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专题栏目 > 讣告通知 > 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挥泪,不一定是最好的告别——湘潭团队告别盛立和老兵

添加时间:2017-08-09 09:37:18 来源:湘潭关爱抗战老兵团队 作者:老桐 李雁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一、老兵离世,坦然而平静

  家住湘潭县乌石乡龙塘村的抗战老兵盛立和,于2017年7月16日去世,享年94岁。就在盛老去世几天前,村里有位老人过世,年龄比盛老小了一大截。盛老儿媳参加丧礼回到家中,对盛老打趣地说:“别人插队走了,你怕不怕呀?”,盛老很平静地说:“怕什么呀,我也是到了该死的时候了”。

  说来也怪,话说没两天,盛老突然感觉有点不舒服了。老人平时一直身体不错,还经常劳作。看到这情况,家人对盛老说:去找下老何(指湘潭关爱老兵志愿者何格风),到县里去看看病吧?盛老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说算了。第二天早上家人叫老人吃早餐,盛老说不想吃。到了8点多再去看时,老人就觉得不行了,8点20左右,老人平静地闭上了眼睛。

  二、抗战卫国,自己没有觉得很特别

  盛立和自幼家境贫寒,年轻时就到家乡周边的采石场干活,以此谋生。1943年,盛老作为民工被征集,先后到常德苏家渡、邵阳洞口参与抗战机场的修建。后经同乡中尉军需官陈运胜介绍入伍,在陆军七十三军第十五师独立炮兵团第三营任上士文书(师长梁袛六)。1945年,盛老随所在部队在邵阳杨家山参加湘西会战,打击日寇。日军投降后,盛老从新化押解日军俘虏到长沙,再从长沙坐火车到武昌。在解押俘虏途中,亲身感受了中国人民抗战胜利后的喜悦,也亲眼见到有日军军官跳河自杀的场景。抗战胜利后第二年的5月,盛老离开部队,回乡务农。

  盛老回到贫穷落后的家乡,生儿育女,艰难地支撑生活。他很少对外人说起过去的经历,一方面是环境的因素,同时也与他不愿张扬的性格有关。直到2015年,国家庆祝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湖南老兵之家的志愿者才根据线索找到盛老,进行身份认证,盛老这才向志愿者讲起他曾经辉煌的抗战经历。

  湖南老兵之家和关爱抗战老兵基金、龙越慈善等单位为了表达对老兵的敬意,经常会给老兵礼物,包括有“抗战老兵”标识的T恤,汗衫等纪念衫。别的老兵都是爱不释手,常年穿在身上,舍不得脱下。但每次志愿者上门,很少看到盛老穿这些新的纪念衫,而是穿着平常的旧衣服。据盛老家人说,老人舍不得穿这些新衣服,即使放久了有霉味也不让洗,怕将衣服洗旧了。另一方面,他很少穿这些衣服,或许是不愿意显得自己有什么不同。在他心灵深处,自己就是个农民,过去保家卫国的事不值一提。对于晚年的荣耀,盛老似乎看得很平淡。

  三、艰难生活,淡然面对

  盛老回乡后,正值年轻力壮。为了生活,经常在外做石匠,既辛苦又危险。盛老生了2个儿子3个女儿。然而,由于家乡交通不便,经济不够发达。老人一辈子贫困生活并无改观。到了晚年,盛老依然下地劳作,并且自制农具出售赚钱。而且一直住在一栋年久失修的破旧房子里。

  盛老从军时,虽然随部队去了很多地方。但回家后,基本没有出过远门。像大多数的中国农民一样,终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让他们的生命已经与脚下的土地融为一体。生于斯,长于斯,家乡是生命的最后归宿。这样的理念或许是老人不愿出远门的原因。

  去年盛老的住房遭水毁,在龙越慈善等爱心单位的帮助下得到重建。庆祝新房落成的当天,盛老兴致很高,出人意料地提出要去参观离家不远的彭德怀纪念馆。这个想法应该在老人心中早就有了,毕竟彭德怀也是抗日名将,离家又这么近,没有不去参观的道理,只是一直不想麻烦后人罢了。

  老人戴着纪念章,在志愿者和家人的陪同下,盯着烈日,饶有兴致的参观了彭德怀故居和纪念馆,期间,不断有游客向老人投来敬佩的眼光,或要求与老人合影,老人十分开心。

  盛老平日爱喝酒,家里总是备有普通牌子的药酒,经常喝一点,但不喝醉。志愿者每次上门,盛老都会给大家斟酒。陪盛老喝酒,让老人开心,也是志愿者上门的项目之一。尽管生活艰辛,但每天喝点小酒,心中并无太多的愁苦。

  四、老兵离去,未必要挥泪相送

  盛老去世的当天上午,志愿者飞鹰和老何就赶到龙塘村看盛老最后一眼。7月21日,盛老原本按当地风俗直接下葬。但为了表达对老兵的敬意,经与家属商量,增加了出殡前志愿者追悼环节,志愿者老何、李雁、赵见龙再次来到盛老家,为老人送行,李雁代表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致悼词,向老兵做最后的致敬。

  尽管参加盛老追悼会的志愿者人数不多,只有部分代表参加,但对于湘潭关爱抗战老兵团队而言,盛老的平安告别,大家并没有留下太多遗憾。因为,在盛老生前,大家对他的关爱已经尽心尽力。

  就在去年5月,湘潭县遭受特大暴雨,盛爷爷居住的老屋垮塌。志愿者及时赶来,帮助重建住房。在湖南老兵之家和龙越慈善的支持下,众多爱心人士积极捐款。经过老何等志愿者的反复奔波,2016年9月18日,新房终于落成。当天,盛老露出了喜悦的笑容,用毛笔写下了“好日子,今天是”。

  在为盛老重建住房的时候,就有人提出,为一个93岁的老人建房子还有必要吗?但是,我们抱着让老兵有尊严地活着,是志愿者的义务的宗旨,将房子盖成了。尽管这栋房子为老人遮风挡雨不到一年的时间,但我们认为也值了!

  去年,志愿者还为盛爷爷制作了手模。盛老作为一名抗战老兵,他的手模、签名、照片等,将作为历史资料,于建川博物馆、湖南老兵之家等机构永久保存。人们永远记住包括盛老在内的这些曾经为抗战胜利做出贡献的抗战老兵。

  盛老去世的前一个周末,碰巧有个家庭聚会,外地的后代都回来了。似乎一切都是天意的安排,全家人提前为老人送行。

  在很多地方有这样的说法:90岁以上老人离世是“喜丧”。盛老以94岁的高龄寿终正寝,自己没有痛苦,也没有卧床连累家人,可谓喜获“善终”。

  在盛老灵前燃一柱清香,道一声“一路好走”,或许是我们对老兵最好的告别。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每一个凋零的老兵,都值得我们铭记!

上一篇:浩气壮山河衡阳丰功青史在 遐龄登耄耋古今英雄白头稀
下一篇:一路走好,抗战老兵苏宗正!

责任编辑:杨晴
最后更新:2017-08-09 09:39:43

讣告通知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