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场战役 > 正面战场 > 南口战役 > 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南口战役的惨烈一幕:全营官兵战死无一人投降

添加时间:2017-05-19 14:13:13 来源:趣历史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龙虎台是位于居庸关东南方向的一个坡度平缓的小山,紧邻南口火车站和南口铁路机厂,是南口战役的前沿阵地。8月10日,日军的飞机大炮开始对南口镇、南口车站、南口铁路机厂轮番轰炸,龙虎台守军阵地被密集的炮弹炸成一片火海。守卫阵地的十三军五二九团官兵机智勇敢,在敌人炮火轰炸时,躲入附近的庄稼地。炮声停了,再进入阵地战斗。就这样激战了两天。

  8月12日拂晓,日军在大炮、坦克、战车的掩护下,对南口中国军队阵地进行反扑。当时守军官兵还从未见过坦克这种“铁怪”,见它喷着火舌的样子,很是凶猛,机枪子弹打上去,不伤皮毛,用山炮轰,还是不起作用。五二九团团长罗芳珪见阵地将被攻破,下令官兵拼死阻击,“即使剩下一兵一卒也决不后退”。同时挑选精兵,分成两批,一批带手榴弹,滚身接近战车,用手榴弹炸毁履带;另一批利用履带毁坏之时,攀上车顶,用手枪向瞭望孔内射击。

  眼看着一个个弟兄倒在敌人的坦克面前,五二九团三连连长隆桂铨杀红了眼,他带着手下的60多名士兵,扑向“铁怪”。然后从侧面攀上坦克,掀开铁盖子,将手榴弹塞进“铁怪”中。就这样,他们用血肉之躯与坦克搏斗,硬是打掉了六辆坦克,先后六次夺回龙虎台阵地。在龙虎台阵地上,五二九团七连官兵几乎全连殉国,连长隆桂铨也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团长罗芳珪在全团官兵大部分牺牲,自己也身负重伤的情况下,仍大呼杀敌,愿与全团官兵共存亡,官兵无不感奋,他们同仇敌忾,视死如归,用热血和生命谱写了一首中华民族不畏强暴、不屈不挠的英雄壮歌。

  八五零高地 全营官兵战死无一缴械投降

  狡猾的日军在暂时无法突破南口、居庸关防线后,增加兵力以第五师团一部和第七混成旅团一部,绕过居庸关西进,企图从南翼迂回侧击长峪城、横岭城、镇边城一线国军防线。

  8月17日,3000多名日军在炮火的掩护下,向禾子涧、老峪沟及石猴岭东碉楼猛扑,在镇边城东南的八五零高地与守军展开拼杀。经过一天的恶战,八五零高地东碉楼失守,第四师第十二旅旅长石觉率部会同第十旅一部向八五零高地东麓增援。8月19日晨,我守军奋力攻打突入黄楼院、骡子圈之敌,在经过多次冲杀之后,我守军终于堵上黄楼院溃口,夺回八五零高地。

  8月22日,八五零高地再次失守,第七十二师四一六团团长张树桢在两个营长阵亡的情势下,亲率预备队发起抢占八五零高地的冲锋,他在胸部、腿部连中数弹后,仍高声命令团副率队继续冲锋。夺回阵地后,他坚持让卫兵扶上山,并坐在地上写报告:“八五零高地夺回来,职重伤不支,部队各口阵地,命团副……”,团副的名字尚未写出,便因失血过多,壮烈牺牲。

  张树桢牺牲后, 四一六团一营官兵面对强敌进攻,顽强死守,终因后援无继,全营官兵全部战死在八五零高地,无一缴械投降。

  吊末湖战斗 打破胶着全体官兵跃出战壕展开白刃战

  日军在西线遇阻后,分兵一部,企图从我第四师和第八十九师防线衔接处突破,这个衔接处就是吊末湖,在这个衔接处布防的是临时组建的吴绍周支队。

  8月16日,日军一个联队,在十二架飞机轮番轰炸后,对吊末湖吴绍周支队发起进攻,面对敌人的进攻,吴支队的官兵埋设地雷,诱敌深入,当敌人进入布雷区后,拉响地雷,然后机枪、手榴弹一起打过去,给日军打得猝不及防。当战斗进入胶着状态时,全体官兵跃出战壕,与敌人展开白刃战。工兵营长门长春手舞大刀,带领工兵营与敌人厮杀在一起,最终击退敌军。在这次战斗中,官兵阵亡400多人,重伤320多人。

  提到南口战役的惨烈,多次到南口战役战场探查的北京昌平“历史发烧友”杨国庆提到一件让他不能忘怀的事。2012年8月26日,昌平区组织修缮黄楼院至高楼的一段长城,民工在施工时挖出一具遗骨,从遗骨头盔和旁边的遗物分析应该是南口战役牺牲的士兵,杨国庆听说后,急忙找到几名抗战史研究人员赶到现场,认定无疑,把遗骨掩埋了。杨国庆说,在吊末湖、骡子圈、镇边城等南口战役遗址,发现过许多当年参战官兵的遗骨,这些遗骨有些是当年被集中掩埋的。有的地方一下雨,土方塌落,遗骨就漏了出来。杨国庆曾自己出资,在遗骨掩埋处的黄花坡为这些死国难者刻了一块墓碑。“他们为了国家把命都豁出去了,咱做这点事不算什么。”杨国庆这样说道。

上一篇:南口战役实录:日军多路进攻 多处爆发激战
下一篇:南口战役实录:中国军队奋勇抵抗 毙敌近万人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05-19 14:15:19

南口战役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