,汗水直流,双脚不停的在发抖,一半路程后,路边遇见山下群众引山泉水的管子有接头,在这个时候,我绝决众人的干挠,大口大口不停地喝了很多很多的凉水(矿泉水),心情轻松了又有力量了。张全良大叔体质好没什么反映,走在前面和老兵儿媳杨阳有说有笑同行。邱国子年龄比我还小得多,体质最好,他抢先背上东西就直走,提前20多分钟达到老兵家里,喝茶等候我们。汗水一次又一次湿透了我们的衬衣前胸和后背,我们还是继续大?歩往前走啊,走啊,2-3家的瓦房子是我们在大山上看见的微一农家,后听老兵侄儿罗元贵原社长介绍: “30余户是他们社的组成,130多总人口, 20人都不足的老弱病残在家守房子”。我们爬了几个坡,又下了几个坡,十二点过,终于上气不接下气,看见一个山的半山腰,在树林中泥巴房和砖房前后,走近看见泥巴房有三个开间,房顶瓦片己坏了很多、泥巴墙有大大小小不规则的裂口,凹凸不平早己凤化的墙面,第一给人的视觉是贫困,太贫困,这就是老兵至今不愿离开居往的家。

  2014年初,老五罗元成和幺媳杨阳,获政府精准扶贫对象规划(见外墙订了建档资料,包括有被帮扶人、帮扶人基本情况),2017年初,政府补助三万元,在父亲泥巴房子后面修了砖房两间,20多平方米。老三罗国成(63岁,三级残疾,几兄弟间协商由他供养父亲,儿女和妻子外在江阳区务工),也顺便利用兄弟建房机会,四方自筹了近十万元,在旁边修了砖房三间,60-70平方米。在大儿子的堂屋里,桌子上几个小碗洗得干干净净,己倒上了茶水,铝盆倒满了水,两快新毛巾,准备我们洗脸上的汗水。 地面上有水,是房顶防水没弄好,还在不停的滳水。罗正元老兵和八十二兄弟罗友伦、侄儿罗元贵等亲人早早己等待了,见我们这么多人的到来,又是装烟、又是倒茶、又是递毛巾。我们短短休息和简单交流十多分钟,罗正元老兵穿的兰色中山服和裤子、破旧黄胶鞋,估计己是穿了很久很久了,双手、大脑在不停不停的摇动,行走也十分困难,说话思维也不跟路子了,东拉西说的,偶尔还要发精神病,这几天病又发了,老兵儿子昨晚电话还反复告诉我,不知是否记得打日本人的事,我也是抱一种看看再说的心态,通过交流和观察,发现老兵有“间发性精神病和中度帕金生病、听力很差、生活不能自理等”状况。

  前几年,也就是2015年9月,镇民政干部来了解过他抗战经历,因失去申报机会,至今没有获救助(75.00元/月新农保,110.00元/月高龄,80.00元/月一级残疾护理,这三项就是罗正元抗日老兵的现有总收入。目前民政部门正在审核),这几年更存在很大心病和不信任,他也不知道我们是关爱抗日老兵的社会团体,只知道是政府的人。今天,我们敬送营养品、抗日老兵纪念章和横匾、老兵衣服后,知道我们来是真心的关心他了,在交流中途还说,上边穿新衣服,叫儿子扶他慢慢地走到住的泥巴房子里,翻了干净裤子换上后,又点点滳滳地讲述他经历。 (四川省抗战历史文化研究会、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泸州市委员会2017.9.18.)

上一篇:无论您在那里,我都要找到您
下一篇:南充民间志愿者慰问抗日老兵

责任编辑:杨晴
最后更新:2017-10-06 09:13:42

通讯员稿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