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日本投降中国受降第十三受降区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一九四五年太原受降小组活动纪实(中)

添加时间:2017-08-05 10:38:02 来源:太原道,作者:贾文波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在手电筒的照耀下,只见遍地灰烬,一眼便看得出是焚烧的档案和各种文件,有些是整箱整箱烧的,尚留有残缺不全的纸角和尚未完全烧毁的黑黄色的纸片,但字迹已无法辨认。

  这座隧洞,交叉四方,散发着阴森污浊的气息。我粗加估计,总长约有千米。伊尔拜等人和我们所得出的结论是一致的。

  这是在日军接受无条件投降的前些时候,将各处有关的机密文件集中于此地,浇上汽油焚烧的。由于日军在投降前需要干的事情很多,所以没有来得及将隧洞毁掉。

  麦坎恩上尉先将隧洞外貌和内部几个重点拍照,然后将残缺的木箱、火化未尽的黑黄色纸角,以及遍布灰烬的地面也一一拍照。那时我还是初次见到镁光拍照。最后,我们全体在洞口合拍一照留念。

  回到复兴饭店,已是早饭时分。

  通信上士方宁,交给我一叠照片,是同阎锡山等人在庭院中拍的。我带回作战小组,一一向有关人员分送,并向郭宗汾汇报牛驼寨之行。

  休息日上午,我回到自己的住所,整理第一个日程的日记。

  下午我返回饭店,遇见通讯上士方宁,用吉普车载着个花花丽丽的女人,走进饭店他住的房间里去。我不由得火冒三丈,因为美国兵公然如此污辱中国人,极大地损伤了我的民族自尊心。我在盛怒之下,从饭店回来,到交际处找到处长宋子徵。我气愤地问他:美国兵怎么会知道太原妓女的地方!为何允许美国兵往饭店(实际是战区和省府的高级招待所,并不对外营业)拉妓女这影响实在太恶劣了!宋处长慢条斯理地说:老弟,棉花巷谁不知道。妓女为的是钱,谁有钱她们就接谁。我不能禁止美国人逛窑子,我也没有权力禁止妓女接美国客人。

  我又向郭宗汾愤愤地报告了这件事。郭宗汾淡淡地说:“我看你肝火太盛。”他接着说:“你还记得今年四月间你和美军情报小组发生的问题吗?脑子不要轻易发热。这类事大可不必过问,更没有必要大动肝火。”

  我脑子里立即回忆起那宗不愉快的事件。驻华美军司令魏德迈要拟就一个在中国青岛登陆以协同中国军队尽快击败日本侵略军的作战计划。为此,特地派出若干情报小组,到前线搜集确实的情报,以作判断敌情的依据。来到第二战区的是上尉范守格等五人,那时我随阎锡山正在吉县“建军”,萧荫轩任建军会办公室主任。阎派我与范守格小组合作,赴前线搜集情报。当到达乡宁县马壁峪第三十四军军部时,军长高倬之热情款待,详细介绍了当面日军情况。范守格要求通过日军碉堡封锁线,深入到汾河以南的日军占领区,搜集各项情报。高倬之和我都不同意这个计划,因为那会遭受日军的袭击,我们没有把握确保范守格等的人身安全。因为出发前,阎面告我保障盟友安全是首要任务。因此我对范守格进行解释。伹范守格坚持他们的行动计划。我决不同意,并用了粗暴的态度反驳他们的计划。范守格也是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于是我们闹翻了。范守格避着我,迳给阎锡山拍去电报,说我不同他们合作,阻挠他们搜集情报工作的进行,要求阎锡山将我撤回。阎锡山对美国人当然是唯命是从的,便立刻派第四课课长侯光远来换我回去。我为此内心憋气。结果,范守格等以及侯光远被八路军俘虏,送往延安去了。那时,阎锡山正集中力量,想消灭八路军。在这情况下,面对阎派去的侯光远和美国人,八路军自然难以信任,将他们送往延安,自然合情合理。

  直到日本投降后,经过曲折的外交谈判,范守格等人才被释放回南京。这件事,在我的经历中,显然是不愉快的。

  郭宗汾的一席话,使我不得不学习学习老练持重的涵养功夫。“天高云烟淡,何须自寻烦”。

  我从作战小组出来,回到复兴饭店。方宁笑嘻嘻地把在牛驼寨拍的照片送给我五套,我给阎、郭各一套,参谋处一套,存档一套,我自留一套。

  事情就是这样,美国兵不但拉妓女,几天后竟用吉普车拉着女学生,招摇过市,引入侧目。又不久,“吉普女郎”的名号迅即传开。

  复兴饭店三楼上,正开舞会,王怀义着交际处找来一些日本歌女和酒巴女招待,陪伴美国人跳舞。徐士珙带着他的情妇郭存义也赶来参加盛会。对于日本歌女和酒巴女招待我并无敌意,因为她们同样是日本军阀魔掌下的受害者。

  王怀义和麦坎思很投契,在共同进餐巾舞会上,两人总是谈笑风生,翩翩起舞。伊尔拜则搂着徐士珙的情妇旋转若飞。

  舞会后,到楼下餐厅吃夜宵,厨师做的鸭绒酥甜点心,受到每一位食客的交口称赞。日本歌女和女招待,更是受宠若惊,九十度大鞠躬表示感谢。

  小东门外的日军军用品仓库,是日军建筑的一栋三层楼房,并有地下室。楼的外壁,全部涂以黑白相间的曲形粗线条,为防空保护争。

  楼下是各式手枪和弹药,伊尔拜等人各要了专为日军宪兵配用的手枪一支,子弹百发。美困人说,带回国去作为战胜日本的纪念品。仓库管理员,是一名日军军械少佐安藤。这时第二战区虽然名义上已经接收,但接收人员尚未派来,仍由日军管理。这个日军少佐,见此情况不知所措,请示我如何对待。我着他开列单据,由索要枪弹的美国人一一签字。

  二楼是军用食品,有肉类,水果罐头、饼干、各种海味等等。走到尽头,伊尔拜象发现新大陆似地高声喊到:“太阳牌啤酒!”另外几个美国人更是高兴得欢蹦乱跳。他们说,自从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国国内便禁止酿酒,他们已经好几年没有喝到啤酒了。没说的,撒辛和方宁一人搬了一箱下楼,放进汽车。

  三楼是日用品,手表、照相机,刮脸刀,香皂,雪花膏、卫生纸、避孕套,五花八门,品类齐全。

  地下室,空荡荡一无所有。我们的主要目标之学武器、化学毒剂,丝毫也没有发现。很明显,这类东西,日军在投降前夕,就销毁灭迹了。但在战争期间,第二战区范围内,确实常有日军使用毒气弹以及曰军在河流、水井投放剧毒和巾同人民受害情况的报告。这便是确凿的罪证。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一九四五年太原受降小组活动纪实(上)
下一篇:一九四五年太原受降小组活动纪实(下)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08-05 10:42:39

第十三受降区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