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时中国宁夏抗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抗日战争后期宁夏一次后期纪实

添加时间:2017-09-13 10:54:55 来源:宁夏政协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1943年抗日战争后期,河北、河南、江苏、安徽、山东等沦陷区的大批难民,很多流亡到陕西、甘肃。又加上1940—1943年连续发生黄灌区的水灾和蝗灾,潮水般的灾民在陇海路西段乞讨,使96万人口的西安市,拥进了几十万饥民,环城河两岸挖满了窑洞,城外墙角草棚相连,所有的庙台廊下、街头巷尾都住满了难民。挖野菜,抢煤渣、缝穷、帮工、卖艺比比皆是,更有卖身为奴、沿街乞讨的,冻饿而死的尸骨不计其数。

  当时,日本侵略者急于吞并中国,对沦陷区扩大清剿,对后方则狂轰滥炸。这一年从春到夏几乎天天有警报,全城人心惶惶,商店萧条。

  国民党政府为了减轻西安市的压力,于1943年4月,在西安市贴出了向宁夏移民的布告。并在城东郊韩新墩成立移民接待站,名义负责人是张伯英。条件是全家人都走,报名后就搬进接待站住,每天发口粮。报够1000人左右,就推选一名识字的人为联络员,领队出发。这一消息传出后,前来报名的人很多,只8天就够1000人。经过短暂准备之后,5月初,第一批移民从西安出发了。路上,每天给大人发1.5斤粮、孩子1斤粮,每天步行50里路左右到站。由联络员按指定地点去交涉,送报表,并负责领取全队的口粮,分给每户。

  每10天左右就有一批人出发。从5月初到8月底共有8批移民上了路,约8300人。第九批的移民被移往新疆,去新疆的移民,每人发给老羊皮衣一件,有卡车送,还有军队协助。来宁夏的移民,沿西安—平凉—银川公路步行。沿途接待站如下:西安咸阳—礼泉—乾县—永寿—建军镇—太禹—亭口—长武—泾川—泉水—平凉—蒿店—瓦亭(开城)—固原—头营—三营—杨郎庄—李旺堡—八营—高崖子—同心—杨家塘—大洪沟—长山头—中宁—仁存—平罗—常石墩—崇岗堡—下庙。

  以上不过30站,规定每天1站,按说1个月即可到达,实际各批移民都是3个多月才到的。

  我当时年仅12岁,是第六批随父母向宁夏迁移的。这些饱经灾难的饥民,个个面黄肌瘦,有的浮肿,有的正在病中。上路之后,还肩负行李锅灶,扶老携幼。每到一站马上就得去背口粮、拾柴草、提水、煮饭、打扫住地,直忙到星天黑夜,第二天黎明又要上路。沿途渴了喝沟里的脏水、拾地边的野菜,饿了吃昨夜烧的死面饼,吃光了,忍住饥渴再赶路。

  一次途经长武,背粮直忙到晚上10点,突然泾水暴涨,山洪下泻,泾水桥被洪水冲断,正在桥上背粮回来走的贾两(10岁的小男孩),被洪水卷到桥下。家里人直找到后半夜,未果。母亲只此一个孩子,哭得死去活来。第二天,她执意不肯前进,其他人也因夜里搬迁几次住地,又没煮饭的柴,吃不上饭不能上路。直到第二天下午5时左右,贾两回来了,他说被洪水冲走了20多里地,他自幼会浮水,游到岸上又走了回来。

  沿途住的都是破庙、废窑、畜圈、羊场、草地。经常是刚刚睡下,风雨交加又要乱挤乱移,甚至孩子的哭叫声、病号的呼唤声、腰腿脚痛的哎哟声、旁边牲畜的蹄打声,使人无法入睡。住在空旷露天地上,蝎子、虫子、蜈蚣、蚊子等害虫都来围攻,使饥饿疲劳的移民,心情积聚着紧张、恐慌、凄凉、悲愤、疼痛难熬的感觉。

  第六批移民途经永寿县时,住在路旁几个破庙里,夜10点左右进来一只狼,抓破了几个人的脸,大家从睡梦中惊醒,立即喊叫了一阵子,狼跑了。大家刚要睡觉,又进来三只狼,在大家的身上乱跑了过去,大家又醒来,拿着棍子赶了一遍,狼跑了,人们也实在累得受不了啦。第三次睡觉已经后半夜了。一会儿,河南移民索玉瑞的爱人喊叫声震醒了大家,她6岁的女儿被一群狼拉走了。大家点起柴火,拿起棍子,四处打狼,直到天亮,连孩子的尸骨都没找到。第二天下着雨,大家准备启程,索玉瑞夫妇悲痛凄凉,决心回河南,宁愿饿死在家里,也比被狼吃了好一些。

  沿途有些山道,坡陡路滑,脚上磨了脓泡,风雨饥劳,积成了病伤员。轻病号咬紧牙关前进,重病号则倒在地上。第六批河北移民霍起秀的媳妇,年30岁,只因路途劳累饥渴,一连病了3天,没治疗也没休息,第四天发高烧昏迷,眼巴巴倒在婆婆怀里死去。留下两个小女孩(6岁,4岁),抱住妈妈哭得变了声。霍起秀是西安市亨得利表店修表名师,生活本是能过得去的,而且婆媳和睦,夫妻恩爱,全家幸福。只因他给同乡做了借债的保人,同乡是难民,想借点钱做买卖,结果买卖亏损还不起债,他才倾家赔偿。表店也因生意萧条要减员,他只好当移民来宁夏开荒。路上出此大难,真是祸不单行。途中诸如此类的事何止这些!所以,出发时1000人左右的一批人,到宁夏的不过二三百人,多数被沿途的遭遇逼迫散失、死伤。

  途经同心时,移民找不到住宿的地方。大家离开公路,向一个大寨子走去,到达之后,寨里走出一位头戴白帽子50多岁的老汉。他了解移民情况之后,立即回寨子叫出来几个戴白帽子的年轻人,抱给大家很多麦草,又站在井台上给大家提水,让大家住在门前场地上,用他的麦草铺地并煮饭。第二天大家启程时,他又找到几辆回中宁的大胶车,把大家的行李和老人孩子装上车。这位老人是当地回民,感动了全部移民。

  到中宁以后,马鸿逵政府派了四五个大木船,让移民乘船到仁存渡。

  1943年11月中旬,最后一批移民到达了宁夏北部崇岗堡、常石墩、下庙等村,暂时住在这一带的农民家里。宁夏的冬季长又冷,无衣被的灾民一再向宁夏省政府地政局交涉。宁夏才发给移民每人2.8丈土布、一条小杂毛毯。接着,男壮劳力分别到汝箕沟煤矿下煤窑背煤,或到大武口碱湖去背碱,留下的妇女、儿童到附近山沟和沙滩拾柴。

  1944年2月,移民转移到芦花垦区荒地。每户发给牲畜(牛、驴、马)一头、全年口粮、籽种、小农具、两小间土房的木料。多数移民对宁夏农活是不懂行的,也是不适应的,由于奋不顾身的苦干精神,第一年就开出了近4000亩荒地。

  【来源】: 华兴时报

上一篇:日本飞机对宁夏省城的三次轰炸
下一篇:抗战胜利时的宁夏

责任编辑:杨晴
最后更新:2017-09-13 10:55:23

宁夏抗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