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线战役正面战场南口战役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南口战役

添加时间:2017-05-19 08:55:22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南口战役发生在1937年7月底,日寇相继占领了北平、天津。为了灭亡中国,日寇紧接着沿津浦、平汉、平绥三线扩大侵略。沿津浦路进攻,为的是策应对上海、华东等地的侵犯;沿平汉路南下,为的是夺取中原,进逼华中、长江;沿平绥路西进,为的是占领山西,进而控制整个华北。蒋介石这时已看清对日妥协无望,遂决心抗战,对日寇的三路进犯,都做了相应的战斗部署,在平绥路方面,组织了著名的南口战役。

  历史背景

  1937年7月底,日寇相继占领了北平、天津。为了灭亡中国,日寇紧接着沿津浦、平汉、平绥三线扩大侵略。沿津浦路进攻,为的是策应对上海、华东等地的侵犯;沿平汉路南下,为的是夺取中原,进逼华中、长江;沿平绥路西进,为的是占领山西,进而控制整个华北,一举歼灭中国军队精锐,攻占政治经济中心地区,以为这样就能在迅速打垮中国的抗日力量,在“三个月内灭亡中国”。蒋介石这时已看清对日妥协无望,遂决心抗战,对日寇的三路进犯,都做了相应的战斗部署,在平绥路方面,组织了著名的南口战役。7月底,日军占领平、津以后,以速战速决的战略方针,展开对中国内地大规模进攻,并将进攻的重点置于华北。第二战区第7集团军奉令决定,以汤恩伯指挥所部2个师及第17军1个师,担任南口至赤城方面的防御;刘汝明指挥所部担任张家口方面的防御。平汉路以西的平绥(北平—归绥,归绥即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当时绥远省省会)路,日军原计划只作为辅助战场,但由于此方向中国军队于此布置重兵,直接威胁到平津地区,并威胁平汉路日军侧翼,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为此日本关东军一再要求进行平绥路作战,以“解除对中国驻屯军后侧及满洲国境的威胁”。为此,日军组编了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华北日军也派出以第5师团和独立混成第11旅参加平绥路作战。日军在这一方向的进攻也逐渐发展为一条重要战线。南口战役便是这一战场上的一次重要战役。南口,位于北平城西北45公里处燕山余脉与太行山的交会处,是居庸关南侧的长城要隘,是北平通向大西北的门户。这一带地形复杂,崇山峻岭,关隘重叠。从南口经居庸关西行至宣化、张家口,为一东西狭长之盆地,南北多山,中央凹下,平绥铁路横贯其中,并有公路相辅行,形成为连通西北、华北及东北的交通干线。南口的南北两侧,又是筑在高山脊背的内外长城,山上仅有羊肠小道穿行,故南口是名副其实的“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天险之地,人们称它是“绥察之前门,平津之后门,华北之咽喉,冀西之心腹。”守住了南口,即可阻止日寇占领察哈尔省,进而分兵晋、绥之图谋,从而保卫察、晋、绥三省。可见南口从来为兵家必争之军事要地。

  战争经过


羊台子战地祭奠巡礼

  南口及其沿线长城要隘是阻击日军的天然屏障,中国方面在此布置重兵防守。1937年8月7日,日军第5师团和独立混成第11旅向南口及其沿线长城要隘展开进攻,南口战役打响。中国守军在汤恩伯将军沉着坚定的指挥下,在各个阵地均与日军展开激烈争夺,反复冲杀,甚至一日之内守军伤亡1200余人。战事异常激烈,但在优势日军以飞机、坦克、大炮的配合攻击下,中国军队处于不利情势。南口战役的同时,日军察哈尔派遣兵团向西北重镇张家口展开进攻,中国守军一部驰援张家口。加之中国来援军队被日军阻断,中国军队遂于8月26日向南撤退,27日,日军左翼第5师团和右翼独立混成第11旅分别占领南口附近重镇怀来、延庆,南口战役结束。汤恩伯所部第13军于8月初进入南口地区布防,随即与日本中国驻屯军独立混成第11旅团约15000人的进攻展开战斗。在此之前,日军旅团派出小分队从4日开始,在南口镇实施战役侦察,又于8日拂晓对得胜口,9日对虎峪村实施威力搜索,10日起攻击南口车站及其东侧的龙虎台。11日,日军对南口地区展开正式攻击。其主力猛攻南口镇,另以1个大队(坂田支队)向南口镇西侧地区长城线助攻,并以一部在得胜口佯攻。日军步兵在飞机、炮兵、坦克支援下猛攻守军阵地。守军第89师凭有利地形顽强抵抗。经激战,日军于13日攻占南口镇,但在继续发展进攻时受到守军的顽强阻击。战至16日,日军的进攻进展甚微。日本中国驻屯军令第5师团于16日加入南口地区的战斗,并以该师团师团长板垣征四郎一并指挥第11旅团作战。第5师团首先以步兵第42联队第1大队增援,在坂田支队左侧展开向长城线上中国守军攻击。在此之前,汤恩伯已令第4师一部在长城线上的横岭城占领阵地;16日,又令新增援的第94师第56团与第21师第122团合编为1个支队,在石峡附近沿长城线占领阵地。17日,日军步兵第42联队第1大队夺取了长城防线上的最高峰1390高地。随后,日军第5师团主力逐次展开于1390高地至镇边城之间,向守军发动攻击,并将1050高地附近作为主要突击方向。在此情况下,汤恩伯又令第4师第12旅加入横岭附近的战斗。18日,傅作义率第72师、第200旅、第211旅和独立第7旅增援到达怀涞、下花园地区,以增强南口地区的防御力量。蒋介石也急令卫立煌所部第14集团军经易县、涞水迅速向周口店一带集中,并增援南口、怀涞地区作战;另令位于平汉、津浦路的部队以一部兵力向平、津之间出击,以配合卫立煌军北进。19日,汤恩伯下令将得胜口、居庸关、镇边城一线阵地区分为3个固守区。得胜口、居庸关、青龙桥一带为第1固守区,由第89师及新到达的第17军第21师第121、第124团防守;东西大岭及黄楼院一带为第2固守区,由第21师一部及第4师第10旅防守;北石岭、东台、横岭城、镇边城一带为第3固守区,由第4师(欠第10旅)、第72师1个旅防守。20日,傅作义在怀涞准备组织兵力向攻击南口地区的日军实施反击,但这时得悉察北日本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向张家口发起攻击。于是,傅率第200旅、第211旅回援张家口,留第72师和独立第7旅归汤恩伯指挥,在南口地区作战。日本中国驻屯军发现卫立煌第14集团军北进增援南口后,即派第6师团第36旅团编成牛岛支队,进入门头沟以西山地堵击;令第20师团进入良乡西北山岳地带,向守卫在乎汉线及其西侧的中国第26路军攻击。19日,卫立煌第14集团军在周口店集结,尔后经西部山地北进。在居庸关与镇边城一线正面,21日拂晓,日军向横岭城方面发动攻击。其主力一部向黄土洼及其以东高地猛攻。守军第4师第19团第1营伤亡殆尽。战至中午,第4师伤亡惨重。第72师第415团增援,固守灰岭子、长峪城之线。22日,日军一部突入长峪城北沿守军阵地。第72师第416团增援反击,将所失阵地夺回。尔后,日军向灰岭子第72师阵地正面攻击,并以一部向镇边城迂回,一部突入横岭城南方高地。22日第14集团军右翼第83师在干军台与日军牛岛支队一部遭遇,当即展开战斗。战至24日,第83师留1部兵力继续在千军台与日军作战外,主力继续北进,但进至沿河缄时,被永定河洪水所阻,即改道青白石向大村西侧前进。该军左翼第10师于24日将牛岛支队另一部击溃于大村。23日,向镇边城西南迂回的日军与第72师第416团展开激战。日军将该团击退后,占领镇边城,并占领横岭城守军阵地后方的水头村。25日,日军猛攻横岭城和居庸关。中、日两军在这两点上展开激战。当日15时,日军坦克冲入居庸关。守军虽伤亡惨重,但仍占据山岭有利地形与日军作战。当日,占领水头的独立第7旅(欠第620团)与日军战斗后退守怀涞。日军随即在飞机、炮兵支援下攻击怀涞。正面长城线上守军已处于被日军包围态势下。26日,下午,汤恩伯下令守军突围。日军立即发起追击,第5师团一部当日占领怀涞。27日,独立混成第11旅团一部占领延庆。当卫立煌军第10师进抵镇边城时,战斗已经结束。27日,张家口也被日本关东军占领。此战,历时19日,中国方面投入兵力6万余人,日军动用兵力约有7万,中国军队伤亡29376人,日军伤亡据日方统计:第5师团阵亡1431人(其中非战斗死亡173人),加上独立混成第11旅团等部队的损失,日军死亡约2000人。以1:4的伤亡比来算,日军伤亡约1万人。南口作战虽然失败了,但中国守军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的精神值得称颂,影响也是很大的。

  主要战斗


青山埋忠骨

  南口战役从1937年8月8日打响,至8月26日撤退,历时近20天。8月8日至15日,为得胜口、南口之争夺战;8月16日至19日,为南口亘横岭城间之争夺战;8月20日至26日,为延翼竞争和中央被突破作战。战斗中,日寇凭借其优势兵器飞机、坦克、大炮等,每日向我阵地倾泻数千发炮弹、炸弹,依山草草修筑的工事,总是刚修好就被毁,再修好,再被毁。但中国军队依仗保卫祖国的誓死决心,以步枪、手榴弹、大刀,与敌军拼杀,一次又一次地打退了敌人的进攻。战斗之惨烈、残酷,真是惊天地而泣鬼神。当时的战地记者、参战将领书写的战地采访,纪实报告,战地信函,新闻电讯,是南口战史的真实记录:

  龙虎台9日,南口正面冲突爆发了,敌人猛烈的炮火比我们的机关枪还要密,我们的前哨,首当其冲的是龙虎台阵地。我们的战士对于炮战有相当的认识,当敌人的炮火最猛烈之际,大家就离开了阵地,但这并不是后退,而相反的是跑到阵地的前面去。炮火之下,敌人是不会冲锋的,到晚间炮火停止,大家又回来。我们之所以能这样安全地躲过炮火,高粱地帮助很大。

  打坦克12日早晨,30多辆坦克车驶入了南口,应验了美国武官给我们的忠告。坦克车简直是“铁怪”,3寸厚的钢壳,什么也打不透它,炮弹打正了它,最多不过打一个翻身,然后它又会自己把自己调整过来继续行驶。只要有一道山沟,它就隙沿而上,怎么奈何它呢?办法是有的,第七连连长带着两排人跳出阵地冲向坦克车去,他们冲到这个“铁怪”跟前,铁怪少不了有好多窗户以备里面的人向外射击之用,于是大家就不顾一切的攀上前去,把手榴弹往窗口里丢,把手枪伸进去打,以血肉和钢铁搏斗,铁怪不支了,居然败走,并且其中的6辆因为里面的人全部死了,所以就成了我们的战利品,两个排的健儿死了大半,但终于获得胜利。 从13日起,敌人的炮火更烈,他们把重炮每四门一行地排成三行纵队,四围用坦克车圈起来,以防我们的进袭。一圈一圈地向着南口战线摆列起来,从早到晚不停地施放。我们的工事都是临时掘的,挡不起重炮轰击,兵士们每两个人为一单位,在山石上掘开一个小小的隐蔽洞,反正你的炮打上了,也只能打掉我们两个人。每一方吋的地方,都有炮弹落过,它企图将整个山打平。进南口的路途上,都是一步一弹。每天都有20架飞机在空中威胁着,但飞机的力量与作用,几乎等于零,没有一个人怕它。十三军的将士真了不得,他们奉到的命令就是死守阵地。三昼夜得不到水喝,马鞍山上,第四连只剩一个弟兄,但是他还沉着地坚守阵地,而不稍退,直到补上去的生力军到达了,方把他接下来。一个机关枪连的班长,他指挥着几架机关枪在一座山头上作战,敌人冲上来了,他痛骂他的机关枪手打得太慢,但随后他眼前的一个枪手阵亡了,他自己就把这架机枪接过来,继续干,一不小心,他顺山城跌滚下去了,但机关枪仍抱在怀里。再爬上来,敌人已到面前,他凭空手把日本军官的指挥刀夺了来,立即还手砍去,第一下砍到对方的钢盔上,第二下方把敌人砍死。王仲廉师长,他有强壮的体魄,高大的身量,黑而坚实的脸,师部设在居庸关山洞里,一列火车作了办公厅,他本人和两位旅长四位团长,都在前线指挥。炮弹曾把他的头打伤了,若不是还有一个钢盔戴在头上,就不堪设想了。战争剥夺了他的睡觉,又瘦又黑,表现着是一个为国宣劳的忠勇将军。汤恩伯,这个铁汉子,他不要命了。这的确厉害,十三军从军长到勤务兵,他们全不要命了,大家都把一条命决心拼在民族解放战争的火线上。从战争发动以来他就没有睡眠的时间了,一切的精神,都用香烟维持着,瘦得像“鬼”一样,只有两个传令兵随身跟着他,那么卫兵、勤务兵呢?早已加入火线去了。 从南口到居庸关有15里路,八十九师一共只有四团人,战至20日,已不足一团,王仲廉在居庸关把剩余的部队集合起来,再向侵入南口之敌反攻,士气绝未稍馁,当夜又夺回3个山头。汤恩伯苦笑着说:“残兵镇守居庸关!” 。(以上引文见记者小方:《血战居庸关》载1937年9月29日天津《大公报》)8月15日,敌军攻入黄老院阵地,炮火猛密,与攻南口的战法一样,并且逐步向右翼缺口夺进,情况非常严重,师长王万龄也到横岭城坐镇。出发时把他的物件,一针之微,都嘱勤务兵收拾带走,准备不再回来。他说:要是把日本打跑了,当跟踪追击,不幸而失败,则以横岭城为坟墓。


居庸关

  鬼子占领南口不论机关枪怎样准确向我军扫射,奋勇的十三军战士,没有一个想到枪弹会打进血肉来,短兵相接时,手榴弹是唯一可以对大炮报复一下的东西,掷手榴弹的战士,虽然一批一批的倒下来,第二批马上又跳出战壕去抵抗。这样的冲锋,接连3次以后,机枪连仅剩一个战斗兵、一个传令兵、一个伙夫了。战斗兵、传令兵把住两挺机枪,伙夫在中间向左右输送子弹,继续对2000敌众强烈反抗。太阳照临着整个山谷,这3位作殊死战的英雄,最后含着光荣的微笑,躺在阳光中!(以上引文见秋江:《南口迂回线上》载1937年10月《国闻周报》第14卷第39期)据官方消息,本月14日南口方面的战争,甚为激烈,敌竟日以重炮轰击,至5000发左右,同时用重坦克车30余辆,向我阵地猛冲,我内外壕工事均被冲毁,我王仲廉师第五二九团罗芳珪部,流血奋战,死守不退,以致全团殉国,团长以下无一生存,其壮烈牺牲,实为近代战争所未有。(《申报》1937年8月19日)“五二九团罗团长芳珪兄,文电诵悉,贵团连日力挫强敌,已确立本军未来全部胜利之基石,曷胜欣慰!南口阵地,关系国家对抗战之成败,敌寇虽众而凶顽,仅将其优势之炮火,而不能尽毁此一带。尤其吾人赖以抵抗强敌者,为战斗精神,而非大兵与精良之武器,吾侪誓死决不离开阵地寸步。人生百年,终须一死,好汉死在阵头上,即为军人光荣之归宿。”“第八十九师王师长介人兄,文申电诵悉,李旅连日力挫强敌,已树本军胜利之先声,曷胜欣慰!南口阵地,即为吾侪光荣之归宿。我死则国生,我贪生则国死,吾侪宁死尽以维护此阵地,并不幸求生还也。望转告贵师全体同生死之官兵们,努力争取胜利为盼!”。(以上两则,为汤恩伯军长8月13日致罗芳珪、王仲廉的战地通信。见上海出版的《中国陆军第三方面军抗战纪实》。)

  战争评价

  国军与日军浴血奋战直至张垣失守,在后路将被切断时退出了南口。但南口战役,仍不失其为我国抗战史上极其光荣的一页,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南口战役严重地挫伤了日寇,打乱了日寇的作战计划,使“三月亡华”的神话破灭。南口战役和当时进行的淞沪会战,显示出日本帝国主义侵占全中国的图谋已暴露无遗,蒋介石决心由应战转为抗战,因而对谈判已一年有余的国共合作抗战问题,其态度积极起来,终于接受了我党的《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1937年8月22日,南京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发布了将工农红军改编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的命令;9月23日,蒋介石发表庐山谈话,宣布承认中国共产党的合法地位。因此,南口战役促进了第二次国共合作正式形成。南口战役,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战热情和斗志,从此,“中国不会亡!”“筑成我们民族新的长城!”“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等等抗战口号,深入人心,传遍祖国大地。正如我党编辑出版的《解放》周刊短评所言:南口战役“这一页光荣的战史,将永远与长城各口抗战、淞沪两次战役鼎足而三,长久活在每一个中华儿女的心中。”(1937年8月31日《解放》周刊第1卷第15期。)南口战役的政治动员作用,远远超出了它的军事意义。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激烈悲壮的南口战役 居庸关前杀伤15000名日军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05-19 10:44:26

南口战役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