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战纪念抗战纪念日7.7事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闻黎明:“七七事变”时清水安三的请愿游说(一)

添加时间:2017-09-14 15:21:38 来源:《团结报》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七七事变”时期,在北平创办崇贞学园的日本民间人士清水安三,为了避免北平古城在战火中遭到毁灭,曾多方奔走游说请愿,这件事迄今还鲜为人知。

  日本在中国的驻军,是根据1901年清朝政府与英、俄、日、德、美、法、意、奥、比、西、荷11国公使签订的《辛丑条约》中的有关规定派驻的,名称先后使用过“清国驻屯军”“中国驻屯军”“天津驻屯军”等,卢沟桥事变时,驻屯军司令部设在天津日本租界。本文采用国内习惯称呼,通称为“华北驻屯军”。

  1937年7月7日晚,驻扎在卢沟桥的日本华北驻屯军步兵旅团第一联队第三大队第八中队在龙王庙附近举行夜间军事演习,声称一名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宛平县城搜查,遭到驻守宛平的中国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第三十七师第二一九团第三营拒绝,双方遂发生武装冲突。事件发生后,日军向宛平城发起进攻,中国守军进行还击,由此演成中日全面战争序幕的“卢沟桥事变”。

  关于“卢沟桥事变”时期,目前史学界还没有明确界定,本文将这一时期界定为1937年7月7日中日两国军队在宛平城发生冲突,至7月29日日军占领北平期间。卢沟桥事变时期,在北平创办崇贞学园的日本民间人士清水安三,为了避免北平古城在战火中遭到毁灭,曾多方奔走游说,以个人力量进行了一次请愿活动。

  卢沟桥事变的第一天

  清水安三在记录他北平生活的《朝阳门外》一书中,有一节专门记述卢沟桥事变爆发第一天的经历和感受,标题为《七月七日的当天》。

  众所周知,华北驻屯军在卢沟桥的演习是在7月7日晚上举行的,名称即是“夜间演习”。根据日本北平特务机关历史档案编辑的《北平陆军机关业务日志》中记载到:“接小野口旅团副官电话:丰台部队第八中队报告,在卢沟桥龙王庙附近夜间演习中,午后十一时左右突然遭到中国一侧十八发炮弹的射击。”这条电话记录,是日本对于卢沟桥事变的最原始材料,尽管目前在那天谁开第一枪、第一枪是为什么开的还有分歧,但这个电话记录已经明确指出时间是深夜11时左右,当消息传到北平,已是7月8日的凌晨。

  清水安三得到卢沟桥事变消息,是7月8日上午10时左右。当时,他像往常一样正在崇贞学园给学生讲课,一位叫息实的人匆匆跑回来说:“朝阳门关闭了,昨天晚上在卢沟桥和中国军队发生冲突了。”清水安三说息实是“返回”说这番话的,说明息实离开崇贞学园不久、他也是刚刚听到这个消息。

  听了息实报告的消息,清水安三心头一紧,想:“大战就要爆发了,二三年前我就预言过中日之间会有一战,这一天还是来了。”课堂上的学生也听到了息实的话,一个女生紧张的脸都发白了。看到这种情况,清水安三觉得在这种场合作为教师和校长首先应该保持沉着,于是只是镇静地说“这样啊”,便继续讲课。

  想必其他年级的学生也听到卢沟桥交火的事了,人心十分浮动。下课钟声敲响后,清水安三把全校学生召集到操场,让大家不要害怕,自己会给日本大使馆(清朝时期设立的日本驻中国公使馆,位于北京)打电话了解真相。可是,电话打过去一直没人接,知情者说大使馆的人都逃到通州去了。通州在北平城东20余公里,1935年12月日本扶植的殷汝耕等人在那里成立了傀儡政权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当时被日本人认为是安全的地方。这证明事情的确很严重。回到操场,学生们议论纷纷,声音虽然很低,但情绪明显受到刺激。课是不可能再上了,大家都急着回家。清水安三叮嘱大家不要单独行动,要三五人结队一起出去。学生们刚刚走出学校,就传来隆隆炮声,这是清水安三在回忆卢沟桥事变时第一次提到的炮声,大家立刻意识到战火切切实实在身边发生了。炮声逼着家住得近的学生加紧了脚步,动作慢的学生不敢再走,急忙返回学校,有的忍不住哭泣起来。

  因朝阳门关闭,十几个住在城里的学生回不了家。那时,中国大多数家庭习惯一天吃两顿饭,崇贞学园也遵循这个习惯。10时左右,正是吃第一顿饭的时候,清水安三怕学生饿肚子,自掏腰包开始让校工出去买馒头,让学生去校园菜地摘了些黄瓜,拌上醋,当下饭菜。可是,馒头买回来了,开始大家忐忑不安,谁也吃不下去。清水安三勉强笑着说:这馒头怎么不像长在头上的,像是长在脚上的脚踝啊。馒头一般是圆形的,这次可能买的是长形的,北平人叫山东馒头,所以清水安三开这样的玩笑。他这样说,是想冲淡些紧张气氛,让学生们放松一下。果然,有些人笑了,于是开始吃起馒头。起初还是一个个地吃,后来有的人吃了二个还不够,吃了三个。

  清水安三用细致的文笔记录了打不通位于北京的日本大使馆电话、一位女生脸发白、大家吃不下馒头等细节,形象地刻画出人们在突然刺激下的紧张、恐惧、不知所措,它让后人身临其境地感受到卢沟桥事变在人们心里的强烈撞击。同时,在前途未知、人人心神不定面前,清水安三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他尽力稳定学生情绪,让大家从紧张气氛中摆脱出来。

  这年,清水安三46岁,待人处事已有很好修炼。崇贞学园是所女子初级中学,招收的都是初中学生。作为一校之长,动荡时刻的第一要务是照料好尚未成熟的求学少年。就在大家焦急不安的时候,一个回到城外家里的学生打来电话,说东直门开着半边门。北平是座古城,从里到外建有皇城、内城、外城三层城墙,其中内城有九座城门,东侧为朝阳门、东直门。这两座城门距离不算远,也不算近,清水安三的家也在城里,位置大约在东华门至沙滩一带,于是决定马上和学生去东直门。说走就走,走慢了说不定东直门也会关闭。学校门前有不少准备回城里的洋车,清水安三叫了六辆,自己骑着自行车夹在中间,他们和其他进城的洋车,排成一列长长的车队,朝着东直门方向开去。

  途中,遇到街上的中国人,他们看见车队过来,就冲车上的人指指点点,说:“日本人、日本人。”清水安三他们听了默不作声。行人的态度不难理解。可以想象,战端即开,中日已成敌对国,百姓看见日本人,自然视为敌国之人。清水安三平时总穿着和服,只有为了办事方便或者需要回避身份时,才换上中式衣裳。崇贞学园的学生,一半也是日本子弟,穿戴也是日本服铜牌饰。这天,他们肯定还穿着日式服装,所以引来那么多目光。

  到了东直门,清水安三长喘一口气,总算进城了,厚厚的城墙给了他和学生们安全感。回到家,妻子还没回来,只有读小学五年级的儿子清水畏三。畏三正在修理他的自行车,是啊,这个时候自行车比人走得快,是最重要的交通工具。清水安三对畏三说:“今天被好多事耽搁了,连饭也没吃成。”畏三听了并不吃惊,反而说:“爸爸,这是战争啊!”这话让清水安三冷静下来,他喃喃道:“是啊,是啊,这是战争。二三年前,我就预言日本和中国会有一场战争,只是没想到这个时候就来了。”

  远处不时传来炮声,清水安三在炮声中把给学生买的馒头当午饭。清水安三回忆中特别说他这顿饭吃的是馒头,似乎说明了两个问题。其一,他还保持着以大米为主的日本饮食习惯,馒头还不是基本口食。其二,卖食物的店都关门了,街上已经买不到他们平日吃的食物了。

  吃过馒头,清水安三本想骑自行车去东交民巷的日本大使馆,问问那里的人都逃到哪里去了。这时妻子回来了,她说:别出去了,出去也找不到洋车,找到了车夫也不肯拉,我都跟他们吵起来了。听了这话,清水安三决定哪儿也不去了。衣服也没脱,就上床睡午觉了。

  晚上,日本居留民会打来电话,说要召集商谈会讨论避难问题,因为清水安三是第六区组长,所以要他参加。日本居留民会是旅华日侨的一种自治性民众团体,在日本侨民居住较多的地方,都设有此类团体。清水安三参加了这个商谈会,会上讨论的都是预防不测的措施,如购买两千包贮藏大米、白天家门口挂日本旗子,遇到紧急情况夜晚放焰火信号,以及到日本大使馆避难等。这次商谈会,还通过了一个决议——给东京发封请愿电报,内容主要是要求日本出兵。清水安三不赞成电报的内容,他婉转表达了他的反对态度。

  那天晚上,住在清水安三家附近的一个日本人接到一位日本女性电话,通知说如果看见点起三个焰火,就马上带一条毛巾和一件行李去大使馆避难。这说明他区的日本居留民会,也在当天晚上召开了类似会议。这个电话表明日本军队是铁了心打进北平,日本大使馆才逐一给各家打了这个电话。

  上面的记述,主要根据清水安三的《朝阳门外》一书,记录了7月8日清水安三的亲历和见闻,让我们现场般地了解到一个普通在华日本人士的多元处境。在中国,记录中国人在卢沟桥事变第一天所见所闻的文章不胜枚举,而记录日本人这天的反应却还罕见。清水安三的实录,尤其是一些看似平淡的细微情节,生动地告诉我们卢沟桥战火给近在咫尺的生活在北平的人们带来了多么巨大的伤害。

上一篇:日本侵华“自供状”:关于《日本侵华密电·七七事变》
下一篇:闻黎明:“七七事变”时清水安三的请愿游说(二)

责任编辑:吕凤
最后更新:2017-09-14 15:22:12

7.7事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