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场战役 > 正面战场 > 平津作战 > 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保卫平津之悲情学生军

添加时间:2017-05-18 16:17:40 来源:搜狐公众平台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1937年7月27日晚上南苑总指挥赵登禹紧急部署南苑防御,当时日军重兵集结在南苑的西南方,赵登禹于是就把最有战斗力的38师的两个团和29军特务旅放在的南苑兵营的西南角,而战斗力相对比较弱的军士训练团呢,还有军官教导团则是放在了东南角,考虑到这一块兵力比较薄弱,赵登禹又把自己带来的132师特务团也放在了南苑东面配合防御,郑大章骑兵师一部则是放在了北营区,但是,由于这一兵力部署完全被汉奸泄漏给了日军,所以日军专门就中方这个防御设置了一个进攻计划。

  1938年7月28日清晨,日军以朝鲜第20师团39旅团两联队为左翼,40旅团一个大队加一个联队为右翼,分别从西南角和东南角发起进攻,同时,日本华北驻屯军从西北角进攻南苑,驻守南苑东南角的1500名学生兵因此进入了战场。

  学生兵入伍

  1937年7月19日,当29军军长宋哲元从天津返回北平时,一封封杀敌请缨的求战信已经放在了他的桌面。同29军高层的想法不同,基层官兵对日情绪激烈,连一些文职官员都纷纷要求上一线作战,这其中有一个特殊的群体,一群刚刚入伍不久的学生兵,对于这些学生兵的抗战请愿宋哲元很是踌躇。由于没有自己的军校,很多基层军官都是士兵出身,有的都是文盲。这就使29军的基层士兵虽然作战能力和作战意志很强,但军官的指挥能力较弱。为了培养基层军官,于是在半年前,29军开始招募知识青年。这是29军一项重要的人才培养战略。1935年后,29军高层同驻华日军的交往日趋密切,在这些交往中,他们发现日军官几乎都毕业于士官学校,经历过严格的军事学业,这让宋哲元印象深刻。

  1924年国民党创办了黄埔军校,蒋介石担任校长,黄埔军校后来成为中央军乃至国民党军队培养军官的摇篮,这些学生也成为对蒋介石最忠诚的一个群体。1935年入驻华北后,宋哲元也想效仿蒋介石,为西北军培养军事力量,输入新鲜血液,解决西北军的发展瓶颈问题。

  然而,宋哲元的想法却面临着现实障碍,当时社会教育不发达,青年读书识字率极低,不及十分之一,能够读到初中毕业的少之又少,大学生更是凤毛麟角,况且社会上还流行着“好男不当兵”的说法。因为当时军阀部队混战,军人的地位是非常低的,军人和乞丐,基本上是同一个级别的,军匪不分,有时候军人也跟土匪差不多。你来我往无所谓正义是非,当兵都是为他人卖命,没有任何荣誉感而言。更加重要的是兵火连天的战乱时期,当兵意味着打仗,风险极大。据时人统计,当时10个人当兵,能活过三四年的不会超过一半,只有底层人家的孩子走投无路,才会为了混口饭吃而去当兵。

  不过,日本人的到来改变了这种形势。918事变,大批日本人进入华北,在平津地区日本人开设了烟馆、赌馆、妓院,搞得地方乌烟瘴气,一些日本浪人嚣张跋扈、闹事打人、抢夺财产,强奸妇女之事也时有发生。日军更是以演习为名,常常耀武扬威横穿北平城,中国群众义愤填膺,但慑于中日友善,敢怒不敢言,只能忍气吞声。1935年,日本策划华北自治,激怒中国学生,北平爆发了“一二九”运动,青年学生发出呐喊,“华北之大,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整个北平的大中学生基本上都上街游行去了,抗日意识非常强烈的。

  当时的29军因长城抗战而闻名,是抗日的楷模,受到青年学生的热烈拥戴,大量大中学生主动参军抗日,29军招募工作意想不到的顺利。前来报名的学生不仅有平津、华北一带的学生,连东北、山东、南方的学生都慕名而来,这令军长宋哲元喜出望外。1935年底,29军招收一批学生兵,一年后,训练班结业,紧接着招募了第二届训练班,按照计划,这次军训团学制两年半,1939年中旬毕业,毕业以后即加入29军基层军官行列,授予准尉军衔。然而仅仅半年之后,战争就开始了。

  训练不足

  卢沟桥的枪声打响之后,正在南苑训练的学生兵们群情激愤,他们联名向29军军部提交了请缨杀敌书,要求去一线作战,愿意以鲜血保卫祖国,面对这些年轻人的热情,宋哲元、佟麟阁这些老军人也很感动。以前军阀混战,没有荣誉感,因此士兵打仗没什么热情,开战之前都要靠悬赏来鼓舞士气,而这一次这些不满20岁的学生兵连一个铜板都不要,就主动联名要求上火线,这在军阀历史上是极其少见的。但是感动归感动,战争还是很现实的,这些学生连真枪都没摸过几天,怎么能去打仗呢?

  这些学生兵是西北军未来的骨干力量,也是军队改造的希望所在,为了培养学生兵,宋哲元费了不少心血,此刻怎么能轻易的将其送上火线呢,而更为重要的是,学生兵们并不具备实战能力,卢沟桥事变爆发时,学生兵仅仅完成了入伍训练,所谓入伍训练就是正步走,训练一下体能,还有就是训练空枪的射击。

  卢沟桥事变打响前后,由于华北局势的恶化,军事训练团提前组织了少量的刺杀、射击训练,以及修筑工事和急救训练,但这次训练刺杀用的是木枪和木刀,射击没有用实弹,用的是空枪,急救训练也就是最简单的包扎,截至卢沟桥事变爆发,军事训练团的新兵一直在南苑操场中训练,没有任何野外拉练,以及实弹射击训练的经验。

  宋哲元清楚他们中间的大部分人在七七之前,没有实弹打靶的经验,也没有用刺刀正式做过拼刺的训练,所以这样的部队是不能够上战场和敌人进行作战的,因为他们只是一群穿着军服的老百姓。经过再三考虑,他拒绝了学生兵去前线的要求,出于保护学生兵的想法,宋哲元命令他们撤退到保定,与驻扎此地的29军后方兵力会合,然而学生们报仇心切,根本没有人愿意撤往后方,他们再次上书强烈要求留在南苑,绝不后退,宋哲元眼见如此,只能同意,但他并没有安排学生兵作战,而是要求他们驻扎在南苑的兵营内继续训练。

  轰炸开始

  然而宋哲元没有想到的是,战事在他意料之外。7月27日临战前,学生兵被紧急编入了战斗序列,为了应付可能发生的战事。29军临时给学生发放了武装,每人一支步枪,一袋子弹,四个手榴弹,以及一把没开刃的大刀,长城抗战后,这些大刀就封存入库,四年时间过去,大刀都已生锈,十几个在北平街头磨刀剪的工人师傅,被请来南苑军营帮忙磨刀开刃。终于领到了真枪,学生们非常新奇,摸了又摸,看了又看,甚至睡觉都抱着步枪,大部分的学生此时兴奋的无法入睡,他们跃跃欲试,擦枪磨刀,期待着战斗,他们中大部分人不知道的是,这已经是他们生命中最后的几个小时了。

  1937年7月28日清晨,当日军的战斗机轰鸣而来时,那些十六七岁的学生兵竟然欢呼不已,很多人是第一次见到飞机,他们不知道日本的空军此刻正在做最后的侦查,几十分钟后,他们将对这块新兵云集的薄弱防御区域展开大规模进攻。

  果然,日军侦查机刚刚飞走,轰炸机群就列队轰鸣而来,第20师团长川岸文三郎命令,由空军首先攻击南苑,打击守军的士气。学生兵没有接受过防空训练,飞机刚开始来轰炸的时候,教官指挥学生兵离开营房进阵地躲避轰炸,当时学生兵还认为是教官胆子太小了,都不愿意离开营房。

  炸弹准确的扔在南苑营房上,巨大的冲击波将这些简易建筑轻易破坏,南苑营房一时大乱,军马乱跑官兵四处躲避秩序全无。几波轰炸过去后,约4平方公里的南苑军营面目全非,大部分建筑被炸塌,毫无防空经验的学生兵损失惨重。紧接着日军重炮很快开始攻击,南苑营房再次陷入一片火海。

  斯大林格勒战役当中,苏军伤亡高达150万人,这其中相当一部分是新兵,新兵伤亡的原因一是战术差,另外一个就是经验不足,一些苏军新兵在遭遇德军的炮火的时候,连需要卧倒都不懂,而是处于人的本能四处乱跑躲避的状态,因此一炮下去往往死伤有几十个人。此次南苑战役,死于日军第二轮炮击的官兵粗略估计也超过一千人。重炮轰击了将近一个小时以后,逐渐停止了。学生兵们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是老兵们明白,日军步兵的全面冲锋要开始了。

  日军重炮轰击刚刚结束,第20师团3000多精锐步兵就在十几辆装甲车和坦克的掩护下,全线发起进攻。学生兵们尚未从炮击的惊吓中缓过来时,日本步兵已经冲了过来。一些学生慌乱地拿起武器,对着冲锋而来的日军开始射击。由于之前训练都是空枪甚至假枪射击,很多人根本没有体验过实弹打靶,因此毫无精度可言,而且他们用的毛瑟式步枪后坐力是很强劲的,新兵使用时很多子弹直接就打到天上去了,根本没有打到日军的水平线上。

  而对面的日军则经过严格的射击训练。日本士兵的训练周期是一年,其中前5个月是新兵的训练,包括一些基本的内容,包括刺杀和实弹射击,后面全部都是强化性的训练,以射击为例子,他一年接受实弹射击的数量是1800发,这个是远远高出国军训练的这个数字。经过这样的严格训练,日军士兵在受训结束后,有三分之一射击可以达到优秀水平,即使同有过实战训练的中国老兵相比,日军射击的命中率也远远超越中国老兵。

  在日军的冲锋下,毫无战斗经验的学生兵大量中弹倒下,很多学生兵刚刚射击两三发子弹,就在几秒钟内连续中弹牺牲,战友的牺牲激发了学生兵们对日军的仇恨,他们忘却生死奋力还击。学生兵们用手榴弹和步枪居然阻击了日军连续三次冲锋。

  近距离肉搏

  日军的火力优势很快显现,坦克、火炮、轻重机枪及掷弹筒的联合射击,火力完全压倒了学生兵,借助火力优势,日军逐渐逼近了南苑阵地,距离只剩三四百米。指挥作战的教官们立即下令上刺刀拿大刀准备肉搏战。

  在二战中日军以步枪精确射击和拼刺而闻名于世,其拼刺技术据说排名世界第一。日军肉搏的能力,是很强的。在和苏军的张鼓峰作战中,日军近距离肉搏的伤亡只有4个人,但是苏军有一百多人,当时苏联人身材比较高大,平均身高都在一米七以上,但是日军比较矮小,平均身高在一米六左右,双方身高上就差有十厘米,但是他在近距离肉搏中还是取得这样的优势,就说明他平时的训练是很好的。

  日军刺杀训练,始于明治建军时,由于其带有武士道性质,因此长期受到日本军界的重视,每个中队都安排有专门的刺杀训练教官,每一个士兵都要经过严格的刺杀训练,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进行白刃战实战演练。刺杀训练一般都分为三个阶段的,首先就是入伍前五个月要接受基本的这个刺杀的训练,当时用的是那种木枪,然后后面的半年,接受的是实战性的刺杀训练,用的就是真枪了,在真实上战场之前,一般还要做一些针对战时专门的训练,有的时候日军甚至让没有上过战场的新兵,刺杀战俘或者老百姓,以见血锻炼自己拼刺的心理能力。

  当日军士兵在完成训练投入战场后,都已具备很强的肉搏刺杀作战能力,而学生兵只受了半年多的军事训练,连真枪都没有用过,双方拼刺能力的差距29军军训团的教官自然深知,因此在开战之前,专门为学生兵配发了大刀。

  长城抗战时,29军就曾凭借这把大刀大破日军,为了对付日军的拼刺,29军大刀队专门邀请一些北方武术大师精心钻研,琢磨出了一套特别的刀法。这个招式很简单,日军刺杀基本上是一个直刺,29军对付他的方法是首先把大刀往下垂,等到日军直刺刺过来的时候,他的大刀向上挑,把这个刺刀挑开,然后顺势往前一步,大刀抡上去一刀砍下来,这种刀法虽然很简单只有一招,但是是对付刺刀最好的办法。

  然而对于学生兵来说,这一招却显示不出任何优势。由于没有受过刺杀训练,学生兵的砍杀虚弱无力,加上臂力不足,大刀与刺刀一碰就脱手而出,实战中一个日军士兵左突右刺,往往能对付三四个学生兵。结果完全就是一边倒,就是单方面日军进行的屠杀,但是学生兵在这个拼刺的时候,还是非常顽强的,虽然技术不如人但是也是完全拼了命了。有的学生兵临死时,手中还紧紧抓着日军的刺刀,还有的学生兵被日军刺中要害倒地口喷鲜血,却还拼命向日军身边爬去,奋力和日军厮打,试图抱住日军的双腿让战友们将其杀死。

  1500名学生兵用血肉之躯抵挡了日军3000多人的进攻,战斗从早晨六点一直持续到了上午十点,在撤退令下达之前,没有一个学生兵退却,这一战学生兵伤亡近三分之二,1500人战后只剩下不到600人。根据日军的资料记载,南苑东南角在7月28日上午的10点钟被攻破,而西南角则是在三个小时之后。因为在西南角的赵登禹布置了比较优势的兵力,所以日军的攻克一度受到了阻碍,几乎每前进一步,都会受到中国守军的顽强的抵抗。直到下午一点钟,突破东南角的日军把炮兵运入了南苑兵营并对西南角的中国守军进行攻击,中国守军才渐次退却,至此败局已经无法挽回了。

上一篇:1937年7月30日 平津沦陷
下一篇:七七事变及平津沦陷的经过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05-18 16:46:57

平津作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