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时中国宁夏抗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抗日战争中的宁夏少年战地服务团

添加时间:2017-09-13 15:01:41 来源:冯绪旋的新浪博客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1936年“西安事变”后,在北京、西安等地上学的爱国青年回家乡后带来了外地的抗日信息。这时,外省的一些进步教师、学生也纷纷来到宁夏,他们有的是应聘来宁夏教书有的是取道宁夏,奔向革命圣地延安寻求革命的真理,他们在宁夏传播抗日救国的思想,使平静的塞上边城燃烧起抗日的烽火。

  1937年春,“宁夏省立实验小学”也从山西太原聘请了青年候亦人(现名杨文海)来校担任教导主任,这位教师满怀着抗日的热情和对国民党反对统治的不满,在宁夏省立实验小学校长贺自正的支持下,大力开展了抗日爱国宣传活动。在校内他首先向涂春林、郝法清、李志纯、李有桢、饶钰馗、钱钺、杜子英、宋谦等进步师生传递外省抗日信息,得到了他们的支持与协助,在课堂上他们结合教学,给学生讲述全国的抗日形势,揭露日寇的侵略罪行,教唱抗日救亡歌曲等,“在课外他们实行每日升旗仪式,升旗时举行一次晨会,晨会除进体格训练、唱抗日救亡歌曲外,还有老师作军事讲话和国际时事政治讲话。每天下午落旗时,除进行行为纠正外,还举行每日国际国内新闻问题解答”,①激发了全校师生抗日爱国的热情。

  1937年“七七”芦沟桥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沿平绥线侵占包头,积极进攻宁夏,企图以宁夏为根据地,进而达到进攻陕西、甘肃及夺取整个西北之目地。“天津危急!华北危急!”宁夏也处于危急之中。为了团结全民族一致抗日,党中央向全国发出通电,号召全国不分阶级、不分党派,联合筑成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长城,抵抗日寇的侵略。“通电”传遍祖国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一个为挽救中华民族危亡和争取民族解放斗争的抗日救亡运动迅速高涨起来。

  1937年7月中旬,宁夏省立实验小学在银川街头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宣传抗日提灯游行。这天,由学生、老师组成的游行队伍,如同一条彩色的长龙,穿越在银川东西南北大街中,队伍的最前面,引进着整齐的鼓号队,队伍中间是各种颜色的灯笼队,灯上写着:“神圣的抗日战争打响了!”“要求政府对日宣战”!“打倒日本帝国主义”!“铲除汉奸卖国贼”!“保卫华北”!“收复东北!”等标语,学生们提着各种宣传抗日的彩色画灯跟在后面,游行队伍由北王元大街(现民族北街)出发,西经天主教堂,东转向钟鼓楼,南到柳树巷、师范附中、公安厅、新华街、玉皇阁,不论游行队伍走到那里,,街道两旁都挤满了观看的群众,他们听着,议论着,也跟着喊起来了口号,有的店铺放起了鞭炮,迎接游行队伍的到来,有些学校的师生也加入了游行队伍的行列。这次游行,是宁夏的一次规模较大的政治活动,它点燃了宁夏抗日的星星之火,唤起了宁夏回汉人民的抗日觉醒。

  1937年秋,江苏淮安“新安少年修学旅行团”(简称新安旅行团)一行18人,在顾问汪达之的带领下,经察哈尔、绥远来到宁夏,他们实践起陶引知先生提出的“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的新教育主张,“沿途在石嘴山、黄渠桥、平罗、银川、吴忠、灵武、中宁等地,通过放电影、幻灯、表演歌咏、戏剧、杂耍,以及卖进步报刊、组织读书会、开展小先生活动等形式,向回汉人民宣传国难当头团结抗日、救亡图存的道理”当他们到达银川后,先在实验小学住了几天,与实验小学的师生进行了座谈和联欢,放映了反映抗日战争的无声电影,然后又走上街头,向群众高唱《锄头歌》、《义勇军进行曲》等抗日歌曲。并进行慷慨地演讲:“我们的民族整个浸在艰难里,从艰难中奋斗,是我们民族唯一的出路”,新安旅行团在宁夏的抗日宣传活动,不仅鼓舞和教育了宁夏人民,也使实验小学的进步师生受到启迪,认识到只有建立起抗日组织,才能更好地团结教育全区各族各界群众进行抗日活动。于是,侯亦人、薛嵩山(现名薛云亭、已去世)、涂春林等进步教师,开始串联,共同酝酿,制定了“团章”、“团员守则”,并借鉴《新安旅行团团歌》歌谱,自作歌词,编写了“宁夏少年战地服务团团歌”。起草了“宣言”及“告西北同胞书”等,在实验小学内部组成了“西北少年战地服务团”(简称少战团)。建团初期,他们经过严格的挑选,发展了部分学习优秀、政治可靠的高年级学生入团,计划一旦时机成熟,组织团员开赴前线为战地服务。最初的团员是李志纯、李有桢、宋谦、贺守中、钱钺、马春元,杜子英、史文通,饶钰馗,邵景禄、杨茂芮、刘兴、徐振华等20余人,正副团长分别由学生李志纯、宋谦担任,下设组织、宣传、生活等部门,领导核心由侯亦人、薛嵩山、涂春林负责。少战团的宗旨是:“爱护中华,赶走强盗”,战斗口号是:“火线就是操场,战地就是课堂”,“唤起民众,一致抗日”③。在团章中严格要求团员遵守组织纪律,必须做到“三要、三不做和三不怕”,即“一要服从组织决定;二要保守组织秘密;三要忠心耿耿为抗战、为战地服务”。“一不做亡国奴;二不做汉奸;三不做顺民”。“一不怕苦;二不怕难;三不怕牺牲”。为了防备敌人破坏,少战团采取秘密性活动方式,在进行活动时,都编有一套暗语。

  少战团建立时,正值学校放寒假,他们便利用假期,在团员中首先进行内部教育,学习进步书刊杂志,如茅盾的《理论与现实》、沈志远的《中苏文化》、生活书店出版的《青年自学丛书》、《黑白丛书》(内容有“中国是怎样降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等书籍,还有延安出版的《解放》、《抗战》、《全民抗战》、《文艺阵地》、《群众》、《新华日报》、中华全国作家抗敌协会出版的《抗敌文艺》等报刊杂志,并分别讲授了时事政治、艺术、战地救护、游击战术等常识,通过学习,不仅丰富了团员的知识,而且提高了大家的思想觉悟,为以后北大组织,公开进行抗日活动作了思想上和组织上的准备。

  在党的领导下开展群众性的抗日活动

  为了取得公开活动的合法地位,“少战团”决定以请愿的斗争方式,迫使宁夏当局承认其组织。从1937年12月开始,侯亦人等同志以“为宁夏政府和百姓争光”为理由,多次前往马鸿逵住处请愿,要求正式批准成立“西北少年战地服务团”这一行动得到了社会各方面的同情和支持,也引起了宁夏地下党组织的注意和重视,“中共宁夏工委”负责人杨学文(现名李仰南,已去世)经袁丽生(现名袁全章、已去世)的介绍,以教师身份来到实验小学开展工作,并和侯亦人、薛嵩山、涂春林等同志建立联系,从此,“少战团”就正式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一支抗日的重要宣传力量。他们计划在“少战团”得到正式批准后,以赴战地服务为名,先将团员带往延安受训,当再后赴战地活动,抓紧时机为党在宁夏活动培养骨干力量。同时,杨学文同志又及时组织由教育界人士张方山(现名孙方山、已去世)、高立天、闫延栋、梁飞标、征克非等参加的“读书会”支持声援少战团的请愿。开始马鸿逵不同意成立“西北少年战地服务团”,派他的五姨太邹德一出面接见团员们,以“年龄小,不能上前线”为借口来搪塞。可是团员们态度坚决,一次又一次去请愿,马鸿逵不接见就拦截他乘座的马车,跟他讲抗日的道理,讲日寇杀害中国儿童的暴行。经过数次斗争,马鸿逵无奈,只得令省政府批准成立少战团,但将“西北战地服务团”改名为“宁夏少年战地服务团”并限在宁夏省所管辖的范围内活动。

  1938年1月,“宁夏少年战地服务团”,正式在银川“宁夏省立实验小学”成立,在党的领导下开始了公开性的抗日救亡活动。

  少年团取得合法地位后,实验小学六年学级学生基本都入了团,还在四、五年级中发展了部分学生入团,团员人数迅速增加到二百余人,从1938年春至1938年秋,在党的领导下,少战团先后组织了宣传队、歌咏队、剧团等,从校内活动转入走上街头,从城市走向农村,进行了较大规模的抗日宣传,其主要活动有创办街头壁报,由涂春林主编,每天前半夜编稿,后半夜抄写,每日一期,抄为两份,一份贴在鼓楼,一份贴在菜市场(现新华街一带),然后由团员向群众宣讲,壁报主要内容是介绍可爱的祖国,宣传中国人民反抗外来侵略的光荣传统和民族英雄的英勇事迹;走上街头张贴连环漫画和抗战形势图,揭露日寇侵略中国的暴行,唱抗日救亡歌曲,如《义勇军进行曲》、《大刀进行曲》、《游击之歌》、《打回老家去》、《救亡歌》等,还演出《放下你的鞭子》、《王芳救国》、《逃难到宁夏》、《小放牛》等街头剧。同各校师生举行联欢会、座谈会、组织教歌、排剧、为学校培养宣传骨干。慰问抗日军属,每到一地,都到抗日军属家中问寒问暖,帮助他们扫地,担水等。利用各种纪念日和集市向群众做时事报告,演出文艺节目。1938年“三八”妇女节时,由少战团发起,实验小学女教师和女团员出面,联合银川其他学校的一些女教师,还邀请社会各界妇女,在实验小学礼堂召开了“三八妇女节纪念会”。为了防止意外的情况发生,会前,侯亦人、薛嵩山、涂春林等同志作了周密地安排,他们利用马鸿逵的五姨太邹德一想插足教育界捞实权的心理,专门给她发了请贴,请她作大会主席,开会那天她没有来,但给大会写了很长的贺信。会上还邀请了国民党省党部组织科长袁金章到会讲了话,那天参加会议的人很多,很多妇女上台发表抗日言论,会后少战团表演了《抗日最后胜利舞》,演出了话剧《放下你的鞭子》,在社会上反响很大。

  4月4日,省政府举行儿童节演讲比赛,在侯亦人、涂春林等同志的帮助下,少战团团长李志纯也登台演讲《抗日战争和宁夏少年儿童》。他列举了东北学生生活贫苦,华北学生不能上学读书的事实,表示宁夏少年儿童不能落后,要起来抗日,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他的演讲深深地打动了台下听众的心,并博得了一阵阵喝彩声。

  1938年4月,各中等学校恢复开课后,“少战团”挑选了一部分团员(主要是六年级学生)组成宣传队,由侯亦人、涂春林带领从银川出发,先到习岗、立岗、姚伏、平罗、黄渠桥、宝丰等地进行抗日宣传活动,返回银川不几天,又到望远桥、杨和、王洪堡、叶盛堡、灵武、吴忠、金积、彰恩、鸣沙洲、中宁、石空、镇罗堡、广武、宁塑等地进行抗日宣传。

  1937年7月,薛嵩山和实验小学校长高立天带领少战团员并联合宁夏中学抗日宣传队,赴立岗、姚伏、平罗、黄渠桥、惠农、石嘴山等地宣传,一路上生活极为艰苦,但个个精神饱满,兴趣浓厚,每到一地,他们便与当地学校召开时事座谈会,举行联欢会、学习经验交流会,为学校培养宣传骨干,又走上街头、集市、农村出壁报,演街头剧,教唱抗日歌曲,直至深夜方休,他们每到一地,还一面深入进行调查和采访,了解各阶层人士对抗日的态度和群众的疾苦,耳闻目睹到宁夏回汉人民在马鸿逵统治下的悲惨生活。使团员们开阔了视野,提高了觉悟,坚定了抗日的信念。当少战团到中卫后,受到女校校长冯永吉、主任苏印泉、教师张子平等热烈欢迎,当即在学校组织大会,请少战团给学生教唱《义勇军进行曲》、《八路军战歌》,帮助排演街头剧等,随后,他们共同慰问了抗日军属。在平罗,团员们在赶庙会的戏台对面,进行慷慨激昂的演讲,教唱抗日歌曲,还演出了《王芳救国》等剧,使在场的群众热泪盈眶,将庙会变成了宣传抗日救亡运动的群众大会,台上台下形成了一片抗日救亡的歌声和口号声。从此,少战团的活动在民众中影响越来越深,少战团的团歌在宁夏山川人民中也震荡了起来:“团友们!别忘了我!同志们,别忘了我们的目标!

  要爱护中华,要赶走强盗。

  不怕那风狂与海啸,更不怕飞机与大炮。

  别笑我们年纪小,我们要到战地来跑跳!来跑跳!

  团友们!别忘了,我们的目标,

  要爱护中华,要赶走强盗。

  我们的家破产了,我们的国抢光了。

  听呵!到处是敌人的飞机和大炮。

  团友们,别睡了,把这伙杀人鬼子都赶掉、都赶掉!

  团友们!别忘了,我们的目标!

  要爱护中华,要赶走强盗。

  不怕它路远,不怕它山高。

  走上了前哨,到战地跑跳。

  我们是西北的小英豪!小英豪!④

  1938年7月,少战团的主力军即实验小学六年级学生就要毕业了,为给学校留个纪念,表达学生们对老师的深厚感情,毕业的团员们在校内制做了一个很大的炸弹模型,模型通体为黑色,并有朱红色的文字铸成。在模型的正上方写着“献给母校留念”,中间写着“六年来的我们”,下方是李志纯、钱钺、宋谦、李有桢、饶钰馗等团员签名,为了勉励团员们在新的生活历程中勇往直前,母校也给团员们赠送了一件珍贵礼物—油印书,书名是《六年来的我们》,书的开头是实验小学校长高立天写的告毕业同学,涂春林写的《别矣!六年级同学们》,还有杨学文、侯亦人、薛嵩山、涂春林、高立天、刘仁轩、徐锡麟等十名同志代表母校及少战团给同学们的题词,十四名学生还代表全体同学分别写了思想报告。此外,母校还为毕业同学赠言:

  “你们诚如一颗炸弹,曾轰动了这边塞的抗日空气。

  你们也是一点泡沫,掀起了杀敌的怒涛。

  火一般的烈焰,已燃着了群众的同情。

  点滴的工作,已表现在乡村,

  这会儿你们高兴吗?满意吗?

  ………愿你们永葆此刻纯洁的心灵!

  整齐步伐向前进;

  不分散,不离群,充实着自己,帮助着别人。

  扫除荆林,开辟条大道,

  这前途才是光明,这前途定是光明!”⑤

  在少战团的影响下星火燎原

  在“少战团”的影响和推动下,宁夏各地的抗日救亡运动蓬勃地开展起来,“宁夏中学、李岗堡小学、学堂巷小学、姚伏小学、平罗一小,黄渠桥一校、二校、石嘴山学校、宝丰学校、中宁恩和堡小学校等,分别成立了各种抗日救亡组织”。⑥银川郊区的金贵乡郎家巷小学,集体加入了“宁夏少年战地服务团”,平罗成立了“宁夏少战团平罗分团”,有团员120多人,他们所演的话剧在宁夏影响很大。平罗一小在陆平(现名苏文)、贺闻绍和校长刘庭栋的领导下,成立了平罗少年农村服务团,出了校刊“呼声”,发展团员150余人。石嘴山小学在叶松林、李宛、蒙新中等同志的领导下,成立了石嘴山小学少年战地服务团。他们除在学生中介绍抗战形势,苏联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二十年来的苏联》等情况外,还经常有计划地组织学生下乡,在农村群众中进行演讲,唱抗日歌曲,开展献金、募捐等社会活动。特别是平罗县黄渠桥第二完小(北校)的抗日救亡活动更为活跃,在杨寿亭(现名杨一木)、李振声(现名李东甫)、王振刚等同志的领导下,学校成立了读书会,组织师生阅读进步报刊,办街头壁报,召开演讲会,成立“大众剧社”,给群众教唱歌曲,演出话剧《放下你的鞭子》等,师生们还进行军事训练,开展募捐活动。

  1938年7月7日抗战一周年的时候,中卫中学数百名师生手持红绿小旗,高唱《义勇军进行曲》,呼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汉奸卖国贼!”“团结起来,争取民族解放!”“收复失地,抗战到底!”“中国必胜,日本必败!”“向抗日前线战士致敬!”等口号,在县城进行示威游行。于是,各地的抗日救亡组织都与宁夏少年战地服务团建立了密切的联系,形成了抗日救国的统一战线。在宁夏地下党领导下,以各校青年学生为主的宁夏抗日救亡运动迅速高涨起来,并一浪高过一浪,为党在宁夏开展活动培养了一批骨干力量,为党理论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1938年9月25日,日寇出动飞机28架轰炸银川”⑦各校停课,人员疏散。“少战团”负责人侯亦人、薛嵩山等同志利用停课时机集中主要成员(大部分是未入中学和原实验小学五年级学生)李志纯、李有桢、冒海天等10余人步行到银川郊外20余里外的金贵乡小学校住下,进行了10多天的严格训练,主要有数学、时事问题(中日战争)、农村问题、学画宁夏地图、怎样做救亡宣传工作及野外军事演习等战时常识。在此之前,少战团还把一些优秀学员如宋谦、钱钺、杜子英、饶钰馗等同志送往延安学习。

  由于少战团的壮大和影响,引起了敌人的注意。他们怀疑少战团是共产党的地下组织,于是宁夏的国民党省党部处处监视和破坏“少战团”的活动。如“少战团”创办的壁报上登了一幅漫画,这幅漫画是从《世界知识》的一幅中临模的,画中东北三省地图与苏联版图相接。为此,国民党省党部派人到实验小学追查,硬说此画替苏联宣传,《世界知识》是共产党的刊物。

  1938年,少战团在实验小学召开了“三八”纪念会后,省党部又派人来追查,说此会是谁发起的,有谁参加,并将侯亦人同志叫到省党去查问,当知道是邹德一写了贺信及袁金章到会讲了话,就再没追问下去,后来,教育厅长时子周曾多次到实验小学侯亦人住处进行探查,步步监视、限制、刁难少战团的活动,

  1938年10月,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广州、武汉后,又对国民党采取了“政治诱降为主、军事打击为辅”的方针。蒋介石政府加紧对日妥协投降,对内积极反共的国民党宁夏省党部也为之逆转,“下令取缔包括少战团在内的一切进步的抗日救亡团体,成立了3个国民党创办并利用其进行“防共”“反共”的抗战后方服务团。在学校以中小学校教员登记的办法,将先进教员撤职,又以无师范及大学毕业证书为名前后解聘进步教员四五十名,而向西安各地聘请大批反动教员。同时,查禁进步书刊,成立书报审查委员会,专印和推销《抗战与文化》、《中央书刊》、《民意》、《扫荡报》等反动刊物,进行反共宣传”。⑧并下令逮捕侯亦人等同志,在少战团从金贵乡训练返回到银川的当天,敌人便开始了搜捕行动,一天下午,有一宪兵到实验小学打听候亦人是否在校,引起了候亦人的警惕,他问薛嵩山等同志商量,决定速将有关文件交李有桢转移到郊外霍纯锡(宁夏中学地下党员)家中,自己迅速高校,然后再设法离开宁夏。当天晚上,宪兵闯进学校,声称要抓“汉奸”侯亦人,在教师的保护下,侯亦人已从后门离开学校,敌人的阴谋未能得逞。第二天,银川城内敌警宪兵纷纷出动,挨户挨门搜查侯亦人,并在东、西、北、南4个城门口严加盘问行人,侯亦人同志经过化装,身披老羊皮袄巧妙地混出城去,于第三天夜里,乘进步人士杨茂林先生雇来的羊皮伐渡过了黄河,到达边区。薛嵩山同志也于1939年1月1日带领李志纯由冰面越过黄河,经惠安堡前往盐池进入边区。此外,在宁夏黄渠桥指导工作的杨一木、李东甫等同志也离开了宁夏到三边会合。从此,少战团的活动因敌人破坏而结束。

  “宁夏少年战地服务团”成长于抗日烽火中,前进在党的旗帜下,在党的领导下,经历了血与火的锻炼和考验,从朔北到朔南,从银川古城到农村,他们长途跋了1千3百余里,抗日救亡活动历时一年之久。他们为抗日救国神圣事业奔走呼号,激励了广大青年学生的抗日救国热情,提高了人民大众的抗战觉悟,先后为党输送了30多名青年到革命圣地延安,这个在抗战中点燃的星星之火,燎原于宁夏山川。少战团员们热爱祖国、胸怀大志、不怕艰苦、勇于献身的革命精神,今天仍值得广大青少年继承和发扬。

  少战团的光荣业迹将在宁夏青年运动史册上留下光辉的一页。

  (载自《抗日战争时期青年运动专题论文集》延边大学出版社1988年7月出版)

  注释:

  ①④⑤1938年7月10日少战团纪念册。

  ②《江苏青运史资料通讯新安旅行团纪念专辑》1985年4期。

  ③薛云亭同志回忆录。1962年12月

  ⑥1940年中共西北工委“抗战中甘宁青党的工作”。

  ⑦1983年6月《兰州文史资料选辑》第一辑。

  ⑧1941年西北研究社出版《抗战中的甘宁青》下册

上一篇:宁夏首次发现个人敌后抗战笔记
下一篇:抗战中日军飞机五次轰炸宁夏

责任编辑:杨晴
最后更新:2017-09-13 15:02:22

宁夏抗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