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时中国贵州抗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黔籍军人抗战实录(下)

添加时间:2017-09-13 10:55:56 来源:贵州民族报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第102师

  第102师是原黔军第25军第2师,师长柏辉章,遵义人,率102师参加淞沪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南昌会战、第一、二、三次长沙会战,浙赣会战等8次大会战,1943年调任赣南师管区司令,原副师长,六枝人陈伟光率102师参加第四次长沙会战。

  在淞沪会战中102师先在江阴布防,后拨归第1军,参加苏州河、大场、罗店诸战役。上海战役结束后,胡宗南军长认为102师是一支很有战斗力的部队,命令102师到胡部原驻地陕南整补,并列入由税警部队改编的第8军。在徐州会战中,1938年5月19日,102师随第8军奔赴砀山,102师各部在此与日军恶战7日。

  在武汉会战万家岭战役中,1938年9月2日,102师暂归第四军欧震军长指挥,102师奉命与90师(属第四军)由大岭头并肩北进正面迎击日军106师团。柏辉章力排“从左翼迂回攻敌”之众议,将重点指向乌石门附近,配合友军夹击该敌。所部304、305两团向敌攻击,遭到敌步、炮、飞机、坦克之联合反击,伤亡惨重。柏急以306团增援,并亲临前线督战,挽回了颓势,但却被胶着于杨家山、杨家洼一带。军长欧震拟改变攻击重点,柏仍持己见,遂挑选精兵王用虞营,亲自指挥,于4日子夜,乘细雨蒙蒙之际,消消袭击敌人之薄弱部—乌石门左侧高地,于次晨拂晓占领后,柏即指挥全师猛攻,一举袭击敌人之薄弱部一乌石门左侧高地,于次晨拂晓占领后,柏即指挥全师猛攻,一举攻克乌石门,死敌约千人。敌仍龟缩于万家岭、孤山一带,凭山地村落固守。此战打破了敌人侵占德安的企图。

  10月6日,吴奇伟以第四军由南向北,18军由东向西,74军由西向东指向万家岭、老虎山、长岭等3面围攻。102师攻占狮子岩、扁担山、小金山。曹文奎带304团第2营协同90师韦镇福团攻占大金山后,102师由与友军围歼盘踞万家岭、孤山一带之敌。

  日军为了挣脱我军之围歼,不惜冒雨雾之险,不断派飞机空投补给,并连续空投增援,与我殊死战,经4昼夜之搏斗,我军先后打退敌50余次进攻于10月10日尽歼4个多联队而胜利结束战斗。

  在南昌会战中,102师编入第29军参加南昌战役反攻占作战。

  在第一、二、三次长沙会战中,最惨列的战斗是第二次长沙会战。

  1941年9月18日拂晓,4个师团的日军同时向新墙河杉木桥沿港口一线只有20公里宽的中国守军的正面阵地发起了全线总攻击。日军的这次进攻与二年前完全不同,阿南惟几把40多门重型火炮和几十辆装甲战车一线排开推进,50多架飞机也同时出动,向新墙河南岸中国守军阵地进行了地毯式的覆盖轰炸。日军选择这一线发动进攻,完全出乎薛岳的意料之外。在这一带防守的是黔军第四军,第四军的两个主力刚刚奉薛岳的命令参加对大云山日军的反攻,留下防守的只有柏辉章102师。面对数倍于己的敌军,102师官兵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抵抗。

  会战以后,为了纪念历次作战牺牲官兵,柏辉章在师部驻地关王桥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贵阳各界人士和部分家属代表应邀到会。与会者纷纷建议在贵阳建一座纪念塔。这一建议经102师报请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批准,由102师派员配合地方政府筹建。纪念塔于民国三十年(1941年)底动工,次年5月落成。周素园应柏辉章约请,撰写了《陆军第四军第一百零二师抗日阵亡将士纪念塔铭》,周素园先生在塔铭中,从102师的表现中总结出贵州精神:“大抵黔人执事敬,于人忠,颇吸中国文化之精髓,而生活环境又养成习劳耐苦之天性,故其表现为朴诚,为果毅,有不教而率,不言而喻之风。”

  新编第28师

  陆军新编28师是一支以黔籍军人为主的国民党中央嫡系部队。部队由师长刘伯龙(贵州龙里人,黄埔三期)在四川组建。

  1939年该师在贵州黄平、镇远等地驻防。吸收黔籍3000余人参军。1941年新28师随66军编入中国远征军。该师曾在缅北的腊茂、八莫、眉苗等地与日军激战。后因英军的不辞而别,使远征军右翼无防,66军遭到惨败。一部因退路被日军截断,被迫进入缅北密林。部队过“野人山”,翻越高黎贡山、碧落雪山,在历经万般苦难,并付出重大牺牲之后,终于回到祖国怀抱。此番惨败,新编28师有3000多名官兵长眠在缅北的茫茫雨林之中。

  在入缅援英作战中,还有200师599团安顺人柳树人团长和第36师106团 安人熊正诗团长等均建有奇功。

  柳树人(贵州安顺人,黄埔五期),抗战爆发时任第5军200师戴安澜部599团团长。率部先后参加过台儿庄战役,昆仑关大战等著名战斗。1942年初,第5军奉命编入中国远征军系列,疾赴滇西。2月,日军占领仰光后,英国被迫同意中国远征军入缅。作为远征军的先头部队,200师的任务是接替英军在同古(冬瓜)防线的防务。3月8日,200师抵达同古。柳树人率领的599团参加了著名的同古会战。

  4月23日,在200师反攻棠吉的战斗中,柳树人率团与敌在棠吉城内展开激烈争夺。

  200师在撤退回国途中,通过细摩公路时,遭日军伏击。柳树人率团担任后卫,掩护全师突围。激战中,柳树人和600团副团长刘杰壮烈殉国。戴安澜也在突围中不幸胸腹中弹。在碾转撤退回国途中,因伤过中,为国捐躯。

  另一路沿滇缅公路向国内一路后撤。日军第56师团以一支快速部队乘势直追并迅速越过了中国边境。5日,日军追击部队已达怒江惠通桥头,与我撤退到惠通桥头的新28、29两师的残部和地方守卫部队(息烽部队)发生激战。关键时候,退守惠通桥的新编第28师师长刘伯龙下令炸毁了惠通桥,将追击的日军主力阻于西岸。但是,有小股日军已经先期过桥,配合另一部乘橡皮舟抢渡过江的日军,与守桥部队激烈争夺东岸桥头阵地。情况万分危急。

  惠通桥位于滇西边城龙陵以西50公里的怒江上,被称为“滇缅公路上的直布罗沱。”在整个滇西抗战中,它以对整个战局的影响之大,而倍受人民的关注。时任71军36师106团团长的熊正诗,奉命带领106团的两个先遣连作为中国援军的先头部队,星夜兼程,驰援滇西。5日早上抵达惠通桥时,守桥部队正在江岸拼死抵抗,但由于实力不及,已抵不住疯狂的日军强渡过江。激战中,已有部分日军成功登岸,并占领了海婆山的一处高地。300多名日军先头部队距老鲁田峰顶只有30米了,如果日军冲上来,滇西路上再也无险可守,日军就能长驱直入,乘势占昆明、逼重庆。

  熊正诗对着从车上飞身而下的官兵一声令下,部队随即散开迎敌,一时间刀枪飞舞,杀声震天。狭路相逢的敌我双方在江边展开了你死我活的滩头阵地争夺战。敌我双方都非常清楚,正在以命相夺的惠通桥,已成为双方生死存亡的咽喉命脉!

  所幸的是熊正诗团长带领的十几个官兵抢先占领了有利地形,借此向正在抢渡大股日军实施猛烈的火力拦截。橡胶皮舟渡江的日军不少被击中,随泄了气的橡皮舟一起坠入江中。只有少数日军到达江边,下半身泡在水里,倚着光溜溜的岸边石头向岸上射击。随后赶到老鲁田山头上的李志鹏师长见打退了渡江的日军,就下令部队就地构筑工事,防敌再次反扑。到6日中午,106团先后打退了敌人的十几次冲锋,但阵地曾一度丢失。在107、108团的及时增援下,日军的渡江企图终未能得逞,中国军队终于成功阻敌于怒江西岸。8日宋希濂驱车到达老鲁田。9日10日,陈明仁率71军的87、88师相继赶到,沿怒江边展开布防。36师特别是106团在挽救滇西危局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发令嘉奖。

  惠通桥阻敌之战,虽然规模不大,但却意义非凡。首先它阻止了日军自缅甸中部曼德勒会战后开始的千里追击的势头,挫败了日军不可一世的锋芒;更重要的是,使日寇企图绕道我西南腹地,包抄夹击我陪都重庆的计划终成泡影。

  熊正诗(贵州瓮安人,黄埔步科、骑科毕业)。1932年,熊正诗参加淞沪会战时负伤,伤好归队后升任营长。1937年“七七”事变后,随队参加上海保卫战,再度负伤,1938年熊正诗升任第36师少将副师长。抗战结束后,曾任122军参谋长。

  在1944年5月的滇西大反攻中,经过重新改编后的新28师率先抢渡怒江,向据守在滇缅公路咽喉要道上松山阵地之日军发起攻击。因求战心切,对敌情未作详尽侦查,攻击中吃了大亏。在付出惨重牺牲后,终因再无法组织有效攻击而奉命撤出战斗。

上一篇:黔籍军人抗战实录(上)
下一篇:抗战大后方的安顺记忆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09-13 10:58:28

贵州抗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