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场战役文化救亡综合资料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抗日烽火中的黔籍将士(下)

添加时间:2017-09-13 15:46:15 来源:趣历史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1941年9月18日拂晓,日军4个师团同时向新墙河杉木桥沿港口一线正面阵地发起总攻,40多门重型火炮、几十辆装甲战车和50多架飞机同时出动,向新墙河南岸中国守军阵地进行了地毯式的轰炸。当时防守的只有柏辉章的一○二师,面对数倍于己的日军,一○二师官兵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抵抗。紧靠新墙河中段渡口处的新墙镇是日军突破防线的进攻要点,一○二师三○四团防守在这里。随着日军重炮排山倒海般的轰鸣,新墙镇弹如雨落,片刻间被夷为平地。三○四团凭藉坚固工事和精心配置的机枪交叉火力,打退了日军的几次强渡,不仅消灭了南岸桥头堡的敌人,还生俘了一名日军曹长。当柏辉章从这名俘虏的口供中得知进攻的日军有4个师团时,大吃一惊,急忙向军部和战区长官部请求增援。其时,大队日军在骑兵部队的掩护下,源源不断渡过了新墙河。军长欧震的几个师分别在大云山和新墙河投入战斗,手下已无兵可派,军情紧急,他哪有时间给柏辉章多做解释,说:“柏辉章!我告诉你,当前战场成败,责任全在我们第四军身上,我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了,你看着办吧!”说完摔下话筒。

  孤军作战,有死无生。柏辉章拿起电话命令:“各团守住阵地,绊住敌人,不得后退一步,就是剩下最后一个人也得死在阵地上!”他命令陈副师长即刻出发到三○四团督战,参谋长熊钦垣负责师部和后方一切事务,他自己持枪上阵到三○五团督战,与官兵共生死。在极端艰难的情况下,一○二师又顽强坚持了两天才奉命撤到集结地。

  站在队伍前头,看到原来一万多黔籍将士只剩下几百人,柏辉章忍不住失声痛哭。他强忍悲痛说:“弟兄们,这一仗打到现在,我们一○二师牺牲损折九成。自抗战以来,在历次战役中,先期出省的贵州籍士兵几乎伤亡殆尽,大家全都抱着誓死卫国的决心浴血奋战,争相杀敌报国,你们都是好样的。我们要时刻准备再赴战场,努力杀敌!”

  第二次长沙会战结束后,为追悼一○二师为国捐躯的将士,柏辉章在师部驻地关王桥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以告慰烈士英灵。与会的贵阳各界人士代表和部分烈士家属,纷纷要求在家乡省会贵阳建一座纪念塔。1940年底动工在贵阳市大南门外十字路口建立了纪念塔,不久又建立了三桥纪念塔。

  历史永远铭记

  贵阳市郊的海天园内,苍松翠柏中,挺立着一座“贵州人民抗日战争纪念碑”。纪念碑形似一支竖立的步枪,上面一对汉白玉雕刻的和平鸽,仿佛振翅欲飞。纪念碑落成典礼上,时任省委副书记王思齐在讲话中号召大家,永远牢记中华民族这段血与火的历史,为中国的富强和世界和平而努力奋斗。

  不惟贵阳,黔南、独山、桐梓、平坝、普定、威宁、织金、印江、天柱、龙里、长顺、钟山等地,都建有抗日纪念碑纪念塔。巍然耸立在贵州群山峻岭中的抗日纪念碑,向人们控诉了侵略者给贵州人民带来的苦难,记录了贵州儿女抗击侵略者的丰功伟绩,也展示着贵州人民保卫祖国、争取世界持久和平的愿望。

  不能忘记的,还有那些在贵州热土上英勇抗敌的军人,那些被家乡山水养育得无比英勇的没有穿军装的抗日勇士!

  1944年11月日军入侵黔南,同时发动桂柳会战,四五十万难民被迫退入独山一带,日军尾追而至,沿途烧杀抢掠,仅独山境内被日军杀害的军民就达19800余人。部分驻扎在独山上司镇弓久寨的日军,因怀疑难民中藏有中国军人,枪杀300多名难民。

  面对侵略者的暴行,贵州军民的愤慨犹如火山爆发,爱国主义激情和民族意识空前高涨。为了不做亡国奴,各族人民奋不顾身地投入到抗战行列。中国军队在独山以南的黑石关和黔桂边界上的荔波黎明关等处顽强阻击来犯之敌。1944年11月25日,二十七集团军七十五军五八七团1800名官兵在黎明关与敌激战两昼夜,数次击溃敌人进攻,打死打伤近200日军,两名日军中队长毙命。此后,该团又与友军在谭家坳、刘家坳等地阻击日军,激战一天一夜,毙伤日军140余人;30日晚,中国军队又在蒙家坳打死打伤日军150多人;12月2日上午,在永康乡的穿洞附近,二十六军后卫部队毙敌100多。

  黑石关战斗被日军称为进入贵州境内最激烈的一次战斗。参加卢沟桥抗战的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的先头部队九十一师,于28日到达独山后,就在黑石关、矮关、白腊坡、甲捞河一线布防。30日晚,该师二七二团第三营搜索连在下司马道子附近与300余日军遭遇发生激战。12月1日凌晨,布防于黑石关的二七一团守军对混入难民队伍中准备冲关的日军先头部队进行了阻击;之后,九十一师官兵又在矮关、白腊坡、甲捞河等地抗击日军。在这次战斗中,二七三团三营少校营长桑振宇为国捐躯。

  与此同时,黔南各族群众也自发结成武装团体阻击日军。11月28日,日军侵入三都九阡乡,以水族农民为主体的民众抗日武装奋起抗敌。当天下午,日军进至荔波、三都交界的十里长坡时,以潘文高为首的农民联军早已作好战斗准备。日军刚进埋伏圈,就听一声令下,枪声炮声齐鸣,擂木滚石齐下,土石飞扬,杀声震天。这次战斗,击毙日军30多人,伤20多,而农军战士仅伤亡4人。

  同一天,石板寨也是凯歌高奏。这是一个有119户人家的水族村寨,寨外一人多高的石墙上,粗大的木枋扎成四五尺高的木栅栏,寨中高地碉堡耸立,后山还有?望哨,寨门一闭,易守难攻。十里长坡遭袭,日军惊魂甫定,傍晚行至石板寨,岂不知又一场恶战正等着他们。寨里的水族农民潘秀辉、潘老发等50余人自发组成自卫队,以寨墙作工事,步枪、土枪、土炮全用上,打死日军8人,缴获战马、骡马及部分弹药物资,4名自卫队队员献出宝贵生命……

  黔籍将士以生命的代价护卫家园,洗雪国耻,当被后人永记。在独山,90高龄的徐惠文老人,就以一种独特的方式纪念那段他亲身参与的战斗岁月。8月8日老人告诉记者,日军占领独山县城后,他积极参与当地共产党抗日救亡组织活动,给村民们宣传抗日救国道理,发动青壮年参加抗日。一时间,农民抗击日军佳话频传:王有时空手夺枪、卢永章斧劈倭奴、黎玉轩袭击日军、芹二十用土炮猛轰。独山、三都、荔波等地农民在党组织的带领下,掀起了抗日高潮。抗战胜利后,老人在《黔南日报》当记者,采写了数十篇抗日文章并集辑成书。如今,老人虽年老力衰,仍跋涉在独山的盟军机场、深河桥、大洞口爆炸遗址、大塘日军炮弹弹坑以及县城日军指挥部旧址等地,采访调查“黔南事变”的经历者;在周家大院等抗日历史遗址,老人多方游说,使近十个遗迹得以完整保留。老人说他要将这段历史纪录下来,让子孙后代不忘国耻,团结奋发,时刻警惕日军军国主义的复辟……

  需要纪念的黔籍将士,何止千万。穿越时光60年,那场民族抗争的刀光剑影早已凝固,但镌刻在历史年轮上的枪炮声,却如晨钟暮鼓,振聋发聩。记录下那段血写的历史,唤醒民族的记忆,我们尤需在心的深处,立下一尊不朽的丰碑!

  让我们记住他们:

  陈法轼 贵阳人 1942年牺牲于贵阳;

  张恒兹 平坝人 1948年牺牲于贵阳;

  王少武 清镇人 1937年牺牲于陕西;

  文子全 江口人 1941年牺牲于雁北;

  陈淑蓉 遵义人 1943年牺牲于河北;

  胡畏 遵义县人 1943年牺牲于河北;

  牟思光 六枝人 1937年牺牲于无锡;

  全正熹 荔波人 1937年驾机牺牲;

  刘永瑞 榕江人 1937年牺牲于南京;

  胡章国 兴义人 1938年牺牲于万家岭;

  李竹清 安顺人 1939年牺牲于吕家庙;

  张子纲 黄平人 1939年牺牲于皖东;

  彭镇璞 绥阳人 1940年牺牲于南浮山;

  黄映清 三穗人 1940年牺牲于南高坪;

  徐锦江 贵州人 1940年牺牲于新墙河;

  王懋长 安龙人 1941年牺牲于河南;

  王才高 瓮安人 1944年牺牲于腾冲;

  霍世才 贞丰人 1945年牺牲于湖南;

  秦春阳 德江人 1938年牺牲于禹王山;

  田风 印江人 1938年牺牲于禹王山;

  夏成之 锦屏人 1938年牺牲于禹王山;

  谢锦堂 都匀人 1938年牺牲于禹王山;

  吴叔文 麻江人 1938年牺牲于禹王山;

  杨和春 毕节人 1938年牺牲于禹王山;

  陈英华 台江人 1938年牺牲于望母山;

  杨雨臣 天柱人 1938年牺牲于望母山;

  谢玉鸣 仁怀人 1938年牺牲于禹王山;

  李廷栋 盘县人 1938年牺牲于禹王山;

  石绍华 三都人 1938年牺牲于禹王山;

  肖立英 思南人 1938年牺牲于望母山;

  李俊 平塘人 1938年牺牲于望母山;

  袁玉高 瓮安人 1938年牺牲于望母山;

  钱义臣 惠水人 1938年牺牲于禹王山;

  李昌荣 习水人 1938年牺牲于禹王山;

  王永锡 织金人 1939年牺牲于南昌会战;

  徐天植 贵州人 1937年牺牲于淞沪战役;

  冯吉士 镇远人 1940年牺牲于长沙会战;

  赵秉权 遵义人 牺牲于徐州砀山守城战;

  徐文科 贵州人 1939年牺牲于南昌会战。

  ……

上一篇:抗日烽火中的黔籍将士(中)
下一篇:8所高校抗战时期内迁贵州, 奠定贵州现代教育体系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09-13 15:47:58

综合资料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