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本站动态通讯员之声通讯员稿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抢回李家钰将军遗体

添加时间:2017-09-14 08:58:33 来源:朱兴弟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口述:汪选良 整理:张晓东 朱兴弟

  汪选良老人向志愿者敬军礼

  1922年10月2日,我出生于阆中鹤峰乡七里扁村。1938年3月我15岁多时,在家被保长赵大尧、副保长赵大平派了壮丁。我先在双河场和其他新兵在一起住了几天后,被送到阆中城里的相国寺,之后被送到剑阁团管区补充团进行军事训练。

  我们5月份到了剑阁,然后步行出川,翻过秦岭,9月份才走到陕西宝鸡,再坐火车到了陕西潼关、灵宝一带。新兵们在五原村进行集中训练后,被编入川军李家钰的部队,番号为国民革命军第36集团军第47军军部特务连2排5班,连长是瞿志州。

  集团军司令李家钰有3名贴身警卫,总部设有8个单位,包括特务连、电台班等,共计30多人。我们特务连负责保卫总司令及军部的八大处,里面的士兵个个都是精挑细选。我们的训练内容包括射击、跳杆、跑18步,还要做游戏,每天都要搞“三操两讲”,等到最热最冷的时候才会检阅。第二年我被调到第3排8班当上等兵。

  后来第47军在中条山战役中损失惨重,于是队伍撤到第一、二战区交界的河南省新安县鼓村进行整训。部队在补充兵源后,就在新安县守河防,新安县给部队拨发20万斤粮食支援抗战。当我去催粮时,接到传令兵号令,上级让我们立即撤退,原来日本鬼子已占领我们驻地,我只好把征到的粮食条子退还给县上。回到驻地才晓得河北民军被日军收买,放开防线,让日军抄了第47军后路,部队遭遇围攻。我和张崇仁带领40多人分两路纵队冲上去,一口气跑了30多里,战士被炮弹炸伤了也不能往回爬,只能就地枪毙。我们打了1天,日本人才后退了1里多,当晚新安县又被日本人占领。

  里城乡一战更加惨烈,日军向我军总部进攻。部队在转移过程中,军部与电台班失去联系。上级命令我带上两位士兵去找,每人换上手枪,还配4个手榴弹。连长只说了一句话:“找到了你们才能回来!”

  我们晚上摸黑返回里城乡,在一个山洞口发现里面有一丁点红光。我让两个士兵站好位置,准备好手榴弹,我先进去;如有异动,就让他们把手榴弹往里扔。结果山洞里就是电译员,守护着完好的电台。我们一行回到驻地时天还没亮,瞿志州连长传令说我由班长提升为中尉排长。我立功了,也感到欣慰了。

  阆中市志愿者为汪选良老人取下手模

  1944年5月,我还记得那天是阴历3月28日,李家钰司令在河南陕县秦家坡遭到日本便衣队伏击壮烈牺牲。李司令的遗体在一个草庙子下面,大汉李三友、徐子安冲上去抢尸,我们以火力掩护,但几次都遭日军炮弹、机枪压下来了。后来趁日军火力减弱时,李三友等战友立即冲了上去,将李司令的遗体背了出来。我现在都能记得到那个地方。

  后来部队撤下前线,路过广元时,部队同意我回家乡看望父母。兄弟姐妹都说我为国尽了忠,为父母也要尽孝,再不准我去当兵了,要么把眼睛刺瞎,要么把右手食指剁掉。我只好把刀放在食指上,我兄弟一锤砸在刀上,也怪,指头断了几乎血都没啥淌!就这样断了继续当兵的念头,留在家里安心务农。

  汪选良老人全家照

上一篇:峥嵘岁月稠,甘为孺子牛——抗战老兵陈凤林烽火年代人生经历纪实
下一篇:抗战精神赋(并序)

责任编辑:李少通
最后更新:2017-09-14 09:01:00

通讯员稿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