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线战役正面战场滇湎路战役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中国远征军滇缅路作战简介

添加时间:2017-06-05 14:29:30 来源:360图书馆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1.简介

  1942年3~9月,中国远征军在缅甸支援英国盟军抗击日军进攻的作战。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大本营为尽速攻占东南亚各国和西太平洋诸岛屿,令第15集团军司令官饭田祥二郎率2个师由泰国麦索侵入缅甸,陷仰光后,又增调2个师,共约9.5万人,飞机250架,分路向缅甸北部进攻。

  1942年(民国三十一年)3月至9月,在抗日战争中,中国远征军在云南省西南部、缅甸、泰国西北部和印度东北部地区,对日军第15军进行的防御战役。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中国同苏、美、英及东南亚、大洋洲各国结成反法西斯统一战线。是年1月,在美、英两国建议下,设立中国战区(最初包括中国、泰国、越南和缅甸北部)统帅部,3月,日军进攻缅甸(时为英国殖民地),英国守军告急。中国以陆军第5、第6、第66军为主共10万余人组成中国远征军第1路,在司令长官罗卓英指挥下,进入缅甸与盟军并肩作战。

  8日,日军第15军在司令官饭田祥二郎指挥下登陆仰光,分路北进。一路以第33师团由仰光沿伊洛瓦底江东岸进攻卑缪:一路以第55师团由勃固向仰曼铁路北犯东吁、彬文那,企图切断中国西南国际交通线。

  18日,日军第55师团先头部队在彪关以南与第5军警戒部队接触。第5军骑兵团给日军以奇袭后转移至鄂克春地区。接着日军又发起进攻,经激烈战斗,鄂克春失陷。日军继续向东吁进攻,与第5军第200师发生激战,双方均有重大伤亡。日军一部向右翼迂回,第200师向北转移。此时,第5军新编第22师由黎达誓方向反击,给日军以重大杀伤,双方在斯瓦河畔对峙。4月11日,日军第55师团和增援第18师团各一部向黎达誓进攻,经激烈战斗,新编第22师逐次转移至彬文那。日军进犯彬文那地区,被第5军第96师击退。后因右翼英军后撤,阵地突出,第5军各部放弃彬文那向密铁拉、敏建方向转移。16日,日军第33师团在突破英军阵地后,将英缅军第1师及战车营一部包围于仁安羌以北地区。第66军新编第38师一部驰援,与日军鏖战两昼夜,击毙日军1000余人。

  日军攻陷东吁后,以第56师团分向毛奇、雅多进攻。第6军先后在毛奇、垒固、和榜、雷列姆地区阻击日军,并在萨尔温江以东的缅泰边境地区,对日军进行作战后回国。第200师在和榜地区阻击日军北犯,并克复东枝。在转移途中与日军发生激战,师长戴安澜受重伤后牺牲。此后第200师、第96师经腾冲、维西向怒江东岸转移。第5军直属部队、新编第22、第38师经太洛、新平洋转移至印度东北边境雷多地区。

  日军于24日攻陷雷列姆后,旋即分两路向腊戍突进,第66军逐次回援,节节失利,日军直向中国国境逼进。此后,退回滇西的远征军与滇西第11集团军各一部在龙陵、腾冲地区对日军实施反击,以一部进入日军后方游击,主力逐次退回怒江东岸,与日军隔江对峙。至9月16日,战役结束。

  2.起因

  为保障中国国际交通线滇缅路(中国昆明─缅甸仰光)畅通,中国政府根据《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以3个军10个师共10万余人组成中国远征军第1路。2月下旬,应驻缅英军总司令T.J.胡敦请求,由第1路副司令长官杜聿明率第5、第6军入缅,于3月初接替英军仰光─曼德勒铁路以东至泰、老、越接壤地区的防务。之后,又增调第66军进至曼德勒地区,并派中国战区参谋长J.W.史迪威(美军中将)、第1路司令长官罗卓英入缅指挥作战。

  3.经过

  1942年入缅的中国“远征军”,共有3个军,他们分别是杜聿明的第5军、甘丽初的第6军、张轸的66军以及约当两个师的直属部队。其中杜聿明的第5军,便是28年底在桂南打下昆仑关的部队。由此可以看出,这三个军实为当时国军中的精锐之师。

  当第5军和第6军开进缅甸时,蒋中正即明告史迪威,这两个军是国军精锐部队,宜以防守曼德勒为要务,因为曼德勒是滇缅路的重要据点。但史迪威的想法,却要用第5军的3个师去协助英国佬反攻。所以打一开始,戴安澜的200师就奉命直开东古以南的最前线。这个时候,“盟军”的布署是这样的:右翼,是英军,他们坐拥150辆坦克守普罗美;中路也是主战线,由戴安澜守东古;再往东去就是左翼的第6军了,200师只有9千多人,刚一到防,就和迎面而来拥有二万多兵力的日军第55师团,打了起来。这一仗整整打了14天,才奉命由廖耀湘掩护后撤到平满纳。

  3月18日,担任警戒的第5军骑兵团在彪关以南约20公里之大桥,遭由勃固北进之日军第55师先遣队的攻击,予敌以杀伤后撤回东吁。20日日军第55师在第5飞行集团一部配合下,向东吁外围阵地发起攻击,遭守军第5军第200师顽强抗击,经五天激战,始夺取外围据点、东吁机场。3月26日,日军第55师向东吁市区发起总攻。守军在师长戴安澜指挥下与日军展开巷战。28日,第5军新编第22师增援,在东吁以北之南阳车站被阻,激战两日,未能突破阻击。

  战至29日夜,增援的日军第56师搜索团加入战斗,师主力接近东吁。据此,杜聿明鉴于第5军预备队第96师尚在输送途中,不能集中主力与日军决战,以解东吁之围,遂命第200师撤出战斗,退往彬马那,以图相机再战。30日,日军进占东吁,随后分兵两路:第56师东向南梅黑克,然后北攻腊戍;第55师和增调的第18师北向曼德勒攻击前进。新22师在斯瓦地区依托既设阵地,逐次抗击北进日军;第6军暂编第55师在茂奇地区阻击东进日军。

  至于右翼的英军,还没开打,就纷纷北撤,没想到4月17日还是被日军第33师团,包围于平河以南的仁安羌。史迪威不顾蒋中正禁令,急调驻守曼德勒的孙立人新38师驰援。

  4月18日,第66军新编第38师师长孙立人奉命率所部主力驰援,救援在仁安羌被日军第33师一部包围的英缅军第1师和英装甲兵第7旅,次日击破日军包围,解救出被围部队7000余人、传教士等500余人。

  4月19日,孙部渡平河击破33师团日军防线,救出英军7千余人,以及传教士、新闻记者和英美平民等500余人。

  4月20日,史迪威又把平满纳的200师,调去巧克巴当支持英军,因而形成了主战线平满纳和曼德勒的兵力不足,让日军有机可乘,终至全线溃败。

  4月29日腊戍失守,5月1日曼德勒陷落,5日中国云南怒江惠通桥西岸地区被占。

  远征军被迫先后回撤,至9月大部退回云南,一部撤至印度。此役,远征军经一个多月作战,在保卫东吁、解救英军诸战中,英勇顽强为世人所赞誉。但由于出国时机过晚,盟军作战缺少协同,多头指挥等原因,使远征军始终处于被动态势,未能达成战役企图。

  当重庆的统帅部得知前方吃紧的同时,立即电告史迪威,将国军3个军的主力即速向密支那、片马方向移动。但史迪威置之不理,而任由大军徘徊于曼德勒与西保之间。等日军56师团迂回切断后通密支那的铁路时,史迪威才发现大势不妙,面对如此局面,他“玩”不下去了,于是便甩下中国人托付他的3个军精锐部队,自己一个人溜到印度去。直到6月3日史迪威在重庆露面的时候,我们这位司令官竟然两个月未曾给他的上司盟军统帅一份报告、一个电话。

  5月,正是缅甸丛林山区多雨的季节。像孤儿一样被抛弃了的国军,只有冒着恶劣的环境,和强悍的追兵各寻生路了。200师师长戴安澜,不幸在西保北撤的战役中受伤阵亡,使国军痛失一员悍将。

  中国在对日抗战的八年之中,前四年,是在完全孤立无援之下孤军奋战的,但没想到1941年,珍珠港事变,中国战区成立,我们忝为反法西斯盟国之一份子的时候,这种困境非但没有改变,反而因为背上了“盟邦道义”的包袱,而将自己陷于难以自拔的绝境!

  时间跨入1944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局势已渐趋明朗,盟军的胜利只是时间的问题了。这个时候,美、英、俄列强,在表面上注意力似乎已经转到战后一个新世界秩序建立问题,而骨子里,大家还是为自身最大的利益盘算,只有中国仍处于任人宰割的困境之中。

  在美、英、俄这三个“盟友”之中,美国是比较“善意”的,尤其在“开罗会议”之后,看起来“颇为良好”。但事实上,此时的中美关系却有如拋物线的顶端一样,随着便下降了。其原因在于罗斯福对中国的现状不了解,他的信息是来自于幕僚人员的,而这些幕僚人员往往会因个人的利益与色彩,左右了决策的判断。像在开罗会议期间,罗斯福曾经问及史迪威:“你看蒋介石还可以撑多久?”史迪威回答说:“情势很严重,蒋可能要垮台!”罗斯福想了一下说:“假如这样,我们就要找别人,或者别派来合作了”。由此可见,罗斯福与蒋中正之间的关系是何等脆弱了。

  中美之间在如此的关系之下,渐行渐远,到1944年9月,几近破裂。

  1944年初,日军拟订“一号作战”计划以后,4月便攻陷了陇海路上的重镇郑州,5月1日许昌易手,25日古都洛阳陷落,至此,平汉路全线都沦入了敌手。6月26日,日军拿下衢州,打通了浙赣铁路。此时,横山的11军,在湖南纠集了大军,沿粤汉各据点大肆攻击:湘阴、益阳、株州、宁乡、湘潭先后沦敌。6月14日,浏阳不守,18日,曾经三度报捷的长沙也丢了,日军乘势南下,5天后,就杀到了衡阳的外围。从6月26日到8月8日,方先觉的第10军,虽然在弹尽援绝的逆境之中苦守47天,一时挡住了日军锐利的攻击锋芒,但毕竟还是敌不过绝对优势的敌军,而败下了阵来。当日军拿下衡阳之后,为了拉开阵势加强攻势,特别于8月下旬增设了第六方面军,并从华北调来冈村宁次担任司令官,统率第11军、第23军、第34军,以及长衡地区的直辖各部队进行作战。9月,衡阳西南方,湘桂路附近的零陵沦陷,接着宝庆和常宁也纷纷失守,10月初,冈村的作战司令部进驻衡山,原驻东三省的第20军和日本本土第47师团,也于是时调到华中来,编入了第六方面军的战斗序列,当日军于11月初发动桂柳攻击时,动员的兵力已达11万余众。11月10日,桂林与柳州相继失守;下旬,日军第23军从广东杀了过来,陷梧州直往西窜;24日,南宁不保;12月初,从越南北上的一股日军和23军在绥渌会师,日军的“一号作战”,到此“任务”达成。中国的领土,沿着南北纵贯干道被切成了两半,虽然,日军后来并没有运用这条交通线运过什么物资,反而因为拉长了正面而增加了防御上的负担,但我军在短短9个月的时间内,竟然连失数十城的事实,则不禁令人要问,这到底是怎么了?

  根据统计,1944年初,中国陆军部队应为320个步兵师,和22个骑兵师,总数约在650万人左右,但事实上这些部队多只是个番号而已,至于实际员额够不够4百万!谁都没有把握,更糟的是由于连年征战,伤亡太大,新兵体质已大不如前。根据何应钦1943年的报告,当年征来的兵,10个人当中只有3个够得上最基本的健康标准,后来,就把这3个送到远征军去,而把其余的留在国内。在日军“一号作战”中,中国军队战力大减的原因很多,但在国军极其“贫血”的状态之下,还被迫抽“血”,挹注北缅作战应属最“伤”的关键所在。

  4.点评

  此战,远征军经一个多月作战,在保卫东吁、解救英军诸战中,英勇顽强为世人所赞誉。但由于出国时机过晚,盟军作战缺少协同,多头指挥等原因,使远征军始终处于被动态势,未能达成战役企图。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滇缅战争:不能被遗忘的抗战历史
下一篇:抗战十大经典战役——滇缅会战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06-05 14:32:43

滇湎路战役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