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场战役 > 敌后战场 > 综合资料 > 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往事追忆 策反铜石伪军四大队起义纪实

添加时间:2017-08-11 11:10:36 来源:今日头条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往事追忆 策反铜石伪军四大队起义纪实
往事追忆 策反铜石伪军四大队起义纪实

  1938年1月9日,侵华日军侵占平邑,继后沿滋(阳)临(沂)公路东犯占领费县城。1939年,蒙山前一带沦陷后,费县伪政府成立了费县警备队,首在平邑组建费县警备队第三大队。后又相继成立第四、五、六、七大队,分别驻铜石、地方、仲村、猪尾巴沟等地。日伪统治时期,伪军在境内狐假虎威,横行霸道,安设据点,破坏红色政权,与八路军和老百姓为敌,干尽了坏事。特别是盘踞在铜石的伪军四大队,扼守滋临公路,铜石成为日伪军出没的集结地。他们勾结刘桂堂匪军,配合日军多次在蒙山前安营扎寨,构筑“环蒙公路”,修工事、筑碉堡,切割费南、费北,封锁蒙山抗日根据地。1940年11月,我八路军先后发起了武安、小卞桥、猪尾巴沟等战斗,给日伪匪军以沉重打击。战后,铜石伪军担起了给日军收尸焚尸的任务。1941年11月,日伪军疯狂“扫荡”蒙山抗日根据地,抗日战争进入了最困难时期。中共费北县委依托蒙山,坚持抗战,组织特务队、武工队,出其不意地打击敌人。至1944年,革命军队不失时机地展开了对日伪匪军的大反攻。

  1944年初,费北县独立营及公安局特务队在民间艺人范素英的配合下,以唱戏为名,引蛇出洞,在常马庄(今蒙阴县)集上成功地刺杀了汉奸头子唐义山,极大地震慑了蒙山前的汉奸队。范素英是泰西人,当时还不到20岁,精通弹唱等曲艺。

  秋末,费北县委领导又找来了范素英,请她再次出面帮忙办一件大事:与铜石据点的鬼子小队长毛太君“相亲”。小范听得一楞:“这也太离谱了吧?” 待领导把意图详细说明后,范素英这才明白了怎么回事,也表示愿意冒险。随后,费北的地下工作者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准备。

  当时的天宝山区是我党培育的抗日根据地,天宝山区姚家庄的村长姚凤城拥护共产党和八路军的抗战主张和政策,工作积极,为人忠厚。中共费县(原费南县)敌工部长孙恕之等经常住在姚家,从交往中得知姚凤城的外甥叫徐富珍,是敌费县警备队驻铜石第四大队副大队长。此人富有正义感,不愿意为日本侵略者卖命,便向姚凤城提出做徐富珍的工作,姚满口答应。经做争取,徐富珍同意反正起义。应徐富珍的要求,中共费县敌工人员也到铜石据点帮助做伪军的工作,首先争取宗孝义率全排伪军弃暗投明,走上抗日救国的道路。

  另外,敌铜石据点斜对过有家店铺,掌柜的名叫李沛良,其真实身份是我费北县委的特工人员。当了解到费县的同志已经基本做通了铜石伪军副大队长徐富珍的工作后,李沛良又找到徐富珍联系,继续做他的工作。在徐富珍的帮助下,对伪军不断地渗透、策反,敌据点一连连长徐一保、二连副连长徐守山、特务连长杜才胜等均同意起义投奔八路军。

  八路军鲁中军区司令员王建安、政委罗舜初得知这一情况后喜出望外,指示费北的同志一定要把起义这件事办好。“可是这3个连200多号人,怎么从鬼子眼皮底下拉出来?”特工人员苦思冥想,寻找敌人的漏洞。经伪军内部人士透漏,鬼子小队长毛太君爱喜酒、好女色。这启发了费北的特工人员,于是就设计了一个给毛太君说媳妇,灌醉他,再将起义队伍拉出来的计策。

  徐富珍找到毛太君,说蒙山前北安靖村有个女孩在青岛上学,刚放假回家;这女孩不仅长得漂亮,还多才多艺,并去过日本.....。

  毛太君随侵华日军进入中国,三十多岁了还是光棍一条,听徐富珍这么一说,他恨不得马上见到那个女孩。徐富珍见毛太君上钩了,便说“要保证女孩和其家人的安全,最好让人家晚上来,免得八路发现劫了去”。对此,毛太君满口答应。徐富珍说“相亲的日子你来定,我随后通知他们”。毛太君说“那就后天晚上吧”。

  按约定的日期(1944年11月8日),我们“相亲”的队伍在傍晚出发了。费北县公安局特务队员张西柱推着独轮车,车上端坐着年轻貌美的范素英,宋美续和邱振友(他们俩均是我特务队员)在前面拉着车。高廷光个头小,牵着个毛驴,驴上坐的是费北县妇联主任鄢峰,她扮的是范素英的娘。一行人从蒙山自北向南,沿乡间小路蜿蜒而行。虽然他们不能确切知道当天晚上的结局,但大家都觉得这项任务很神圣,充满了使命感。他们很快进入了铜石据点。

  毛太君一见范素英,眼光都直了。他当即吩咐摆下香烟、糖果和酒菜,要大大地款待范素英一行。特务队员一看,知道敌人开始入套了。

  此时,徐富珍将据点的警卫事宜交给了即将要参与起义的杜才胜。警卫排长徐一运是毛太君的人,徐富珍把他招到宴席上以防他发现动静。

  五桌宴席同时开始了,毛太君陪着一桌客人,其他几桌上是鬼子兵。

  费北县公安局特务队员都是典型的沂蒙汉子,在蒙山上吃了两年多的野菜,此时见了这些美味佳肴,难得喝酒吃肉饱餐一顿。队员们采用车轮战术轮番向毛太君敬酒,还与他猜拳行令输者喝酒。队员们还分别和其他桌的鬼子交叉敬酒。

  酒过三巡,范素英站起来走到屋子中央,又唱又跳开始演戏。最后还用日语表示答谢。特务队员和鬼子在下面瞎起哄,毛太君则盯着小范,不由得心花怒放。

  突然,毛太君用筷子敲着碗,猛地吼了一声。大家吓了一跳,以为事情败露了。再往下听,却原来是毛太君主动献歌一曲。特务队员和鬼子也都学毛太君用筷子敲着碗,给予积极配合,鬼子们更是放荡不羁,原形毕露。

  毛太君当时太得意忘形了。毛太君的歌曲将整个宴会推向高潮,可是我们的人却一句也听不懂,只觉得唱日本民歌需要先憋足气再使劲用鼻子往外哼。

  鬼子们喝的差不多了,有的在吐酒,有的倒地大睡。这时,要发动起义的三个伪军连,在连长徐一保、徐守山和杜才胜的秘密召集下,已集合队伍走出据点。

  我费北独立营副营长崔镇正带领一个连的兵力埋伏在临(沂)滋(阳)公路两侧防着日军的巡逻队。在浚河北岸,独立营三连连长臧汝光带人负责接应起义队伍。在崔镇和臧汝光部的配合下,起义队伍趁着夜幕安全地向蒙山深处转移。

  据点内的鬼子对此毫无察觉,毛太君还缠着“丈母娘”鄢峰要结婚的日子。鄢峰告诉他:“这事儿吧,在我这儿没问题,回去后再听听她爹的意见。”一句话,让毛太君充满了无限期待。

  伪警卫排长徐一运是唯一清醒的敌人,但他被装醉的张西柱缠住了,手枪也给拔走了。张西柱一边玩着手枪,一边请教怎么开火,把徐一运弄的哭笑不得。

  估摸着起义队伍进入了安全地带,特务队长刘宝生摇了摇白布暗示大家撤退。张西柱、宋美续很不情愿地说:“正是将这伙鬼子一网打尽的大好时机,就这样走了太便宜他们了。”

  刘宝生认为,主要的任务已经完成,没必要节外生枝;更重要的,如果将附近的敌人引来,他们就会尾随至蒙山,使伪军成功起义这件事前功尽弃。大家只好听刘队长的,把没有杀掉鬼子的遗憾留在心中。

  铜石据点一下倒戈了240多人,鬼子和剩下的伪军无法再坚持下去。又过了几天,至11月16日,临沂方向来了几辆卡车,将铜石据点的日伪军接至费县县城。至此,铜石日伪据点就不复存在了。

  铜石起义后,原徐一保的队伍被整体改编为费北县独立营四连,徐仍担任连长。解放战争开始后,徐的队伍被升级编入华东野战军三纵三师。1947年5月,这个师在攻打孟良崮时,徐一保英勇牺牲。当时的蒙山县还收到了野战军给徐的嘉奖令。另一个起义的连长杜才胜,解放后光荣退休。还有一个连长徐守山,1947年又投奔了国民党军队,后来被我们抓住镇压了。当然,大家最关心的还是范素英同志。她后来在革命队伍里迅速成长。解放战争时期成为华东野战军文工团的一名演员,据说后来嫁给了一位级别较高的解放军军官。

  (作者系退休干部,蒙山文化研究会会员)

上一篇:抗战经典战役:黄土岭击毙日军“名将之花”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李时英
最后更新:2017-08-11 11:14:01

综合资料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