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本站动态 > 通讯员稿 > 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叩别吴淞老兵

添加时间:2017-08-04 15:09:30 来源:孟企平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8月1日凌晨,夏雨滂沱,苍天垂泪,95岁抗战老兵吴淞在风雨中走完艰难人生,悄然圆寂。天明,载着他遗体的灵车驰往常德德山乾明寺,乾明寺满足了这位半路出家大德高僧的心愿:生为战友守灵、逝与战友同眠。沅水之滨、孤峰岭上,将新添一座灵塔,立灵塔安葬这是佛教界的殊荣。“常德德山山有德”古有盛名,因为抗日战争中的常德会战和吴淞老兵归葬于此,德山因而更添异彩、百世流芳。

  8月2日,乾明寺为吴淞老兵(释来空法师)举办了庄严隆重的圆寂追思法会,在几十位僧人和居士的诵经声中,法师的遗体沐浴干净,换上袈裟,端坐入龛, 接受远远近近赶来送别高僧老兵的志愿者的洒泪跪別。我们长沙关爱抗战老兵志愿服务队的14位代表怀着难舍难分的心情来到乾明寺法堂,忍恸告别这位我们最熟悉最尊重的老英雄。同行者有:朱铁衡、许宏瑞、黄鹏九、陈亦沙、易勇、张思恒、廖凯、廖均、沈玲霞、天心区红十字会服务队代表星哥、雨花区红十字会服务队代表何泠。8月4日,石门夹山寺举行荼毗法会,众僧祈福中,方丈深鞠一躬,点燃圣火,送在夹山寺剃度出家的来空法师升天。七天之后,他的灵骨将再归德山乾明寺,他的灵塔与佛山李建华老师制作的半身胸像将永远与德山保卫战阵亡将士风雨相伴。七十七年那场血战中,吴淞所在第10军奉命驰援,德山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屡次争夺,他所在的一个营仅生还三人,而吴淞老的故去成为战场余音的最后一声绝响。

  俗话说“事不过三”,这也许是世事经验的总结,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宿命。我和王时燕是第三次上德山看望吴老,却不料竟是永别。吴淞老兵的国内外知名度很高,2005年是抗战胜利60周年,常德市委统战部邀请他参加纪念活动并代表幸存抗战老兵发言,他成为为数不多的获得60周年抗战纪念章的国军抗战老兵之一,可以说是一个划时代的开端。2011年冬天,我和王时燕第一次登山拜访,吴淞老带我们一一查看当年鏖战的阵地和墓地遗迹。眼见他天色未明即起诵经超度战友亡灵,至夜深而不倦。2012年我们开车送他回德山,他送我一本他自己编著的回忆录《尘封的记忆》。近两年,他以九十高龄和羸弱之躯,在原作基础上完成长篇著作《军人犯人僧人》的创作出版,这在抗战老兵中是为数不多的。从这两部作品中我不仅了解到他的生平,更感受到他的胸襟与风骨。他的一生正如他为自己题写的一首自挽联:俯仰无愧天地,褒贬自在人心。吴淞老也许预知生死,过春节我们去看望他,他极力邀请我们再去常德喝擂茶,他说:再晚一点可能我就不在了。不希望他的一语成箴,迟迟未成行,六月他回长沙养病,我们登门看望,见他骨瘦如柴、强打精神,情知其寿不远,前几天和他儿子吴晋还在联系输血事宜,以为他还可以铮铮铁骨再过一关,不料油干灯尽、溘然长逝。第一次去德山,他曾请我们在常德桥南喝擂茶,其情犹在,其语犹新,而其人已殁,感念故人,悲从中来。

  熟悉吴淞老才知道什么叫“精气神”,几十年的坎坷折磨,他高不足一米五,重不到百斤,然而我认识他的这六年来,他是如何燃尽了自己照亮尘世。参加抗战老兵肖像展、书画展、《老兵,你好》义卖会、各种座谈会,赴贵州都匀参加税警总团老兵聚会,与张默坚老兵同赴台湾谒陵访旧,接待台湾著名将领郝柏村,四月份还到益阳参加祭奠殉国英烈萧山令将军…… 即使身患重疾,即使骨折住院,生命不息,奋斗不止,他瘦弱的身体里蕴含着无穷的力量。今后人们回忆起抗战老兵,就会想起吴淞老,他是时代群体的象征,他是当之无愧的英雄。

  吴淞老对我和王时燕格外垂爱,时常谆谆教诲,以他乐观开朗的胸怀开导感染我们。他曾装裱一幅《波罗蜜心经》馈赠与我,现在挂在女儿家里,保佑子孙。我的车上驾驶台上有一尊端坐莲花宝座的鎏金菩萨也是吴淞老送的,三年来多次佑我避过灾祸。那是吴老的化身,永伴我身,永伴我心。





上一篇:乐山籍驻港部队退役战士看望远征军老兵
下一篇:《山河记忆青史永存》——第23个省,走进宁夏(1)第220站

责任编辑:杨晴
最后更新:2017-08-04 15:12:03

通讯员稿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