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时中国山西抗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烽火三晋 抗战老区记者行:三次设伏敌胆寒

添加时间:2017-09-14 10:52:03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205年 记者:白续宏 张谦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①1937年11月,八路军115师343旅旅长陈光与战士在广阳伏击战的阵地上。

  ②图为黄岩底村的董喜胜老人现场为记者讲述黄岩底伏击战。

  历史回放

黄岩底、广阳伏击战

  1937年10月17日,侵华日军20师团、109师团主力为配合由大同入侵的50军团会攻太原,由河北省沿正太路西犯山西。为阻止这路日军,八路军129师和115师主力先后于11月2日、4日、7日,在昔阳境内的黄岩底、广阳,利用有利地形布下“口袋阵”“长蛇阵”,连续打了3次漂亮的伏击战,歼敌上千人,极大地遏制了侵华日军的嚣张气焰,滞缓了敌人西进的时间和步伐,有力地支援了在正太路和太原方面的对日作战。国民党二战区前线总指挥卫立煌亲自拜会朱德总司令时诚恳表示:“我知道八路军确实是抗日的,是复兴民族的最精锐的部队,尤其是抗日的方法和经验都非常丰富。”电视剧《亮剑》的故事原型很多出于此处。

  尘封往事

小夫妻诱敌进入“口袋阵”

  在黄岩底伏击战中,为了让沿昔九线向西进入昔阳县城的日军改道向南,进入我军在黄岩谷布下的“口袋阵”,陈赓旅长派771团的一名侦察排长和一名侦察班长装扮成一对回娘家的小夫妻,于11月2日凌晨“准时”出现在黄岩谷北端南界都村与东西走向直达昔阳县城大道的三岔口。“媳妇”骑着毛驴,“丈夫”手提竹篮紧跟其后,二人还不时说说笑笑。当日军109师团的135联队800多名日军和几百头骡马来到三岔路口不知向哪个方向走时,“碰巧”发现骑驴“路过”的“夫妻俩”,便逼他俩带路到昔阳县城。被逼之下,“小夫妻”万般不情愿地带着日军朝东南方向顺着黄岩河道前行,还边走边告诉日军,这条路到县城,又近又好走。日军到达黄岩底村时,已走得人困马乏,便停下来找水、饮马、做饭,混乱之中,“夫妻俩”乘机躲进了村里。领路的人跑了,不认识路的日军只好顺着路继续往前走,早晨7时许,我771团前哨部队与日军交火,略打一阵后,佯装败退,日军“乘胜”追击,彻底进入我军的“口袋阵”中。

  采访中,记者曾多方打听这对“小夫妻”的姓名、籍贯以及之后的情况,但均无收获。一如千千万万无名英雄一样,这两位普普通通的侦察兵,已经融入那场彪炳史册的伟大战争。

  红色记忆

三次设伏敌胆寒

  位于昔阳县城东南方向25公里处的黄岩底村,如今已是阳煤昔阳煤电化循环经济工业园区的建设工地,村民全部搬迁至15公里外的留庄新村,但是放眼望去,依然可以看出这里险要的地形:东西两侧是耸立的悬崖峭壁,南北横贯一条不到500米宽的葫芦形峡谷。78年前的11月2日,就在这里,我军129师386旅和385旅在刘伯承师长和陈赓旅长的率领下,利用有利地形摆开布袋阵,以弱克强,瓮中捉鳖,伏击了日军109师团135联队,击毙日军300余人,缴获战马200余匹,步枪250余支,电台一部及大批军用物资。

  在组织伏击战的过程中,黄岩底村及周边群众踊跃支前,筹粮运草,配合转移。今年70多岁的董喜胜,小时候常听大人们讲黄岩底伏击战,据他回忆:“当时,黄岩底村还没有成立党组织,打仗前,部队就派人到村里宣传,让老百姓转移到山后,但村里的青壮年不走,坚持留下来做支前工作。”

  在连绵起伏的群山脚下,昔阳县史志办总编辑刘利国向记者还原了78年前的那场战斗。

  11月1日侵占了东冶头镇的日军,休息一晚后,开始向昔阳县城西进,2日凌晨,在经乔装打扮后的我军侦察员的“诱导”下,日军由“西向”变为“南向”,进入黄岩谷。6时,八路军386旅完成设伏,总指挥部设在阎庄村,旅长陈赓电话指挥。当日军进入我军的伏击圈时,埋伏在两侧山头上的386旅771团、772团立即用轻重机枪、火炮、手榴弹组成密集的火力网,一齐向敌人猛击。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枪炮打得晕头转向,虽然其间曾3次组织反击,均被我军凭借有利地形打得丢盔弃甲。激战从上午7时开始,一直持续到下午6时。接近黄昏时,日军大部才仓皇从原路沿黄岩河谷逃回南界都村。

  顺着崎岖的山路爬到山顶,依然可以寻到当年八路军作战时使用的“丁字形”掩体。青山苍翠、山风呼啸,随着时光的流逝,许多历史遗迹也在风雨中模糊,但站在这峭壁之上,耳边似有呼啸而过的炮火之声,眼前也闪现着当年黄土翻腾、浓烟滚滚的场景。

  从昔阳县城沿317省道向西行35公里,便是昔阳沾尚镇广阳村。和黄岩谷一样,这里四周山峰壁立,山上荆棘丛生,山脚下河渠纵横,河谷深达数丈。

  谈起广阳伏击战,正在村口聊天的86岁的王有栓老人指着村子南面的大山说:“那天是十月初二,我8岁,大人们说朱老总要排兵布阵打鬼子,村民们都提前转移到山上的窑洞里。就听见那机枪大炮的声音不停歇,天崩地裂般的,有胆子大的村民趴在洞口的草丛里看,说村里像着了火,红红的一片。”

  陪我们一同采访的,是沾尚镇社会事务办主任孟玉祥,在村头的广阳伏击战纪念碑前,他的叙述让我们走进了那个炮火纷飞、硝烟弥漫的战场。

  1937年11月2日,日军第20师团在攻下娘子关、占领平定后,继续向昔阳进犯,企图会攻太原。驻扎在沾尚镇一带的八路军115师343旅为阻击日军向榆次进犯,令1个营的兵力在昔阳城西马道岭地区抗击、迟滞日军,掩护685团和686团埋伏在龙门口河谷大道两侧5公里长的山谷密林中,布下一个“长蛇阵”。

  4日上午,日军步兵、炮兵、骑兵约4000余人相配合,在大炮、飞机的掩护下,气势汹汹地从沾尚镇出发,沿洞涡河向龙门口我军埋伏圈涌来。中午12时许,就在敌人主力通过龙门口快要到达广阳,而其后续部队正在通过龙门口时,在胡封山上担任断后任务的八路军343旅685团1营侦察连向敌尾部射击,以促使日军大部加速行军,快步进入我埋伏地。当日军大部队踏上了龙门口山腰的盘山道时,埋伏在龙门口西面山上树林里的685团2营战士,居高临下,一齐向日军开火,子弹、手榴弹、炮弹交织成密集的火力网。日军被猝不及防的袭击打得人仰马翻,四处乱窜。不少鬼子在慌乱中与骡马一起被挤下龙潭淹死。当日军指挥官反应过来,指挥日军向我军阵地反攻时,早已埋伏在山林中的685团1营战士,像猛虎一般分别从4个山头冲向敌营,把日寇截成数段,使其首尾难顾。我1营和2营前后将日军两个步兵中队包围在峡谷中,与日军展开了白刃战。5公里长的山谷中顿时杀声震天。

  战斗从中午12时一直打到下午6时,我军共毙敌1000余人,俘虏20余人,缴获骡马700余匹,步枪300余支及大量的弹药辎重,同时还解救被日军从东北押解来的民夫100余人。

  孟玉祥说,广阳伏击战,是我115师主力继平型关大捷以后,在山西境内取得的又一重大的胜利,再次打破了“日本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提高了八路军的威望。

  日军遭此重创后,胆战心惊,不敢冒进,已进至松塔的两个联队于6日撤回广阳,接应由沾尚镇西进的后续部队。7日,386旅旅长陈赓指挥所部及385旅769团,在115师343旅的配合下,再次于广阳以东地区设伏。17时许,当由沾尚镇西进的日军先头部队300余人进至伏击区时,设伏部队迅即发起攻击,经1小时激战,歼敌250余人。

  从11月2日至11月7日,八路军129师和115师主力在不到一星期的时间内,连续3次在昔阳境内成功伏击日寇,有力地支援了同蒲路北段和正太路以及太原方面友军对日正面作战,为友军转移赢得了时间。

  采访结束,暮色已浓。思绪从炮火硝烟的场景中走出,回望层层叠叠的山峦,静静流淌的河水,悠闲乘凉的老人,山间嬉戏的孩子,一句歌词油然而出:“为什么大地春常在,英雄的生命开鲜花”。

本栏文图均由本报记者 白续宏 张谦  采写、整理、拍摄

上一篇:烽火三晋 抗战老区记者行:播撒火种迎曙光
下一篇:烽火三晋 抗战老区记者行:土窑洞里定乾坤

责任编辑:杨晴
最后更新:2017-09-14 10:57:20

山西抗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