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场战役文化救亡综合资料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抗日烽火中的黔籍将士(中)

添加时间:2017-09-13 15:44:12 来源:360图书馆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北上抗日当红军

  黔籍将士前方英勇杀敌,而在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日武装斗争中,贵州儿女浴血奋战,把一柄柄钢刀插进敌人的心脏。

  8月8日,记者拜访了周素园的女儿周平一。老人的家干净整洁,桌上摆着肖克、王震等老革命的回忆录。这位古稀老人回忆了那段难忘的日子:

  “红军进毕节时来到我家,一位营指导员在父亲书架上看到《共产党宣言》等马列书籍,感到很奇怪,向军团领导王震报告。王震把我父亲找去,父亲说:‘我10多年前就参加辛亥革命,走了很多曲折道路才找到马列主义,只有马列主义才能救中国。’辛亥革命失败后,父亲在外颠沛流离了几年,终于在武汉找到马列主义的书并带回老家苦读。这在当时被发现是要杀头的。”

  经过进一步了解,周素园被任命为“贵州抗日救国军”司令员。为了进一步探索革命真理,时年58岁的周素园毅然离别家小跟随红军爬雪山过草地,到陕北见到了毛主席。抗战爆发后,周素园被任命为八路军高级参议,因患病回家乡继续为党工作。行前毛泽东、朱德为他饯行。毛泽东说:“周先生,你虽没有入党,总算红军的一员。交情如此,不可以不知道历史,行前你可否简单地写点留给我?”次日,周素园送了自传去,毛泽东复信:“你以往的已足以自豪了,今后更辉煌的将来,应该是我执笔来补写。”

  10月,周素园离开延安,以八路军高级参议的身份,带着毛泽东给西南各省政要的亲笔信访问各省当局,要求释放政治犯,宣传共产党团结抗日的主张,为党做了许多工作。解放后,周素园历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贵州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副省长等职。他病逝后,周恩来、贺龙等发来唁电。省委挽联写道:“万里共长征,事业资匡助;一心服真理,马列宏谟有会通。”

  在红军和贵州共产党人的宣传组织下,上万劳苦大众参加红军北上抗日,不少有志青年奔赴延安,参加八路军、新四军抗击日寇。有这样一个镜头,将永远定格在贵阳市民的心里:静静的深夜里,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学生,提着一盏马灯往返于贵阳花溪泥泞的乡间小路上,把抗日救国的道理送到农民家中。

  这个女学生就是1922年出生于贵阳的刘家祥烈士。1939年日机轰炸贵阳,筑城百姓遭受巨大损失。加入中国共产党已一年的刘家祥担任了党支部领导工作,积极从事抗日救亡活动。党领导的群众组织“筑光音乐会”所到之处,都留下了她的足迹和抗日救亡的歌声。“筑光音乐会”被反动当局解散后,已被特务监视的刘家祥与丈夫王启霖撤到桂林,双双赴皖南参加了新四军。为揭露国民党反动派发动“皖南事变”的阴谋,悼念死难战友,鼓舞人民继续抗日,夫妇俩很快创作了30万字的长篇小说《煎》。1949年春,刘家祥夫妇回到贵阳,在省工委继续进行抗战工作。就在这一年,正当中国人民解放军逼近贵阳时,刘家祥被反动当局杀害于城郊马家坡。

  血肉铸阵地

  在抗击敌军的前方战场,黔籍军人以血肉之躯阻挡日军进攻,淞沪会战、长沙会战、台儿庄战役、万家岭战役,留下了他们杀敌的身影。

  1937年淞沪会战爆发后,以黔籍军人为主体的一○二师、一○三师、一二一师、独立三十四旅奉命奔赴淞沪战场。战斗中,一○三师六一三团伤亡官兵300余人,团长罗熠斌(台江人)壮烈牺牲。

  在著名的台儿庄战役,一四○师的黔籍将士先后在禹王山、望母山等地同日军进行了激烈战斗。一四○师参加过长沙会战、常德会战,并在南昌截击日寇北撤,缴获甚多。在台儿庄一个多月的鏖战中,一四○师牺牲将士近3000人。八三六团副团长、遵义人王俊臣与日军肉搏,血洒疆场;以副团长代理团长的兴义人陈大川坚守禹王山阵地,激战3昼夜,以身殉国。

  在创造了抗战史上惟一一次全歼日军一个整师团记录的万家岭战役中,黔籍将士英勇善战。一○二师奉命从正面攻击日军阵地,三○四团进攻狮子岩和扁担山,以火力支援三○六团攻打万家岭。打惯山地战的黔籍军人从侧面猛攻,占领最高点。经左右翼友军合围,取得了“万家岭大捷”的胜利。这一仗,一○二师歼敌4000余人,“向一○二师看齐”的木牌标语立在战地上,友军见到一○二师的人就上前握手赞贺,战地记者写出特写报道。新四军军长叶挺评价说:“万家岭大捷,挽洪都于垂危,作江汉之保障,并与平型关、台儿庄鼎足三立,盛名当永垂不朽!”

  在缅北和滇西作战中,黔籍军人也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1942年2月底,10万远征军踏上中国当时惟一的陆地通道————滇缅公路,新编二十八师也在其中。5月5日早晨,贵州瓮安人、三十六师团长熊正诗率部奔援怒江东岸惠通桥头,与日军隔江对峙。日军派出300人绕道鞋婆山,妄图偷渡过江,被熊正诗部将其全歼。1944年5月11日午夜,中国远征军强渡怒江的2万余名勇士中,就有新二十八师、第八军的一○三师、八十二师的黔籍军人。

  而在松山战役中,参战的第八军从军长到士兵多是贵州人。军长何绍周是兴义人,曾参加武汉会战、江西宜昌西岸会战和远征军滇西会战。新二十八师向松山发起冲锋,伤亡3000余人,改派第八军接替后,面对易守难攻的松山阵地,第八军开始了旷日持久的进攻。为了最后夺取主峰,军工兵营在八十二师掩护下,在松山主峰敌阵地下约30米处挖了两条地道,填装进15吨美国TNT炸药。8月20日上午,我军把日军主力诱到主峰,军长何绍周一声令下,刹时天崩地裂,主峰被炸出两个深20米直径50米的大坑,日军全部化为齑粉葬身坑内。至此,历时120天的松山血战宣告结束,为反攻龙陵和腾冲创造了条件。从此,滇缅公路畅通无阻,拉开了亚洲战场盟军向日军反攻的序幕……

  纪念碑作证

  8月4日的筑城纪念塔,现代时尚的街心花园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美丽。车水马龙的街道旁高楼林立,过往路人形色匆匆。

  “你知道这里为什么叫纪念塔吗?”记者拦住行人问。

  “不知道。”匆匆而过的行人对记者的提问均以摇头作答,只有一位中年女士的回答让记者感到稍许的安慰:“可能是纪念哪个名人吧?听老人说很早以前这里立过纪念碑!”。

  岁月的年轮毕竟翻过去60多页。为了纪念抗日阵亡的黔籍将士,1941年在这里建了“一○二师阵亡将士纪念塔”,纪念塔因此得名。同年,在贵阳三桥还建了一座国民革命军第八十六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塔。60多年过去了,几经旧城改造,纪念塔纪念碑了无痕迹。有名无塔,为什么纪念?纪念谁?已经很少有人详知。

  其实,它是一场惨烈战斗的见证。

  在几进几出的长沙战斗中,黔籍将士所在的一○二师、一四○师都参加了。先后参加过淞沪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南昌会战的沙场老将一○二师师长柏辉章(遵义人),4年间率部参加了3次长沙会战,其中最惨烈的就是一○二师参加的第二次长沙会战。

上一篇:抗日烽火中的黔籍将士(上)
下一篇:抗日烽火中的黔籍将士(下)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09-13 15:45:56

综合资料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