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时中国贵州抗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贵阳成为抗战时期重要枢纽(下)

添加时间:2017-09-13 14:27:37 来源:贵阳网-贵阳晚报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抗战★人物

  袁超俊

  1912年,袁超俊出生在贵州省桐梓县,家里为其取名严金操,后来因参加革命改名袁超俊。

  1936年,袁超俊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贵州共产主义青年同盟领导人、贵州司机工会主席、上海工人救国会主席、八路军武汉办事处副官长等职务。

  1939年,袁超俊根据周恩来指示到贵阳,建立八路军贵阳交通站并出任站长。在此期间,交通站有力配合中国地下党组织,为抗战做出贡献。

  1947年国共和谈破裂后, 袁超俊被周恩来派往香港,转入地下工作,担任香港华润公司业务部主任。华润公司根据周恩来的部署,大量采购前线急需物资。

  新中国成立后,袁超俊回到北京,在纺织工业部工作。1957年,中国国际旅行社(后改名为国家旅游总局)成立,袁超俊任总经理,1983年离休。

  1999年6月6日,袁超俊在北京因病去世,享年87岁。

  抗战★寻迹

  青岩保育院 战时避难所

  抗战期间,全国数百名难童几经辗转,从香港、广西、桂林来到青岩保育院,即今天的龙泉寺。今年80岁的广东老人杜乃强便是其中之一。

  1938年,杜乃强的出生地广州被日军轰炸,年仅3岁的他被送进香港第二保育院。之后,杜乃强被转入香港第三保育院。由于香港面临威胁,在游击队护送下,杜乃强与其他难童被送过深圳,经湖南、广西,进入贵州桐梓保育院。一年后,保育总会要求将男女分离,杜乃强因只有4岁,便与其他女孩转到青岩保育院。

  杜乃强还记得,当时的龙泉寺已被征用作为保育院,僧人都搬走了,寺里三层楼全都是搭着通铺的大寝室。那时粮食不够吃,他和小伙伴经常去田地里偷当地人的粮食吃,这些行为被他们冠上雅号——偷吃茄子名为“吃面包”、啃包谷叫做“吹口琴”、偷来的玉米插在腰间则叫“背手榴弹”。这样的事,让那时的杜乃强和小伙伴们乐此不疲。

  当年保育院轰动的盗墓事件,让杜乃强记忆犹新。那时保育院得到外界资助,孩子们穿的服装较好。一名保育院女孩因病过世后,被埋在北门外的山坡上。不久有人发现墓被盗了,女孩身上的衣物全被偷走。经调查,盗墓的是3名青岩当地人,后来都被判了刑。

  抗战★点评

  贵阳市党史办一处:贵阳发挥优势 支援前方抗战

  抗战期间,贵阳云集大批的运输机构和抗战单位,利用交通枢纽优势服务各个战区,为抗战做出巨大贡献。

  八路军贵阳交通站代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履行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职能,以合法公开的身份和地位与国民党打交道,并与本地中共地下党联系,公开或秘密地帮助开展活动。

  尽管只存在两年多,但贵阳八路军交通站的贡献不容忽视。在贵阳城内,八路军交通站的工作人员积极宣传党的抗日主张,团结各阶层抗日爱国人士,联系贵州的秘密党支部和地下党员。除了转送大批革命干部、家属和爱国青年到延安,还为八路军转运了大批军需物资。

  抗战★记忆

  地下党员潜伏套取军统情报

  1991年,贵阳市河滨小学原校长李文昉去世,享年73岁。在儿子李红钢心中,崇拜的并非父亲在和平时期的工作成果,而是他当年潜伏在国民党内部的地下党生活。

  据李文昉生前向李红钢讲述:1938年秋天,时年20岁的他,在湖北江陵简易师范学校读书时加入共产党。3年后,“皖南事变”发生,他转移至湘鄂边地区,在1943年受命来到贵阳进行地下党工作。

  李红钢说,父亲到贵阳后,在朋友引荐下认识了当年省政府秘书处编译室主任秦乐堂,此后被安排在编译室工作。当年,省政府就在如今省府路贵山饭店的地址,左侧是省保安司令部,对面是军统特务机关。李文昉常发烟给三个单位的岗哨,在闲聊中从他们口中得到很多有用的信息,然后转给上级党组织。

  那些年,一名运送货物的马车夫是李文昉与湘鄂边地区党组织的“联络员”,他们每次都以接送衣物、粮食为名,给湖北老家带去“家书”。普通的一封信里,是一般人无法察觉的奥秘,只有李文昉与他的战友才能读懂当中的暗语。

  抗战★寻迹

  贵阳电台街播抗战之声

  贵阳市电台街,北起邮电医院,往南与文笔街东口相接,是条并不引人注目的背街小巷,因解放前后在小街的华家阁楼里建立过广播电台而得名。

  贵州省广播电视台退休老同志彭鸿书,是贵州抗战历史的研究爱好者。据他介绍,贵州广播电台筹建于1938年,设在贵阳知名人士华问渠的私家祠堂大觉精舍内(华家阁楼),行政上由国民党中央广播事业管理处直接领导。

  1939年2月4日,贵阳受到日本飞机轰炸。距离大十字极近的电台为躲避再次轰炸,在北郊的半边街用地50亩建成一座独立发射台。1938年武汉失守,中国军队从汉口抢运出来三台中波发射机。其中最优良的5000瓦中波机被配给贵州台,并建起40米高的塔式发射台。从贵州发射的电波功率强大,除了覆盖周边地区,还能到达新西兰和美国东海岸。

  抗战期间,广播电台每天早中晚三次播放节目,每次约2小时,内容主要是抗议日本侵略者,阐述抗战的正义性和必胜信心。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当局放松对贵州广播台的管理,机件老化、损坏后也从不更换。“即使是这样的烂摊子,贵阳临近解放时,国民党还要决定把它炸毁。”彭鸿书说,由于解放军及时到达,广播电台才保存并沿用下来。

  1951年4月,贵州广播电台更名“贵州人民广播电台”,电台街也因“电台”而得名。杨皓钧

  抗战★老兵

  老兵干诚:他为战机挂弹助飞虎队轰炸

  抗战老兵干诚,今年已97岁,湖北广济人,现居贵阳市。据干诚回忆,1937年抗战爆发,刚中学毕业的他与弟弟入伍,在部队学习汽车驾驶技术。随后两人到长沙国民革命军驾驶兵教育团学习6个月,本来要分去第5军开坦克,后因种种原因没有去成。

  干诚回忆,他后来到贵州黄平、贵阳及川桂公路局开车。后来,他在昆明的巫家坝机场当驾驶班班长,为援华的美国飞虎队的飞机加油、装运炸弹等。

  在此期间,美国轰炸机要执行轰炸越南河内日军的一次任务,干诚参加了轰炸机的挂弹工作。“每架飞机挂弹30吨,去了6架轰炸机,每架轰炸机有4架战斗机护航”。干诚回忆,起飞轰炸机中有著名的“B-24轰炸机”。

  在巫家坝工作期间,干诚与美国飞虎队的很多飞行员都建立了友谊。后来,他转到贵阳国民革命军防空部队,开汽车往返贵阳到广西之间拉大炮,并参加南丹大战、黔南事变等抵抗日军侵略的战事。

上一篇:贵阳成为抗战时期重要枢纽(上)
下一篇:贵州抗战时期广播事业探析(上)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09-13 14:30:56

贵州抗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