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战研究名家论抗战专家论坛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樊建川:青空飘零——对一本国民党空军飞行员相册的解读

添加时间:2017-09-28 09:44:29 来源:文/图 樊建川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公元1956年2月21日,在天津某地某单位兴办的临时政训队队部,受训人员张树奇坦白交待出了一本私人相册。

  公元2006年2月19日,在成都送仙桥古玩市场,我用3000元钱购得了这本私人相册。

  张树奇先生当年诚惶诚恐地向单位缴出,我今天悠哉游哉地从市场获得。从张先生在天津缴出之日到我在成都接手之时,刚好是50个年头,而且都是在早春二月,连日子也仅相差了二天。张先生当年为争取宽大,在每张照片上都作了交待说明,使我能在今天向朋友们转达这段青空飘零的过去故事。

  张树奇,陕西人,在抗日烽火连天的1939年来到大后方的四川铜梁县,考入空军士官学校。在铜梁和成都经过长达三年的初级、中级、高级飞行训练,于1942年12月25日在成都参加了毕业典礼,被授予空军少尉军衔,成为民族抗日救亡战争中的一名中国空军飞行员。1944年底,张树奇的战友们到美国去受训,他却未能同行,而是被押送到重庆战时青年训导团受禁,原因是他在思想上出现了一些不能被国民党当局容许的错误。可能由于问题不太严重,受禁期间,张树奇还在该团的子弟小学任教。这样他反而因祸得福,没有参加内战,循着教书育人的路径谋生发展。一幅当时就绘上了颜色的结婚照可以佐证。新郎张树奇胸前佩有“天津大学”的校徽,这也就是1956年张先生进入了“天津市临时政训队”的政治和地域背景。

  相册的主人,1939年初入伍时的上等兵张树奇。

  1943年,张树奇在成都双流机场。背后飞机是美制莱茵教练机。

  1945年,张树奇在重庆战时青年训导团子弟小学教书时所摄。这三位小学生是歌咏队负责人,自左至右:周淑华、康正华、关锦梅。

  张树奇与妻子合影。时间应在1950年,张先生佩戴着“天津大学”校徽。

  金仑,沈阳人,摄于美国空军基地,他1942年去了美国深造,而好友张树奇却被国民党军方滞留在国内接受审查。金仑身在美国没有忘记战友,寄给张树奇这张照片,并在照片后面写上了友情赠言,这对身处逆境的张树奇肯定是莫大安慰。所以张树奇十分珍惜这批照片,在建国初期政治运动不断、风云莫测的氛围中,将这本相册一直珍藏保存到了1956年2月21日,说明他心中有份难以割舍的情愫。

  金仑1949年去台湾。

  训练间隙的金仑

  李怀芝是张树奇空军学校的同学,1949年去了台湾。

  这位飞行员叫梁锦发,广东梅县人,张树奇写道,“他是我在伪空军同学中感情较深的一个,我们在一块生活了四年(1939—1943)。”这张照片是梁锦发在美国空军基地的留影。

  林庭彬与孙德馨,前者是福建人,后者是浙江人。两位都是张树奇的军校同学。1942年,当他们的军校生涯进入毕业阶段,进行高级飞行训练课程时,二人在成都因跳伞失事身亡。为了抗日从军训练了三年,国家付出了巨大成本,个人付出了青春年华,即将上战场杀敌报国之际,出现这种空中坠落的意外事故,令人叹息。

  毛殿武,陕西人,抗日战争中在西安服役,任十一大队分队长,和日本空军作战多次,立下了功劳。张树奇写道:“据说在1949年他从陕西西郑驾机到运城起义,现况不详。”这张照片拍于“西京庐真摄影社”,应该是抗日时期毛殿武在西安市所摄。

  青年时代抗击日寇立了功,中年之后又驾机起义成功,这不失为皆大欢喜的结果。

  马凌远,陕西人,1946年摄于美国空军基地,与张树奇同为陕西同乡,而且关系比较好。张树奇交待说:“(马凌远)解放战争时期被打死在华北。”

  高麟祥,陕西人,1939年在四川铜梁加入空军,从美国留学归来后在昆明机场服役,1947年突发脑溢血身故。

  郭峰明,河北人,这儿有他两张照片。他1939年加入中国空军,1942年毕业后调到国民党新疆空军教导队工作。1943年因“思想问题”被国民党逮捕,经送集中营教化后释放。1946年,他在重庆报界工作,解放后在《石家庄日报》工作,1956年时在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工作。

  根据张树奇留下的文字,郭峰明是受共产党影响的进步青年。在共产党领导下的新社会生活应该比较顺畅。

  站在飞机上的这位飞行员叫顾简吉,北京人。抗日战争时期,在沦陷区中学肄业的顾简吉辗转千里来到大后方的四川铜梁,参加了中国空军。据张树奇交待:“传说他轰炸东北时被人民解放军打死了,但具体消息不详。”铁血少年精忠报国,结果未能成仁于解救民族危亡的抗日烽火,却战死在同室操戈的内战中,顾家悲痛丧子,令人惋惜。

  这位军官叫苏琢,湖南人。张树奇1939年入伍时的区队长,所以张先生不无尊敬地写道:“他是我入伍训练时的长官。”因为苏琢不属于飞行员系列,而是国民党战斗部队的指挥官。从1939年到1949年,华夏大地内忧外患反复征战,苏先生的结局十分难测,我个人感觉恐怕是凶多吉少。张树奇只是简单地写道:“解放后,下落不明。”

  陈立仁,浙江人,1940年代初,在空军学校期间因思想倾向进步被国民党当局抓捕关押,离开集中营后在西安择业工作。全国解放后参加人民解放军,1956年时在东北空军某部服役。国民党苦心培养的空军人才被人民空军所用。学有所长,技有所施。陈立仁先生的运气是非常好的了。

  这幅照片的四人之中,佩花新郎是陈惠邦空军少尉,持花新娘是曹竹如小姐。伴郎是王义生少尉。伴娘姓名不详。这张照片摄于1946年,地点是在西安。张树奇在交待中注明“陈1947年死在北京”,但没有说明死因。结婚仅仅一年就去世,真是一幅动荡社会中军人家庭的悲剧写照。

  此照是阎旭杨于1946年在美国亚利桑那州机场所摄,背景飞机为P-51型,阎先生于1949年去台湾。

  这张合影里的飞行员共27人,都是张树奇的战友,他们同于1939年在铜梁考入中国空军,1942年空校毕业后编入空军序列参加抗日战争,1944年到美国培训,1947年返回中国参加内战。

  张树奇当年向政训队作交待时,应该把这27人的情况全部列说清楚了,但我拿到这批照片及资料时已残缺不全。只剩前排蹲着的五人的资料。由左至右,第一人,李玉津,四川人,民国空军十一大队分队长,1949年去台湾。第二人,李怀芝,山东人,曾在空军学校考试第一名,在美留学考试也是第一名,空军十一大队队员,1949年去台湾。第三人,王义生,湖北人,空军十一大队分队长,1949年去台湾。第四人,王敬高,河南人,空军第三大队分队长,1949年去台湾。第五人,师万式,河南人,空军十一大队参谋,1949年去台湾。

  这些人当年的年龄均在30岁左右,正值风华正茂的岁月。转瞬过去了半个多世纪,有的已经离开了人世,健在的也是八十高龄以上的老人了。这27位男子虽然归途各异,但他们的从军初衷都是抗日救国。仅为这点,我也应该向他们表示敬意!

  张树奇及其战友们当年都是那样年轻,英气逼人。在他们身上,洋溢着一种超越上世纪40年代的气息和特质。他们抱着驱逐日寇的理想考入空军学校,这种行动的初衷乃民族铁血男儿的本能使然。这批人大都是知书达礼的俊彦,家庭背景也比较优越。当日军大举入侵,国家民族陷入亡国灭种的绝境之时,他们毅然投笔从戎,投入到风险度极大、牺牲率极高的空军中去服役。虽然,后来他们的道路和遭遇各不相同,但张树奇及其战友们曾在历史的青空中飞行的痕迹,还是通过这本影集以及张先生当年的“坦白交待”保存了下来。

  上世纪中期的中国历史太纷繁太浩瀚太复杂了,许多人与事、生与死都被历史厚厚的淤泥封存湮没了。张树奇及其战友们能从中脱颖而出,这中间有人世缘分,有因果报应,更有天道运行的规则。

  以上图文选自《老照片》第四十六辑,作者樊建川,山东画报出版社2006年4月第1版。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上一篇:郭辉:新中国成立以来抗战胜利纪念之嬗变
下一篇:装甲列车!日军在战中碰到狠角色

责任编辑:李时英
最后更新:2017-09-28 09:46:14

专家论坛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