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时中国云南抗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云南抗战时期的防空(下)

添加时间:2017-09-14 15:46:21 来源:南方都市报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不怕轰炸怕间谍

  每次日机轰炸后,昆明市民们都觉得很纳闷:为何敌机会炸得那样准?后来便衣警员混在平民中,在被炸目标中发现有光闪烁,原来是间谍用镜子的反光提示敌机轰炸目标。因此老百姓中有“不怕轰炸怕间谍”之说。因此,省会警察局把除奸防谍作为云南防空的重要任务。但那时外来的人口太多,社会秩序相当混乱,要抓到间谍决非易事。

  日本在越南西贡、缅甸马德望、泰国曼谷清迈等地训练越、缅、泰籍间谍约七千人(包括一些摆夷即傣族),化装后潜入云南。有的本身就是僧侣或商人。这些间谍的任务是:破坏我各机场及油库,暗设目标以供日机轰炸;收买各地散兵土匪及流氓,抢劫为乱;运动滇越铁路工人怠工,破坏车头;利用奸商秘密囤积日用品粮食,以断我军供给。

  无孔不入的日本间谍曾经在美国云南空军基地弄到过飞行员的名单,日本飞机到机场上空轰炸时,竟然能够在空中用扩音器喊出美国飞行员们的名字。更有甚者,有段时间内,在第14航空队的飞机上的收音机频道中,经常会在寂静中突然传出敌人的广播,一个说英语的日本女人直接叫出正在飞行的美国飞行员的姓名,或甜言蜜语,或威胁恐吓,严重干扰了军心。

  护卫滇缅公路的防空战

  云龙县澜沧江功果村渡口地处滇缅公路咽喉的深山峡谷。为满足抗战运输要求,滇缅公路在此修建了两座桥:功果桥和功果新桥,由滇缅公路桥梁设计处长钱昌淦设计。1940年10月29日,钱昌淦从重庆去云南抢修被轰炸的功果新桥时,乘坐的客机在云南沾益被日机击落而牺牲。为纪念他,功果新桥改名昌淦桥。

  1940年秋日寇占领越南后,滇越铁路中断,滇缅公路成为除西北外的唯一对外通道。10月,日军组成“滇缅公路封锁委员会”,调集100架飞机以河内为基地频繁轰炸滇缅公路。功果渡口成为日机轰炸重点。当时维护功果两桥和桥两岸公路的是永平第四工程段,有83人组成的功果桥工队,还有民工6200名。就是这些血肉之躯,冒着敌人的轰炸,昼夜抢修桥梁和桥两端公路,维护着滇缅公路的通畅。

  抢修需要时间,为保障运输不中断,抢修队采用三种应急措施:1.吊运。利用过江钢索吊运卡车。2.浮筏。用空桶相连,构成江中浮筏承运车辆。架钢缆连通两岸,将浮筏拉着钢缆过江。3.浮桥。把浮筏串连成浮桥。1941年1月23日,日机第十四次轰炸功果渡口,把弹痕累累的昌淦桥彻底炸断,东京电台宣称“滇缅公路三个月内无通车希望”。蒋介石心急如焚时,国民政府交通部接到电报,说车队已利用浮筏过了江。

  为配备防空设备,又在两桥之东山修一条高炮路,全长18公里。修好后,功果东山架设了防空高炮阵地。在一些炸桥日机被击毁后,日寇停止了对功果渡口的轰炸。

  飞虎队来了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陈纳德率领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中名为“亚当和夏娃”的第一中队和名为“熊猫”的第二中队,驻军昆明。12月20日上午,巫家坝机场地下室指挥部,空情传来:“日军10架轰炸机,于9时30分越过中越边境,往昆明飞来。”陈纳德命令24架P-40B型战斗机升空分头迎敌。

  那天,在郊外跑警报的市民觉得有些异样,怎么听到的声音与过去完全不同?胆大者从躲警报的地方钻出来。那种景象令他们既兴奋又不敢信:过去骄横的日机,在一群画着呲牙咧嘴鲨鱼图案的飞机围歼、追逐、炮击下,起火,爆炸,拖着黑烟栽落下来。美国志愿航空队以9:0的战绩大胜日军。目击者后来说,那天的空战,就像是一群勇敢的鲨鱼在蓝天打野鸭。昆明居民没见过鲨鱼,于是误将鲨鱼戏称作“飞老虎”。第二天“飞虎队”的名声通过媒体大噪。

  12·20当天晚上,久违的鞭炮和锣鼓声在昆明此起彼伏,酒店名酒销量激增。之后不久就是1942年春节,昆明市民几年来第一次兴高采烈地置办年货准备过年,郊区的集市,又出现了熙熙攘攘的热闹景象。

  那天空战的故事也在昆明流传。埃德·雷克托去追击一架日机,把它击落后,飞得太远迷失了方向,油耗尽降落在一片包谷地。一群人嚷叫着向他跑来。他举起一条绸布条并大声嚷道:“麦扩粉客!”人们向他大声欢呼。原来,中国为让美国飞行员在飞机失事后得到及时救助,在每一套飞行服的背后都缝上一块绸布,英文名字叫BloodChits(血幅),上面是青天白日旗,下面写着“来华助战洋人,军民一体救护”字样,盖有“中华民国航空委员会”的大红印章,并标有编号。在云南,由于飞机失事的地点多为荒山野谷,山民们大多都不识字,聪明的翻译官便想出一个办法,教会飞行员说“麦扩粉客”(云南土话“美国飞客”谐音)。

  据《云南防空实录》一书披露,从12·20空战到1943年,飞虎队(含以后改名的14航空队)在云南境内空战共击落77架敌机。

  从消极防空到积极防空

  飞虎队的到来,使中国夺取了东南亚战场的制空权。云南由消极防空转为积极防空,即是以截击、摧毁或阻滞、干扰敌机为主要手段的防空。主要由航空兵、地空导弹兵、高射炮兵、电子对抗部队等担任。

  为适任“积极防空”的需要,云南大力兴建机场。1937年抗战爆发前云南已有24个飞机场。1942年云南先后出动150余万人次的民工大军,又另行新建了28个飞机场。52个机场数量达到全国第一。在云南这样一个多山地少而贫穷落后的地方,建设机场困难很多。很多老百姓为抗战机场舍家弃地。修建机场依靠人力,上百万农民因此离开家乡。每天只有1至3角的工钱,还常不能按时发放。每天10几个小时用绳索拉着大石碾子将机场压紧,手持竹片、木板拍打地面平整跑道。还经常面临日机的轰炸和扫射。劳累和疾病让很多民工付出生命的代价。

  积极防空需要大量飞机。原在杭州的中美合资的中央飞机制造厂于1939年迁到了瑞丽雷允,这里临近缅甸、印度,有利于进口机件。建厂时条件十分艰苦,美方的设计课主任格林在1939年写给女儿的信中说:“我们住在竹棚内,屋顶用稻草覆盖,墙壁和地板都是用劈开的竹片制成,踩在地板上会有陷下去的感觉。”它是当时世界一流的飞机制造厂,员工有2500多人,待遇相当好,工资据说由缅甸卢比和法币两部分组成。职员们消费的糖烟酒咖啡之类,全是进口货。飞机厂建有200张病床的职工医院,专家都是在全国用高薪招聘,配有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X光机,并使用刚刚问世不久价格比黄金还贵的盘尼西林,吸引了一批西南联大学生和美国留学生前来工作。

  雷允飞机厂主要是制造机身、机翼、机尾、油箱、起落架和螺旋桨等次要部件,发动机、仪表、机载武器系统等核心部件都从美国进口。从1939年7月到1940年10月,雷允飞机厂生产了112架飞机,大修过蒋介石的座机西科斯基水陆两用飞机,并检修了大批飞虎队及英国驻缅战斗机。警卫大队军官绝大部分都是蒋介石的浙江同乡。可见,蒋介石对飞机制造厂十分重视。

  进入积极防空阶段,跑警报的次数显著减少。据《云南防空实录》统计数字,1938年7次,1939年28次,1940年63次,1941年92次,1942年34次,1943年21次。

上一篇:云南抗战时期的防空(中)
下一篇:村里家家有云南兵遗体 三个地堡埋了4000多人(上)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09-14 15:48:39

云南抗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