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场战役文化救亡综合资料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文化西迁”——贵州的抗战文化记忆(中)

添加时间:2017-09-13 15:25:22 来源:贵阳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八所大学在贵州度过了抗战的艰苦岁月,延续了中国文脉,保存并培育大批文化精英,贵州对中国教育作出了宝贵贡献。抗战前贵州没有大学,骤然来了这许多学校,贵州人从此可以不到外地求学,在贵州就可考入名牌大学。这些大学设有文、理、工、农、医、法商、师范40多个系科,全面提升了贵州高等教育水平,并推动教学、科研发展,浙大的理工科,大夏的人文学科、交大的工程技术在国内均为上乘。值得注意的是,湘雅医学院、中正医学院和新设的贵阳医学院,加上军事系统的军医学校、战时卫生人员训练所,贵州成为我国后方培养高级医院人员的重要基地。

  浙大西迁贵州第一站青岩古镇:

  溶洞里诞生数学研讨班

  古刹中师生读书声琅琅

  位于贵阳市花溪区的青岩古镇,是贵州高原上的一颗璀璨文化明珠。这座有六百多年历史的明清古镇,有讲不完的精彩故事。其中,青岩古镇在抗战时期与浙江大学结下的一段特殊情缘,是最精彩的篇章。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以后,1939年底,浙江大学西迁贵州,除了大部分师生转至遵义湄潭,大一新生被安排留在青岩古镇,分散到迎祥寺和龙泉寺两处上课。这里是日本飞机轰炸时的盲点地区,能够保护师生及教学设施的安全。

  1940年2月9日,浙大一年级新生在青岩迎祥寺正式开课。两个星期后,其他三个年级也正式开学,浙大师生们开始从颠沛流离的状态中进入相对安静的课堂。

  70多年光阴,弹指一挥间。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本报记者来到抗战时期国立浙江大学从广西宜山西迁贵州的第一站——青岩古镇,实地踏访了浙大西迁办学旧址——迎祥寺及龙泉寺,重温抗战时期“文化西迁”的珍贵片段。

  ■我国首个“微分几何专题研讨班”,在迎祥寺内小溶洞里诞生

  青岩南门西侧400米处的小山脚下,坐落一处有“黔山祖庙”之称的古刹,这就是建于明朝天启年间的迎祥寺。作为本地有名的古刹之一,迎祥寺至今仍然香火鼎盛。

  寺庙后院的二楼平台有座玉佛殿,抗战期间,随校西迁的浙大数学系主任苏步青教授及家人曾居住于此。

  迎祥寺大悲殿一侧,有一道铁栅栏,从此通过,可抵达一处布满青苔、高约六米、宽约十余米的溶岩洞穴。

  记者借着洞口微弱的光线,依稀可看到黑黢黢的洞内有下行的台阶。

  “这个溶洞的面积大约20多平方米,如今已经很少有人进去。”陪同记者一同踏访的花溪旅游公司青岩分公司副经理陆海力介绍说,抗战期间,我国第一个由苏步青教授创立与领导的“微分几何专题研讨班”,就诞生在这个小溶洞里。

  据相关资料记载,从1939年“微分几何专题研讨班”在青岩成立,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苏步青教授先后发表了150余篇论文,在国际数学界产生了深远影响,使我国在“微分几何”这一领域一直处于国际领先地位。

  苏步青的“微分几何”与“射影曲线”概论,如今在核物理学、建筑学中被广泛运用,奠定了他在全球数学界的地位。他所著的《一般空间微分几何》还荣获了1956年国家科学奖。苏步青教授的这些论文与专著,都是在“微分几何专题研讨班”报告和讨论过的。他不仅为我国数学科学的发展做出卓越贡献,还为我国培养了几代数学人才。

  意义重大的“微分几何专题研讨班”,之所以诞生在青岩古镇溶洞里,是因为当时日本人的飞机常在贵阳上空盘旋,浙大在古镇的正常教学受影响。

  抗战时期,浙大数学系主任苏步青将溶洞当作“讲堂”的故事,在青岩广为人知。

  一天,苏步青召集几位助教和学生,搬来几条木板凳,一同来到迎祥寺内的溶洞里。山洞的石壁上长着青苔,石缝里冒着水珠,顶上石笋倒悬,地上乱石成堆。阳光照射进来时,洞内幽静而有光亮。苏步青对大家说:“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数学研究室。山洞虽小,但数学的天地广阔。大家要按照已确定的研究方向读书,定期来这里报告,我们互相讨论……”接着,苏步青将他在微分几何方面的研究心得做了第一次报告,

  之后,苏步青每天下课回到迎祥寺,都会在晚饭过后,带着他的助教和学生前往溶洞,点着油灯开始进行大量繁复的演算。

  1940年10月,苏步青带着家人随浙江大学一年级师生,由青岩迁到湄潭。1946年抗战胜利,浙大师生迁回浙江杭州,结束了西迁经历。

  ■浙江大学西迁办学旧址——青岩古镇龙泉寺

  浙江大学抗战时期西迁青岩古镇的办学旧址位于龙泉寺。

  沿着明清古驿道,从青岩古镇北城门进入,记者来到古色古香的龙泉寺。

  龙泉寺大殿门口悬挂着“浙江大学西迁办学旧址”的牌匾。走进去,寺院里花木飘香。修复重建的寺内建筑,木雕技艺精湛,如今,该寺已成为贵州出土古生物化石的展馆。

  时光倒回60多年前。在时任校长的竺可桢先生的率领下,西迁的浙大将一年级和先修班设于青岩古镇。教室、图书馆、办公室设在龙泉寺,学生住在慈云寺,另有实习场和教职员住宿地分别设在圆通寺和黑神庙。

  始建于明万历年间、占地3500余平方米的龙泉寺,是青岩古镇中最大的寺庙。这座三进四合的寺院,有大殿、配殿、戏楼、厢房数十间,均为穿斗式悬山顶砖木结构。如今,其配殿、戏楼、侧山门厢房仍保存有完整的木雕艺术珍品。以手敲击大殿内木柱,一如黄钟,可听到“咚咚”的鼓声。

  2002年,政府有关部门在保留龙泉寺原貌的基础上进行了修缮,并作为文物参观点供游客观赏。去年11月25日,“浙江大学西迁办学旧址”在龙泉寺挂牌,为浙江大学西迁历史文化参观、学习和研究提供了场所。

  ■教授和大学生的到来,给古镇带来了新鲜的空气

  现年94岁的古镇老人李兴明,第一次见到浙大师生时,还是19岁的小伙子。

  他告诉记者,当时他的家住青岩南大街99号(现南明青街39号),就在龙泉寺附近。浙大西迁青岩古镇后,每次见到这些穿着长衫、旗袍的浙大男女师生拿着书从街上走过,他很是羡慕。这些大学生和教授的到来,好似给古镇带来了新鲜的空气。

  “浙江大学搬到青岩的时候,我只有12岁。”87岁的青岩古镇老人袁正华回忆道:“那时候有四川人来租我们家房子住,白天他们就在龙泉寺门口炸油条卖,镇上也有居民在学校周边卖包子、清明粑等小吃,我经常看到学生来光顾。”

  “我们从来就没有接触过这么多有知识有文化的人。当时我经常到龙泉寺附近去看那些大学生,在街上都能听到他们的读书声。”李兴明老人说。他记得,当时浙大学生一切外出活动必须经过老师同意。有位姓李的女老师非常严厉,外号叫“小脚老师”,学生既怕她又喜欢她。

  老人们还记得,浙大师生当年的生活很清苦,主粮是包谷和红薯。当他们离开古镇的时候,已和当地老百姓建立了深厚的感情。镇上的居民还用箩筐装上土特产送给即将离别的浙大师生。

  浙大师生在青岩古镇学习生活虽然不到一年时间,但却给古镇留下了宝贵的“文化西迁”记忆。

  “刺梨王”罗登义:

  亲历“文化西迁” 反哺家乡育人才

  89岁的农学院老教授秦京告诉记者,曾任国立贵州大学农学院院长的罗登义教授,就葬在此处。

  罗登义被世人所知晓,是因他发现了野生刺梨中维生素C、维生素P特别丰富,比所有水果、蔬菜中的含量高出数倍、数十倍,甚至上百倍。

  这件事情在当时引起了轰动。英国驻华考察团团长、生物学家及科学史专家李约瑟博士,在他撰写的《中国的科学》一书中,就特别推崇罗登义的研究成果,甚至直接将刺梨称为“登义果”。

  对学界而言,罗登义是不可多得的研究性人才,在生物化学和营养化学方面颇有成就,是国内权威。另一方面,他对贵州、贵阳的意义远不止于此。

  罗登义抗战期间任教于浙江大学农业化学系,在贵州湄潭发布了其最重要的研究成果。解放前又转到贵州大学农学院担任院长一职,此后一直在花溪教书、生活。罗登义先生是“文化西迁”的见证者和亲历者。

上一篇:文化西迁”——贵州的抗战文化记忆(上)
下一篇:文化西迁”——贵州的抗战文化记忆(下)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09-13 15:28:03

综合资料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