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战纪念抗战纪念日7.7事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闻黎明:“七七事变”时清水安三的请愿游说(四)

添加时间:2017-09-14 15:24:40 来源:《团结报》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但是,清水安三的动作太迟了,当请愿书的文本工作全部完成时,宋哲元已没有机会看到请愿书了。

  7月27日凌晨2点左右,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清水安三从睡梦中叫醒。他被告知当天中午12点以前,在北京居住的日本人都必须到日本大使馆避难,因为日本军队对宋哲元的二十九军发出了最后通牒,要求他们撤离北平,期限是28日中午12点。清水安三不会想到,在他游说期间,大批日军正在向北平、天津集结。到7月16日晚,除华北驻屯军步兵旅团外,关东军十一独立混成旅团、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独立混成第一旅团、日本驻朝鲜驻屯军第二十师团、陆军第五师团,以及第二飞行集团的120架飞机,已到达指定位置,总兵力达6万余人。日本援兵完成集结和部署,便于7月26日占领廊坊,切断北平、天津间联系,并向二十九军发出最后通牒,限24小时内(即27日)撤退西苑驻兵,48小时内撤走北平驻兵。

  这个最后通牒立刻给北平城带来极大动荡。地处郊外的清华大学,由于邻近西苑,许多教授都是27日离开学校搬进城里,认为城内有军队守卫,总比城外安全。清华教授的决定是及时的,因为日本军队不但没有等候中国方面答复,而且行动也提前了。27日,日本军队攻占北京东面的通州等地,又切断北京南边的南苑与北平的联系。

  7月28日,日本军队向守卫北平的二十九军发起总攻。清水安三在回忆中记录这天的情形时说:“28日早晨,天还没有亮,炮声就越来越响,炸弹震的窗户玻璃不停摇晃。避难的下限时间正午就要到了,还见男男女女的日本人不管不顾地向日本大使馆跑去。”这是清水安三见到的,而清华大学教授朱自清见到的就不一样了。朱自清是27日从清华园搬到城里朋友家的,28日是他进城后的第一天。两年后,这一天的情形还深深留在他的脑海里。朱自清说:“二十八日那一天,在床上便听见隆隆的声音。我们想,大概是轰炸西苑兵营了。赶紧起来,到胡同口买报去。胡同口正冲着西长安街。这儿有西城到东城的电车道,可是这当儿两头都不见电车的影子,只剩两条电车轨在闪闪的发光。街上洋车也少,行人也少。那么长一条街,显得空空的,静静的。胡同口,街两边走道儿上却站着不少闲人,东望望,西望望,都不做声,像等着什么消息似的。街中间站着一个警察,沉着脸不说话。有一个骑车的警察,扶着车和他咬了几句耳朵,又匆匆上车走了。”

  午后,炮声又在很近的地方响起,这次大炮的音响有些不同,听得出是重型大炮。清水安三一下子愣住了,这分明是日本军队开始攻击了,因为二十九军没有这种炮。清水安三坐立不安,突然电话铃响了,是佩达斯打来的,他问清水安三:“你还想拜访刘牧师吗?”这个电话来得太及时了,清水安三正急着要见刘牧师呢,刘牧师曾答应把请愿书转给宋哲元。

  街上机关枪声“啪啪”响个不停,清水安三换上中式服装,骑上自行车,急不可耐地去拜访刘牧师。这个紧急时候,宋哲元已经没有工夫见人了,他正在铁狮子胡同进德社召开紧急会议,和北平高级官员们商讨应付战局的对策。这个会议开了一下午,宋哲元根本抽不出身,清水安三能做到的,只是请刘牧师给宋哲元打了个电话,口述了不能把150万生灵和古都北平作为战场的理由。从清水安三记录这件事的文字看,接电话的应该是宋哲元本人,宋哲元在军情紧急关头接这个电话,不过是出于对刘牧师的礼节。

  宋哲元没有工夫理睬清水安三的请愿,事态到了这般地步,请愿书已没有任何意义。在日本陆空军协同作战下,幻想以妥协求和平的宋哲元,因没有及时采取相应措施,兵力配置分散,各部队作战目标不明确。随后二十九军战败,副军长佟麟阁和第一三二师师长赵登禹相继阵亡。

  28日晚,接到刘牧师电话后的宋哲元,在北平随时可能被攻破形势下,派代表通知华北驻屯军:中国军队拟于28日晚9时,开始从北平城内撤军。晚9时,为了保存实力以图将来,宋哲元带着秦德纯等部属,乘车出西直门,至长辛店改乘火车,撤往保定。驻守北平城内的第三十七师、一三二师,也陆续向北平西面的门头沟方向撤退。

  29日,是北平刻骨铭心的一天,北平被日军占领了。清水安三回忆这天时写到:“早上起来,我惊奇得发现昨天在街上还能看到的士兵和巡警,竟然一个也没有了,宋哲元率领着他的七千名士兵撤离了北京城”。

  可想而知,撤离北平的中国军队情绪多么沮丧,但留在北平的中国百姓更是伤心万分。朱自清29日一大早就接到一个朋友电话,电话里说:“宋哲元、秦德纯昨儿夜里都走了!北平的局面变了!就算归了敌人了!”。电话里还说:“昨儿的好消息也不是全没影儿,可是说得太热闹些”。末了,朋友说了北平中国人皆有的忧愁:“我们现在像从天顶上摔下来了”。同为清华大学教授的吴宓,在战端开始一周的时候痛感“战局危迫,大祸将临,今后或则华北沦亡,身为奴辱,或则战争破坏,玉石俱焚”。吴宓不甘心做亡国奴,说:若真到那天,“或自杀,或为僧,或抗节,或就义,无论如何结果,终留无穷之悔恨”。

  26日华北驻屯军的最后通牒,正是松井太久郎以华北驻屯军司令官香月清司的名义,在下午4时左右送到铁狮子胡同进德社。宋哲元知道来意非常气愤,称病不见,并命秦德纯退回通牒,同时提出口头抗议。松井太久郎不甘心,威胁道:“条件接受当做,不接受也当如此做。”

  对于清水安三这次请愿活动,迄今除了清水安三创办之崇贞学园的后身日本樱美林大学外,史学界还无人涉足。对于清水安三来说,这次请愿只是他的一次个人行为,但就中日关系史而言,则是日本在华民间人士希望保护中华历史文化的一次尝试。

  卢沟桥事变三年后,德国军队进攻法国首都巴黎。1940年6月22日,节节败退的法国被迫接受十分苛刻的条件,与德国签订了停战协定。法国总理贝当解释投降的理由之一,就是为了保存法国特别是保存巴黎这座城市。1949年年初,国民党华北“剿总”总司令傅作义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包围之下,决定放下武器,双方签订《关于北平和平解决问题的协议书》,宣布和平起义。傅作义的起义的原因有许多因素,其中之一是让北平人民和这座驰名世界的文化古城免遭战火。

  中国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为京都、奈良免遭轰炸的建议,虽然不是转移战场,但在保护历史文明这一点上,与清水安三的请愿也是一致的。1944年春,梁思成受命为美国第十四航空队编制华北及沿海各省文物建筑表,目的是美国空军轰炸日本占领区时避开这些地方。据说梁思成在绘制中曾向美军建议不要轰炸京都和奈良这两座历史文化名城。关于梁思成向美军建议不要轰炸京都、奈良事,最早是1984年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宿白先生访问日本时透露的,立刻引起日本的注意,一些学者还进行了调查。调查中,梁思成的助手、当年协助梁思成赴重庆编制华北及沿海各省文物建筑表的罗哲文先生做了明确肯定。梁思成后来的妻子林洙在《梁思成、林徽因与我》一书中,也说梁思成在世时对她讲过此事。此事因梁思成没有留下文字记录,故一直没有最后结论。这件事虽未完全证实,但的确出现在奈良上空的美军轰炸机,没有投掷炸弹就飞走了,因此奈良市民宁可信其有,还宣布在2010年10月31日庆祝平城建都1300周年时举办梁思成铜像的揭幕典礼。清水安三和梁思成一样,对包括交战国在内的历史文物一视同仁地主张加以保护。。

  清水安三的请愿书表面上要求双方把交战地点转移到城外,实际上日本军队还在城外,城内本来就是中国军队守卫,要求双方转移交战地点,等于要求中国军队离开北平城。所以清水安三的请愿,客观上助长了日本的侵华气焰,这一点毫无疑问。

上一篇:闻黎明:“七七事变”时清水安三的请愿游说(三)
下一篇:卢沟桥事变——北平上空的战争乌云

责任编辑:吕凤
最后更新:2017-09-14 15:25:04

7.7事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