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线战役正面战场平津作战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抗战烽火之平津抗战

添加时间:2017-05-18 14:56:23 来源:360图书馆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1937年7月,中国第29军在北平西南卢沟桥地区对日军中国驻屯军一部的防御战斗;随后在平(今北京)津地区与日军的作战,则称为平津作战。

   战役简介

  1937年(民国二十六年)7月,在抗日战争中,中国第29军在北平(今北京)、天津地区与日本中国驻屯军的作战。

  卢沟桥事变发生后(参见七·七事变),日本政府一方面标榜“不扩大”方针,一方面向华北派兵。至20日为止,中国驻屯军所属部队已分别集结于密云、高丽营、天津和北平附近地区。在日军向平、津地区集结期间,中国政府军事当局派兵一部向保定、石家庄地区集结。第29军令第132师在永定河以南集结,令该师独立第27旅进入北平担任城防。

  25日晚,日军一部侵入廊坊,26日占领。当日下午,日军向第29军发出最后通谍。19时,日军1个大队乘车经广安门向北平城内开进,受到守军阻击。27日,日军对通县、团河、小汤山等地第29军驻军发动袭击。守军分别退至南苑和北苑。

  28日8时,日军在军司令官香月清司指挥下向北平地区第29军发动总攻。主攻部队第20师团,在飞机、炮兵支援下,对驻守南苑的第29军特务旅、第38师第114旅、骑兵第9师等部发起攻击。南苑守军在日军攻击下,指挥失灵,各自为战,一片混乱。位于丰台的日军驻屯旅团主力,前出到大红门地区切断南苑到城内的道路,阻击由南苑向城内撤退的第29军部队。战至13时,南苑战斗结束。第29军副军长佟麟阁,第132师师长赵登禹在指挥作战中殉国。与此同时,第29军第37师一部向丰台日军发动攻击,被日军增援部队击退。

  当日,日军独立混成第止旅团攻占清河镇。该地守军冀北保安部队第2旅退黄寺。日军独立混成第1旅团占领沙河。28日下午,宋哲元委派张自忠代理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冀察绥靖公署主任兼北平市市长,于当日晚离北平赴保定。第37师奉令向保定方面撤退。29日8时,日军独立混成第11旅团攻击北苑与黄寺。黄寺守军冀北保安部队与日军战斗至18时后撤退。北苑守军独立第39旅与日军战斗后转移到古城,战斗结束后又返回北苑。该旅于31日被日军解除武装。在城内的独立第27旅被改编为保安队维持治安,数日后突围到察哈尔省归第143师序列。

  驻防天津的第29军第38师部队,于29日凌晨主动向天津日军发动攻击,攻占天津总站日军驻地,并向驻海光寺日军司令部和东局子飞机场展开攻击。开始时较为顺利,后在日军飞机、炮火反击下,至15时开始撤退,随之天津沦陷。29日驻通县伪冀东保安队反正,并向通县日军和伪冀东自治政府发动攻击,取得胜利。当日下午,反正部队撤离通县向北平转移,在城北受到日军的袭击,然后转移向保定。第29军第37师奉令向保定撤退时,该师第110旅在宛平至八宝山一线掩护军部和北平部队经门头沟南撤,任务完成后,于30日撤向保定。日军独立混成第l旅团和驻屯旅团分别在30日晚和31日进占长辛店西面高地和大灰厂附近地区。至此,平、津作战结束。

  1937年7月11日,日本内阁批准增援华北方案,扩大战事。 日军独立第1旅奉命连夜集结出发,经古北口,16日到达密云;第11旅主力19日到达高丽营,其一部经山海关到天津;第20师由朝鲜龙山出发,主力于20日抵天津集结,其一部集结于唐山、山海关。日华北驻屯军河边旅步兵第二团主力集结于丰台,其一部配置于北平、通县;步兵第2团及骑兵队、炮兵团、工兵队于18日在通县集结。7月20日,各部队先后到达集结地,完成对平津的包围。在此期间,日方一直与冀察当局虚与委蛇,进行谈判,遮掩耳目。

  中国方面于7月16日拟定了预备作战命令,任冯治安为总指挥官,决定第132师一部守北平城,其余所部协同第37师进攻丰台、通县之敌;第38师攻打天津日军驻海光寺司令部;第143师向南口出击,攻打昌平、密云、高丽营等地。 这时,宋哲元仍抱和平幻想,于18日与日华北驻屯军司令香月清司进行谈判,19日,双方签订就地停战协议。但就在签署停战协议的当天夜间,日军又炮轰了宛平城。25日夜,日第20师一部对廊坊中国第38师第113旅发起进攻。26日晨,廊坊失守,北仓、杨村等车站也相继陷落,平津交通断绝。27日,日军分别对通县、团河、小汤山等地发起进攻。28日凌晨2时,日军特务机关长松井用电话通知宋哲无,“我军采取独自行动”。上午8时,向第29军发起总攻,攻击的主要目标是南苑。南苑守军指挥失灵,各部队各自为战,伤亡惨重,第29军副军长佟麟阁、第132师师长赵登禹牺牲。第38师特务团、第114旅向固安方向撤退。在南苑苦战期间,第37师一部向丰台日军发起进攻。15时,参加南苑战斗的日军返回丰台支援,打退了第37师所部的进攻。同日,清河、沙河失陷。 当晚,宋哲元等移至保定,第37师也奉命由宛平、八宝山、门头沟一线撤离北平。29日,铃木独立混成第11旅一部进攻北苑与黄寺,遭到中国守军独立第39旅、冀北保安队的顽强抵抗。18时,黄寺失守,北苑守军第39旅转移,北平陷落、 同日凌晨2时,通县伪冀东保安队反正,活捉汉奸殷汝耕,准备将他送入北平。当保安队到达北平附近时,29军已全部撤走,只好经西郊向保定方向转移。

  29日凌晨1时,天津保卫战打响。按照28日19时军事会议部署,天津保安队 1中队攻打东车站,手枪团、独立第26旅1个营及保安3中队攻取海光寺,独立第26旅(欠1个营)及保安2中队攻占天津总站及东局子飞机场。 由于仓促组织进攻,在日军空中轰炸、地面强力抵抗的情况下,中国军队进攻失利,退至静海、马厂一带,天津失守。日军第20师、堤支队于30、31日前后开赴天津。平津作战是日军发动大规模全面侵华战争的第一个战役、中日战争全面展开。

  日军见一时很难占领卢沟桥,便进行“现地谈判”,一方面想借谈判压中国方面就范,另一方面争取调兵遣将的时间。卢沟桥事变发生时,宋哲元不在北平,天津市长兼三十八师师长张自忠在北平卧床治病,日军驻北平特务机关长松井太久郎与日本驻平陆军助理武官今井武夫冒雨来到椅子胡同张自忠私邸,找他交涉。张自忠不答应处分“肇事”的负责人,对于撤退卢沟桥附近中国军队的问题,主张调换一下部队,但力求就地解决事变的态度使舆论界对他的误解加深,认为张自忠无疑是“主和派”的代表人物,离汉奸只有一步之遥。张自忠则说:“谁是民族英雄,谁是混账王八蛋,将来看事实吧!”。

  而宋哲元却对敌人报有幻想。宋哲元于1885年出生于山东乐陵县,1907年从军,北洋陆军随营武备学堂毕业后服役于冯玉祥部,历任哨长、连长、营长、团长、师长。1925年秋改任热河特别行政区都统。1926年任国民军北路总指挥、西路总司令、陕西省政府主席等职。1930年蒋冯阎中原大战后,宋哲元任陆军第3军军长,归东北军序列。1931年6月,整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第29军。1933年1月2日,日军攻占山海关,宋哲元奉张学良令,率29军由山西阳泉移驻北平以东的三河、宝坻、蓟县、玉田、香河一带驻防训练,在长城要隘喜峰口、罗文峪与日军展开血战。 1935年任平津卫戍司令、冀察绥靖主任和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兼河北省政府主席等职务,7月11日宋哲元自乐陵赶回天津,即派张自忠、张允荣与日方秘密议定三款条件。而当日起,日军时以大炮轰击宛平城及其附近一带,城内居民伤亡颇多,团长吉星文亦负伤,就将城内居民向城外比较安全地带疏散,谈判协议就如一纸空文。

  谈判使日军赢得了增兵华北的时间,但它却蒙蔽了冀察当局,迟缓了第29军布兵应战的准备,给平津抗战带来极大危害。7月20日,日军再次炮击宛平城二十九军,吉星文率军死守,长辛店等地也遭日军袭击,我守军英勇守卫,日军未能得逞,宋哲元却一味委曲求全,21日命二十九军撤离卢沟桥,由石友三之保安队接防。7月22日蒋介石电宋哲元,对其拆除北平防御工事予以批评,指示其“刻刻严防,步步留神,勿为所算”,23日卢沟桥附近日军拒不撤退,二十九军亦返回原防,24日孙连仲、庞炳勋、商震、李默庵部增援华北,宋哲元始决心抵抗。

  到7月25日,陆续集结平津的日军已达6万人以上,日本华北驻屯军的作战部署基本完成之后,派出200多人进入廊坊车站,被我军击退,日军即派飞机轰炸廊坊和北平广安门,制造了廊坊事件和广安门事件。

  26日下午,日本华北驻屯军向第29军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中国守军于28日前全部撤出平津地区,否则将采取行动。宋哲元也于27日向全国发表自卫守土通电,坚决守土抗战。同日,日军参谋部经天皇批准,命令日本华北驻屯军向第29军发动攻击,增调国内5个师约20万人到中国,并向华北驻屯军司令官香月清司下达正式作战任务:“负责讨伐平津地区的中国军队。”血战平津已再所难免。

  7月28日上午,日军按预定计划向北平发动总攻。1万人在100余门大炮和装甲车配合、数十架飞机掩护下,向驻守在北平西郊的南苑、北苑、西苑的中国第29军第132、37、38师发起全面攻击。

  日军占领卢沟桥后向宛平进发

  南苑曾是皇家的狩猎场 东西分别坐落着新宫和旧宫两个行宫,是日军攻击的重点,第29军驻南苑部队约8000余人,指挥南苑之战的29军副军长佟麟阁、132师师长赵登禹成为抗战场上最先殉国的两位将军。佟麟阁将军1892年出生于河北高阳,20岁时投笔从戎,入伍于冯玉祥麾下,深为冯玉祥器重,先后任连长,营长,团长,师长等职。九一八事变后,佟麟阁应29军军长宋哲元的邀请,出任张家口警备司令。1933年5月,冯玉祥在张家口组织察哈尔抗日同盟军,佟麟阁任同盟军第一军军长兼代察省主席。宋哲元担任冀察政务委员长后,任命佟麟阁为29军副军长兼军事训练团团长,负责军事,坐镇南苑。《北平时报》赞佟麟阁说:“佟副军长善治军,第二十九军纪律严明,勇于作战,而于老百姓秋毫不犯,佟将军训练之力也。”“军士于烈日守城,各队前置水一桶,用开水以止渴,商民感激欲泣,敬献西瓜,坚决不受,对老百姓恭而有礼,杀敌则勇猛武伦,堪称模范军人”,南苑之战佟麟阁被机枪射中腿部,部下劝其退下,他执意不肯,仍带伤率部激战几个小时,后在向北平撤退途中头部再受重伤,终因流血过多壮烈殉国,时年45岁。

  当时在南苑受训的军事训练团学生1500余人也掘壕进行阻击,这些学生兵都是北平各大学、中学的学生,多是一二九运动的积极分子来投笔从戎的学兵团的主官,也是原黄埔军校北平分校的学生,们在日本兵每一次进攻时,冲进日军阵地,与日军贴身肉搏,新入伍的923名学生兵全部战死,无一投降。当时的北京报纸刊登消息:“29军军事训练团学生兵英勇抗敌,全团覆没,壮哉!”但因为缺少战场的详细资料,他们的事迹已经湮没了,最近人们在一本叫《支那事变纪念写真帖》的日本出版物中发现,其中一节“南苑兵营战斗”就是记叙了这段史实,日军在这次战役中也死了几十人,从反面提供了战场的详细战斗情况。

  此刻北平遭受日军的轰炸与攻击,但南苑之战是平津抗战的转折点, 南苑失陷后,北平已陷入合围,如无兵力支援,没有成功的把握,但北平军民全体一心奋勇抵抗。28日夜,宋哲元被迫撤离北平,退守保定,由张自忠代理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和北平市长拖延时间,29日,北平沦陷,张自忠秘密离京,南下参加抗战,1940年5月16日战死沙场。

  7月29日,第29军第38师在副师长李文田的率领下,攻击天津火车站、海光寺等处,此时,为避飞机轰炸天津英租界当局在地面铺了大旗,但天津仍遭到日本军机的猛烈轰炸,我军伤亡极大,遂奉命撤退。30日,天津宣告失守,我军退静河、马厂。

上一篇:平津绥战役
下一篇:“七七”事变与平津作战(上)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7-05-18 15:26:19

平津作战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