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时中国贵州抗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黎明关:打响贵州抗战第一枪

添加时间:2017-09-13 11:20:12 来源:贵州都市报数字报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黎明关,在贵州洞塘乡板寨村山上,过了这个关隘就是广西的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川山乡社村。70年前的1944年冬天,日寇进犯黔南,第一战就是在黎明关打响的。

  1

  贵州第一战黎明关打响

  8月8日,记者来到黎明关,这里没有了烽火,以及难民的身影,满眼的现代痕迹,唯有一些留下的弹孔,印证当年的战事。

  坐落于山顶的黎明关很险要,关口以内三座大山相连,陡山悬崖下地势凹陷,仅有一山间小道通行。关如蟹钳,属古战场,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历史上曾是黔桂交通和政治经济文化重要通道。为此,1944年,从省外调入的国民党军队抵荔波,首在黎明关布防,“迎接”日军的来到。

  是年11月20日后,国民党军队分别有97军、20军以及26军先后抵达荔波。97军199师587团团长周国仲率领官兵1800多人,从独山经荔波县城,20日抵达洞塘乡之黎明关布防;第9战区副司令兼27集团军总司令杨森,率第20军133师由环江县经荔波大哨坡,最后驻守在永康乡的永康穿洞;26军军部及44师、41师由广西环江县木伦乡向翁昂乡进发,一部走王蒙至朝阳往县城,一部直走白岩鹰到八烂渡河在田洞防守。

  24日下午,日军第3师团步兵第34联队2000多人进入荔波境内,由该联队第2大队做先行部队进行探路,沿路都被国军打击。25日,2大队调整作战计划,增加兵力和兵器,与国民党军队在牛

  筒正面交锋,国民党军队被逼退到离牛筒4公里的都脂。第三天,日军多次强行攻关都脂都未成功,战斗中日军的尖兵第5中队第8中队领军人物,天野松义和若竹秀山先两位中尉被先后打死。

  双方激战三天两夜,日军死伤200多人,仍未攻破黎明关。日军对黎明关的险要位置也感叹不已,日《广西会战》里作战汇报里提到:“战况不易进展,国民党军队的抵抗异常顽强,进路两侧为连绵不断的石山,路外无法行动、因此不能迂回、包围和自由运用兵力,只有设法从正面突破,战况进展极为困难。”

  11月27日,日军调整作战方式,一面加紧攻关,一面派出一小分队从侧面小路包围,国民党军队腹背受敌,不得不撤退。11月27日15时,黎明关被敌攻破占领。

  周国仲团被迫边战边撤往洞塘,第9战区副司令兼27集团军总司令杨森,命杨汉域20军赴板寨增援抗敌,欲将敌寇赶出关外夺回该关。被日军炮火强攻后,国民党军队亦逐次撤退,黎明关再次失守。

  两军交战时的痕迹,在黎明关至今还能看到,那里有一棵树龄百余岁的柚子树,树干一侧还能看到弹痕累累,满目疮痍,它是当年黎明关激战的历史印记。

  2

  40公里山路日军打了6天

  日军入关后,迅速占领驻扎板寨,企图直冲荔波县城。黎明关到荔波县城仅距离40公里的山路,日军用了6天时间才打到荔波。沿路谭家坳、洞塘、刘家坳、蒙家坳、永康等8处坳口,遭到国民党军队抵抗的日本军官,气得骂骂咧咧。

  黔南边境要塞黎明关失守后,国民党军队周国仲部队在扎板寨且战且退,日军尾随不停来到洞塘乡街上谭家坳。在这里日军趁夜攻打,却受杨森的第20军和周国仲部队联合阻击,激战一天一夜,打死日军20多人。周国仲部队因伤亡而撤退,日军随后占领洞塘街。

  国民党军队退出洞塘街后,立即在洞塘附近的地势陡险刘家坳挖战壕筑工事,再次有准备地阻击日军,于此阻击日军的属杨森第27集团军第26军丁治磐的后卫部队,共3000多人。

  而日军攻下谭家坳进占洞塘街,派小分队在谭家坳寻找战死的尸体,拿到街上周廷富家门前堆放,拆板壁、门爿及桌椅来化尸,因火势过猛,引起一场大火灾,一连烧去洞塘街上十五六家民房。

  日军主军队则接着攻打刘家坳的国民党军队,当时架起机关枪、大炮掩护,冲到刘家坳半坡后,又被国军猛烈的炮火打退下来,组织几次力量强攻都败阵,日本军官“巴格雅鲁、巴格雅鲁”地骂一通,日本兵也哇啦哇啦乱叫。

  这一次日军死亡20人,继又把尸体抬到街上烧,把受伤的抬到街上的姓圈全的人家、王家和傅高贵家里,屋里睡得满满的。刘家坳的战火一直不停,连打两天两夜日军才攻下刘家坳。

  30日深夜,日军进抵蒙家坳,国民党军队

  利用险要位置竭力阻击,日军屡正面攻打不下,日军又死亡100人,伤60人。随后日军途中派人到寨子里找吃的,却被群众袭击。12月1日下午,日军再次进攻蒙家坳乡,又伤亡100多人。

  日军再次故伎重演,一路在蒙家坳佯攻,另一路经蒙家坳左侧之丹林(地名)插入国军背后进行包围。国军又腹背受敌,从必洞、懒板凳退走永康乡溪竹村,途中被日军追击死亡200多人。

  国民党军队从洞塘乡的蒙家坳败退下来后,又以小部队在永康乡的溪竹村一带阻击日军,以争取时间给大部队在永康穿洞一带布防,建筑工事。

  永康穿洞位于荔波南面15公里处,是日军进入永康乡的必经之路。这里地形险要,道路孤独,易守难攻,国民党军队杨森的27集团军第26军丁治磐的后卫部队,约1000多人设防固守穿洞。

  日军第34联队联队长二神力大佐亲率第2大队残兵,于12月2日进到水柱,并开始进攻固守穿洞的国民党军队。日军以密集的炮火向穿洞中的国民党军队射击。国民党军队派出小股部队出洞配合当地水族人民袭扰日军,洞内部队则以轻、重机枪和迫击炮,掷弹筒等武器雨点般地射向日军。

  国民党军队所在的洞外被炮弹炸得碎石横飞,日军的阵地也被炮弹轰得烟火弥漫,如此激战两天,日军毫无进展,并死伤严重。于是日军二神大佐命令第1大队赶来,大队长明右良夫大尉向左走丹林、尧兰、朝阳、拉岜进入荔波县城,穿洞守军被迫后撤,12月3日军通过穿洞占领荔波。

  3

  日寇化装难民闯黑石关

  记者回访黑石关时,已经看不到烽火硝烟,只见施工现场。独山县史志专家李天和说,这条黔桂公路正在扩建,从过去几米宽的小弯道,改建成为现代柏油马路。因此,原本树立在弯道处的“黑石关”石碑,被搬到了不显眼的半山腰上。

  当时,黑石关离独山县城25公里,是连接西南五省的黔桂公路必经之路,据此有20公里的深河公路石桥,是通往贵阳、陪都的必经大桥。

  独山县史志专家李天和站在弯道处,两手内拱,做出了当时守关的情形。当时这个关口左右有重兵把守在两垛石墙旁,中间约两米宽的路,让南上的难民等通过,而关两侧有汤恩伯所属的孙元良29军在此布阵。

  29军被派由四川调入黔南,并以独山为布守重点。为此该军特派先头部队91师师长王铁麟将军占领黑石关、甲塘及白蜡坡桥边广大区域阵地,构筑纵深防御工事,阻止沿黔桂公路、铁路北犯的日军。

  1944年11月30日上午9时,日军入侵到麻尾老街。抵达麻尾时,当地百姓已经四散躲避,难民也纷纷奔走黑石关,向独山方向逃去。麻尾无守军,城内也遭到破坏,日寇在此搜刮粮食、烧毁民房后,继续沿着公路向上司、黑石关北上。

  12月1日凌晨2时许,敌先头部队104联队第二大队身着难民服,混迹难民人流,驻守黑石关的91师某营近200名官兵发现敌情,立即朝天鸣枪喝退。日军以难民为遮挡,与守军激战一个多小时,造成不少难民丧生。随着日军后续部队不断增员,加上难民充斥其中,国民党军队向矮关撤退,拂晓时分日军占领黑石关。

  4

  独山城沦陷日寇屠杀300多名难民

  敌占黑石关后,日军继续以104联队第2大队为前卫沿黔桂公路北犯。窜至白腊坡(距独山城15公里)前的矮关,便受到国民党军队91师第271团的迎头痛击。日军以主力分股进攻,国民党军队91师第273团则施行侧击将敌击退。

  12月1日下午,日军继续向矮关左右两侧猛攻,此时预备队272团加入战斗,又得美机的配合,敌攻势受挫。

  日落后气温急剧下降,寒气逼人,半夜开始下雪。12月2日,日军决定了此次进攻独山最后方案,方案虽按原定计划攻占独山,但考虑直接以联队主力攻打独山,会延迟时间,故决定一路攻击黑石关,另一路从右侧攻击走凤汝、羊凤迂回独山。

  日军104联队第1大队是执行该任务的联队,当天由里旺寨前行,在路上抓得当地村民黎相荣,用枪逼着他带路,随后从里旺小路迂回,绕过国军91师严防的白蜡破阵地,经凤汝羊凤、瓮坑、陈家坝突袭独山县城。而黎相荣在凤汝乘机逃脱。

  黄昏后,国民党军队91师由于与军部有线电联络被切断,为免于不利态势,黄昏后便放弃白腊坡阵地,经羊凤向卡蒲、摆卡(属平塘县)转移,派273团团长王挽危上校率全团官兵速占甲捞河(城南10公里)一带的小山头,掩护师主力撤出阵地。

  到了晚上,天气寒冷又下冰雹,日军行动困难,虽有山炮兵第19联队的3个中队(六门炮)来增援,但不敢贸然前进。

  2月2日晨,日军104联队在山炮中队的配合下向甲捞河阵地攻击,继以派兵进行迂回,企图包围甲捞河,遭到国民党军队将士英勇回击。迂回的日本兵,穿上柳州北部缴获的国民党军服,与撤退到平塘的国民党军队91师擦肩而过,被误认为友军,未采取敌对行动。

  当日天气晴朗,又得美机帮助,抵抗极为顽强,敌人以炮火开路,展开激烈的争夺战,双方伤亡均重。国民党军队273团3营少校营长桑振宇在金钟坡阵地被敌人机枪击中为国献身。

  12月2日下午,从右侧攻击的日军进独山,占领独山车站,国民党军队273团处于被围态势不得已撤退。3日上午,日军104联队第2大队,沿着黔桂公路入城,控制了黔桂铁路的末端。

  在攻占了独山火车站后,日军联队长福海三千雄大佐,在独山火车站写下了四个大字:无血占领。

  长期研究、收集、整理独山抗战史料的专家何仕银说,1944年12月2日晚,一队走散了的20多人国民党军队欲到上司,在路上遇到了年仅12岁的周作政,周作政当时从姑姑家回下司。国民党军人向小孩问路,周作政称同一条路,于是一同前行,途径弓久。当时弓久村寨的群众全部疏散到山上,留下的只是七个不愿意上山的老人和难民。

  国民党发现寨子里有日本兵,正在拆下村民门板,并围坐在村民堂屋里取暖,人数约10多人。于是扔去4颗手榴弹,炸死日本兵5人,炸慌的日本兵一哄而出,欲反击却不见人。而这时国民党军带着年幼的周作政沿路走了,最后周作政与他们在坎井寨分路。

  留在弓久的日本兵,叫嚷着要找出投弹人,于是将7个寨民和沿途的难民约300多人都拉到寨子里问话,要求揪出扔手榴弹的人,但是大家都不知道那人是谁,于是都不作答。这一举动惹怒了日本兵,随后将300多人拉到田里,全部枪杀了。

上一篇:贵州专家为黔军抗战“正名”
下一篇:不能忘却的记忆——贵州抗战往事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09-13 11:22:38

贵州抗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