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中日历史甲午战争综合资料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北洋兵忆甲午海战:我舰追不上逃跑的日舰(三)

添加时间:2017-09-22 10:20:42 来源:华声在线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苗秀山口述

  苗秀山(1873——1962年),威海刘公岛人,在镇北舰上当水手。他因家住刘公岛,从小与北洋舰队水手接触,故对水师的情况极熟。他本人还亲自参加了威海海战。这篇口述是笔者根据一九六一年十月十三日的访问记录整理而成。

  我是刘公岛人,住东瞳西街,下海打过鱼,也干过杂工。光绪二十年七月初四日上的船。当时仗已经打起来,水师需要人,我在西局子练勇营住了四天就上船实习。总共干了七个多月,头个月拿四两银子;第二个月拿四两半银子;第五个月转为正式水手,拿七两银子;第七个月升二等水手,就拿八两银子了。

  因为我家住刘公岛,从小就和水手们混得很熟,所以对北洋水师各船的情况知道得很详细。最初船上是用菜油灯照明,有专人专门管点灯。各船都没有汽灯,就是大船有两盏电照灯,设在垛楼上。光的圆径约一尺,能照十几里远。到甲午战争时,大船都用上汽灯了。北洋水师各船当中,威远来得最早,是从上海开来的,水手们都叫他“二十号”。威远有三根桅,四条横杆,所以又叫他“三支香”。定远、镇远都是两根桅,只是前桅有一道横杆。广甲、广乙、广丙都是新船,式样和威远差不许多,是中国自己造的。丁统领是安徽人,下面的管带差不多都是福建人。船上还有一些洋员,英国人、德国入、美国人都有。定远刘管带不买洋员的账,洋员最恨他,老是背后说他的坏话。

  我一上船就在镇北上,船主是吕大胡子(按:即吕文经)。镇北船很老,船里帮的铁板都生了锈,一放炮铁锈簌簌往下掉。镇北船上共有七杆炮:船头一杆大的;船尾两杆小的;船左帮前一杆是十个响,后一杆是一个响;船右帮前一杆是四个响,后一杆也是一个响。船头的大炮有来复线,一边有专人管药,一边有专人管炮子。放时,先装好炮子再装药。船两帮的炮用的炮子不一样,都带钢壳,但大小不一:十个响的跟步枪子弹相似;四个响的象重机枪子弹;一个响的炮子还要大,有两三寸长。船后桅上挂船主旗,黄白两色,二寸多宽,一丈多长,旗尾有叉。

  水手都穿蓝裤褂,裤子前面打折,腰间系蓝带,头上扎青包头,脚下穿抓地虎靴。冬天棉裤棉袄外罩蓝裤褂。假日上岸另换服装:夏天白衣裤;冬天蓝呢衣裤。操练都用英国式,喊操也用英语。官兵级别不同,袖饰也不一样:三等水手一道杠;二等水手二道杠;一等水手三道杠。水手头腰里不系蓝带,袖饰因正副有区别:副水手头一口红色锚;正水手头两口锚。掌舵的级别相当于正水手头,带两口锚。帮舵相当于副水手头,带一口锚;也有时用一等水手充任,带三道杠。搞油的级别和正水手头相当,也带两口锚,但饷银略高些,每月能拿十四两半银子。炮手以上都是宫,夏天戴草帽,冬天戴瓜皮帽。水手??褂,边上带云字,级别以袖口上分:炮手是一条金色龙;管带、大副、二副都是二龙戏珠,但珠子颜色。不同,管带的珠子是红色的,大副的珠子是蓝色的,二副的珠子是金色的。

  大东沟打仗,我没参加。只知道镇远从旅顺开回来,进北口子船底擦了一条缝,船主林泰曾人很要好,觉得自己有责任,一气自杀了。靖远在大东沟船帮裂了两三寸宽的口子,后来在威诲作战时中雷沉的(按:此处记忆有误。靖远是中炮搁浅,后来自己炸沉的)。威海打仗期间,我一直在镇北上。船主吕大胡子(按:即吕文经)在中法战争时管四烟筒的船,因为船打沉了充军到黑龙江,甲午战争发生后调到北洋水师带镇北。正月初五, 日军打南帮炮台时,我们的船随丁统领开到杨家滩海面,炮击日本陆军,帮助巩军突围,打死不少日本兵。

  英国提督的差船叫“拉格兑”,三根桅,是我去领进港的。正月初十下午,镇北先到黄岛边上停下,我又坐小舢板到北山后去领“拉格兑”,两点多钟进了港。进港时,两下里都吹号站队。我们吹的是迎接号。跟早晨八点号一样,也是“滴滴滴嗒嗒……”。“拉格兑”停在铁码头前,英国提督上了岸,就去提督衙门见丁统领。原来英国提督进港,是为日本人效劳的。日军占领刘公岛后,“拉格兑”又来了,可受日本人欢迎啦。老百姓都说英国人和日本人穿连档裤,后来还流传几句话:“狗(按:指日本侵略者)扒地,鹰(按:指英国帝国主义)吃食,老毛子(按:指沙俄帝国主义),干生气。”

  “拉格兑”离港的当天夜里,月亮快落时,日本鱼雷艇就来偷袭。当时,来远、镇西、镇北停在日岛附近,成三角形,担任警戒。有个水手发现海面有几个可疑的黑点,向当官的报告。那个当官的也不查清楚,反把这个水手臭骂一顿,说他大惊小怪,无事生非,扰乱军心。日本鱼雷艇见没有被发现,胆子越发大了,就绕到金线顶再向东拐,对定远放了鱼雷。定远中雷后,开到刘公岛东瞳海面搁浅,后来自己炸沉了。第二天夜里, 日本鱼雷艇又进来偷袭,来远也中雷了。差船宝筏和来远停在一起,也被炸翻了。镇北兄弟们警惕性高,见日本鱼雷艇放雷,连忙开车,鱼雷恰恰从船边擦过,没有中。这样一来,弟兄们都火了,枪炮齐鸣,结果俘虏了两条日本鱼雷艇,艇上的日本兵都打死了。以后,镇北就在杨家滩海面上看守这两条日本鱼雷艇。

  正月十三日早上,鱼雷艇管带王平带着福龙、左一等十几条鱼雷艇,从北口私自逃跑,多半被日本军舰打沉。福龙船长穆晋书(按:此处记忆有误,福龙管带为蔡廷干。穆晋书是济远舰的鱼雷大副,是跟王平一起策划逃跑的),是个怕死鬼,一出港就投降了日本人。还有一条鱼雷艇,在威海西面的小石岛搁浅,艇上官兵逃上岸,被日本人全部捉住,押到西涝台村杀了。只有王平坐的左一,速度快,侥幸逃到了烟台。

  当时刘公岛上有奸细活动,护军统领张文宣派人去搜,抓了七个日本奸细,在正营门前的大湾旁杀了。日本奸细的尸首陈列在湾边上,弟兄们没有不恨的,打那儿路过时总要踢上几脚解恨。我去看过,也踢了好几脚。张统领倒是个硬汉子,想守到底,后来实在不行了,就在西瞳的王家服毒死了。刘公岛吃紧时,岛上绅士王汝兰领着一帮商人劝丁统领投降,丁统领说什么不答应,还把他们训了一顿。

  领头投降的是牛提调(按:指牛昶昞),当时派镇北去接洽,我也在船上。受降地点在皂埠东海面上。我们船靠近日本船时,只听日本人用中国话呵斥:“叫你们抛锚啦!”弟兄们都低下头,心里很难受。去接洽投降的中国官有五六个。结果港里十条军舰都归了日本,只留下康济运送丁统领等人的灵抠。岛里的官兵都由镇北装出岛外,由日本兵押解到烟台。

  本文摘自 《北洋舰队》,作者:戚其章,出版:山东人民出版社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北洋兵忆甲午海战:我舰追不上逃跑的日舰(二)
下一篇:甲午战争120年祭:规模最大失败最惨影响最深(1)

责任编辑:吕凤
最后更新:2017-09-22 10:21:12

综合资料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