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时中国贵州抗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不能忘却的记忆——贵州抗战往事

添加时间:2017-09-13 11:27:37 来源:华语广播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爸爸打东洋,丢下我和娘,誓把东洋赶出去,胸佩红花返故乡”

  这首童谣在73岁的老兵后人陈大熊心中永远不老,这是母亲教他的第一首儿歌。从蹒跚学步的孩童到年过古稀的老者,一大半的生命他用来寻找父亲,46年间,他奔赴台湾、湖南等地,终于找到父亲陈光鼎的档案。当父亲的形象愈发清晰时,他对父亲的最后记忆却定格在:父亲送走病逝的母亲,对全家老小磕了三个响头,向寨邻行了个军礼,翻上马,头也不回地朝战火纷飞的中缅战场奔驰而去。

  “吴劲波老先生,北京人,他说当年‘全中国容不下一张书桌’。这个时候,校长跟驾驶员坐在驾驶舱,老师跟学生坐在卡车上,每当到一个地方,估计着旁边有住的地方,停下来,休息,然后校长就掏出银元,去做吃的,买吃的,老师们就大喊一声:‘上课!’所有孩子们就席地而坐,有人抓一个砖头,有人带一块小木板,有的什么都没有就放在膝盖上。就这么一直走,走到贵州,然后在这个地方一直读书。”

  贵州省文史馆馆长、省文联主席顾久教授介绍,后来,吴先生的同班同学中,有一半的人是高级职称。在吃不饱、穿不暖,逃荒似的生存状态下,他们仍能成为国之栋梁。也许,那个时候每个人心底都这样认为:我,就是一段长城。

  从1937年到1945年的八年抗战期间,据不完全统计,贵州约有64.2万名儿女奔赴抗日前线,无论是正面战场,还是敌后战场,黔籍抗日将士都无愧于贵州骄傲、人民英雄的称号。

  这是纪录片《中国远征军之十克战松山》的片段,再逼真的特技和音效,都无法再现战争的悲壮。贵州省社科院研究员熊宗仁教授回忆:

  “其中堪称正面战场中最为惨烈而又获得全胜的滇西抗战中的松山战役,蒋介石因为久攻不下,对当时任中国战区陆军总司令兼参谋长的何应钦下令,调他的侄儿何绍周的第八军去攻打松山,蒋介石亲自说:如果一个星期攻不下松山,让第八军师长以上的主官提着脑袋来见我。正是在这样的死命令之下,第八军的将士轮番攻击。那个时候的松山,整个敌军的阵地用十多层的原木垒起来上面覆盖了土,用大炮、用任何的武器都没有办法把他们的工事轰垮。战斗打了几天,最后攻下正逢天上下着大雨,雨夹着血水,整个松山下全是血流成河。今天我们再到松山那个地方去,都能看见当年的遗骸遗骨和弹片。这一仗下来,应该说以黔军为主体的第八军终于采取用地下作业的方式,埋了几吨的TNT的炸药。引爆炸药之后,整个松山日本敌军的防线统统一下全部毁掉了。整个56乙团全部被我们歼灭了。当天晚上,日本东京的广播说日本第56乙团全员玉碎,实际上是被我们第八军的黔籍官兵全部歼灭掉了。这是有名的松山战役。”

  自“918事变”日本侵略中国东北起,就有黔籍将士参加了东北的局部抗战。1935年,国民政府以中央一体化的名义改编黔军为国民革命军中的中央系列,全面抗战爆发后,又加以整编、新编形成了以黔籍将士为主体的102师、103师、121师、140师、85师、82师和新编28师。他们参加过台儿庄战役、中条山战役、洛阳战役、淞沪会战、长沙会战和滇缅抗战等重大战役,喋血沙场。哪儿有激战哪儿就有贵州的草鞋兵在浴血奋战。

上一篇:黎明关:打响贵州抗战第一枪
下一篇:贵州抗战在全国抗战中的重要地位及贡献(上)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09-13 11:29:14

贵州抗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