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日本投降正义审判东京审判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东京审判日本律师亲历:放弃辩护南京大屠杀

添加时间:2017-08-12 16:52:44 来源:趣历史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东京审判中,日方的辩护律师明确知道历史真相

  绝大多数日本人到1945年“东京审判”时,才知道南京大屠杀事件。尽管大屠杀发生时,全世界就都已经知道日本陆军的残暴。

  一般被称为“东京审判”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于1946年5月3日正式开庭,两年半之后,该庭宣判东条英机以下25名被告全员有罪,7名被告绞刑。

  日本的报纸当时只有4个版,但遵照占领军最高司令部(GHQ)的指示,几乎每天都以一半左右的版面来报道东京审判,绝大多数日本人是通过这次审判,才知道了那场以天皇制下面的军阀为中心,财阀、官僚、媒体和右翼一起操作的战争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东京审判中最吸引人们注意的就是南京大屠杀。事件刚发生时,中国政府发表的信息是,日军第六师团杀害了23万人,十六师团杀害了14万人,其他日军部队杀害了6万人,共计43万人,中国政府一直到东京审判时还是坚持这个主张。

  东京审判容许一般人旁听。审判开始后,每周一般有1500名日本人和450名盟国人士参加旁听,而在法庭开始审理南京大屠杀案件时,参加旁听的日本人增加到了2000人以上,这说明了日本人对该事件的关心程度。

  从日本人的立场来说,他们很希望能够推翻检察方的指控,但事实使很多日本人失望,被告松井石根大将以及辩护律师伊藤清几乎没有做出什么像样的辩护。

  辩护方提出的物证,是当时“国际安全地区委员会”给日军的感谢信,内容是感谢他们没有炮击难民区,以及赠给为难民区运送粮食的日本兵个人的礼物。

  这几份证据无法推翻控方提出的大量证人和证词。

  辩护方面没有积极采取辩护行动的原因是,辩护律师中有人明确地知道历史真相,为岛田繁太郎担任辩护律师的泷川政次郎,当年在北京就听说了南京大屠杀,他在1938年夏到南京时,特地坐黄包车在市区内兜了一圈,时间已过去半年,南京市内依然随处是被烧毁的民房,黄包车夫告诉他,这都是日本兵烧的。车夫还说,南京市的女人几乎都被强暴过。

  所以,辩护律师们采取的方式是,放弃对日军暴行的辩护,而把重点放在作为方面军最高指挥官的松井石根大将应不应该为部下的行为负责、以及负责到何种程度。

  最后,松井石根被东京军事法庭判处了死刑。

  东京审判后,有30万受害者的南京大屠杀成了定论

  但应该指出,当年中国政府在日本辩护律师放弃辩护努力之际,并没有努力立证,而是敷衍了事。本身,中国政府仅仅把东京审判看成复仇手段,而没有像苏联政府那样,把东京军事法庭作为讲坛,将日本帝国对苏联的所作所为都进行详细论述。(正因如此,到现在为止,日本右翼始终没有人为从出兵西伯利亚到“9·18”事变这段历史翻案的原因,因为苏联人在这段历史上得到了日本当事人的口供,做成了铁案。)而中国政府在这方面的工作则令人遗憾。

  参加南京大屠杀的第十六师团,后来在莱特战役中被美军全歼,13000人仅剩下620人,麦克阿瑟曾请中国政府协助在这些人中寻找有无参加过南京大屠杀的凶手,但没有得到积极回应。

  这样的结果,造成东京国际军事法庭最后的判决书有互相矛盾之处。判决书中提到:“据估计,在最初的六个星期内,南京周围被杀害的非战斗人员在20万以上,发生强奸案两万以上。”而对松井石根本人的判决书则说:“数千名妇女被强奸,被杀害的人数在十万以上。”中国政府对这个明显的矛盾没有提出异议,埋下了一个“南京大屠杀人数未定”的祸根。

  其实“30万”这个数字在东京军事法庭上并没有正式出现过,“20万”的数字则是采信自许传音博士在法庭证词中的“一般认为在20万左右”的说法。“30万”这个数字,实际上出自南京军事法庭对原第六师团师团长谷寿夫中将的判决书。

  南京军事法庭与东京国际军事法庭的审判时间上差不多。东京审判之后,有30万受害者的南京大屠杀也就成了定论,即使在日本也没有人提出质疑,顶多是有人在提到南京大屠杀时说“杀害了好几十万人”。还有人虽然不肯承认30万这个数字,但也都接受了东京审判的结果。

  日本社会的主流认知承认发生过南京大屠杀

  南京大屠杀被重新提出来,是在1971年。从这一年6月开始,《朝日新闻》记者本多胜一为了调查侵华日军在中国的战争犯罪行为而访问中国,并在《朝日新闻》上连载报告文学《中国之旅》,里面10次提到南京。这部报告文学在发行单行本之后,10年内重印了26次,成为长期畅销书。

  这引起了日本右翼的不满。《诸君》杂志开始批判本多胜一的活动,而以早稻田大学洞富雄教授为代表的另一部分人,则在1984年组成了“南京事件调查研究会”,开始具体调查,以反对那种否定南京大屠杀的思潮。

  洞富雄教授所代表的群体,被人称为“大屠杀派”,而企图否定大屠杀的,则被称为“幻象派”,因为这一派认为南京大屠杀是一种“幻象”。后来,参加争论的人越来越多,甚至包括松井石根的秘书田中正明。这些人的主张各种各样,很难被简单地分成大屠杀派和幻象派。各个派别承认的南京大屠杀死亡人数各不相同,也有人彻底否定大屠杀存在。

  上世纪90年代之前,执政党的自民党政治家很少参加有关南京大屠杀的争论。第一个公开否定南京大屠杀的,是1994年新生党羽田孜内阁的法务大臣永野茂门,结果,他在就任11天之后,因为此言论被迫辞职,此后,现职内阁大臣再没有发表过此类言论。

  但退职后的大臣则不同。比如,历任运输大臣、通产大臣、经产大臣,身为甲级战犯平沼骐一郎养子的平沼赳夫,从2008年开始就多次公开否认南京大屠杀。

  在野党的政治家,尤其是民主党的议员,则一直喜欢否认南京大屠杀。此次公开发表此类言论的名古屋市长河村隆之,原来就是民主党众议员。执政以前,他们不是主流,要吸引传媒和选民的注意,只能靠搏出界,语不惊人死不休;执政之后,他们改不掉在野党的游击习气,再加上执政之后并无多少政绩,转而炒作这种话题赚取人气。

  日本社会的主流认知承认发生过南京大屠杀,绝大多数中小学所使用的历史教科书上也会讲到南京大屠杀,不过在到底有多少死难者上有不同认识。而用秦郁彦教授的一句话说:“4万人就已经是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了。”

上一篇:东京审判:中国检察官精心准备巧斗战犯
下一篇:东京审判背后的博弈:惊险通过对战犯执行绞刑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08-12 16:59:28

东京审判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