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本站动态通讯员稿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冒名参军,远征印缅

添加时间:2017-07-25 16:27:42 来源:朱兴弟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1928年7月15日,曹泽富出生于四川省江津县。1944年11月,曹泽富在成都华西协合高中读书时,日本人要打到贵州独山的消息传到成都,陪都重庆危急,在国家和民族生死存亡关头,领导抗日的蒋委员长发出“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是时广大青年学生热血沸腾,纷纷投笔从戎,有的还改大年龄或出钱买壮丁名额参军,因为大家都以能参军报效国家和民族为光荣。

  儿科专家、89岁的曹泽富老人目前仍在医院坐诊。

  当时曹泽富年仅16岁,他在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的召唤下,决心参军奔赴抗日前线。但他考虑到自己的年龄和体检都可能不合格(要通过美国军医检查),于是和同班同学袁辉光商量,袁同意曹泽富冒名顶替他表弟“方克文”的名字报考,结果曹泽富和袁辉光一起顺利入伍,进入了在成都的国民政府军政部教导第二团(在皇城坝里)。

  不久,教导团的全体官兵奉命到印度参加军事训练。官兵们黄昏时分从成都乘汽车到达新津机场,迅即登机起飞,几小时后飞机降落昆明机场加油。随后飞机继续往西飞越“世界屋脊”,这条航线就是二次世界大战时最危险、被称为“死亡航线”的“驼峰航线”,天刚黎明时,飞机到达印度汀江机场。新兵们在汀江军事基地住了10来天,然后乘火车到达中印公路起点雷多。

  官兵们在雷多下火车时正遇瓢泼大雨,当时车站外停满几十辆美军大卡车,新兵们淋着雨乱哄哄地往车上爬。这批新兵本来分配给中国远征军新1军和新6军,但大雨中根本听不见长官的点名。结果曹泽富稀里糊涂爬上了新1军的军车,袁辉光则上了新6军的军车,俩人就此分了手。随后曹泽富随部队经过新平洋到达缅甸密支那基地,然后参加由美军教官执教的军事训练。曹泽富后来方知袁辉光等新6军的新兵留在印度参加军训。

  2016年9月2日,中国年龄最大(88岁)和年龄最小(14岁)的志愿者曹泽富、黄自林下乡看望慰问南充年龄最大(104岁)的抗日老兵方绍友。

  因为新兵们明白“练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的道理,所以在密支那的军事训练很严格、很艰苦。军营场地是在森林里开辟的空地,住房是用竹子剖开成片,编成篱笆做墙壁,再用绿色大帆布盖顶,床是竹子搭成的通铺。不过部队待遇还不错,发的物资有蚊帐、毛毯等;晚上站岗有防蚊头罩,每天要发防蚊液,还有预防疟疾的药片“阿的平”;吃的全是罐头,肉类、蔬菜类和玉米等都是很大的罐头筒装起的,所有物资用品和军用装备全是美国或英国制造的。

  中国青年远征军在密支那军训时,新1军军长孙立人常常来部队看望大家,他是一位在中国军队中少有的受人尊敬的将军。当时中国青年远征军里面有很多大、中学校的学生。孙立人非常关爱学生,经他一一点名过目,发现有些学生的确年龄太小,于是叫部队把年龄太小的学生编成“幼年学生军”,曹泽富成为“幼年学生军”中的一员。“幼年学生军”单独进行军事训练,训练强度自然比年龄大点的新兵弱了许多。

  2017年4月2日上午,在云南保山“滇西抗日战争纪念碑”前,曹泽富朗读由笔者撰稿的《祭抗日英烈文》。

  军训结束后,曹泽富被编入中国驻印新编第1军第38师113团3营战枪排任中士班长。曹泽富现在都记得,当时的营长是李成亮。当时战士们使用的主要武器是“战车防御枪”(后称火箭筒),是专打坦克和碉堡的新式武品。这种枪长约1.5米,由两人操作,枪手将枪扛在肩上射击,弹药手在枪手背后装填弹药。

  新兵们在密支那进行了非常严格的战地军事训练后,参加了地处缅甸北部的八莫战场扫荡战,部队从八莫再回到密支部时,日军已经开始大规模溃败。接着,中国远征军与中国驻印军在畹町附近的芒友胜利会师。作为后续部队,曹泽富和战友们一直没有机会参加与日军面对面的战斗。

  缅甸对日作战大获全胜后,曹泽富所在部队奉命从密支那乘飞机飞回云南陆良,再飞到广西南宁。1945年8月15号日本投降时,曹泽富随部队正在广西南宁西乡塘军营。然后新1军奉命沿西江到达广州接受日军投降。

  2017年4月2日下午,曹泽富和9名中国远征军战友及志愿者们在滇缅公路咽喉要道惠通桥合影。

  内战时期,曹泽富随部队来到东北战场。有一天曹泽富巧遇一同入伍、一同赴印度并在雷多分手的原同班同学袁辉光,俩人商量一起退伍回乡继续读书。那时国军将士都不想打内战,不愿意中国人打中国人。然后曹泽富等人三番五次找长官,要求退役回家读书。因为当初国民政府动员学生参军的时候,就承诺打走日本人后可以回去继续读书。于是曹泽富等许多当年的学生直接从东北战场退役,返回成都继续读书。

  1947年11月,曹泽富到成都四川大学法学院就读,读了两年还没有毕业,他又考上华西协合大学医学院(1953年改名为四川医学院)儿科专业。1956年曹泽富毕业,被分配到南充专区医院(现南充市中心医院)工作,后从南充市妇幼保健院退休,定居南充市顺庆区。

  2017年4月3日下午,在云南龙陵松山“中国远征军纪念碑”前,曹泽富与笔者合影。

  曹泽富是新中国由国家培养分配到地区级的五年制医科大学第一个儿科毕业生,他从一位年轻医生一直工作到1987年,晋升到医生的最高级别——“主任医师”。他自立于乱世,历几十年坎坷岁月,始终矢志以赤子“精忠报国”之心,“不为良相,当为良医”之志为己任;他从大学毕业后,在南充工作50年,不间断从医60年;他虽年近九十,仍孜孜探求不已,继续悬壶济世,以自己精湛的医术为社会奉献余热。

  值得一提的还有曹泽富的父亲曹善群。曹善群先后从四川陆军讲武堂、黄埔军校第5期高等教育班毕业,官至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是抗日战争的参与者、当年“十万青年十万军”的组织者。1949年12月12日,曹善群在四川雅安参加起义,解放后任西南军区高参室高参;1955年,曹善群从西南军区转业,任重庆市政协终身政协委员。

  2017年4月3日下午,曹泽富在松山“中国远征军将士雕塑广场”原长官新1军军长孙立人塑像前拍照。

        (口述:曹泽富 文/图:朱兴弟)

上一篇:陪“小虎队”致敬老兵
下一篇:孙立人将军长子率团到访缅甸

责任编辑:李少通
最后更新:2017-07-25 16:40:27

通讯员稿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