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专题栏目抗战寻亲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长沙简家大屋,你在哪里?——寻找黄蔚然烈士墓地

添加时间:2017-09-13 16:26:35 来源:孟企平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昨天,娄底志愿者易小君发布了一条消息《实现爷爷心愿 寻找父亲回家》:湖南省娄底市小碧乡抗战英烈遗孤、76岁的退休教师黄秋谷从1990年开始一直在寻找父亲黄蔚然的牺牲地和坟墓,想要将父亲的遗骸接回家安葬。有领导表示,如果找到,可以入葬当地的烈士陵园。黄秋谷听爷爷说过父亲是长沙会战中在岳麓山下的简家大屋被日本飞机炸死的。但他至今没打听到简家大屋,也没有找到父亲的墓地。

  与易小君联系,又与黄秋谷先生通了电话,查阅了一些资料,支离破碎的信息渐渐完整鲜活起来:

  1938年11月岳阳沦陷,湖南成为抗日战争主战场,七年中发生六次大会战,直到抗战胜利。黄蔚然1922年出生于湘乡,湘乡、双峰、娄底、安化,历史上被统称为湘中腹地,这里的人据说是远古部落首领蚩尤的后代,勇猛顽强,不屈不挠。1941年第二次长沙会战的硝烟尚未散尽,高中毕业19岁的黄蔚然与同乡聂浚湄一起放下秋收的禾镰,报考了黄埔军校,此时他已结婚生子,含泪告别父母高堂、刚做母亲的爱妻和襁褓中的幼子,奔赴千里之外的成都,12月一同编入成都本校第二总队步兵五中队。

  黄蔚然军校毕业后分发到第四军102师305团,先任准尉特务长后升迫击炮排中尉排长。102师是一支以贵州籍官兵为主的“草鞋兵”,虽然装备落后,但作风强悍,敢打敢拼,从淞沪会战开始几乎无役不从。102师师长柏辉章的孙女柏梅女士告诉我,192师将士在抗战中牺牲逾万人,靠不断补充新兵得以坚持到底。1942年第三次长沙会战后,102师所有士兵调补59师和90师,只留下干部训练新兵,柏辉章调任副军长,新任师长陈伟光,黄蔚然就在此时分发到102师305团。

  新兵尚未练成,长衡会战又打响。102师负责防守长沙市北区,核心阵地在小吴门和经武门,师部设浏阳门。6月14日,日军第3师团猛攻城东北,飞机重炮轰炸下死伤惨重。6月17日,制高点岳麓山岌岌可危,102师主力奉命在水陆洲北头找船渡江,遭日军火力拦阻,至天明还未渡完,日军狂轰滥炸,湘江水面一片殷红。18日拂晓岳麓山失守,102师上岸再遭痛击,只能随大流向邵阳方向撤退,长沙随即沦陷,全军撤至邵阳只剩三分之一。黄蔚然大约就在这两天里阵亡,正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之后,102师残部到郴州整编,师长陈伟光撤职查办。黄蔚然的父亲老年丧子,他的妻子青年丧夫,他的独子幼年丧父,这是何等的悲哀!

  斗转星移,七十多年过去,黄秋谷始终没有忘记爷爷生前的嘱托,他要让父亲的英灵回家。1991年他找到了父亲的同乡同学和堂兄弟、从台湾回乡探亲的退役军官黄炳炎,为父亲出具了证明,几次向在台黄埔军校校史馆请求提供资料,又从湘乡市档案馆和湖南图书馆获得重要资料。并争取到涟源市黄埔同学会、娄底市黄埔同学会和父亲的健在战友聂浚湄出具证明,经由村委会、乡政府层层上报申请。“苍天不负有心人”,1997年5月,湖南省政府下达《革命烈士通知书》,6月颁发烈士证明书,追认黄蔚然为抗日战争阵亡烈士(批复与证明书上牺牲时间写为1945年7月)。

  悲喜交集的黄秋谷多次来到岳麓山下打听“简家大屋”和父亲的墓地,但喊山无应答,唤水无回声,问人无结果。他不知道父亲倒下在哪座山脚哪处水滨,父亲伟岸的身躯化作了哪块嶙峋巨石或是参天大树。他想要跪拜在父亲的墓前焚香禀告一切,但往昔荒凉的渔村已变得高楼林立、车水马龙,找不到下跪的地方。谁可以告诉他“简家大屋”的具体位置,在当年血肉纷飞肝脑涂地的战后,有不有人收殓安葬了父亲的遗骸忠骨?我为此咨询了长沙民俗专家陈先枢和贵州102师军史作家康振贤先生,希望他们能给予帮助。“9.30国家烈士纪念日”快到了,有知道线索的朋友请联系:

  黄秋谷(涟源) 186 7380 8507

  易小君(娄底) 158 7387 0307

  孟企平(长沙) 138 7311 4899

  2017年9月13日

  长沙水陆洲现已改名为橘子洲

上一篇:【湖南邵阳】抗战老兵杨太钊寻原国民革命军陆军第97军黄埔军校中校军官黄大可亲人下落
下一篇:抗战英烈陈占武有音信了,托我寻亲的龙门老乡在哪?

责任编辑:李时英
最后更新:2017-09-13 16:35:31

抗战寻亲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