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日本投降 > 正义审判 > 东京审判 > 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东京审判疑云:为何美国提前释放了日本战犯?(中)

添加时间:2017-08-11 14:20:56 来源:趣历史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虽然是由11个国家的法官代表组成,可是它所代表的是所有受害国的立场,是除了轴心国家之外的,全世界多数人民进行的一场审判。在法庭的宪章中,还规定了公平审判的法律原则和具体程序,每位被告都有充分的申辩权利。在法庭上,共受理了4336件证据,共有419名证人出庭作证,有779人的书面作证,经历了长达2年零7个月、818次开庭。在严肃、认真地审理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还列举了一些详细的判罪理由,最后才做出判决,判决书共1213页。所以,这次审判的正义性、合法性和权威性,都是不容置疑的。

  在东京审判之后,以美国为首的盟国和日本签订了《旧金山条约》,1952年开始生效。这项和约的第11条中明文规定:“日本接受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其在日本境内或境外之盟国战罪法庭之判决,并将执行各该法庭所科予现被监禁于日本境内之日本国民之处刑。对此等人犯赦免、减刑与假释之权,除由每一案件科刑之一政府或数个政府之决定并由日本建议之外,不得行使。如该项人犯系由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所判决,该项权利除由参加该法庭之多数政府之决定并由日本之建议外,不得行使。”

  日本签署了这个条约,就表示它已经向其他的缔约国家,承认了远东军事法庭的审判结果,并且也接受了这个结局,而且还要承担他们的国际义务。因为在国际公法和日本宪法中,都有着明确的规定:“缔约国须忠实履行其缔结的国际条约,而且国际法庭审判本身,对当事国也具有约束力。”

  东京审判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对日本战犯最重要的一次审判。正是因为日本接受了这次东京审判,否定了战前的军国主义,日本在战后才走上了和平的轨道,才有如今的发展。事实证明,东京审判对制止战争、促进和平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对于日本帝国主义来说,假如没有日本垄断财阀的支持,也不能进行侵略战争,因为军事实力是以经济实力作基础的,可是很遗憾,对于这些帮凶们的罪行,东京审判中也没有顾及到。

  有“国策公司”之称的“满铁”,当时不仅给关东军提供了从事军事政治谋略和夺取经济命脉的力量,而且还全力地充当了关东军的超级后勤部。早在1905年日俄战争后,日本从俄国手中夺取了中国东北地区的东清铁路南满洲支线长春以南路权,之后日本设立的“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表面上这是一家股份公司,实际上是日本的侵华大本营,它的历任总裁都是由日本政府直接任命的。“九一八”事变时,日本的关东军只有1万多人,他们在4个多月的时间里,就占领了东三省。假如没有实力雄厚的“满铁”的参与、配合和支持,那关东军是难逞其凶的。

  “满铁”的首任总裁、外交大臣松冈洋右称:“发动‘满洲事变’是关东军和‘满铁’的共同行动。”“满铁”在1931年时已经拥有了4.4亿的资本、1100公里的铁路、480平方公里的铁路附属地,还有将近4万名职工和50多个关系会社。

  根据“满铁”统计,1931年9月到1932年的3月之间,“满铁”共编发了军运列车4056次,平均每小时有1列军车编成并投入到运行中。另外,“满铁”还在1年多的时间里,向社外线派遣了军运人员47万多人次,给关东军快速占领东北各地提供了交通工具。

  在“九·一八事变”以后,“满铁”的各个部门组织了数十个担当侵略任务的专门机构。“满铁”的职工有4万人,因为参加事变而立功的人就有22254人,占了社员总人数的60%。关东军的政治工作机构也是“满铁”包办的,就连关东军特务部门的工作人员,也基本上来自“满铁”。

  在伪满洲国成立之后,伪自治指导部派往各县旗的参事官,也多为“满铁”派出的人。也就是说,“满铁”在关东军对东北侵略的罪行中,要承担一半的责任。

  可是,在战后的审判中却没有对“满铁”这种以国家资本和财阀资本相结合的产物追究其战争的责任。日本在战败之后,根据联合国军总司令部的命令,只是解散了几个大财团而已,小财团并没有任何变化,大财团的变化也只是分化成了一些小财团,而且这些财团再次成为了日本右翼势力重新掌握国家政权的经济基础。

  除了经济上对中国的掠夺,日本在侵华期间给中国制造的无数惨案同样令人发指。日本在侵华战争中,大量地使用了细菌化学武器是众所周知的。731部队和100部队用活人做试验,3000多名被捕的抗日人民,最终成为了细菌试验的牺牲品。据不完全统计,日本军队在各地实施的细菌战里,死在日军细菌战中的中国民众,至少也有20万人。

  516、525都是日军的化学部队,他们为了配合731部队拿活人做毒气试验,在中国的战场上大量地使用了化学武器,保守统计至少2000次以上,受到伤害的人数达到10万人以上。在日本战败之后,他们在中国遗弃的化学炮弹就达200万枚,这些炮弹再次使2000多人受到了伤害。

  可是,在战犯受到审判的国际法庭上,对于日本使用化学武器的恶行,居然没有加以追究。只是在前苏联伯力审判中,谈到了关于日本使用细菌武器的罪行,并审判了战争后期指导过细菌试验、担任关东军司令官的山田乙三和731部队细菌生产部长川岛清、100部队关东军兽医处长高桥隆笃等人,而731部队的罪魁祸首石井四郎等人,美国竟然以“索取日本细菌武器试验资料”作为交换条件而对他们加以保护,使这些罪大恶极的人逃避了国际法庭的审判。

上一篇:东京审判疑云:为何美国提前释放了日本战犯?(上)
下一篇:东京审判疑云:为何美国提前释放了日本战犯?(下)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08-11 14:24:06

东京审判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