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场战役文化救亡综合资料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文化西迁”——贵州的抗战文化记忆(下)

添加时间:2017-09-13 15:28:16 来源:贵阳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西迁后,他选择扎根贵阳

  罗登义1906年出生在贵阳,长大后就读于南明中学。1923年,他考入北平师范大学农业化学系,主攻生物化学和营养化学。

  1928年,大学毕业的罗登义经友人举荐,到贵州大学任教,校长周恭寿以教授相聘,委以学监之职。1930年,罗登义重返母校北京大学农业化学系学习。1935年,他被派到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研究所深造,两年后获农业生物化学硕士学位,载誉而归。北大以农业化学系副教授聘之。

  诚如秦京教授所说,罗登义是科班出身的教授,又有留洋的学术背景,学术水平很高。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多所高校纷纷内迁。罗登义随之南下,辗转任教于江西南昌农学院、西安临时大学,最后在西迁至贵州湄潭的浙江大学安顿下来。

  在湄潭,除了担任三门课的讲授外,他还进行生物营养的科学研究,而湄潭丰富的野生资源成为他最直接、最重要的研究对象。

  六年间,他在生化营养的研究方面颇有建树。例如,他在对170多种水果蔬菜的营养成分的分析中,发现了刺梨含丙种维生素特别丰富,进而对刺梨进行了深入研究,前后发表论文近十篇。

  1947年,在贵阳休假的罗登义接到了当时接管贵大的军代表的聘书,最终决定留在国立贵州大学任教。同年,联合国在中国选中了既懂农业又懂生物化学的罗登义,想聘请他到联合国粮农组织担任顾问,被他婉言拒绝。此后数十载,他把毕生精力奉献给了家乡,还曾作诗《家乡恋》以言心志:“生我育我好贵州,气候温和,山水清幽。地下蕴藏丰富有,金碗叫化,愚者蠢忧。勤劳人民应振奋,智力开发,兴工兴农。雄心壮志岂能休,暂时穷困,何惧何愁。”

  “罗院长是贵州人,留在家乡,为这里的教育事业尽一份力,他认为义不容辞。”秦京老先生如是说。

  ■治学严谨,为贵州农业教育做出贡献

  回忆起上世纪四十年代的贵州大学,秦京最有感触的是,大多数授课老师都留过学,脑子里装的是真材实料。“罗院长三十年代留美,在他之前的系主任王子方留法13年,教土壤肥料的刘海蓬留学德国,教农产制造的方乘留学英国。抗战时期,他们来到贵州,撑起了当时贵大的教研水准。”这些人中,又数罗登义与贵大、与秦京的缘分最深。

  1947年,罗登义到贵大后,担任过秦京的老师。1949年,秦京毕业留校,当起了罗登义的助教。两人既是同事,又是师生关系。在秦京眼中,罗院长的威望很高,他始终视罗院长为老师,在教书育人方面,也是自己学习的榜样。

  “罗院长讲课,从来不用讲稿,口才非常好,还很生动。”秦京的学生、贵大教授吴平理有幸上过罗登义的课。“他讲生物化学,讲到德国化学家凯库勒发现苯环的有趣故事,引人入胜。据说凯库勒在晚上做梦时,梦见蛇咬住自己的尾巴,才因此发现了苯环的结构。”吴平理至今仍记得上课的情形。

  1963年,罗登义受国家科委、农业部委托在贵州农学院建立生化营养研究室,并兼任室主任,后更名为生化营养研究所,既出研究成果,又培养了人才。秦京回忆说,“罗院长经常到研究室去,指导年轻老师做实验,并鼓励他们去发现、去创造。但他特别强调,搞科研绝不能弄虚作假,数据更加不可以造假,要秉持最严谨的科学态度。”

  1981年在他的指导下,创办了《贵州农学院学报》和《贵州农学院丛刊》两种学术刊物,《学报》专门登载新的科研成果,《丛刊》登载科研课题下的系统文章。两刊双管齐下,反映了农学院的科研全貌。罗登义担任《丛刊》主编,在十年中,共编辑出版了《农业生化》、《马尾松》、《小麦育种》、《刺梨》等专刊18集。

  从1953年担任贵州农学院院长,直到1984年退居二线,数十年间,罗登义一直耕耘在贵州农业教育战线上,完成了省内外农副产品、生物资源等15万余个项目的分析测试工作,建立和改进分析测试方法100余种,同时也为国家培养了大批农业人才。在他的指导下,农学院先后建立了刺梨研究所、麦作研究所、森林生态研究室等,在教学与科研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人品卓越,惠及后人

  据秦京讲述,有一次罗登义到北京开会,临行前交代他,让他下学期教一点有机化学。“接到任务,我用了一个寒假的时间来备课。罗院长严谨的治学态度,为人处世的原则,影响了众多像我这样的后辈。”

  作为国内权威、学科带头人,在做人方面,罗登义一直非常严格对待自己。“他在农学院九三学社组委当组长的那几年,我是副组委。当时,每个礼拜他都要组织大家学习,进行学术交流。而每次他都到得最早。”秦京一直感激罗院长言传身教般的教导,“一个礼拜选一个晚上,不耽误授课,风雨无阻地组织大家学习。他那时候就住在我这栋楼的隔壁,在那个没有路灯的年代,他提着一盏马灯,挽着爱人的手,沿小路走到学校。”在这些学习活动中,罗院长的个人魅力感染着所有人。

  他身兼多职,从不以权谋私,深受学生的爱戴与敬重。按规定他配有专车,但除了公务从不私用,家属更不准利用。每月发工资,他总是询问身边的工作人员,是否按时替他交了个人所得税。他住在省人大分配给他的宿舍里,就把农学院的住房退掉,绝不多占。

  罗登义不准大家给他庆贺90大寿。他说:“大家都很忙,不要浪费时间。”令人肃然起敬。秦京介绍,原来校方想将罗院长的墓安放在贵州农学院图书馆后面的小山包上,那地方叫三家村,是贵大很中心的一个位置。“但罗院长拒绝了,留下遗言要将自己安葬在桐木岭贵大农场。”秦京感叹,因为老院长对这片土地热爱至极。

  在罗登义的墓旁,立有他生前自撰的墓志铭:“葬我于桐岭之阳兮,望我乡邦。乡邦繁荣昌盛兮,守我学庠。学庠弦诵不绝兮,慰我无央。”

上一篇:文化西迁”——贵州的抗战文化记忆(中)
下一篇:抗日烽火中的黔籍将士(上)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09-13 15:32:16

综合资料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