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时中国云南抗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云南抗战时期的防空(上)

添加时间:2017-09-14 15:40:08 来源:南方都市报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日机轰炸昆明武成路。

  抗战时期,随着沿海各省的相继沦陷,中国与外部联系通道只剩下西北和云南。云南是大后方最重要的战略基地。滇西战役爆发后,云南又身兼抗战前线和大后方双重角色。因此,日寇对云南进行了大规模的轰炸,其惨烈和时间之长可与重庆相比。防空成为云南抗战的主题。日轰炸计划代号为“火计划”。其授意者是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参谋长坂垣征四郎,他对云南人有历史私怨。1924年日本陆军大学毕业生进行兵棋演练,他败于同窗、云南大理人杨杰(民国军学泰斗,曾任蒋介石参谋长),失去天皇赏赐的军刀。在台儿庄战役中,坂垣军团又和滇军60军交手,再次尝到云南人的厉害。“火计划”正好给他一个公报私怨机会。

  日机把昆明当做打靶场

  1938年9月28日的昆明,风和日丽。上午,昆华小学正在上课,日机突来。从没见过飞机的学生都好奇地挤在窗边。老师吓得脸都青了,大叫:“快钻到桌子下边!”话没说完,声声巨响,幸好没有炸着学校。但不远的昆师、潘家湾、苗圃、凤翥街一带就惨了。炸弹如冰雹一样从天空倾泻而下,和小学生一样好奇观看的人群没来得及叫一声便血肉横飞。当场炸死190人,重伤173人。

  那次轰炸日机是从珠海起飞,《云南省防空情报处关于敌机首次袭昆报告表》记录了空袭情况:

  8时30分接桂省情报,敌机9架经邕宁、万岗、乐里、田西、西林、西隆向滇飞;8时40分由江底入境,经罗平各哨、陆良、杨林、板桥;9时14分由市郊东北侵入市空;10时20分由呈贡、宜良、弥勒、泸西、邱北、广南、富宁出境。处置情况:8时40分空袭警报,9时20分紧急警报,10时30分解除警报……

  日机探实昆明防空能力极弱,更加肆无忌惮。他们排着品字队型耀武扬威而来,来3架排小品,来9架3个小品排成中品,来27架3个中品排成大品。来36架时,前面大品,后面紧跟着中品。空袭时飞行之低,连翅膀上的膏药旗都看得一清二楚。空袭前一天居然进行预报。全不把中国人放在眼里。日军甚至把昆明当做学员训练的打靶场。到昆明来炸一次回去就可以拿文凭。

  最初日机是从珠海的横琴岛起飞,路途远,轰炸还不频繁。1940年日军占领越南后,飞机从河内起飞很快就可进入云南,对云南的空袭全面升级。重点是昆明、滇西和滇越铁路、滇缅公路、滇黔公路三条交通干线以及各个军事要塞。

  日机专门在人口密集的时候和地方扔炸弹。1942年5月4日是保山的集市,中午人最多时,54架日机突来,对保山城狂轰乱炸。第二天,54架日机再度轰炸保山城。日机投完炸弹后,追逐着逃命的人群俯冲用机枪扫射。

  据统计,对保山的两次轰炸,九千多人被炸死。日机还在保山城内投下了大量的细菌弹,致使烈性传染病在保山与滇西各县大规模流行,致10万多人死亡。

  从1938年9月28日到1944年12月最后一次空袭,6年间,日机空袭云南共281天,508批次,出动飞机3599架次,投弹7588枚。

  昆明五华山挂灯笼发警报。

  弱不禁风的中国防空力量

  抗战开始时国民政府空军名义上有500余架飞机,实际上只有91架能起飞。而日军飞机有2700架。日本空军进犯广东时,广州只有九架飞机防守。日军零式战斗机爬升率高,转弯半径小,速度快,航程远。而中国空军使用的主要还是二十年代的古董——— 一种帆布蒙皮、敞着座舱的双翼飞机,飞行员们把它们叫做“老道格拉斯”。它又慢又笨,火力很弱。空战中为了抢高度,要一圈一圈地往上爬,而日机却能够一下子就拉起来。到了1937年底,中国的“古董飞机”越战越少,就大量改装民用机,本就奇缺的中国飞行员驾驶着“古董飞机”或由民用机改装的战机,去迎战日本先进的战斗机,由航校毕业到战死,平均只有六个月。

  悬殊的空中实力,决定我方只能“消极防空”,即以减少损失和尽快恢复正常秩序为目的,以实施对空隐蔽、防护和消除空袭后果为主要手段的防空。它包括疏散、消防、防毒、除奸、救护、避难、工务抢修等。

  为此,抗战一开始,昆明就成立了以昆明警备司令禄国藩为司令官的云南省防空司令部。不久又成立了昆明防护团,以禄国藩为团长,下设总务、警报、警备、消防、掩埋、抢修、灯火管制、交通管制。防护团依照省会警察分局分成8个防护区团,区团长由警察分局长兼任,宪兵各区队长兼任副区团长。还成立防空协会,龙云亲任会长。1939年12月,又成立了云南省防空协导委员会,负责全省防空业务之协导、建议、宣传、征募等工作。由党政军官员、商界与社会知名人士组成,公推委员十七人。由禄国藩为主任委员,李鸿谟为副主任委员。除政府全力防空外,防空协导委员会要求全民防空,自护自救。

  跑警报成为居民生活方式

  一说起跑警报,至今70岁以上的老昆明人仍会胆战心惊。一些老人,每年9月18日听到拉响纪念警报声,头皮就会发麻。对防空警报,开始人们有些慌乱。但跑多了,跑警报就成为昆明居民生活方式了。警报分预行(敌机起飞)、空袭(敌机进入云南)、紧急(敌机往昆明飞来)、解除(敌机走了)四种。

  昆明的警报器一开始以电笛和汽笛为主,辅以六个城门楼的大铜钟,还由警员骑自行车在市区疾行摇不同颜色的信号旗,分别表示预行、空袭、紧急、解除。大型电警报器主要设在五华山瞭望台和兵工厂、纺织厂、电厂等大工厂的烟囱上,小型手摇警报器置于市区主要街道的守望所。后来改进为在五华山的瞭望台挂灯笼。预行警报时挂红灯笼一个,空袭警报时挂红灯笼两个,紧急警报时挂红灯笼三个,解除警报时挂绿灯笼。在挂灯笼的同时,鸣警报器和敲响警钟。如果白天发生敌机施放毒气,六个城门楼悬出黄旗,并三下三下地击鼓;若在晚间,则钟鼓齐敲,同时六个城门楼上挂出红灯。为防备敌机夜袭,灯火管制的具体办法也订了出来。为了快速疏散居民出城,还把昆明城墙拆开,挖出了八个数十米的大缺口。防空预警信息来自省防空情报处,他们日夜监测昆明250公里范围内的空情。并在全省各地设防空哨,通过耳听、望远镜观察日机行踪与动静。并与桂黔保持联系。

  跑警报时,市民拖儿带女,或推小车,或肩挑背扛,带着重要的便于携带的东西,奔向昆明郊区,躲在山地、林中、旷野中。跑不动的百姓只好等死。费孝通曾回忆警报解除后他回到住处的情景:“哭声从隔壁传来,前院住着一家五口,抽大烟的父亲跑不动,三个孩子、一个太太伴着他,炸弹正落在他们头上,全死了。亲戚们来找他们,剩下一些零碎的尸体,在哭。更坏的一件一件传来,对面的丫头被反锁在门里,炸死了。没有人哭,是殉葬的奴隶。我鼓着胆子出门去看,几口棺材挡着去路,血迹满地。”

上一篇:云南是大后方,又是抗战前线
下一篇:云南抗战时期的防空(中)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09-14 15:43:05

云南抗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